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那些堕落的日子 第一部分 蜕变 楼下的风骚女人(2)

您拨的号码是空号 收藏 3 1271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834/][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834/[/size][/URL] 天黑的时候,楼下炒菜的香味扑进了谭子庚的鼻孔,他连打了几个喷嚏,暗想:他奶奶的,这是那家的媳妇啊,炒菜放这么多辣椒。一想到辣椒,谭子庚的口水一下就出来了,那感觉就好像女人在动情的时候身体的某个部位涌出的汩汩热流。 谭子庚正在瞎想,门口传来一阵敲门声,打开一看,是楼下的女人,两只手的袖子高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834.html


天黑的时候,楼下炒菜的香味扑进了谭子庚的鼻孔,他连打了几个喷嚏,暗想:他奶奶的,这是那家的媳妇啊,炒菜放这么多辣椒。一想到辣椒,谭子庚的口水一下就出来了,那感觉就好像女人在动情的时候身体的某个部位涌出的汩汩热流。

谭子庚正在瞎想,门口传来一阵敲门声,打开一看,是楼下的女人,两只手的袖子高高的挽起,露出一段白嫩白嫩的小手臂。小女人看到谭子庚,马上说:“饭菜快弄好了,你有空就下去买点啤酒来吧,记得,要那种老珠江。”

“OK,马上下去。”谭子庚吆喝了一句,光着膀子就往楼下走去。小女人在后边喊了一句:“你门都没关呢。”

谭子庚听了脸色一红,暗想自己是不是刚从厕所出来的时候没有拉上裤子拉链呢。他赶紧停下来,往自己的下半身看。拉链拉好了呀,他抬头望着女人,一脸的莫名其妙。小女人看着谭子庚,捂着嘴笑了,伸手往后面的门一指:“你的这个门呢,笨蛋。”

谭子庚嘿嘿一笑,“不好意思哈,原来是这个门。我以为……呵,你帮我关一下吧,我现在下去买——酒!”为了避免尴尬,谭子庚特意拉长了语调。

跑到楼下,小卖店的老板正在吃盒饭。老板看到谭子庚,马上起身把饭盒丢一旁,“靓仔,吃饭没?”

“还没,怎么,兄弟想请客?”谭子庚经常光顾这个小卖店,和老板比较熟悉了,所以每次见到他都要调侃他一下。

“这个,改天吧,你看我……”小老板嘿嘿的干笑了一下,伸手指了指小桌上的快餐。

“就知道你会这样说了,我说兄弟呀,每次你都这样,看来你这顿饭我是没有办法吃到了。真郁闷,看来今天只有借酒消愁了,”谭子庚耸耸肩,“来五瓶老珠江吧。记得,给我些优惠啊。”

“好咧,马上。”小老板麻利地从冰箱里拿了五瓶冰啤酒,用塑料袋装了起来。谭子庚付了钱,提着袋子走出小店。打开楼门正准备进去,小老板从后面跟了上来,悄悄地对谭子庚说:“兄弟,你楼下的小女人不错哦,听说他男朋友经常不在,嘿嘿……”小老板说完露出奇怪的笑容。

谭子庚心里一动,莫非这小老板在打小女人的主意?靠,不是吧,这武大郎也想吃天鹅肉?!不行,得打消他的这种念头。谭子庚拍了拍小老板的头,笑了笑说:“怎么,兄弟你对她有兴趣?不过,不要怪兄弟我没提醒你,这个小女人可不简单呢,我听说她可是跟外边的小混混有来往的。”

小老板一听,脸色突地一变,干咳了两句,“兄弟说哪去了,我说这女人怎么这么风骚呢,原来也不是个好货。”说完叹了口气,摇着头回了店里。谭子庚见小老板被自己几句话吓成这样,一脸的得意,哼着小曲摇摇晃晃的上了楼梯。

走到四楼,谭子庚敲了敲门,里面传来小女人的声音,“进来吧,门没关呢。”

谭子庚推开门,把鞋子脱了,赤脚走了进去。屋里很整洁很干净,谭子庚放下酒,四下打量了一下,小屋子里虽然没什么太多的摆设,除了一张长条的沙发、一张桌子和一个电视,外加上几张凳子别无他物,但因为四周墙上贴了一些贴花,整个客厅看起来温馨,小家庭的味道委实浓厚。

“帮我把酒打开拿进来吧。”厨房里传来小女人的声音。

“好的。”谭子庚一边答应一边从袋子里拿出一瓶酒,正准备用嘴咬开时,正好碰上小女人从厨房里探出身子。

“喂,你怎么用嘴咬呀,万一牙齿咬掉了怎么办。”

“嘿嘿,这不是图个方便嘛。”只听见“啵”的一声,谭子庚咬开了瓶盖。“给你!”

“你先坐着看会电视吧,马上就好。”小女人抢白了谭子庚一眼,从他手里接过酒,扭身又进了厨房。

谭子庚本来还想进厨房帮帮忙,见小女人这么说了,只得乖乖地在沙发上坐下来看电视。电视里正在播放着一部韩国的肥皂剧,谭子庚对这种电视向来不感冒,拿起遥控器正准备换台,小女人从厨房里端菜出来了。他赶紧起身准备接菜,小女人却没理他,自顾自的把菜放在桌上,又扭头看了看电视,对谭子庚说:“你们男人都不喜欢看这种电视的吧?”

“嘿嘿,想听真话还是假话?”

“废话。”小女人低声骂道。

“什么,你喜欢听废话?那我可不知道说什么了。”谭子庚装出一副无辜的样子。

“少来了,我知道你们男人都不喜欢看这样的电视。”小女人欲言又止。

“说真的呢,我是从来不看这样的电视的,不过你们是女人嘛,跟男人不同。”

“女人怎么啦,男人又怎么了?你看来跟我那位一样,都是大男子主义。”小女人说完白了谭子庚一眼。

“真是冤枉呢,这也能跟大男子主义扯上关系?”谭子庚分辩道,“唉,还是庙里的老和尚说的对啊,山下女人是老虎,一个比一个霸道。”

“哼,不是么,你们男人都一样。”小女人说完又扭身进了厨房。

谭子庚看着小女人的背影,无奈的摇了摇头,玩起了遥控器。百无聊赖的时候,谭子庚看到电视旁边有一台VCD,便问小女人有没有碟。见小女人没有回答,谭子庚便拉开电视机下面的抽屉翻看起来。抽屉里杂乱的堆放着一些VCD。谭子庚随便的翻看了一下,竟然发现里面有几张激情片,估计是小女人的男人买来调节情绪的。正翻看着,小女人从厨房里出来了,看到谭子庚正蹲在那里翻看VCD,小女人的脸马上红了,赶紧走过来把抽屉关上,“你在干嘛呀,乱翻人家东西。”

“没什么,呵呵。”谭子庚尴尬的笑了笑,“电视不好看嘛,我刚问你有没有VCD,你没回答,所以我就——”

“没有没有,你那么闲就帮我打下手吧。”小女人的脸红通通的。

“行,我正愁没事干。”谭子庚马上答应了,跟着小女人进了厨房。小女人一边炒菜,一边示意谭子庚帮他洗菜。

厨房很小,谭子庚不得不小心翼翼的,怕把水沾到小女人身上。小女人穿着一件白色的短衫,一边和谭子庚说话一边麻利的翻动着手中的勺子,让一旁洗菜的谭子庚看得痴了,不由得说:“你老公真有福气,像你这样既入得厨房又出得厅堂的女人可是不多了。”

“你是在夸我呢还是损我?”小女人脸红了一下。

“绝对是真心话,我这个人是宁可天下人骗我,我也不会骗天下人的。”谭子庚摆摆手。

“去,就你这张嘴,真话从你那说出来都成假话了。”小女人趁放盐的当口抢白了谭子庚一下。

“呵呵,你怎么就不相信人呢。”

“我相信别人啊,可是就不相信你。”小女人努努嘴说道。

“唉,好男人真是悲哀呀。像我这样纯洁的男人竟然会给人怀疑。”谭子庚厚着脸皮说道。

“得了,你出去吧,你看你,半天了都没洗好,还是我来吧。你出去呆着,别在这里碍事。”看着满地被洗的乱七八糟的菜叶,小女人哭笑不得。

“嘿嘿,那我出去了。”谭子庚也觉得有些尴尬,自己不但没帮上忙,反而给人添乱。

谭子庚耐着性子看了十来分钟的电视,小女人终于忙乎完了。一桌还算丰盛的晚饭摆上了饭桌。

“开饭,开饭。我肚子都要扁了。”谭子庚说完故意摸了摸自己的肚子,又开了一瓶啤酒,给小女人倒了一杯。两人一边喝着酒,一边聊天。谭子庚的酒量不行,不过小女人的酒量好像还不错,几瓶酒一下就喝完了,可是小女人好像还不尽兴,谭子庚只得跑到楼下又买了五瓶。最后一瓶空了的时候,谭子庚只觉得眼前一片模糊,一头趴在了桌子上。

2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