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峰会拉开国际金融改革大幕

睿勤善威 收藏 0 21
导读: 在上世纪30年代大萧条以来最严重金融危机背景下,11月15日,由发达国家和新兴国家组成的20国集团领导人在华盛顿聚会。峰会承诺,将加强国际合作共同应对危机,并改革国际金融体系,使危机不再重演。 六大措施应对金融危机 对参会的领导人来说,当前最紧迫的任务,是如何应对愈演愈烈的金融危机。在过去一年,金融危机已从局部扩散到全球,从金融领域扩散到实体经济,由发达国家传导到新兴经济体。按照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的预测,发达经济体明年将陷入全面衰退,新兴经济体也正面临严重冲击。

在上世纪30年代大萧条以来最严重金融危机背景下,11月15日,由发达国家和新兴国家组成的20国集团领导人在华盛顿聚会。峰会承诺,将加强国际合作共同应对危机,并改革国际金融体系,使危机不再重演。


六大措施应对金融危机


对参会的领导人来说,当前最紧迫的任务,是如何应对愈演愈烈的金融危机。在过去一年,金融危机已从局部扩散到全球,从金融领域扩散到实体经济,由发达国家传导到新兴经济体。按照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的预测,发达经济体明年将陷入全面衰退,新兴经济体也正面临严重冲击。


全球性的危机,需要全球共同应对。尽管各方在危机起因、如何加强监管、怎样构建未来金融体系等诸多问题细节上存有争议,但采取强有力行动,尽快渡过危机,则是各方的共同利益所在。


为此,此次峰会制定了6项紧急举措,如进一步采取一切必要措施,稳定金融市场;在保持有助于实现财政可持续性的政策框架的同时,采取适当财政措施刺激内需以速见成效;通过流动性安排和项目支持等方式,帮助新兴和发展中经济体在当前困难形势下获得融资;鼓励世界银行和其他多边开发银行全力支持各自发展议程等。


6项紧急举措,概言之,其实是三管齐下:一、降息;二、制定经济刺激计划;三、支持IMF、世行等国际金融机构发挥积极作用。从最近一系列救助行动看,各国已在落实相关决议:各国经济刺激计划相继出炉,世界已进入全球降息周期。


中国政府出台的4万亿元刺激内需计划,得到有关各方的高度评价。世行行长佐利克认为,这将推动其他国家采取类似措施。布什则表示,如果没有政府的一系列积极举措,美国经济可能陷入比上世纪30年代大萧条更糟糕的境地。


但领导人也警告,金融危机还在肆虐,更艰难日子或许还在后面。能否尽快走出金融危机困境,取决于国际协作,也取决于各国的努力。佐利克就表示,现在最重要的是后续行动,“人们期待领导人采取全球性的、相互协作的和快速的反应,必须采取更具有决定性的措施。”


建立适应21世纪的新金融体系


如果说,6项紧急措施只是应对金融危机的“治标之策”,那么“治本之策”,就应该是改革当前的国际金融体系。IMF总裁卡恩就表示,金融危机清楚表明,当前金融体系不能适应全球化金融市场的要求,这一体系的“合法性和效率”存在疑问。


改革当前金融体系,使之适应21世纪要求,是这次峰会的主要议题。事实上,外界普遍把这次峰会与1944年的“布雷顿森林会议”相提并论,认为峰会将开创新的国际金融体系。英国首相布朗也表示,峰会使世界“正朝新布雷顿森林体系迈进”。


但在如何改革,尤其是具体到如何加强金融监管问题上,一些国家间却发生了激烈交锋。欧盟轮值主席国、法国总统萨科齐此前曾表示,当前危机应归咎于美国放任的资本主义模式,“这是不能接受和不应该的(模式),这种资本主义是对我们所崇信的资本主义的背叛。”


按照法国的主张,所有金融领域包括跨国资本流动,都应纳入监管之下,只有这样,才能避免危机再度重演。但美国媒体认为,法国的主张有损美国的金融开放政策。因此,美国总统布什在多个场合,仍然大谈“自由市场经济”的重要性。布什强调,监管不能造成对市场的过度干预,在面临当前挑战的情况下,各国应该抵制保护主义、集团主义和失败主义的倾向。


欧美间的交锋,贯穿峰会全过程。在15日前往峰会会场时,德国总理默克尔还对布什的上述说法不以为然。她认为当前情况是对市场过度放纵,必须采取措施防止危机重演,而德国的社会市场机制应该成为世界的基本机制。


在当前市场风声鹤唳、信心严重缺乏之际,领导人间的分歧无疑会被过分放大,并对市场产生猛烈冲击。因此,尽管存在分歧,在峰会后发表的共同宣言中,各方还是做出了一些妥协。比如,在跨境资本流动上,宣言只是宽泛指出,各国监管机构应加强“协调和合作”;宣言也强调,必须坚持自由市场原则,因为这对经济增长和繁荣至关重要。


此次峰会只是为国际金融体系改革拉开了序幕,围绕着“布雷顿森林体系Ⅱ”,各方势必展开激烈的争夺。未来的几年,既是新国际经济金融体系形成的过程,也是各大国间合纵连横、激烈较量的过程。


新兴经济体的机遇和挑战


由20国集团,而不是全由发达国家组成的7国集团来讨论世界重大经济问题,这是有史以来第一次,也反映了世界格局的演变。随着许多新兴经济体的崛起,世界经济版图发生了深刻的变化,仅凭发达国家之力,已不能有效应对类似目前的金融危机。


在这样的历史背景下构建新的国际经济金融秩序,必须提升新兴国家及发展中国家的知情权、话语权和规则制定权。当前的重点,则是在IMF和世行的发言权和代表性问题上。


IMF和世行是在1944年制定的“布雷顿森林体系”基础上成立的,但长期以来为西方国家所掌控,这显然违背时代潮流。《华盛顿邮报》文章就批评,IMF的发言权相当不合时宜,比如比利时的发言权就要大于中国。《纽约时报》则指出,必须给予中国和印度等“新选手”更多发言权,让他们为世界经济承担更大责任。


此次峰会宣言就强调,将继续推进IMF和世行两机构的改革,“使其更充分反映世界经济格局的变化,增强其合法性和有效性”。具体来讲,新兴和发展中经济体,包括最贫困国家,“应享有更大发言权和代表性”。此外,金融稳定论坛必须扩大其成员组成,吸收新兴经济体加入,其他主要标准制定机构也应迅速评估其成员组成。


金融危机让世界终于认识到新兴经济体的重要性,但新兴经济体也面临严峻的挑战。印度总理辛格就表示,新兴经济体不是危机的制造者,“但他们现在却是最大的受害者之一”。


按照过去危机的经验,总是最贫困和最脆弱国家受冲击最重。鉴于此,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世行行长佐利克就多次警告,要防止金融危机演变成“人道危机”。


为此,这次峰会宣言强调,在当前金融动荡时期,要反对保护主义,并在今年底使多哈回合谈判取得成功;敦促援助国履行援助承诺;同时要致力于应对能源安全、气候变化、粮食安全、贫困、疾病等诸多挑战。但一些美国媒体认为,20国峰会承诺多,实际行动少。而如何将这些承诺变成现实,用潘基文的话说,“历史将对此作出评价”。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