拿枪的女人 第一章 失身 第一章 失身1

芳草人家 收藏 46 3972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831/][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831/[/size][/URL] 白灿灿的太阳在灰瓦瓦的天空中慢腾腾地由东向南移动着,零星的碎光从葱郁的枣叶缝隙里漏下来,落在麦草有些微微发红的脸上。麦草望望日头,把手搭在额前颠起脚尖向远处黄土马路上张望,巴不得能够看到一个人影儿,只要有一个人影儿她就敢肯定那一定是书成,他们已经约好了在老枣树下见面然后一起私奔的,书成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831.html


白灿灿的太阳在灰瓦瓦的天空中慢腾腾地由东向南移动着,零星的碎光从葱郁的枣叶缝隙里漏下来,落在麦草有些微微发红的脸上。麦草望望日头,把手搭在额前颠起脚尖向远处黄土马路上张望,巴不得能够看到一个人影儿,只要有一个人影儿她就敢肯定那一定是书成,他们已经约好了在老枣树下见面然后一起私奔的,书成不会不来。麦草轻轻地用牙咬了咬下嘴唇,又用脚把地上的一块土坷拉踢了踢,嘟起了嘴巴,一根乌黑的辫子在身后生气地晃晃,打在肩上斜背着的青布包裹上。

书成依旧不见人影。

身后响起踢踢踏踏轻重不一的脚步声和上气不接下气的说话声,“鬼子真的会来吗?”“谁知道,管他真来假来呢,先避一避再说,要是真来了,再想躲也来不及了。”

麦草看到一大片人群忽忽隆隆地从她身边漫过去,有的就对她喊一声,“麦草,还不快跑,鬼子要来了!”

麦草迟疑着应答一声,钝钝地想,鬼子要来了,哦,鬼子要来了,而整个的心劲还没从对书成的痴痴等待中回过神来。

大柳臂弯里携着个火红的包裹夹杂在人群里向前跑着,一眼瞥见傻愣愣站在老枣树下的麦草,折回身来,“麦草,麦草,你咋还不快跑,鬼子要来了。”

麦草支支吾吾着,“你们跑吧,我不跑。”

“你不跑?你不怕鬼子?那鬼子兵见了姑娘媳妇就给糟蹋了,你咋不想跑呢?”

“我不跑,那鬼子兵也是人生父母养的,他们家里也有姐姐妹妹,不一定像村里人说的那样坏。”

大柳急了,“我说麦草,这样的时候你可别犯傻呀,要是鬼子兵真来了,有你后悔的,他们可不像你想的那样心善,你还是和大伙儿一块儿跑吧。”说着来拉麦草。

“大柳,你们跑吧,我不跑。”麦草拿手死死地抓在枣树干上,任凭大柳怎样拉也不松手。

大柳娘颠着小脚气喘吁吁地赶过来,“柳啊,你不快跑还磨蹭啥?”

“娘,麦草她犯傻不跑。”

“草啊,快跟大娘一块儿跑吧,那鬼子兵坏着呢,这会儿可不是耍小性儿的时候。”说着也来拉麦草。

麦草把两只手使劲扣在枣树干上突起的一个大疙瘩上,“大娘,大柳,你们跑吧,我不跑,我不跑。”眼里涌上来一汪泪水。

“麦草,你咋这样死心眼呢?”大柳掰开麦草这边紧扣的手指,那只手又扣紧了。

大柳娘瞅瞅往前奔跑的人群急得颤了声音,摇摇头撒开麦草拽起大柳就走,“柳啊,不能再耽搁了,晚了要坏事的,咱走吧。”

大柳随在娘的身后扭回头来朝麦草喊,“麦草,你要小心啊,千万要小心啊。”

逃命的村民像风一样哗啦啦地刮过去了,麦草还站在树下固执地等着。她的脑子里反复出现两个问题:书成为啥还不来,难道他变心了?鬼子兵真的会像村里人说的那样可怕,那样没有人性?麦草像一株嫩草挺立在枣树下,观望着这个未知的世界。

村里村外静悄悄的,没了一丝声音,静寂得能够听到嗵嗵的心跳声。麦草的脸涨得更红了,红晕从白亮亮的面颊上泛出来,像打了红釉的白色陶瓷。

村子里响起了疯狂的狗吠声、鸡扑棱着翅膀惊慌的咯咯声和羊群时紧时慢的咩咩声。砰的一声枪响,一只狂叫的狗躺在地上脑袋开了花,其他的狗在惊吓中一哄逃命而窜。鬼子在大街小巷里见不到一个人影,端着刺刀闯入几户人家,都是空空的,就用刺刀胡乱地把东西挑翻在地,值钱的东西随手揣在兜里。

抓不到人鬼子很快来到村子外,发现了站在枣树下的麦草,哟稀,花姑娘的,大大地好,花姑娘的有。几个鬼子露着狞笑向麦草逼了过来。麦草看到阳光下闪闪发光的刺刀和蜂拥而来的鬼子,两腿开始发软了,身体不由自主地哆嗦着向身后的枣树上靠去,抬起手指着步步围上来的鬼子颤着声音,“你,你们别过来。”

两个鬼子淫笑着扔了手中的枪扑过来把麦草按在了地上,一个撕扯上衣,一个脱她的裤子。麦草尖叫着用手胡乱阻挡着,两条腿使劲蹬向脱她裤子的鬼子,又有几个鬼子扑了上来。麦草的上衣被一层层扒下来扔到了地上,脱下的裤子被远远地抛向空中,一具圆润亮白的胴体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一个鬼子迫不及待地压了上去,麦草发出了撕心裂肺的哭喊,“你们,你们这些畜生!”

空中突然刮起了一股巨大的旋风,一根拇指粗细的枣树枝喀吧吧齐茬从枝干上折了下去,带着呼呼声一头砸在一个鬼子兵身上,有两个鬼子兵被吼吼乱叫的狂风掀出去夸地摔在地上。明亮的天空在飓风的横扫下一下子暗了下来,漫天飞舞的沙土弥漫了人们的眼睛,一片片枣叶刷刷地从老枣树上刮下来打在鬼子兵的脸上身上,鬼子兵的脸上立时出现一道血口,衣服被划破一道道口子。狂风飞沙把鬼子旋得左摇右摆,头晕目眩,口里塞满了沙土,使劲抓着岌岌脱手的枪惊骇不已。

不知过了多久,风静沙止,乌云漫过悬在空中的太阳走散了。

失魂落魄的麦草从地上爬起来,头发,一蓬蓬披散着,粘满了乱草和泥土。麦草不知道是怎样把衣服穿在身上的,她只觉得天在不停地旋转,地在不停地旋转,身子轻得像一片羽毛在地上飘着、晃着,晃着、飘着,耳朵里嗡嗡地响,脑子里一片空白。

麦草深一脚浅一脚回到家门口,院子里传来麦联哭哭咧咧的叫骂声,“个死丫头犯死傻的不知道躲了,糟了这样的事,让我可怎么活呀,牛包四老爷那里我可怎么交代,让我盼了多年的老白干呀,这回是没有福分喝了,没有福分喝了。”

麦草两腿直挺挺地迈进院门口,又直挺挺地越过麦联向屋子里走。

“你个死丫头,你还有脸回来呀,我的脸都给你丢尽了,全村的人都看到了,看到了你被……”

“天啊,老天爷呀,可怜可怜我吧,让我怎么办啊,我答应了牛老爷的亲事全黄了,俺那闺女不能给他做小了,天啊,那些酒啊,让我心疼死了!”

麦草带着一脸的麻木跨过父亲麦联的叫骂进到屋子里,把自己卷成一团面团缩在炕角, 扒下身上的衣服,拿布慢腾腾地使劲由头到脚搓着,像要搓下每一寸皮,搓呀,搓呀,搓呀。直到搓累了,身上的皮差不多真快搓烂了的时候,又把身子弓起来,头拱着炕趴在那里跟死了一般一动不动。

天色划开一线亮光的时候,麦草穿好衣服出了家门,身后的大街上不时响起院门小心翼翼开开又关上的吱吱扭扭声,随后传来一声叹息,“好好的一个闺女,可惜了,先前咋就不躲呢?那些狗日的,狠。”

清亮亮的鬲河横亘在麦草面前,风打在水面上一层细小的波纹便隐入水底不见了,麦草把一只脚迈了进去,鞋子很快就湿了,然后是另一只脚,刚进去就被一团淤泥缠住了,接下来是蹲下的身子,衣服被水涨得鼓了起来,再接下来是头没了下去,从下面泛起来一串串汩汩做响的水泡泡。

一切都恢复了平静。

又一阵风旋过来,水面上激起的波纹涌到岸边停住了,歇脚一般。天上挂着一轮淡淡的月亮。

29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4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