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爱恨交织石家庄

老成故事 收藏 3 381
导读:一转眼,我来到石家庄已经20多年了。我虽不是生于斯,却是长于斯。在这里上小学,中学,一直到大学,毕业后又在石家庄工作。说这里是我的第二故乡,一点也不夸张。 住时间久了,自然就有了感情。9月三鹿奶粉事件爆发后,作为石家庄人,我的心情是又恨又痛。恨的是,黑心的商人丧尽天良,竟然在孩子吃的奶粉上下手。(我也是孩子的家长,我的小孩整整吃了5年三鹿奶粉。)痛的是,这几年来,石家庄本来就不多的几个名牌纷纷倒闭,三鹿作为石家庄少数几家在全国叫得响的牌子,遭此重创后,恐怕再也不能恢复元气了。那种心情,和看自己的亲人犯罪的

一转眼,我来到石家庄已经20多年了。我虽不是生于斯,却是长于斯。在这里上小学,中学,一直到大学,毕业后又在石家庄工作。说这里是我的第二故乡,一点也不夸张。

住时间久了,自然就有了感情。9月三鹿奶粉事件爆发后,作为石家庄人,我的心情是又恨又痛。恨的是,黑心的商人丧尽天良,竟然在孩子吃的奶粉上下手。(我也是孩子的家长,我的小孩整整吃了5年三鹿奶粉。)痛的是,这几年来,石家庄本来就不多的几个名牌纷纷倒闭,三鹿作为石家庄少数几家在全国叫得响的牌子,遭此重创后,恐怕再也不能恢复元气了。那种心情,和看自己的亲人犯罪的感觉差不多。

在20年前的石家庄,国企改革刚刚展开之时,石家庄是很有点牛气的。发明“满负荷工作法”的张鑫让,环宇的郎宝祥,造纸厂的马胜利,旅游装饰集团的翟富,被称为企业界的四大花旦。那时候,华药的青霉素称雄亚洲,十大棉纺厂的棉纱,布匹销往全国各地.....可到了90年代,四大花旦人不老,珠先黄,麾下企业不是破产就是在破产边缘苦苦支撑。棉纺厂们下岗职工高达数万人,华药也早已风光不再。大批国企的不景气,固然有外部大环境的影响,但石家庄本身,在我看来,有些自身特有的痼疾,使得情况更加恶化了。

一是小家子气。石家庄成为城市不过百年,成为省会不过40年,论省会历史,仅比海口早一点。这个特点,从积极方面说,石家庄在省会城市中可能是最没优越感的,也是最不欺生的,当年全国十大批发市场3家在石家庄,或许就有这个因素。从消极方面说,小农性,小市民性可能比任何城市都要严重。突出表现在,小富即安,小富即乱。小富即安是说,刚有点发展,就满足了,觉得不赖了,不会去考虑长远。小富即乱是说,有了点钱,不知道自己姓什么了。胡乱糟蹋。我有个同学在环宇干过,环宇在86年一年就兼并了80多个工厂,后果可想而知。今天的三鹿比环宇有过之而无不及,盲目扩大生产,战线越拉越长,知道内情的都说,三鹿早晚得出事。

二是本位思想严重。各单位也好,各区县也好,甚至石家庄市政府本身,考虑问题往往都是从自己角度出发,很少全局性地通盘去考虑。举两个例子。

石家庄在数年前就制定了一加四组团城市发展战略。即市区和藁城,正定,鹿泉,栾城四个郊县形成一个城市圈,协调发展。几年过去了,除了从市区搬了几家污染企业外,没有任何实质性进展。以交通来说,4个组团城市距离石家庄市区平均20公里,就这点距离,石家庄的公交车竟然就开不过来。组团城市的人们要到近在咫尺的石家庄,基本都要乘长途车,然后在郊区在乘石家庄的公交车。原因是什么呢,报纸说是保护郊县长途车的利益。老天,20年前,北京的公交车就开到通州,那时候是叫通县。10年前,北京的公交车开到了河北的燕郊,今天,北京的公交车开到了廊坊,涿州。而我们石家庄的公交车连市区都出不来。落后真是在意料之中。

第二个例子是2006年石家庄修的石环公路。修石环公路的初衷是缓解市区交通压力,让四个组团城市与石家庄联系更紧密。但出人意料的是,石环公路全程在石家庄市区的地面上,与二环路的最近点不到500米。如此不符合交通规律的设计从何而来,就是因为这条路是由石家庄投资,因此不愿意路从组团城市过。更让人大跌眼镜的是,今年春天,路没修完,石家庄就举行收费听证会,准备收过路费了。一条市内公路,我真不知道有什么理由收费。

以上只是身为石家庄人的一点感触,这些年来,经常出差,眼见兄弟城市的发展日新月异,而我们的石家庄越来越显得落后,其中滋味,非外人所能感受。

爱之切,责之深,一篇小文做不了什么事,舒舒心曲,有当政者看到,有所触动,此愿足矣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2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