卖淫女诞下女婴 七年后人海中找到孩子父亲

陈国平 收藏 0 169

七年前,一名桑拿女吕晴(化名)在与多名客人发生关系后,意外诞下了一名女婴,她只是偶然听到其中一名嫖客名叫“杨华”(化名)。抓住这唯一的线索,女子竟在茫茫人海中找到此人,并在七年后通过DNA鉴定最终确定杨华是自己女儿的父亲。一审法院判决将孩子的抚养权归吕晴,并要求杨华支付17万元抚养费。


记者昨天了解到,这起离奇的“寻亲”案件在一审判决后并没有告一段落,杨华在得知自己原来还有一名亲生女儿后,一方面是将信将疑,另一方面则向法院提出上诉,与吕晴争起了女儿的抚养权。


缘起:七年前的“交易”意外诞下女婴


1998年前后,当时29岁四川女子吕晴来到佛山市张槎镇一酒店,做起了桑拿女。一名姓杨的男子是桑拿部的“熟客”,据吕晴的同事说,该杨姓男子是当地一家公司的总经理,月薪好几万元,但是却没有告诉过她们真实姓名。吕晴也颇得杨姓男子的“青睐”。从1999年开始,后来她也与杨姓男子有过好几次私下“交易”。


2001年1月的一天早上,吕晴忽然出现了恶心呕吐,后来被证实是早孕反应。孩子的父亲是谁呢?据时间推算,有可能是孩子父亲的有五六个人。这一突然的变故顿时让吕晴手足无措,她曾想将孩子打掉,但医生告诉她,以她的身体状况来看,堕胎很可能会让她今后不育。后来她决定将孩子生下来。于是,她在怀孕期间返回老家待产。


2001年8月,孩子出生了,是名女婴。在填写孩子父亲时,吕晴就忽然间想起,在那段有可能致孕的时间内,那名杨姓的男子也曾和她发生过关系,而且,在该男子准备离开时,她听到与他一起前来的朋友,曾经称呼该名男子叫“杨华”,她于是在父亲一栏上面写下了“杨华”二字。


线索:偶得姓名苦寻两年找“嫌疑”父亲


2003年3月,由于长时间没有工作,吕晴根本没法独立一人养育孩子,于是她回到了佛山,希望可以寻回孩子的父亲。她回到了当时工作的酒店,找到了她原来的同事,从而联系到了有可能是孩子“父亲”的两名男子,但是经过一一对证,吕晴感觉这两人均不是“经手人”。于是吕晴又想到了“杨华”。“据说他的公司就在酒店附近。”她的前同事如此告诉她。


吕晴于是在酒店附近漫无目的地找了好几天,但是一无所获,最后她通过律师朋友以及好心人士的帮助,得以在行政服务中心查到“杨华”这人的资料。年龄介乎于40岁到50岁的“杨华”足足有二十几个,在这众多的“杨华”里,吕晴一眼就认出了曾与她发生关系的那个总经理杨华。


“当我再次看到他(杨华)时,我看到那张几乎与我女儿没有区别的脸,我已经可以认定他是孩子的父亲了!”吕晴说,2003年5月的一天,她来到了杨华的公司,将一切告诉了杨华。杨华看到吕晴带着的孩子的确与他有几分相像,而且如果让吕晴再追究下去,也会影响到他的家庭,于是,他当时就将6万元给了吕晴,希望吕晴不要再来打搅他。


起诉:称为女儿入籍也为抚养费


吕晴拿到了钱后,与杨华签订了一份《协议书》,约定孩子今后的一切抚养、生活、学习费用与他无关。此后,吕晴带着孩子到了深圳打工,希望可以重新生活。2004年,吕晴在深圳认识了香港人王坤(化名),他对吕晴呵护备至,让吕晴非常感动。同年9月,她与王坤登记结婚,吕晴的女儿也在深圳一所香港人学校读书。


“本来我也打算一辈子不再找杨华了,但户口的事情却又让我不得不再找他。”吕晴说,王坤准备让她和女儿都转到香港户籍,但是,在此过程中,相关部门表示,由于女儿出生证上写着的父亲是“杨华”,因此,吕晴必须通过内地的法律途径,将女儿抚养权问题搞清,方可入籍香港。


于是,吕晴回到佛山,一纸诉状将杨华告上了法庭。考虑到王坤在香港并不是什么有钱人,她在提起诉讼时,还提出了另外一个诉讼请求:杨华应一次过支付女儿至18周岁前的抚养费50万元。


最新进展


怀疑亲子鉴定结果


生父欲上诉再鉴定


“当时,我其实也不确定孩子是否真的和杨华有关系。”吕晴表示,后来双方均同意进行DNA鉴定,法院于是委托中山大学法医鉴定中心进行亲子鉴定。事实证明了女儿的确是杨华的。法院认为,这份鉴定足以认定杨华与孩子之间是父女关系,法院认为孩子应由吕晴携带抚养为宜。


而在抚养费问题上,参照深圳市现时生活消费指数,杨华所支付的6万元已经不足在深圳日常生活、学习需要,法院虽然没法查明杨华的实际收入,但是他有汽车和多处房产,法院最终判决其一次性支付抚养费17万元。据了解,杨华已提出了上诉。他指出,鉴定机构对鉴定所用时间有明确规定,一审法院出示的鉴定结论所作出鉴定的时间远远超过鉴定机构所规定的鉴定时间。因此,杨华对鉴定结论有怀疑态度。他要求重做一次鉴定。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