《血战徐蚌:1948》 第一章大战前夕 不祥预感(24)

姐夫 收藏 0 44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806/][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806/[/size][/URL] 戴将和师承雨在前面走着,后面一段距离跟着将军的随从副官和卫士长,周围显得空旷沉静,细柔的风声不时从耳边梳过。此时此刻,师承雨深深体会到戴将军内心对军队前途的深刻忧患。作为一名国军将领在八年抗战中屡战屡胜,而在内战两年中却连遭挫折并一次次耳闻目睹友军被歼损兵折将。那些在八年对抗战中指挥有方屡建战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806/


戴将和师承雨在前面走着,后面一段距离跟着将军的随从副官和卫士长,周围显得空旷沉静,细柔的风声不时从耳边梳过。此时此刻,师承雨深深体会到戴将军内心对军队前途的深刻忧患。作为一名国军将领在八年抗战中屡战屡胜,而在内战两年中却连遭挫折并一次次耳闻目睹友军被歼损兵折将。那些在八年对抗战中指挥有方屡建战功的国军将领,如今却在对手面前纷纷马失前蹄屡战屡败。相对于许多人对屡战屡败的困惑不解,戴将军可谓是冷静透视,并远远超出了一个军人的眼界和胸襟,这不禁让师承雨想起二战欧洲盟军最高统帅德怀特艾森豪威尔。能够担当统帅的人必定是具备政治家眼光和军事家素养的人。这是师承雨内心此时此刻一个坚定并充满敬意的声音。

“是不是觉得很静?”将军的声音打破了沉静,他望了望四周。

“哦,有点。”师承雨回应,目光转向戴将军,脑海中想象着不穿军装的将军会给他带来什么样的感觉。

“这可不是什么好事。”戴将军非常老练地口吻,双手叉腰扫视了一下周围。

“将军知道要发生什么事吗?”师承雨探询地问。

“我可不是什么神仙,也不像诸葛亮料事如神。”

“但人的预感是存在的。而且有时候很准。”师承雨注视着将军脸上表情的变化,希望将军有下文。

“这我承认。就是说不出,觉得有什么事要发生。”将军又扫视了周围。

“什么事呢?”师承雨仍注视将军,他很想知道,很想通过追问使戴将军弄清楚。

戴将军寻思着最后摇了摇头,说:“还是说点开心的事吧。这两天没人为难你吧。”

“当然没有,弟兄们非常友好。可以说是盛情款待,我心里很感激很温暖。前天下午看了一场篮球赛,真过隐,弟兄们个个生龙活虎,将军的奔跑速度按这样的年龄也是了得,真让我觉得坐机关会坐出病来。”

“愿意来我这吗?”将军坦诚地看着他。

师承雨中校显然颇感意外与将军相视,将军呵呵一笑:“不相信我说的是真话?我觉得你可以,只是国防部新闻局会投诉19军有人挖他们的墙角。”

两人畅快地笑声在空气中碰撞。笑声过后,师承雨发觉戴将军的心绪又回到寻思上,觉得将军心里又被那种一时无法说清的不好的预感所困扰。

“将军还是在担心第7兵团?”师承雨问道。

戴将军思忖地摇摇头:“感觉不是。不清楚现在第7兵团主力到达了什么位置。在陇海线和津浦线这个十字架上,徐州以东是第7兵团,可以看作是徐州的右臂,徐州以西是第2兵团,徐州的左臂,第2兵团暂时不用担心,它离华野共军还有一段距离,战斗力属国军一流,就是离它最近的中野共军也不敢对第2兵团下手。所以,徐州的左臂目前暂时不会有问题。尽管如此,我还是坚持改变十字架的兵力部署,遗憾的是最高统帅部固执己见迟迟不动,直到华野共军已经对海州发起进攻还是这个十字架排兵布阵。现在最让人担心的是徐州的右臂——伸的过长的第7兵团,这一段的南北两侧一直有共军活动,并非太平世界,一旦发生意外有空子可钻,我们的对手定当不会放过,第7兵团可就危在旦夕了。”

“将军心里说不清楚的就是这个问题吧。”

将军就地蹲下,用手指头在地上划了一个十字,十字中间加了圆圈,这时随从副官过来打开手电筒照射地上的十字,将军说:“十字中间是徐州,左右臂分别是第2兵团和第7兵团,南面是宿县、固镇,北面是临城、台儿庄,台儿庄第3绥靖区。”戴将军起身双手叉腰注视地上的十字架皱了下眉头念叨:“第3绥靖区。”戴将军皱眉头这个表情师承雨中校看在眼里。

师承雨注视着将军表情的细微变化,不敢出声怕打乱将军正行进中的缜密的思路。

将军地思忖地目光又落在地上的十字架:“华野共军16个纵队分出一部进攻海州,其它部队呢?休整抑或……”将军思忖着摇头自我否定:“不,他们的另一只眼睛已经盯上第7兵团。那么他们将从哪下手呢?这么大的一个兵团没有切入口是不行的,而且这个切入口从影响战局结果的出发点看,必须具有战略价值。”

将军在思考但一时没能给自己一个答案,他转过来饶有兴趣地问师承雨中校:“他们将会从什么地方作为切入点下手呢?”

师承雨中校蹲下身认真审视地上的十字架:“我想的是他们为什么不先进攻台儿庄的第3绥靖区,因为这是以徐州为中心的十字架的北端的一个突出部,而非得去啃第7兵团这块大骨头,如果不先解决第3绥靖区,就无从对第7兵团下手,因为没空子可钻。换句话说,第3绥靖区是第7兵团这段长蛇阵的右翼屏障,控制着运河,实际扮演着第7兵团北翼的定点掩护角色。”

戴将军颇有些意外而欣赏地对师承雨说:“好家伙!你可以指挥一个步兵营。”

师承雨中校自然觉得将军在和他开玩笑,所以也开了一个半真半假的玩笑:“将军可以指挥一个战区。”毕副官和卫士长相视一笑。捏着师承雨出于个人自知自明说:“让我指挥一个步兵营,这是不可能的。我连一个班都没带过。”

“为什么不可能?”将军颇不以为然的反问,他的语气和表情说明他开始了解师承雨中校了,就像他了解这样一件事,他说:“1942年随着欧洲战局的变化,英美两国准备开辟欧洲第二战场,欧洲战区需要一位胜任的战区司令人选,以便组织训练和指派盟军的陆海空部队,并对这些部队实施绝对统一的指挥,显然这个位置太有吸引力了,而英美两国军事高层不乏人才,如英军将领蒙哥马利、美军参谋长联系会议主席马歇尔将军等等,马歇尔将军不能离开华盛顿,美国政府需要他留在美国本土,因此马歇尔将军曾问艾森豪威尔谁适合担任盟军欧洲战区司令,艾森豪威尔推荐了麦克纳尼将军,理由是:麦克纳尼将军曾在英国工作过,并对英国三军军部的工作很熟悉,同时在英国上层建立了良好的人际关系。但是马歇尔将军没有接受艾森豪威尔的推荐。几天后,艾森豪威尔被推举到盟军欧洲战区司令这个位置上。当罗斯福总统宣布任命艾森豪威尔少将出任盟军欧洲战区总司令时,当时很多人觉得不可思议,包括艾森豪威尔本人也深感意外,因为他清楚知道自己从没有在前方指挥过哪怕是一支几十人的小部队打过仗,特别是当时美国军队中共计有366名军衔高于艾森豪威尔少将的将军这一事实,但事实如此,而后来的事实也证明艾森豪威尔不负重望,以一个出色的战略家的眼光和才能领导盟军成功开辟了欧洲第二战场,为最终战胜法西斯德国起到了举足轻重的作用。刚开始确实有很多人不理解,但罗斯福总统来说不理解并不重要的,他看中的是艾森豪威尔没有被因袭的军事常规所束缚的大脑和决断能力,而这正是战略家最为宝贵的。如果被束缚了手脚,战略思维就会下降为战术思维,从而丧失最终所要达到的目标,战略是为最终的战争目标而产生的,而战术只是为过程而产生,一个是最终的目标,一个是实现最终目标的过程。自来有一种说法,战略为先为大,战术为次为末。”

师承雨中校继续他刚才的话题说:“我们的对手想钻空子只能是在陇海线的北侧而不会是南侧,因为他们的兵力主要集中陇海线以北,陇海线以南只有少数部队,对第7兵团下手只能是攻击兵团的侧翼,即向徐州集结运动的第7兵团的右翼。陇海线以南华野共军缺乏足够的兵力进行纵深配置是不能有所作为的。”

戴将军再次赞叹道:“好家伙!真出乎我的意料。看来你的头脑里装的并不只有莱卡和照片。”

“我这么想的就照实说了。在将军面前班门弄斧了。”师承雨说。

戴将军握住师承雨的手风趣地说:“我一般不随便对别人说胡说八道这句话。”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