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色滏阳 第五章 26、初战的惨烈

东风几度 收藏 1 0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820/


眼看已经暴露,小野下令进攻,轻重机枪一起开火,日军士兵们端着枪开始往上冲。


此时,4号堡周围的柴火堆已经点燃,如同烽火传递般各个碉堡周边也接连燃起了火堆,葫芦泊的岸边到处都是燃烧的火苗。这既是预警,也是为了在漆黑的夜里能够发现敌人。


孙二宝已经在土炮里装好了火药和铁砂子,从射击孔里睁大眼睛望着越来越近的敌人。在日军距离4号堡不足50米时,孙二宝命令身边的机枪手:“打!”捷克造轻机枪顿时“嗒嗒”喷出火焰,栓柱、大平等人也扣动了手中的步枪扳机。眼看着几个日本兵如遭重击般迎面扑倒,孙二宝拍着大腿叫好。


各个碉堡的枪声几乎同时响起,形成了密集的交叉火力,压得日军抬不起头来,丢下几局尸体退了下去。


偷袭不成而且第一次进攻受挫,让小野很懊恼。尽管之前进行了缜密的侦查,但忠义军的防线配置之合理、士兵反应之快、火力之强大,是他没有料到的。由于轻敌白白丢了几条性命,这些士兵从日本来到陌生的中国,随他转战南北,在战火中结下了深厚的情谊,而今却在这片陌生土地上倒在血泊之中。


“怎么还不开炮?”小野向身后喊。这时,野战炮刚刚从后面推了上来,几门六零炮也已经布置好,装弹手做好了击发的准备。


“开火!”小野挥手下令,炮弹呼啸着向碉堡飞去。


炮弹在4号堡周边爆炸,一发炮弹直接射中,碉堡被炸开了一个口子,横飞的碎石和弹片让堡内的7个人2死3伤。李栓柱被击中了头部,哼了一声便倒了下去。 “栓柱!”孙二宝扑过去抱住他,血流满面的栓柱已经没有了呼吸。


一轮炮火之后,4号堡里的枪声已经停止,小野下令开始第二轮进攻。在日军冒着腰逐渐接近4号堡时,突然4号堡内发出了一声低沉的轰鸣,成片的日军呻吟着跌倒,脸上、身上满是铁砂子——土炮开火了!同时,轻机枪和步枪再次开始射击。



听到第一声枪响,柳黑子就被惊醒,从床上窜下来,披上衣服顾不得系上衣扣子,就抓起枪赶到了忠义堂。


头领们也陆陆续续赶来了,柳黑子命令敲钟示警。


“来者不善啊!你们都说说,来的会是谁?”


“从枪声判断,这不是一般的土匪,肯定是日本人!”杨鹤龄回答。


“老杨和日本人见过阵,应该猜不错。娘的,这些小日本终究还是来了,就知道早晚有这么一天。”柳黑子骂着说。


“要不要派人去增援碉堡群?那里人不多,恐怕会顶不住!”秋生拧着眉头问。


“司令,日本人的战斗力我清楚。碉堡群对付一般的土匪绰绰有余,对付日本人肯定不行,他们有平射炮,石头碉堡扛不住几炮轰的。”杨鹤龄说道。


柳黑子点点头,“嗯,老杨你接着说!”


“从与日本人交手的经验看,在陆地上和他们硬碰硬肯定会吃亏的,塔楼最大的优势还在于外面的葫芦泊,发挥我们地形熟、水性好的优势和小日本周旋。而碉堡群最大的作用是迟滞和报警,我反对用‘添油战术’白白增加损失,过去国军在这方面是吃过大亏的。”杨鹤龄一口气说完,几个当过国军军官的兄弟也纷纷表示赞成。


“这么说是要见死不救了,眼看着兄弟们在哪里苦撑着?到底那不是你们生死与共的兄弟!你们安得什么心?”秋生急了,怒目而视杨鹤龄几个人。


“秋生,别胡说!参加了忠义军就是一家人,还分什么你们我们?老杨他们能安什么心?还不都是为了咱塔楼!”柳黑子思索片刻下定了决心,继续说道:“就按老杨说的办,全力准备第二线的防御,让这些小日本都到葫芦泊里喂王八去!只可惜了碉堡那边的兄弟们了,唉!”



4号堡已经被轰塌了半边,里面只剩下了孙二宝和刘大平两个人,其他的兄弟都已经阵亡。两个人也负了伤,孙二宝额头被擦伤,刘大平落下来的石头砸伤了后背。


“二宝,咱们是不是该撤了?日本人再过来,说什么咱也顶不住了!不能在这等死不是?”刘大平问。


“撤?往哪撤?后面就是咱的家!你忍心让乡亲们受小日本糟蹋?大不了是个死,拖,能多拖一会儿算一会儿!”孙二宝朝地上狠狠吐了口吐沫,冒火的眼睛继续盯着前方。


“也是,反正也够本了!现在跑了,也对不起把性命搭在这里的兄弟们。明年让家里人来这里给咱们烧纸钱!”说话时刘大平眼睛里盈满泪水。


“好兄弟!”孙二宝转身抱住了刘大平,两个汉子紧紧抱在了一起。



激战已经近2个小时,付出了伤亡近百人的代价,10几个碉堡还剩下了4号堡和7号堡没有被攻克。被占领的碉堡没有一个人投降,守卫着全部战死,这群土匪的剽悍和顽强,绝对超过交过手的中国正规军,让小野感到既憎恨又敬佩。


“目标——前方碉堡,火力掩护,火焰喷射器,上!”小野咬着牙下达了对碉堡群的最后攻击命令。


轻重火力一起对准了4号堡的射击孔,两名身背火焰喷射器的士兵从两个方向向着目标匍匐前进。


“怎么不打炮了?再轰一炮咱这半边也塌了,这些小日本是没炮弹了,还是想活捉咱们?”刘大平嘀咕着。


“小鬼子想的倒美!别废话,替我压子弹。”孙二宝说完扣响了机枪。


“嗒嗒,嗒嗒”孙二宝点射着,子弹击中了一名被火焰喷射器的日军,喷射器迅速起火爆炸,那名日军全身着火变成了“火人”,站起来在火焰中惨叫着挣扎,被孙二宝一个点射撂倒。


另一个火焰喷射手却逐渐接近了4号堡,进入射程后,火焰喷射器喷出一道火柱,直射4号堡的射击孔。趴在射击孔前的孙二宝被火焰吞噬,头发、五官被烧焦,全身的衣服开始燃烧。这个硬汉子吭都没吭一声,摸索着从腰后抽出了刺刀,插入了自己的胸膛。


一切都在一瞬间发生,刘大平连惊叫的时间都没有,孙二宝已经倒下,在火焰中身体开始萎缩、变形。刘大平擦了擦脸上的眼泪,默默起身开始收拢手榴弹。收拢了7、8颗,他从衣襟上撕下一条布,把手榴弹打成捆,逐个拧开盖子,把拉绳扣在手里。刘大平依着墙根坐下,闭上了眼睛,他在等待最后时刻的来临。


看着4号堡已经没有了动静,小野挥手命令士兵们向4号堡围拢过去。这些日本兵们猫着腰端枪向前摸过去,做好了随时匍匐卧倒的准备。也怪不得他们小心翼翼,眼前的这个碉堡总在他们以为里面已经丧失抵抗能力的时候,突然射出可怕的火焰,转瞬之间吞噬他们的生命。


4号堡的里始终没有再开火。从缺口中走进碉堡,10几个日军士兵看到的是7具尸体和满目的断壁残垣。日军开始逐个用刺刀捅那些防守者的尸体,这时墙角的一个“尸体”睁开了眼睛,脸上居然露出了微笑。那是刘大平!他骂了句“小日本,俺操你娘!”,拉响了手中打成捆的8颗手榴弹。


“轰!”4号堡被夷为了平地,几个日本兵被气浪抛上了天空,落下来时成了满地破碎的躯体和四肢。


目睹这惨烈的一幕,小野闭上了眼睛。


对岸4号堡的火光和爆炸声,也让站在葫芦泊岸边的柳黑子闭上了眼睛。每一声爆炸,每一片火光都让他揪心,让他撕心裂肺般的难受,那意味着又有兄弟离开了这个世界。最后一座碉堡完了,那些熟悉兄弟们没有一个活着回来,他们为塔楼战至了最后一刻,流尽了最后一滴血,他们的音容笑貌在柳黑子眼前走马灯似的呈现,有些沉默寡言的孙二宝、爱开玩笑的杨大个子、大头小眼的李德财、像个长不大孩子似的王小喜。。。。


眼泪从柳黑子的眼角溢出,顺着脸颊往下流淌。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