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术摘除的未知金属,是否就是外星人植入的信号发生器?国外解密档案为什么让专家们断定UFO(不明飞行物)的真实存在?他们是一群UFO猎手,被理性的求知冲动所驱使,搜索外星人登陆的蛛丝马迹。


一盘耸人听闻的手术录像带,透露了外星人,可能将人体作为信号发射器的恐怖细节;寻找飞碟残留碎片,勘察UFO确切登陆地点,搜寻蛛丝马迹。他们是一群特殊的调查人员。


这些现实生活中的“地球卫士”们都相信UFO的存在,他们的目标,就是要揭示科幻小说中的描写,是否有可能就是科学事实,他们是一群UFO猎手。


UFO猎手的任务就是探索ufo真相,他们要找到证据,来证明我们不是孤立存在于宇宙之中,他们声称,发现了外星生物造访地球的直接证据。


但是这些证据真的存在吗?如果确实存在,人们是否会对 UFO猎手消除成见?


1985年,一个名叫鲍勃·怀特的人宣称找到了UFO的残骸。鲍勃·怀特回忆:我和一个叫简的女孩一起从丹佛开车去洛杉矶,在一个常见的那种月朗星稀的夜晚,我们途经一片沙漠。我睡着了,她叫醒我,问我那边那个奇怪的灯光是什么?我也不知道,一下就清醒过来,我们去查看,等我们靠近时,亮光更大了。我们下车去看,光太强了,我只好这样虚着眼睛。简下意识地把前大灯打开了,灯一亮,光源腾地一下就窜了起来,飞到空中和另外一道光束连在一起,然后这玩意儿就从上面掉了下来。我刚看见这东西的时候,它看起来是红彤彤的一团,太烫,摸不得。我第一个想法就是,这究竟是个什么东西?这会是个什么东西呢?


等这个物体冷却下来,怀特将它放入车中。鲍勃·怀特回忆道:这玩意儿冷却下来后就是这样的,唯一不同的就是这个地方本来是圆的,被洛斯阿拉莫斯国家实验室切割下来做分析去了。


这块表面凹凸不平的残骸长度有20多厘米,重量约为0.5公斤,被切割下去的部分,已经送到美国的洛斯阿拉莫斯国家实验室,做同位素及其他组成元素的分析。送去几个星期以后,怀特见到了相关的技术人员。


鲍勃·怀特回忆道:他显得非常兴奋,说这块残骸肯定来自地球外,这就是我一辈子都在寻找的东西。我说太好了,然后我就把这件事告诉了报纸的专栏作家迈克尔·布莱恩,他打电话过去,可这人却否认他这么说过,还让我的上司通知我,这件事不要再提,然后就不了了之了。


对于这块特殊样品提出的疑问,洛斯阿拉莫斯国家实验室不回复电话,也不予置评。怀特又向其他实验室递交样品,包括麻省理工学院、新墨西哥技术和斯克里普斯实验室。虽然他们的结论都是这个物体复杂的结构大部分是由铝构成的,怀特还是觉得其中一个测试可能会找出这个物体的来源。


给怀特的样品做过分析的,还有一些资深科学家,其中有发现南极陨星的科学家。根据其中金属锶的同位素分析,他们肯定这是来自火星的物质。


另一块更早期发现的碎片,几乎与怀特找到的那块一样,是在四十多年前发现的,现在这件事在已经解密的官方文件中有记载。


鲍勃·怀特回忆道:他们有一块几乎跟我这块一模一样的碎片,是四十年代CIC,也就是反情报机构在丹麦找到的。用他们的话说,这不是我杜撰,这是一块飞碟上的碎片。


被检测的,还包括怀特本人。2004年,为了进一步辨别怀特所说的是否真实,法律执行机构和一家有资质的测谎机构分别对他进行了多达八次测谎试验。这不仅耗尽了怀特的所有积蓄,也使他濒临精神崩溃。


专家们之所以难下定论,因为调查表明,每年坠落地球的陨石近两万块,有些在坠落过程中也显示出类似的奇异景象。而鲍勃·怀特单方的目击描述,外界无法验证其真伪,探明真相只有搜寻更多具有说服力的物证。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一位加拿大摄影师拍下的UFO照片


UFO真的存在吗?杰伊·艾伦·赫尼克经常提出这个问题,他被公认为是最早的UFO猎手。全世界ufo爱好者对杰伊·艾伦·赫尼克都很熟悉。他被誉为UFO研究领域的教父,他在案例分析、天文物理知识、观测方法研究方面都极有造诣。


蓝皮书计划,是美国空军1947年启动的项目,目标是用科学调查揭开UFO之谜。赫尼克是不担任军职的首席顾问,参与这个计划之初,他同样是抱着怀疑的态度。赫尼克认为现在还没有有效的科学证据,来表明确实有太空船到访过地球。但是赫尼克后来才发现,自己并没有接触到所有的相关报告。比如,1968年轰动美国的某空军基地UFO事件调查。


在跟美国官方机构打了二十多年交道以后,赫尼克对UFO的怀疑态度改变了。蓝皮书计划后来中断,但赫尼克认为对UFO现象的研究还有必要继续下去,UFO猎手约翰·斯卡斯勒同意这一观点,他是“共同UFO网络”(MUFON)的创始人之一。直到现在,仍在持续调查UFO目击案例。斯卡斯勒和赫尼克赢得了这个民间研究团体的尊重。然而,又一个UFO猎手在亚利桑那州立大学天文物理系出现了,作为一个科学家,他颠覆了他的同事们对UFO所持的观点。


在詹姆斯·麦克唐纳德公开进入这个领域之前,科学界对UFO采取完全不理会的态度,麦克唐纳德是第一位公开宣称对这种现象感兴趣的人,而且还是位德高望重的科学家。他的同僚为此大吃一惊,因为那时候科学家们根本不会在公开场合表示出对UFO的兴趣,这会让人耻笑的。安·达弗尔对UFO现象研究了57年之多,她发现了詹姆斯·麦克唐纳德的个人日志,并撰写了麦克唐纳德唯一的一本传记,书名叫《大爆发》。他对数百家科学团体谈到了UFO,在他的日志上,他提到UFO现象是一个严肃的科学问题,他致力于这个现象的研究,他算是顶级UFO猎手了。麦克唐纳德开创ufo研究的先例,法兰克·德雷克博士紧随其后,他是康奈尔大学天文系教授。德雷克为研究宇宙是否存在生命这个项目取了一个响亮的名字, 叫“搜寻地球外智慧生命”,也就是SETI(塞提)项目。SETI用遍布世界各地的无线电天文望远镜来,搜索宇宙中其他智慧生命发送的无线电波。但这看上去不错的想法,却未必是最完美的。


UFO猎手更强调现场反应,和普通人看到新奇事物一样立刻行动,马上抓起照相机、盖格计数器,尽可能多的拿到第一手资料。


1964年4月24日,在新墨西哥州的索科洛。罗尼·左莫拉警官在距自己30米的远处,看见一个椭圆形物体。它有着四条腿,具有人类特征,这个物体迅速上升,引燃了灌木,并且在地面留下了四个烙印。两天后,有人见到一个形状相近的物体,出现在两百多公里以外新墨西哥州的拉马德拉。这两个案子都是UFO猎手的鼻祖,杰伊·艾伦·赫尼克和他的学生泰德·菲利普斯前往调查的。菲利普斯在圈内很有名,不仅是因为他的发现引起轰动,跟因为他的调查方法,他很冷静,也很注重细节。泰德·菲利普斯回忆道:我原来对外星人是否存在持怀疑态度,去了索科洛以后,我的想法变了。地上有着陆时四条腿留下的烙印,还有一些小的类似于脚印。这真是非常有说服力,非常有说服力的证据。


在过去的30多年中,菲利普斯参与和主持调查的ufo案件有六百多起,而这次在新墨西哥州索科洛出现的脚印证据,成为了许多UFO猎手,包括杰伊·艾伦·赫尼克人生的转折点。


直到今天,索科洛外星人着陆事件,在已经公布的调查报告里,仍然被称作无法解释的现象,菲利普斯和他的ufo猎手同事们将它标记为重大案件。


泰德·菲利普斯认为:我确信我们面对的是某种智能生命控制下的设备,根据就是数据、事实和间隔周期。


菲利普斯在陆地上展开调查,而另外一些UFO猎手却将目光投向海洋。考虑到地球表面70%的地方都被水覆盖着,所以海洋UFO研究越来越受到重视。UFO猎手保罗·斯托西尔花了几十年时间,来研究苏联时期的解密档案,里面有很多关于海洋方面的UFO详细纪录。保罗·斯托西尔关注的是海洋里的ufo,尤其对前苏联的解密档案,而且移动的速度非常快。斯托西尔的这项专门研究被称之为遭遇USO,即不明潜水物。


斯托西尔认为:USO就是不明潜水物的缩写,UFO则是不明飞行物的缩写,苏联军方情报机构尤其是海军情报机构对USO非常感兴趣,因为他们就是想确定面临的威胁有多大。他们文件中纪录了1982年,当地指挥官在博克尔湖设法捕获一个被称为巨型游动物体的经过,在捕获这个不明物体的时候,用来捕捉的机器被毁、人员死亡。苏联最高指挥部决定避免更多的人员伤亡,他们对这个实施侦察的物体束手无策。因为这都是苏联和俄罗斯的资料,要利用这些来研究UFO和USO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不管是现在的俄罗斯,还是过去的苏联,保密工作都做得很好。我绝对相信,不管这些文件中隐藏着什么样的秘密,一旦到了可以公开的时候,肯定会改写我们的历史课本。


一些UFO猎手在档案中寻找答案,而另外一些则转而研究其他领域的未解之谜。一个有趣的例子是,有的ufo猎手将麦田圈也纳入自己的研究视野。许多有关麦田圈的调查报告里,可以看到不少亲临现场者奇特生理反应的记录。比如说头发直立,和肠胃不适的感觉。有的人踏在平坦的麦田,却感到自己是走在下坡路,可以行走得很快。而当他转过身反方向行走,又会感到上气不接下气,像是在爬坡。到底是测试者的心理暗示,还是真的有什么奥秘,到现在还没有定论。Ufo猎手好奇的天性,促使他们研究一切神秘未知的超自然现象,或许有了种种奇特的亲身体验之后,才能从容应对将来某一时刻,与外星生命的面对面接触。噩梦、醒来不知身在何处、一段时间失忆,UFO猎手说这些都是被外星人绑架的标志。而对此持怀疑态度的人则认为,这些都可以被科学理论加以解释。但事情并没有这么简单,许多外星人绑架事件中都有目击证人作为旁证,还有一些甚至有物证。但是问题在于,被绑架者本人却往往被失去记忆所困扰。


有鉴于此,像芭芭拉·拉姆这样的UFO猎手,不再关注野外调查,而转向对目击者内心进行搜索,拉姆用催眠回忆的办法,来激活被绑架者的内心记忆。


芭芭拉·拉姆介绍说:催眠回忆真的非常有效,可以让被催眠者处在一种深度放松的状态中,这种深度放松状态可以让他们将注意力都集中在身体内部,可以要求他们回到感兴趣的那段经历中去。


芭芭拉·拉姆曾经给400多人做过催眠回忆,现在世界上许多声称被绑架者,或始终被这个意向所困惑的人,都会慕名找到她。这些被绑架者通过接受催眠回忆,经常描述出自己与外星人进行过奇特的交流。


芭芭拉·拉姆介绍道:他们跟外星生物有着各种各样的打交道的经历,这些外星生物在他们身上做一些试验,提取他们皮肤样品、体液样品,或者提取他们的毛发样品。在很多案例中,外星生物还在人类体内进行植入。但人类记忆的复杂性远远超出我们的想象,有些人甚至骗过了自己的潜意识,这使得深度催眠方法至今仍然只能作为辅助调查手段。罗杰·雷尔大夫的方法更为直接,他开始对人体内的物证进行研究。


1978年5月30日,美国人蒂姆·库伦夫妇在科罗拉多州59号公路附近向北行驶,他们碰到了他们认为是UFO的东西,二十年后,蒂姆在做例行X光检查时,居然发现手臂上有一个不明金属片,他们认为这是从1978年那次奇遇之后才有的。蒂姆·库伦和他的妻子告诉罗杰·雷尔医生,他们认为自己被外星人绑架并植入了物体,随后将x光片寄去,罗杰雷尔初步认定是一小块金属。


我们看到了2000年2月5日进行手术的实况录像。雷尔大夫负责从蒂姆·库伦体内摘取不明金属异物的手术,很奇怪虽然他手上并没有创口痕迹,但在蒂姆·库伦体内还是找到了一个6毫米的金属物体。罗杰·雷尔回忆道:等取出这个物体,我们发现了两个问题,一是身体对这个物体没有排异反应,这是不可能的;第二个问题是我们在这儿发现了很多不应该在这儿出现的神经细胞,这些神经细胞被称为本体感受器。


本体感受器正常状态下存在于手部、足部的肌腱和关节,对空间位移、触摸、温度产生反应。根据雷尔大夫的说法,这种本体感受器与一块存在于人体内的异物有联系,这在医学上无法作出合理解释。


罗杰·雷尔回忆道:我们来看有物体进入人体的情况,身体是不会接受异物进入体内的,所以会产生反应。比如将一个铅笔芯或者这样一个物体放入人体内,身体会立刻产生排异反应。但我们看这个,什么排异反应也没有,一点也没有。所以仅凭这一点,我们就可以说这跟体内一般的异物很不一样。我认为这些神经细胞就是一种类似插头的东西,这个东西插进去以后,利用身体神经系统能源来启动。在另一起案例中,不是蒂姆这起,我们很幸运,找到了一个无线电频率探测设备,还从那个物体中测到了两种正在发出的振荡频率。异物被拿出体外后,就失灵了,所以将其插入人体内某个地方肯定给这个物体带来了动能,让其进行工作。


这些耸人听闻的说法还需要可重复的实验来验证,如果能够复原所谓发射频率的情形,那么雷尔大夫的发现将会是对公众观念的巨大挑战。


罗杰·雷尔回忆道:我们发现这些物体中所含有的金属不是来自地球上的,这么充分的物证让我们相信曾经有其它星球的智能生命到访过地球,这就是我成为UFO猎手的原因。


UFO猎手认为寻求第三方验证,其意义就像考古发掘的文物鉴定。无论是科学家还是文献影像鉴定专家的鉴定意见,UFO猎手都会给予极大重视。他们不会用自己的信誉来冒险,公布虚假信息。大多数目击UFO的证据,保存在胶卷和录像带介质上,很多像海军光学物理博士布鲁斯·麦克比一样的人们,用自己的专业知识甄别目击影像证据的真实性。


麦克比博士在过去的25年中,写了36篇鉴别技术文章,100多篇UFO研究报告,在ufo研究领域,以严谨著称。麦克比博士运用电脑分析系统来分析录像画面的每一帧和图片的每个细节,通过景物之间的透视关系,明暗关系来寻找造假的微小痕迹。但是麦克比博士认为只是照片,并不能告诉我们整个事件的真相,他确信联邦调查局手里有重要的信息。美国前联邦调查局局长胡佛曾经说过,不管是过去还是现在,联邦调查局的工作都不会涉及UFO调查。而布鲁斯·麦克比博士上个世纪70年代,根据美国相关法律提出申请法案,最终他成功地获得了1600页的资料。


布鲁斯·麦克比表明:我把这些文件都看了一遍,发现FBI的资料是别的地方无法找到的,包括空军对此事的评论,而这些评论在空军档案中也找不到。


而另一位UFO猎手尼克·雷德福恩,查阅了很多其他国家的政府档案,来寻找关于UFO不为人知的信息。尼克·雷德福恩介绍道:我所进行的调查是高端的,查阅的都是官方资料,进行这样的调查,是想在官方限制外流的资料中,查到UFO的真相。我觉得它如此重要,因为假使外星生命真的访问过地球,那将彻底改变我们的生活,那我们就有权利了解。经过研究,我相信UFO是真的,他们来自其它星球,来地球造访,这就是我成为一名UFO研究人员的原因。


但是这些机要部门是否会隐瞒他们的调查呢?尼克·诺普是英国国防部的工作人员,他承认他就职的机要部门正在进行着UFO调查。尼克·诺普介绍:我们的研究开始于1950年,以事实为依据,我们看见UFO出现在我们国家,引起了媒体和公众的广泛兴趣,同时对UFO的来访也有恐惧的心理。请注意,这就是事实,我们相信UFO现象是真正存在的。


曾任职机要部门的工作人员得出自己的调查结论,这给UFO研究者很大鼓舞,因为这能提醒公众正视UFO事件的存在,为进一步查证拓宽道路。罗伯特·伍德是原航空宇宙工程师,他的研究的方向是分析已经解密的五十年前的目击报告。当然首先要向公众证明,这些文件本身并不是伪造的,对于UFO猎手来说这是首要任务。


罗伯特·伍德认为:要辨别一份文件是否有效,采取这样的步骤:如果确信是原件,可以开始研究文件内容的真伪。但如果不是原件,你首先要研究字母印刷的外形,通过字迹的细微之处来判定真伪。


经过仔细鉴别之后,他有了重大发现。罗伯特·伍德介绍:我鉴定过的文件中有4000多页解密文件,是一些曾经在情报机关工作过的工作人员清理自己档案柜的时候不要的资料,不过这里面有很多,大约有500到1000页属于绝密文件。


其中一些绝密档案透露了许多不为人知的内部工作保密规则。例如在调查清楚ufo之前,严守机密等等。罗伯特·伍德表示:我找到了大量的文件,能够清楚地说明美国机要部门对很多坠毁回收都采取掩人耳目的做法,这其中就包括对坠毁的外星飞船进行回收。


虽然UFO猎手在世界上有了知名度,但他们在公众舆论方面仍然存在问题,主流公众并未完全认同UFO猎手。MUFON是美国UFO共同组织的简称,总部设在科罗拉多州的丹佛市,是全球规模最大的UFO科学研究机构之一。MUFON始终强调要理性、严谨。他们已经制定了一套培训计划,来帮助所有对UFO有兴趣的人,掌握严谨的调查程序。


调查员的圣经是MUFON的调查指南,调查员对待UFO案子的方式遵循着最初的UFO猎手们的传统,比如杰伊·艾伦·赫尼克和詹姆斯·麦克唐纳德制订的方法。MUFON设计了一套简化表格,也给调查员设计了一套访问和勘察现场的工具列表,包括磁带录音机、指南针、地图和相机。


中国的ufo粉丝甚至强调:夜视摄像,还是每秒30帧的那种,就是为了防止画面有拖尾。


在接受完训练后,UFO猎手就开始投入工作了。MUFON每年调查一千多起案子,其中20%会列入无法解释的案子中。约翰·斯卡斯勒介绍说:


我们有300名顾问和研究专家,他们都是科学家,我们涉及的领域从天体物理学到宗教都有。在赫尼克博士从事研究的那时候,他的同事是隐形的,那些科学家帮助他,但并不想让别人知道他们涉及这个领域,而今天,我们的同事是公开的,他们会说我不怕,我要进行研究,因为我是名科学家,这就是科学的意义。


在UFO年度大会上,ufo猎手和科学家们汇聚一堂,大家会把获得的信息拿出来讨论交流。不管他们参与UFO调查的原因是什么,UFO猎手有一个共同愿望,那就是不断去接近真相。UFO猎手搜寻的目光从宇宙地球到人体乃至潜意识,他们自信执着的探索最终会得到丰厚的回报。也许不久的将来,外星探测器发回生活在另一个星球上智慧生命的遥远问候,人类在浩瀚的宇宙时空中,将不会再感到孤独。那时UFO猎手将倍感荣幸,因为他们向世人证明---科学理性和求知热情,是探索宇宙奥秘的唯一途径。



本文内容于 2008-11-25 14:38:23 被哭泣的泪眼煞星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