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国专家曾断言:中国无法研制机载导弹训练弹

ak3841 收藏 1 157
导读:黄长强出生在一个江南小镇,1983年毕业于南京理工大学的他被分配到当时的空军工程学院军械教研室从教。他在这里一干就是24年,几乎把毕生精力都奉献给了空军武器装备基层科研第一线。 自1993年接手教研室主任后,展现在他面前的是一个科研经费一穷二白,科研项目一个没有的教研室,偌大房间甚至连一台打印机都没有。教研室的工作仅仅是按照教学大纲规定开展教学工作,这种脱离科研工作的教学就像失去动力的火车。 为此,他率先在教研室中喊出了“要学会在狭路中寻求机遇!”的口号,提出“走出去”的发展思路。在他的带领

黄长强出生在一个江南小镇,1983年毕业于南京理工大学的他被分配到当时的空军工程学院军械教研室从教。他在这里一干就是24年,几乎把毕生精力都奉献给了空军武器装备基层科研第一线。


自1993年接手教研室主任后,展现在他面前的是一个科研经费一穷二白,科研项目一个没有的教研室,偌大房间甚至连一台打印机都没有。教研室的工作仅仅是按照教学大纲规定开展教学工作,这种脱离科研工作的教学就像失去动力的火车。


为此,他率先在教研室中喊出了“要学会在狭路中寻求机遇!”的口号,提出“走出去”的发展思路。在他的带领下,军械教研室经过10年来的努力,先后承担完成了40余项总部和空军下达的重点科研项目。


2000年10月,黄长强到俄罗斯进行了为期3个月的培训。这使他有幸初步了解和掌握某新型战机机载武器的性能。当时,我军因为没有训练弹,只能靠悬挂实弹进行训练,既危险,又需要惊人的训练经费。于是,他抓紧一切机会来汲取各方面的知识。


军事技术的创新,可以为新的作战能力的生成提供技术支撑。回国后,反复思索的黄长强最终做出了惊人之举:申请研制该新型战机机载导弹训练弹。那段时间,外方专家也断言:以中国的军事技术基础不可能完成这项研制工作。


面对巨大的舆论压力,他认准一个理:别人行,我们也一定能行!当面对经费保障不足、关键技术屏障等众多现实问题时,黄长强一改过去等项目、要经费的被动局面,创新性地提出“强强联合,风险共担,利益共享”的新型军队科研模式,用空军投入的50万元和项目组多年的科研结余,协调中科院等多家国家“大腕”级科技和经济实力单位合作,启动了这个耗资数千万元的项目。


当试飞员首次驾机升空,几分钟后,塔台传来成功的消息,实验室内一片欢腾。仰望长空,黄长强禁不住潸然泪下。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