拿枪的女人 第二章 复仇 第二章复仇8

芳草人家 收藏 10 88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831/][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831/[/size][/URL] 麦草把受伤的胳膊用一根布带子吊在胸前精疲力尽地回到土窑,伤口又火辣辣地痛了起来。借着朦胧的月色麦草在土窑边采了一大把蒲公英捣烂了服在伤口处,小时候在野地里玩耍时手划破了就是用这种办法来医治伤口的。顿时伤口有了清凉的感觉。 休息了片刻,麦草缓步来到枣林里,枣子已经红透了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831/




麦草把受伤的胳膊用一根布带子吊在胸前精疲力尽地回到土窑,伤口又火辣辣地痛了起来。借着朦胧的月色麦草在土窑边采了一大把蒲公英捣烂了服在伤口处,小时候在野地里玩耍时手划破了就是用这种办法来医治伤口的。顿时伤口有了清凉的感觉。

休息了片刻,麦草缓步来到枣林里,枣子已经红透了,像一颗颗火红的玛瑙在绿意葱茏的枝头上摇曳着,散发出清甜的味道。饥肠辘辘的麦草摘下一大把红枣狼吞虎咽地塞进嘴里,津津有味地嚼了一大通才把嘴里的枣核一起吐出来。轻脆甘甜的红枣很快让麦草恢复了体力,填饱肚子,她坐在一棵枣树旁望着苍穹里忽闪闪泛着亮光的星星,黑漆漆的云忽聚忽散,忽而将闪烁不定的星光掩入了一团雾霭之中,郝书成这个名字又从灰暗的角落里倏忽间钻到了心尖上,扎痛了这具刚从硝烟烈火中拼搏回来的孱弱的躯体。

“我为什么还要想起这个名字?想起这个将我抛弃的失约的男人?如果不是他我现在不会坐在这里,不会受伤,不会跑到野地里摘枣子充饥?男人有几个可以信任的?”“那我会嫁给‘油包四’开开心心地做他的小老婆吗?”麦草把头埋在膝头紧闭双眼把身子缩成了一团。

刷拉拉一阵疾风吹过来,摇落了枣树上一些早熟的枣子啪拉啪拉地落下,有一颗刚好砸在麦草的头上。麦草陷入沉思中丝毫没有觉察。随着疾风高粱粒般大小的雨点噼噼啪啪挟裹着在闷热的空气里撞击敲打。麦草的鞋子被急扫过来的雨滴打湿了,接着是裤子和上衣被刷刷刷从天而降的雨水灌得水淋淋的,远处一道雪亮的闪电连着闷雷的轰响炸醒了麦草。麦草一激灵才明白瓢泼大雨已将毫无遮拦的她淋成了落汤鸡。

麦草将没有受伤的胳膊遮在眼前挡住雨幕踉踉跄跄跑回到土窑里。伤口又开始热辣辣地痛,麦草把身上的雨水拧一拧,用手拍打了一下滚烫的额头,脑子涨涨的。她强打精神捣了一些新的蒲公英服在伤口上,两个眼皮象被粘在了一起般睁不开抬不动。麦草两腿一软晕倒在草堆上。外面的雨还在哗哗地响着,这是一个风雨飘摇的夜晚,地里的庄稼、枝头的红枣、墙头的嫩草都在经历暴风骤雨的摔打。

昏昏沉沉之中麦草进入了一个黑暗无比的世界,那里忽而有冷彻肌骨的寒风打过来,忽而又是难以承受的把人烤化的热浪。麦草拼命地跑着,头上是一道道闪电不时划破暗沉沉的天际,后面是一群鬼子狞笑着向她追来,而且是赤身裸体地追她而来,有的手中拿着闪亮刺眼的匕首,有的刺刀上挑着女人的内衣,有的把血淋淋的女人的裸体拖在地上扬起尘土飞扬……麦草从来没有过的惊慌和恐惧,她拼命地喊着,不要过来,不要……

“武队,让我来背你一段吧。”大雷一手搀扶着武一林一边不停地抹着额头的汗水。

“不用,我还能坚持得住。这里庄稼稠密,估计鬼子不会追过来的。只是担心其他同志不要落入鬼子手里,政委带着队伍也不知道转移到哪里去了?”武一林拖拉着一条腿,一手拄着一个棍子,身上的衣服给汗水湿透了,粘在后背上。

“小鬼子他娘的这回够狠的,打了咱们一个措手不及,要是没有杨树林那一仗就好了,他奶奶的。等你的腿好些了咱就去找他们。武队,你看,前面有座破窑,咱们可以进去休息一会儿。”大雷用手一指土窑脸上露出了喜色。

“好,进去休息休息。”

土窑里光线灰暗,一股浓浓的潮气直灌进武一林的鼻子里。窑外面阳光强烈,一进来武一林禁不住眯起两眼在窑口停了片刻才适应了窑里的光线。

草堆上昏迷之中的麦草蜷缩着躺在那里,嘴里不停地说着胡话。一股热流从麦草高烧的身体里烧灼出来逼入武一林的呼吸。

“大雷,有人躺在那里。”武一林感到有些意外,循着热气发过来的方向将目光探过去。

大雷快步凑上前,蹲在麦草身边把手伸到鼻子下,“很热,武队,这人病了。啊?武队,你来看这是谁?”

“这不是闹腾宪兵队那小子嘛,从杨树林出来就跑散了,他怎么来这里啦?”武一林认出了麦草,用手摸了摸她的额头。“他在发高烧,脑袋能烫死人。大雷,这家伙病得不轻啊。”

“武队,你看他胳膊受伤了。”

“嗯,是在杨树林跟鬼子开火时受的伤。大雷,找找有没有水,给他喝点儿,这小子嘴上烧得起泡了。”

大雷在土窑里转了一圈,在墙脚找到一个瓦罐,里面有些水,端过来掰开麦草的嘴巴灌了进去。

喝完水,麦草把头歪在一边,还是昏迷不醒,热气继续从滚烫的身体里散发出来,让身边的武一林感到了阵阵灼热。

武一林卷上一袋烟,紧皱着眉头大口大口地吸了起来,“不行,得找个地方给这小子看看,不然他的小命很难保得住。”吸足了烟,武一林身上感觉轻松了许多,在烟雾缭绕中喷出一团暖融融的话来。

“武队,他的枪伤怕没人敢给治吧,鬼子伪军可都盯着这茬呢。咱能去哪里给他找人看病?”

“我认识一家,在尹上村,离这里二十多里地,那老先生心地善良也积极支持抗日。我和他有一面之缘,咱去那里给他治,怕没问题。”

“可武队,你的腿伤,能走那样远的路吗?”大雷担心地说。

“我还能行,救人要紧,再耽搁下去,怕他的胳膊就给废了,我的腿正好也需要治疗。吃点儿东西,咱就赶紧上路。”武一林从怀里掏出一个玉米饼子掰开,一半给了大雷。

两人狼吞虎咽地吃完玉米饼子,端起瓦罐喝了一通水,身上顿时来了力气。大雷弯腰把麦草背在背上,后面跟着一瘸一拐的武一林,沿着庄稼地里的土岗子向尹上村方向走。

白天他们不敢走大路,只是瞄准方向在庄稼地里串,走得很慢。晚上才敢在大路上放心地行走,可武一林的腿有伤,肿得跟萝卜似的,想快也快不起来。

“武队,你的腿能够坚持得住吗?要不,我来背你一会儿吧。”大雷看着艰难行走的武一林心里犯难。

武一林挥挥手,“不用,我还能走。咱这样走太慢了,得想个办法才行。要是能弄到辆车就好了。”

“对呀,武队,要不这样,你们先在路边等着,我去前面村里看看向老乡借辆车来,那咱不就快了。”

“中,这个办法行,那你去吧,要小心别让汉奸盯上,别跟老乡耍横的。”

大雷把麦草放在路边一棵大树下,急匆匆地踏向前面的村子,身后留下一路的星光和飞尘。

“啪”远处一声清脆的枪声把树下的武一林惊得噌地站了起来,腿上一股钻心的疼痛让他差点儿摔倒。“别是大雷遇上鬼子了,那可就糟了。”武一林心中暗暗叫苦。

这时大路上隐隐传来杂乱的跑步声还有马蹄声,武一林心中一紧,“难道是鬼子在搞突袭?鬼子刚把支队的藏身之处来了个大袭击,现在半夜三更的又在搞啥名堂?难道前面村里有我们的人?鬼子从哪里得来的情报,这样快和准?”武一林使劲把麦草抱起来,两人躲到了路边沟沿处的乱草里,刚下过雨后的沟里有一米深的积水,引来了许多蚊子,嗡嗡地围着武一林和麦草打着旋儿,把尖长的嘴巴隔着衣服飞快地刺入他们的皮肉,贪婪地吸食着鲜血。

“太君,人就藏在前面的村子里,刚才有人打枪。”武一林看到一个佝偻着背的男子用沙哑的嗓子跟马上的一个日本人说道。武一林紧紧地抱着麦草,把手放在她的觜上捂着,他的心怦怦地乱跳,生怕这个时候麦草发出任何响声,一旦有一点响声出来他们两个就会完蛋。




13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