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人有知当不至以为今日之士皆混学无知为虎作伥之徒也

foxjone 收藏 0 21
导读: 毛公论 转自:条顿头狼 近读网上武帝略传,心绪难平。作者效春秋笔法,扬其武而抑其文,祸乱人心, 乃不可不言。故发不平之鸣,后人有知,当不至以为今日之士皆混学无知、为虎 作伥之徒也。 公少年,恰列国入寇之后,黎民悲苦之时,天下仇怨,人神皆困, 民不聊生。士君子莫不忧吾国之弱吾民之苦,乃摩顶放踵,遍观典籍,穷历天下 ,愁思苦索,以求救亡图强之道也。公观历朝离乱之事,参世界变动之道,乃从 共产主义。 后值倾覆,外患未已,内战不休。公先文后武,几经沉浮,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毛公论


转自:条顿头狼


近读网上武帝略传,心绪难平。作者效春秋笔法,扬其武而抑其文,祸乱人心,


乃不可不言。故发不平之鸣,后人有知,当不至以为今日之士皆混学无知、为虎


作伥之徒也。


公少年,恰列国入寇之后,黎民悲苦之时,天下仇怨,人神皆困,


民不聊生。士君子莫不忧吾国之弱吾民之苦,乃摩顶放踵,遍观典籍,穷历天下


,愁思苦索,以求救亡图强之道也。公观历朝离乱之事,参世界变动之道,乃从


共产主义。


后值倾覆,外患未已,内战不休。公先文后武,几经沉浮,终获众望,重持牛耳


。又以兵机克强敌,转战两万五千里,播马列主义于沿途,存革命火种于延安。


世人但知公之兵机有神鬼莫测之妙,然不知公之兵机所由自。公之道,在其共产


之学契于中华实际者,即还人权于小民,视小民为天下根本,发为土地改革、官


兵一致等等,加以文韬武略,故民乐为死。此后人所不能学也。


方此时也,日寇乱华,屠戮国人,生灵涂炭,古今罕见,中外惊诧。文正公逆天


而动,攘外先安内语出,尽失天下人心。公雄才大略,擅应时造化,极言愿释血


海深仇,欲结统一战线,量中华之物力,抗日寇之凶顽。至此,国人之心尽在公


耳。西安事变后,天下人皆举目西向矣。


初,日寇猖獗之时,人心蛊惑,有亡国论出,公乃有持久战论,至日寇降绩,天


下莫不叹服。此时公之于国人,若久旱之望甘霖。公之任事,正大光明,阳谋为


政,阴用兵略,此蒋文正公所不知也,尚妄动干戈,假美夷军资以图公。此正中


公下怀,公乃划取九州,席卷天下。文正公自取其祸,退守台湾,孤悬海外,美


夷乃使联合舰队护之 公定都故北平,逢高丽内乱,美夷会盟天下诸侯,入寇高丽


,逐北高丽王,高丽王求救于公。公使周文正公告美夷八十路诸侯曰:莫过三八


线,吾不能坐视。


美夷八十路兵马大元帅麦氏闻而笑未诸将曰:吾在东方多年,深知彼华人也,胆


小畏事,人众则散,不来尚可,如来责令其永堕蒙昧。遂举大兵北上。此时,新


疆、西藏未平,文正公水师精锐尚在,神州大地百战之后满目疮痍,国内诸公皆


不敢望美夷旌旗。公排众议曰:户破堂危,唇亡齿寒,打得一拳开,免得百拳来


。阴使彭大将军出兵高丽,不宣而战,大破美夷,天下震动,莫不慑公之威也。


从此中华血百年外敌不胜之辱。所以托名志愿军者,公亦有后虑也,以此知公每


决事,大气磅礴,然亦求万全也。


公入京初,乃与野老诸贤论天下事。共患中华诸朝周期存亡之弊。公乃曰:吾知


之矣,持政者宗以为民,还民监国之权、论朝之任,则天下事契矣。


初,天下英雄皆聚于公帐下者,所为推翻旧朝之腐败也,然未必尽知马列妙处,


并非尽与公同道者也。公之志气,非在毁故立新,实在人情世道,欲使天下共赴


大同,永绝万世沧桑轮回之苦也。此后世佛家所谓金刚力而如来心者也。


乃至建国,功臣倨傲自享之心起,公乃以此为中华大患。又官宦子弟,未经离乱


,不知承平之艰难,乃更娇奢之弥纷。公乃曰:乱天下者必高干子弟也。


公自虑此往朝周期之兆也。公日夜思索抛颅洒血先烈,辗转反侧,夜不能眠,渐


知天下事患于官僚,且民图小利而忘大计,皆当教化以自新。故教之关心国家大


事、批评与自我批评云云。乃有三反五反,四清社教,上山下乡诸事。奈何人心


狡诈,假公事以谋私利,朋党争权,除异己而立亲信。如是周折反复,终是黎民


受苦,百姓横殃,凡此种种,颇违公意。


公深知以此常理百年后未必不有苏俄事。渐有旷古绝今之奇谋生,损毁钢常,还


权四大于民,以民众批判官僚,且自相攻伐,欲使群恶毕现而铲绝,使天下自乱


,以求天下大治。又约法三章,不杀人,不武斗,以掌控乾坤,定鼎神州。史称


文化大革命,此亦公之自谓之,仍教化之意也。


天下乱矣,然未尝真乱,四方外敌憧憧欲动,终畏公之威而莫敢动。然所求治者


,亦未遂公之志。


公崩,天下悲绝,古所未有。


文革之患民者,非公本心。后世多以此非公。然则民但知武公大公无私,疾恶如


仇,急公好义,一身所为尽在小民,故民不以文革非公,此亦公生前所谓“爱也


有自、恨也有自”也。


后,尽变公法。效西夷例,使民相争逐利,曰:市场经济。取民四大之权,曰:


不争论。停顿国之重工,引进外资,曰:“改革开放”,又曰:“造不如买,买


不如租”。


然逐利之道,老子所谓,损不足以奉有余,此古贤之所忧患,奈何今人之无识也


。三十年后已无当年四海一家之祥和。朱门酒肉,路有死骨,民怨渐起。


今人以西夷为法,但不见纽约城劳工罢事,法兰西游侠兹乱,伊拉克鲜血未干,


北高丽又遭威逼。忘宗背祖,台湾欲离国自立;忘恩负义,日本又风魔乱舞;有


心无力,俄罗斯坐看天下大乱;进退失据,共和国奈何四面楚歌。无至圣大贤,


遂趋于乱,故刀兵横行,强权有理。此莫非八国联军之事乎?此战国时也,然则


世界五千年之文明安在?


方当彷徨恍惚,无所依存之际,乃知散人心极易,收人心最难。蓦然回首,公之


谆谆教导,言犹在耳,字字珠玑,如道天玄。一正一反乃曰辨证,今乃以往事验


之。


世皆以为公之文革意在效高祖洪武剿灭功臣,以今观之,功臣者亦有所不堪,观


当世功臣后裔,岂不明矣?况立此存照之语在,众之乖戾无常,与公何干。或以


其时经济非公,然今西人有言曰公之世以农而工,天下人舍私为公,只争朝夕,


日异而岁不同,旷古未有之奇迹也。皆亦文革之天下乱,然外敌之畏我更甚于今


,当作何解?人将文革灾患尽推于公,岂知文革之始作恶者后笑也,且文革之恶


亦人之恶也,岂能尽推一人而皆作壁上观邪?文革之事正天下人之事也,其恶亦


天下人之恶也,恶之为患未能如彼之纷罗毕呈,使人知恶之所在可除之,乃永脱


治乱轮回之苦,此正公之深意也,而万岁浮名、圆满金身、何足道哉。


公尝曰,领导也者,必在事之未发见其端倪,若待事发而后知,此常人也,不足


以为领导。今观三十年之反复,乃深以为然。观此寰宇无道,天下临渊而不自知


,有识之士莫不叹服公之看天下世道人心,如掌上观文。


今始知公之心非在当时,在三十年后,此反面教员之语也。公之心在果三十年后


邪?公之心在千秋万代也。前贤所谓为万世开太平也。


呜呼,公之知于世人,世人之福也,公之不知于世人,世人之劫也。此皆无关于


公也。故知天下之至刚大勇,虽千万人吾往矣,但有生之年为世间道尽人力,岂


在身后邪?若知此,方可与论公也。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