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兵文集 寰宇纵横任枉评 日本“木屐革军”之打破传统束缚

退役新兵 收藏 0 78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268/][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268/[/size][/URL] 对于一个木屐仍有广泛市场的国家而言,脱下木屐的含义是相当广泛的,可以是出于尊重而脱下木屐。在日本进入房间是要脱去木屐的,原因是多方面的,因为和族是个普遍具有洁癖的民族,故而脱下木屐。日本的房屋结构大多是木质结构,木屐与木质地板发生摩擦时即使在小心也会制造噪音,可偏偏日本人不喜欢给别人制造麻烦,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268/


对于一个木屐仍有广泛市场的国家而言,脱下木屐的含义是相当广泛的,可以是出于尊重而脱下木屐。在日本进入房间是要脱去木屐的,原因是多方面的,因为和族是个普遍具有洁癖的民族,故而脱下木屐。日本的房屋结构大多是木质结构,木屐与木质地板发生摩擦时即使在小心也会制造噪音,可偏偏日本人不喜欢给别人制造麻烦,那样会产生愧疚。在进入房间时,脱下木屐是对自己与别人的尊重。脱下木屐这种行为在不同场合的含义是不同的,如果是在公众场合脱下木屐,就可以认定为是抛弃传统束缚,就如同中国人的服装由中山装向西装过渡一样,如果是在换一种场合,在武道馆脱下木屐就是动手切磋前的准备,与之相等的是西方鞋在运动前要系鞋带一样。

用脱下木屐四个字来形容日本军事改革,是再前档不过的了,脱下木屐对日本有三个作用力:一.通过脱下木屐日本可以成为世界殿堂级的国家。二.通过脱下木屐日本可以摆脱传统的束缚。三.通过脱下木屐日本可以进入战争准备阶段。产生的作用力与目标是对等的,通过作用力与作用时间,或者称之为达到目标做耗费的时间,组合成为最终目标。

目标是个不好解释的名词,目标可以由作用力演变而来,也可以划分成阶段目标与最终目标,两者的区别是程度不同,但这都不是本人探讨的范围。我更重视动机,动机是衍生一切的源头。做个通俗的比喻,太监也有性需求,却不受他丧失性功能的限制,对于被美国阉割过的日本,通俗的比喻是适用的,或者把通俗更改为低俗更恰当。插嘴一句,同样一件事,高雅的人得到的结果是高雅的,低俗的人得到的大难是低俗的。中国人看日本,大多认为日本很低俗,简直是俗不可耐,而法国人则不同,法国人觉得日本人和他们一样,很有艺术气质,从日本的市斤当中提炼艺术。日本究竟是低俗中泛着高雅?还是高雅当中尽显低俗?对于中国人与法国人来说都不重要,毕竟答案要与所处环境相一致,中国与法国虽然有不少名言强调言行一致,可更为注重言行与场合相一致,而不单是两者之间的一致。

摆脱传统束缚

世界上有两个国家在军工领域失败较多,一个是俄罗斯,不是潜艇失事,就是飞机失事,两者恰是在交替进行。另外一个是日本,失败较为集中的导弹研发,不过日本飞机失事与俄罗斯相比则是有过之而无不及。无论是本国研发的,还是采购他国的,列装日本自卫队之后总是不停的发生事故,好歹俄罗斯事实飞机都是本国生产的,就算在不济,也只是涉及上存在缺陷,可日本呢?采购美国的飞机都经常往笑掉,这有说明了什么?恐怕只能说明日本飞机事故,不但是研发有问题,而且飞架驾驶、维护环节存在诸多问题。

近期日本军事科技领域最大的失败当属第二次海基拦截导弹试验失败一事,如果是一直关注日本的人,就会发现日本科技的的一个规律,民用科技成功居多,军用科学败笔较多。造成这种现象的原因多方面的,首先需要排除的是中国新闻媒体刻意渲染日本军事负面新闻,中国重视日本军力还来不及,不会倒行逆施去。虽说毛主席说过在战略上蔑视对手,在战术上重视对手,可蔑视日本也轮不到无法影响到战略的平民,而最需要重视日本的恰恰是平民百姓,故而新闻媒体大多数情况下是较为客观的报道日本新闻的。如此一来,问题就简单了,日本的科技研发道理是重民用而轻军用,所说的重不是重视,而是重用,在美国羽翼下,日本只能是发展民用科技,若是引起美国的猜疑,那么日本将遭到灭顶之灾,反正军事科技是吃现成,足以做到领先其他国家,若是在美国技术上嫁接一些日本技术,很有可能超过美国。这就是日本的科技整体战略,科技比的不是一日领先,火药还是中国人发明的,可后来如何呢?在美国技术能供保本的基础上,日本科技无疑比其他国家更为有利。

日本科技必须不能引起美国的警觉,所以市场需要失败一下,就和赌桌上的赢家一样,会故意输几次,让对方绝对还有翻盘的机会。日本国家战略就经常由一些赌徒制定,如山本五十六。至于战后的日本政客,同样在赌博,他们把选举就当作是一种赌博,从历史上说,日本不想中国对赌博有明确的禁令,也不会形成在道德体系中排斥,自然而然日本人的赌博心理较重,尤其是在无法平衡自卑与自大之时,赌一把甚至是一种普遍心理。当然并非所有日本科技领域的失败又可以归纳到日本科技战略体系中,总是有一些意外,例如这次导弹试射失败。

尖端技术失败是在所难免的,综合日本的一些负面新闻来看,现在的日本人并不惧怕失败,如同爱因斯坦一般,对待失败不认为是失败,而是认为找到了不会成功的方法,在某种意义下,这就是一种成功。日本不认输的性格得到了转换。日本人至今坚决不承认二战失败,只是认为太平洋战争终战而已,而他们成为了美国的大名,又遵从美国与华建交而建交,至于对俄罗斯,日本与其尚未存在任何形式的和平条约,这样的现象就被日本人认定为是终战的延续,从而由质疑到否定日本是二战侵略国的身份。

日本不认输性格的转换是值得高度关注的,输不起的人,是很难成功的,国家与民族同样如此。日本在形式上输了,可六十多年来却在为名义与名誉上的输赢狡辩,俨然成为了日本前进道路上的障碍,如今的日本,不认输得到了大面积的转换,这不是受爱因斯坦影响,而是受日本人自身影响。日本人缺乏安全感,这是众所皆知的,什么岛国心理与长期孤立都可以省略。安全感只是对于陌生事物才会缺乏,对于熟悉事物是很坦然的,这个道理就是为什么日本人不怕中国人怕西方人的道理,也是日本人专打老师的原因。出于这种原因,日本就要对陌生的东西做预测,以求减弱恐惧感,增加安全感,所以对待失败,他们学会了中国人做最坏打算的模式。当个人与集团相冲突时,他们选择个人失败,以避免集团失败,如二战时的神风特攻队,西方学者称之为日本人的牺牲精神,而实则是中国“成全理念”的翻版。对待失败,高度不同,态度也不同,这是许多学术性文章的空白区域,希望能够借日本在摆脱传统束缚走军事改革之路之际予以弥补。传统总是有两种不同的方式,摆脱一种束缚,疏通另一种传统是历史的规律,傍流出身的麻生太郎自然熟知。

(未完待续)

退役新兵

2008.11.24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