瞧.日本 ZT

龙胆枪 收藏 0 441
导读:瞧.日本    菊、樱、刀既定了日本典型的3个阶层:皇室、人民、武士,也构成了一个异类的日本文化,更形成了一种“日本文明”。提到日本,使我们感到的是一种冰冷的严肃,一种矛盾的困惑。不仅因为在中国的近代史上,日本带给我们的是耻辱,使一个泱泱的大中华文明光辉顿时黯然失色,而且又因为它在臭名昭注后的发迹。使得我们不愿忘怀但又不得不去正视它的“存在”历史的警钟依然余音耳绕,潜在的摄影不容忽视。我们不能盲目地去触动历史的伤疤,也不能无肆的讨回我们的尊严。那么:我们只能实实在在的去接近它,慢慢的去剖解它,看看这

瞧.日本

菊、樱、刀既定了日本典型的3个阶层:皇室、人民、武士,也构成了一个异类的日本文化,更形成了一种“日本文明”。提到日本,使我们感到的是一种冰冷的严肃,一种矛盾的困惑。不仅因为在中国的近代史上,日本带给我们的是耻辱,使一个泱泱的大中华文明光辉顿时黯然失色,而且又因为它在臭名昭注后的发迹。使得我们不愿忘怀但又不得不去正视它的“存在”历史的警钟依然余音耳绕,潜在的摄影不容忽视。我们不能盲目地去触动历史的伤疤,也不能无肆的讨回我们的尊严。那么:我们只能实实在在的去接近它,慢慢的去剖解它,看看这个异端的的民族究竟是什么?

美国的女人类学家本尼迪克特(Ruch Benedict)在她的《菊与刀》中,把日本的文化特征定性为“耻感文化”她是让这种文化与西方的“罪感文化”做一个比较,来挖掘日本民族底性。她认为真正的耻感文化依靠外部的强制力来做良行,真正的罪感文化依靠罪感在内心的反映来做善行。而我认为这不仅是日本文化与西方文化的冲突,更是两个不同世界的思维冲突。因为一切的认识都来自思维,是唯心的一种影射,那么日本的这种外在的强制力它的影源和射点到底在哪里。我们知道在日本的整个社会的结构层次相当的严格,阶级概念十分深入,从而形成一种“各得其所,个安其分”的思维和行为的普遍观。但是无论是那种社会它的阶级分化必然是上层阶级与下层阶级的比例失衡。从而导致处于劣势的下层整体上的心理卑谦。

而我认为日本民族的卑谦心理最为严重,还有一个更重要的因素就是他们整体的思维受一个封闭的客观环境的的限制。这就形成了一个矛盾:自卑与自负的冲突,自负表现在对那个客观实在没有探索的一种自我肯定。这种卑谦心理又继续在那种相对森严的等级压抑下延伸,那么就形成了一种闲置的凝聚。这种凝聚有很强的不稳定性。也就是说它可能随时的转化为一种趋势,而转化的最大动机就是使得自己摆脱卑谦的困境。而最终使得自己得到外在的肯定,而这种肯定就体现在名誉上。从而名誉对日本来说隐含了进一种含义,成为一种精神图腾。日本著名的思想家新渡户稻造在《武士道》中描述到“名誉的意识包含着人格的尊严以及价值的明确的自觉”名誉意识在他们的眼里象征了一个人的尊严、一种神圣不可玷侵的表现,更把它周围一种追求,一种与生惧来的责任。他们之中异化的精神倾向却是不能让外界及时的预测,他们的名誉观是“自卑”矛盾激化的一种畸形的正常运作,从个体渗透到整个的民族异念。他们的名誉责任预兆了一种长远的期望,以至于形成了日本式的理念:忍。由于对名誉过分节制和对期望的加压,使得行为很容易陷入一种僵化,甚着是冒犯。于是就需要忍来协调和抵消,用忍来引导之中僵持。“忍所不能忍是为真忍”忍不仅成为一种开通,更是一种修养。一种包容的忍,一种 伺机报复的忍,更是一种自虐的忍。忍从所谓意识上向外扩延,逐渐转变为能支配自己行为的一种自觉。所以可以说你所见到的日本人只是你眼睛的日本人而不是你思维里面的日本人。这种忍性的修养造成 在我们看来很变态的日本人的性格。日本对他们的3位历史著名人物的性格以狂歌的形式予以描述:织田信长咏到:“不鸣,就杀了你,子规”,丰成秀吉咏到:“不鸣,就逼你鸣,子规”而德川家康咏到:“不鸣,就等你鸣”。看来还是德川家康的火候比较厉害。他们的名誉观贯通一切。在战争中,日本人的投降行为将被视为奇辱,即使是意外的被俘也不能容忍。于是他们只能用自杀来换取名誉,把死周围一种精神的超脱,一种涅磐。于是死成了名誉的 获取,成了不敢在继续自我肯定的理由。这就形成了日本社会的自杀热的现象。同时忍与耻也能的成一种默契,即耻成为了忍摧残的对象。但是对于,本氏的“耻感文化”我更倾向与“自虐文化”一种日本式的自虐。当他们对围绕自己的张力想突破而又受到一种惯性机制的钳制时,就只能转化向个体的自虐。从精神上和肉体上进行“超斯巴达式”的报复自虐。当这种报复不能继续满足时,他们就会寻找转移,去转嫁那种自虐危机。通过转嫁来肯定自己。我想这也可能是他们发动战争的可能吧。其实这种自虐的动机也受到名誉的支配和驱使。他们不仅追求一种遥远的名誉,同时也去维护一种实体的名誉,表现在他们恐惧受恩。认为恩是一种永远不可能还清的债务。但是他们又不可能摆脱这种债务。于是抱恩情结常使得日本人耿耿于怀。这就意味着恩是日本人的一把“达摩克利斯剑”。使得他们面临着随时都可能因负债而破产的威胁。同时他们又受2元矛盾的困饶即:对恩的无限崇拜和无限的恐惧。无限的崇拜表现在对父母的无条件“孝”和对天皇以及自己主人的无条件的“忠”。在日本孝道会不可避免的要与伦理道德相互冲突。比如:一对十分恩爱和睦的夫妇,如果父母对儿媳妇有看法的话,那么父母让儿子与它媳妇离婚,那么儿子就会毫不忧郁的遵守父母命,而不会去考虑夫妻的情义伦理道德。同时对恩的恐惧逆向为对自己的名誉的否定,认为恩将会对恩将会是对自己名誉的大大折扣。但是我们对他们的这种行为作以理性的思考,其实,那还是他们的那种自卑心理在作怪。他们不敢受恩、恐惧恩是因为他们卑谦的认为自己与赋恩着之间存在着一个很大的尊严差距,认为自己很不配去接受别人的恩,无论对方的身份是什么样的。但是日本的这种恩与名誉往往会陷入一个僵局,就是说为了名誉必然会触及到与恩的牵连,而他们对恩的定性又可能会抛弃对名誉的坚持。佩里(M C Perry)可以说是对日本的近代史有很大影响的一个人之一,他于1853,7,8率领美国东印度公司舰队第一次冲击了日本,结束了日本长达200多年的“闭关锁国”。而在1901年日本为佩里在神奈川横须贺久里滨车站立了“北美合众国水师提督佩里上将纪念碑”,外相伊腾博文亲自为佩里撰写碑文。难道说日本民族真的不要尊严了么?难道是报恩于佩里么?我想这是一个复杂的矛盾体。

日本民族也被描述为“米文化”的民族。我们知道日本人是以大米为主食的,但是日本这个国家的地理条件并不适合水稻的栽培。因为它受多山和带有海洋性气候的自然约束。海洋性气候的湿度大对水稻的生长很不利。更奇怪的是日本的耕作一般不借助家蓄,而是人工来操作。这是不是就是日本人所倡导的勤劳锻炼呢?还是一种变相的“自虐情结”我想后者更有可能。

我依然认为日本的一切民族所谓以及行为归结为日本的那种民族自卑心理,以及在这种自卑心理的冲撞下形成对名誉的狂热。当整个民族的那种自卑心理沉淀后,民族意识和心理酒会过分的强向向外延伸和扩张,而他们的忠、诚、义等内部的抑制机制酒会相对的停滞而不是伴随。于是就会形成一种变异的民族整体不稳定因素,同时也会滋生一些自我泯灭性的趋势。我们所要做的就是阻止这种趋势和抑制那种不稳定的态势。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