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千八百年前的战争(新) 第一章 第三十八节 整合乌桓

maxian1908 收藏 0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790/][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790/[/size][/URL] “好!”看众人放下酒碗,周坚一转身回到桌案后,“我曾说过,远征扶余,我会按功劳赐予你们自由,现在我宣布圣鹰部和那颜部由于战功卓著,全部人口皆脱离奴籍,以后享受与汉人一样的权利,黑狼部、白牙部与撒那部虽然战功不如圣鹰和那颜部,但是也立下大功,这几部贵族皆赐予自由,各部将士将根据战功不等,赐予自己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790/

“好!”看众人放下酒碗,周坚一转身回到桌案后,“我曾说过,远征扶余,我会按功劳赐予你们自由,现在我宣布圣鹰部和那颜部由于战功卓著,全部人口皆脱离奴籍,以后享受与汉人一样的权利,黑狼部、白牙部与撒那部虽然战功不如圣鹰和那颜部,但是也立下大功,这几部贵族皆赐予自由,各部将士将根据战功不等,赐予自己和家人自由。其他诸部因为功劳不大,甚至有某些部不但不与敌作战,反而乘机抢夺他部战功,所以我要对这些头人进行处罚,尤其是你!”

周坚一指刚才与撒那部头人斗酒的粗犷头人:“拜因达,你部非但未取得一颗敌人的首级,反而处处与他部为难,先后趁黑狼部、那颜部不备,夺取他们的战利品,所以我要严惩你!”

“大汗,你处置不公!”拜因达一听急得脖子都红了,“我部战士也曾奋力作战,杀敌无数。”

“那是你的战士,你的战士我会根据功绩赏赐的,至于那些作战不力的头人,必须接受我的处罚!”周坚冷冷一笑, “除了圣鹰、那颜、黑狼、白牙与撒那几部,其他各位头人,我周坚想跟你们借一样东西。”

“什么东西?”拜因达为首的几位头人脑袋一下子清醒了。

“你们每个人都有的,就是你们的脑袋!”

“为什么,我们已经宣誓效忠了,你也向天狼神发誓,要善待我们。”除了周坚点名的几个头人,其他头人都相顾骇然,拜因达早已沉不住气,弹身而起,拔刀在手。

根据周坚的计划,除了对自己忠心耿耿的圣鹰、那颜等部落,其他部落必须被打散,重新建立新的部落,成为周坚最忠诚的部曲,成为周坚征服大漠的急先锋,扶余一战,只不过是周坚借此考验辽东乌桓各部的忠诚度而已,很显然,经过这一战,除了圣鹰等五个部落是合格的,其他部落已经被周坚划入了被淘汰的行列,将被周坚整合。整合后的乌桓人将被分为左、中、右三部,周坚将任命廖化为中部头领,统率除圣鹰等五部外的所有辽东部落,而德阿的圣鹰部合并黑狼、白牙二部成为乌桓左部,德阿将成为左部头领,那颜陀的那颜部将与撒那部合并,成为乌桓右部,由那颜陀任右部头领,当然这种整合必然会遭到各部头人的反对,事前周坚曾问过德阿等人,德阿和那颜陀是聪明人,当然知道现在大势所趋,虽然失去了部落的决定权,但整合后他们的部落将更壮大,而且周坚也承诺将来征服辽西、上谷等部乌桓后也将按照此方式处理,将保证他们的权位不变,所以也就不再反对,在德阿、那颜陀等五部的支持下,周坚的整合也就更顺利。

看着拜因达,周坚的神色也逐渐变得无比狰狞:“说完了吧,说完就准备上路!”

“我早说过汉人都是些言而无信地小人,你们偏不相信,现在都已经这样了,还跟他废话干什么,杀了他,再带领族人杀光所有的汉人,然后到辽西去投奔丘力居大头领。”底下一个年轻的头人大声喊叫着。

“杀!”拜因达大喝一声,挥刀直扑周坚。

“哼!”周坚冷哼一声,身后一直矗立不动的杨波猛地往前踏出一步,挡在周坚跟前,手中的旭刀“当”地一声与拜因达的弯刀相交,将拜因达震得一退,接着不等拜因达反应过来,杨波手中突然多了一具手弩,一按绷簧,箭矢“啪”地一下挣弦而出,这么短的距离,拜因达根本来不及反应,箭矢“扑”地一声就刺入拜因达喉部,拜因达一脸不相信地抓着箭柄,瘫倒在地。

看到拜因达一个回合没到就被杨波杀于面前,早有胆怯的头人悄悄地往后退,转身欲走。

“既然已经来了,还想活着离开吗?”周坚退下一步,冷然道:“杀!”

杨波旭刀一挥,嘶吼一声,紧闭地牛皮大帐被人忽喇喇地掀开,百余名身披重甲的汉军将士在关羽、张飞的率领下呼啸而入,一枝枝锋利的长矛在牛油火把地照耀下反射出冰冷的光芒。

一场彻头彻尾的谋杀,那些头人怎么能是万人敌的张飞、关羽对手,顷刻间,十几个头人就已经被砍翻在牛皮大帐中,大帐中瞬间弥漫起一股血腥味。

虽然早有心里准备,可是这场谋杀也来得太迅猛,太血腥了,饶是杀人如麻的德阿、那颜陀之辈也不禁看得冷汗直流,看着一个个头人在张飞、关羽的手下悲惨地死去,二人已吓得两股颤抖,呆呆地缩于一旁。

很快,战斗就已经结束,十几个头人被砍翻在地,杨波、关羽和张飞带着人清理满地的尸体,大帐中的血腥味浓得让人直欲呕吐。

“来,几位头人,现在我们可以放心的饮酒了。”周坚从桌上端起酒碗,一一递给德阿、那颜陀、撒那等人,“大家都饮了此杯,从此后我们就是一条船上的人,今后跟着我周坚干,决不会亏待你们。”

“谢……谢……大汗!”那颜陀抖着手接过酒碗,碗中尚漂着一缕血丝,显然是刚才某位不幸的头人血溅到碗里。

“喝了它!”周坚冷冷命令,两手搭在德阿和那颜陀的肩上,“你们两个以后就是乌桓左右两部的头人了,还有撒那,你们几个也听着,以后乌桓是我周坚的乌桓,你们的主子只有我一个,谁要是有异心,今天就是见证。”

“诺,大汗,今后乌桓左右两部唯大汗之命是从!”德阿、那颜陀和其他几个头人喝干了碗中酒,匍伏在周坚脚前。

“起来吧,你们还没见过你们的中部头领,也就是你们未来的头人吧。”周坚一招手,正在清理尸体的廖化站了出来,“他叫廖化,以后就是乌桓中部的头领,也是你们的大头领了,他的话也就是我的命令。”

“见过大头领。”几人连忙跟廖化见礼。

“好了,以后大家都在一起,好好帮大汗办事吧。”廖化冷冷一应。

正在这时,突然有人掀帘进来,报信的侍卫单膝着地:“报中郎大人,昌黎有信使求见。”

“哦,快请他进来,”周坚一摆手,示意众人回到自己的座位上,关羽、张飞自觉地率属下士兵打扫完大帐后就退了出去。

不一会,一个浑身披雪,脸冻得发紫的中年人踉跄着冲进大帐。

“中郎大人,昌黎督邮冯哲参见中郎。”

“冯哲?”周坚端坐与桌案后,与陈浩若和郭嘉交换了一下眼色,这时昌黎信使来报信,肯定不是好事,看来他们担心的事情可能真的发生了。“什么事?”

“回报中郎,冯哲奉刘使君之命,星夜兼程,前来送信,”冯哲跪倒在地,双手呈上信件。那边杨波很快上前将信件取过,递于周坚。

接过信,草草看了一眼,伸手转交给郭嘉,周坚的脸刷地一下黑了起来:“冯哲,此事属实?”

“千真万确,度辽将军公孙度联合高句丽大军突袭昌黎,兵造司主持李旭大人因伤被俘,刘使君接战不力,被迫携乌桓各部质子撤出昌黎,现退往房县,等待主公救援。”

“吴军和王国慰的大军呢?”

“中郎大人,由于大雪封路,两位将军的大军被困于辽阳,不能前进。”

“啪!”周坚一拍桌案,“冯哲你过来。”

“是,中郎。”冯哲不明所以,紧跨两步来到桌案边。

“本将军要借你的人头一用。”周坚冷冷道。

“啊……”冯哲大惊,“中郎!”

“妖言惑众,明明度辽将军因与我商讨讨伐辽西乌桓事宜,经我允许派兵进驻昌黎,可你却说什么公孙大人偷袭昌黎,妄图动摇我的军心,来人,将此人拉下去,斩了。”周坚一按桌案,趴在冯哲耳边道,“今日借你人头一用,待他日我一定会善待你的家人。”

“诺!”早有侍卫冲入大帐,将冯哲拖了起来,不管冯哲如何喊叫,径自拖走,不一会,侍卫递上血淋淋的人头。

“拿下去!”周坚一摆手,示意侍卫将人头拿出去,然后一挥手,“德职、那颜陀,回去整合好你们的部众,约束好你们的属下,如果有什么异动,老子拿你们的人头示众。”

“诺!”三人各自领命退出大帐。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