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贴]朝鲜美女酒后乱性,主动钻进我的被窝

开天雷 收藏 12 31820
导读:[转贴]朝鲜美女酒后乱性,主动钻进我的被窝 文章提交者:甲马 加帖在 猫眼看人   本帖内容摘自《我心有歌:一个学生兵的朝鲜战场亲历记》,先介绍一下作者:   郑时文,1933年8月出生,1951年3月随29师入朝参战,1957年轮换回国,供职于67军军部,1966年因战伤复发转业地方工作至退休。朝鲜战争期间,曾受到中国人民志愿军司令部政治部通令嘉奖。从上世纪50年代至今,多次在《萌芽》、《新闻日报》、《解放日报》、《文汇报》、《解放军报》上发表报告文学和短篇小说等。   坐怀岂敢乱

[转贴]朝鲜美女酒后乱性,主动钻进我的被窝

文章提交者:甲马 加帖在 猫眼看人

本帖内容摘自《我心有歌:一个学生兵的朝鲜战场亲历记》,先介绍一下作者:


郑时文,1933年8月出生,1951年3月随29师入朝参战,1957年轮换回国,供职于67军军部,1966年因战伤复发转业地方工作至退休。朝鲜战争期间,曾受到中国人民志愿军司令部政治部通令嘉奖。从上世纪50年代至今,多次在《萌芽》、《新闻日报》、《解放日报》、《文汇报》、《解放军报》上发表报告文学和短篇小说等。


坐怀岂敢乱


那天,客人接踵而来,阿妈妮和顺姬被劝着喝下不少米酒。我这个在阿妈妮家养病的志愿军战士也被当成了贵客,好多乡亲都过来敬酒。连金爷爷也过来为毛主席和金将军的健康和我干杯。我大病初愈,不胜酒力,客人还没散完,就有些昏醉,不知什么时候坠入梦河了。


梦中,我听到一阵哀怨的哞哞声,惊奇地发现,有一只美丽的白鹿与我相伴,它通体雪白,两只犄角高翘,跑起来四蹄翻飞,充满动感。我双腿骑在鹿上,全身升腾,直入云端。在我的周围,壮丽的霞光普照大地,那白鹿载着我越飞越快,直向那火红的太阳奔去!突然,燃烧着的彩霞又变成了棉被,翩翩从天降下,将我覆盖,把我裹紧,使我感到一阵窒息……


我使劲挣扎,终于从梦魇中醒来,却又真切地感受到一种柔若无骨的拥抱,是那样的炽热,温润中还弥漫着浓郁的酒香。我感到自己正被一个柔软的身体紧裹着……如五雷轰顶一般,我骤然猛醒:是顺姬!我竟被顺姬紧紧搂着,头就靠在她光润丰满的乳房上!


我浑身一震,顿时乱了方寸:顺姬嫂子是那样亮丽端庄,绝对不可能做出这种丧失理智的事情!她一定是喝醉酒了,迷失心智,从炕的那头绕过炕中间沉醉不醒的阿妈妮,懵懂地钻到了我的被窝中!


我惶恐不安地被她搂抱着,不能动弹。她沉醉地闭着眼睛,用滚热的手为我宽衣解带,急切抚摸着我的面颊、肩胸和腹背,还将光裸的腿伸向我,扭动,娇喘连连……我被撩拨得心跳加剧,呼吸急促,喉头噎哽,浑身燥热,脑子里嗡嗡作响一片空白。


我强忍着自己奇怪的反应,狠狠推拒着。不想,偏在这时,顺姬竟腾身将我紧压在她的身下,不断用火热滚烫的嘴唇来找我的嘴,使我产生了热血奔突的躁动!我突然想奋身跃起,不顾一切地扑上去,紧压着她,像暴烈的虎豹,狠吸她喉管里殷红的热血!


就在同时,我的脑际里闪现出父亲临终时要求我做人要正直的叮咛,还有傅师长充满期待的眼神。好似一盆凉水泼在脑门上,我一下子冷静下来。我是中国人民志愿军战士,不能辱没了中国军人的品格!我从她的怀抱里挣脱出来时,听到顺姬近乎梦呓的呢喃:“咳依咕,咳呀依……咕,吾的伦成浩呀嘎……吾的伦……牙旦纳哒哟,牙旦纳哒……成浩呵哟,成浩……呵,呵……”原来,顺姬确实因为酒醉,误将我当成李成浩了!这使我全身反应缓和下来。轻轻推开顺姬赤裸的身子,我独自步出房门,迎着寒风坐在屋前的台阶边。擦拭着满头的大汗,我心潮难平。


申请归队


第二天醒来,顺姬已经走了,阿妈妮还酣睡未醒,小英子也睡得很香。她们似乎对昨夜的事都浑然不知。倒是我一个人心潮起伏,还是有些惊魂不定。


吃过早饭后,老崔陪军医过来巡诊。他见我神情有些发呆,就让医生先走,陪我坐了一会儿。老崔和我一起编过《战地朝语手册》,和我是老交情。我讲到自己健康恢复的情况,也吞吞吐吐提到,寄居朝鲜房东家有些不便,希望他能向组织提出让我返队的要求。


他用狐疑的眼光盯着我看了好一会儿,才用和缓的语气解释:“朝鲜的冬天时间很长,人们为抗御严寒,都在屋内的睡炕下铺设暖道,借用贯通灶膛的烟火来取暖,因此形成了炊居相连、举家同寝的居室结构。人进门脱鞋后,就老少同坑,暖意融融。这是他们的风俗,你要入乡随俗嘛!”


老崔又补充道:“除了至爱亲朋,朝鲜人是不许陌生人进屋入住的。尤其是仅有女人和儿童的人家,更不会接纳男人投宿。但是,战争爆发后,朝鲜人民把志愿军战士看做最可信赖的兄弟,热忱欢迎,还腾出烧得暖暖的热炕头来安置我们。如今,阿妈妮把你当成儿子,顺姬也把你当成兄弟,咱们中朝一家亲,亲人同榻睡,有啥不安的?”


老崔从我的神情里似乎捕捉到一些难言之隐,于是调转话锋:“当然,顺姬是方圆几十里都出了名的美人,你们朝夕相处了一段时间,晚上还要同炕同眠,这是不大好说。”


说到这里,这位习惯诲人不倦的教书先生竟也有感而发:“想想,都是饮食男女,全有七情六欲,中朝青年儿女并肩战斗,在生死相依的日子里,患难与共的生活中,难以避免会相知相识,甚而相亲相爱。”


我听老崔越扯越远,连忙打断他,再次恳切请求:“老崔,你还是回去办点实事吧。劳驾帮忙向科长捎个信,就说我病好了,请求归队。好不好?”老崔“哼”了一声,不置可否,起身走了。






44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才叫游戏:仅13天风靡全球场面堪比战争大片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