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亡藏人大会"无果而终 "藏独"分子焦虑加重

断剑---阿丁 收藏 0 199
导读:   [img]http://www.chinanews.com.cn/gj/gjxqdb/news/2008/11-25/U17P4T8D1461507F107DT20081125083411.jpg[/img]   达兰萨拉的“流亡藏人”对他们的未来感到很迷茫。   [b]达赖集团缺乏回旋余地 放弃分裂才是唯一出路[/b]   国际先驱导报特约撰稿吴林 记者廉海东发自北京、新德里      在过去的一周里,坐落于印度北部喜马偕尔邦西北山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达兰萨拉的“流亡藏人”对他们的未来感到很迷茫。






达赖集团缺乏回旋余地 放弃分裂才是唯一出路


国际先驱导报特约撰稿吴林 记者廉海东发自北京、新德里




在过去的一周里,坐落于印度北部喜马偕尔邦西北山区的小镇达兰萨拉吸引了世界媒体的目光。从11月17日开始,所谓的“全球流亡藏人特别大会”在达赖喇嘛及“流亡藏人”的大本营召开。


22日,大会闭幕,达成了一个不知是否称得上结果的结果。


在闭幕式前,“特别大会”主席、“西藏人民议会议长”噶玛曲培宣布了会议的讨论结果,要点包括:“严正声明”达赖才是“西藏人民的真正代表”;“祈愿达赖喇嘛不再发表有关‘退休’和‘半退休’的任何言论,继续担当西藏政教事业的领袖”;继续推行“中间道路政策”,但主张停止派遣“特使团”,并呼吁“‘藏中会谈’若在短暂的期限内没有取得实质成果,将选择‘西藏独立’或‘民族自决’道路”,并且特别声明,“不管走西藏独立、中间道路还是民族自决,将继续坚持和平非暴力的斗争方式”。


无奈回归所谓“中间道路”


早在11月中央政府与达赖私人代表谈判之前,达赖就表示过对“中间道路”的信心越来越淡薄,而该次谈判并未取得其所期望的进展,因此,此次“流亡大会”会达成怎样的决议,所谓的“流亡政府”未来的走向如何,引发了世界的广泛关注。


这场由达赖提议要求召开的“前途讨论会”,召集了来自世界各地的数百名“流亡藏人代表”,从17日开始,与会者先是分成15个组进行“分组讨论”,然后到21日开始进行汇总,最后得出会议结论。


就在这次会议开始前,代表“流亡藏人”中激进势力的“藏青会”秘书长东达波春桑还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说,“事实似乎证明,西藏流亡政府长期奉行的中间道路已经失败了,需要重新考虑未来的奋斗目标。”


但结果正如路透社、美联社等媒体所作的预测,“流亡大会”结束时又回到了起点——所谓“中间道路”。


对于“流亡大会”形成这样一个决议,并不出乎国内研究西藏问题的专家的意料。


早在大会刚召开时,中央党校教授胡岩就对本报记者分析道,本着佛教的基本教义,大多数“流亡藏民”从内心里不支持暴力和流血事件。而在“流亡大会”闭幕后,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南亚所所长胡仕胜对最后的结果评述道:会议最终回到“中间道路”,恰恰暴露了达赖集团缺乏回旋的余地。正如路透社报道所称,“流亡藏人”寻找一条取代“中间道路”的意图失败了,他们承认,除了期待中央政府的态度“软化”之外,“做不了什么”。


事实上,对于不了解历史的西方人来说,达赖所提出的“中间道路”具有很强的迷惑性,表面不提“西藏独立”,实质上,用中央统战部常务副部长朱维群的话说,“加在一起更是彻头彻尾的‘西藏独立’,只不过是加上了一个‘大藏区’、‘高度自治’的包装而已”。


“‘中间道路’哪怕只是在表面上做文章,还能为达赖在国际上获取某些支持。而一旦公开声称采取暴力手段或是公开打出‘西藏独立’牌,他就失去了获取国际支持的根基。”胡仕胜表示。


达赖私人代表之一的格桑坚赞在会议结束后无奈地表示:“我们惟有等待中央政府重新考虑西藏问题的信号,一旦这样的信号出现,我们将讨论如何回应。”


值得注意的是,大会在做出“多数人支持继续推行‘中间道路政策’”结论的同时,还附带表示:“民意主张停止派遣‘特使团’,并强烈呼吁‘藏中会谈’若在短暂的期限内没有取得实质成果,将选择西藏独立或民族自决道路。”这种说法一方面在安抚激进“藏独”分子,同时也想向中央政府施压。


中央官员赴欧洲解释红线


然而,如果“中间道路”还是老样子,达赖集团恐怕要继续失望下去了。


在与达赖私人代表自2002年以来的第9次接谈结束后,国新办就主动举行发布会,请朱维群等首次详尽披露接谈内情,再一次明确强调中央政府对“西藏独立”、“半独立”、“变相独立”这一套,以前没有开过门,今后也不会开。


在17日“流亡大会”召开的当天,朱维群在法国华侨华人团体为其访法举行的欢迎会上,又一次阐述了中央对西藏问题所持的一贯立场,强调多年来中央对达赖已仁至义尽,他只有放弃分裂祖国的图谋,在有生之年为国家和民族做点有益的事才是惟一的出路。


19日英国广播公司(BBC)中文网报道称,朱维群在最近接受BBC专访时表示,达赖喇嘛所要求的“高度自治”,实质上是不叫西藏独立的西藏独立,中央政府不可能接受。BBC中国事务编辑陈时荣表示,中国这次专门组织代表团到欧洲各国游说,解释北京在西藏问题上的立场是一个很不寻常的举动。


而新华社于21日发表了一篇题为《达赖集团“备忘录”之我见》的文章,将达赖喇嘛私人代表在第9次接谈中提交的一份所谓《为全体藏人获得真正自治的备忘录》里面与中国宪法和法律相违背的内容一一列举,揭露其实质是企图先在占中国四分之一的国土上建立一个由达赖集团控制的“半独立”、“变相独立”的政治实体,条件成熟时再谋求实现“西藏完全独立”。


“由于大会决议尚未出炉,新华社的这篇文章选择在此时发出,颇值得关注。”台湾“中央社”报道称。对于中央政府组织代表团到欧洲表明立场,中国边疆史地研究中心博士孙宏年则认为,“时机非常恰到好处”。


“藏独”分子焦虑情绪加重


由于和中央的多轮接谈都没有得到任何他们想要的东西,达赖集团内部激进“藏独”分子的焦虑情绪日益加重,对达赖的不信任感也越来越高,虽然出于宗教原因,激进“藏独”分子不能对达赖喇嘛作出言辞激烈的批评,但“藏青会”中央执行委员会公共关系秘书兼德里地区发言人孔周克还是在“特别大会”召开的前一天公开表示“流亡藏人,尤其是‘藏青会’成员,爱西藏更甚于爱达赖喇嘛”。


面对这样的“压力”,达赖喇嘛多次发表关于他要“退休”或“半退休”的言论。


噶玛曲培22日宣布的五项讨论结果的一个重点,就是“严正声明”达赖喇嘛才是“西藏人民的真正代表”,“祈愿达赖喇嘛不再发表有关‘退休’和‘半退休’的任何言论,继续担当西藏政教事业的领袖。”达赖喇嘛在大会闭幕后次日的记者招待会上,也宣布他将不会退休,而将“为西藏人民付起自己的道德责任,为西藏人民效忠到去世那天为止。”


然而,这些所谓“声明”其实恰恰折射出达赖集团内部挑战达赖喇嘛领导权的形势,以及“流亡藏人”内部面临的达赖喇嘛“退休”的危机。


对此,孙宏年向《国际先驱导报》指出,达赖今后要往哪里去,“要他自己来决定。”胡仕胜则表示,达赖提出了很多不切实际的要求,但实际上,“他并不具备向中央要价的条件”。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