喝茶的女人

主席的战士 收藏 11 992
导读:喝茶的女人 ---“女人是水做的骨肉”,曹雪芹老先生这话,说得真是爽极了。因而我想,一杯清水在手,添入香茶几许,这样的女人,莫说喝茶的美妙手法,但是喝茶的优雅坐姿,就不知怎样慕煞男人啊。尤其是她们不紧不松地端起明清风格的茶盅,不快不慢地饮下沁人心脾的茶水,那美妙与优雅,早已令男人大感秀色可餐而又不敢有所冒犯。   是的,相对于在酒精的鼓励下逐渐六神无主继而七窍生烟的男人,喝茶的女人不是他们旗鼓相当的酒友,更非他们比肩称雄的对手,但女人的可爱,便在于如此:我喝我的清茶,你饮你的烈酒。   说喝茶

喝茶的女人 ---“女人是水做的骨肉”,曹雪芹老先生这话,说得真是爽极了。因而我想,一杯清水在手,添入香茶几许,这样的女人,莫说喝茶的美妙手法,但是喝茶的优雅坐姿,就不知怎样慕煞男人啊。尤其是她们不紧不松地端起明清风格的茶盅,不快不慢地饮下沁人心脾的茶水,那美妙与优雅,早已令男人大感秀色可餐而又不敢有所冒犯。


是的,相对于在酒精的鼓励下逐渐六神无主继而七窍生烟的男人,喝茶的女人不是他们旗鼓相当的酒友,更非他们比肩称雄的对手,但女人的可爱,便在于如此:我喝我的清茶,你饮你的烈酒。


说喝茶的女人可爱,还在于比之嗜好洋酒与偏爱洋烟的同姓,她们并不是为了自己的胃袋也不是为了老板的钱袋而只是为了自己口袋在进行消费。在这一点上“清茶女人”与“烟酒女人”似乎有着本质上的差别。沈嘉禄先生在《烟酒小姐》一文里,曾经有过这样的描述:“特别是女性客人,那随手拈来的姿势,呷一口泡沫细腻的啤酒,看得我恍如置身于十里洋场,那情调正够得上怀旧了”。


昔日十里洋场,如今不复存在,但“烟酒小姐”较之于“清茶女人”,却让男人不敢恭维,敬而远之。当然,“烟酒小姐”对于香烟尤其是美酒,还是不敢开怀畅饮而要有所保留。毕竟,“要知道她们是多么地恐怕自己在一次豪饮之后在大众面前出乖露丑。这种出乖露丑不管是对于她们的教养和这种教养内含的价值标准的一种糟踏一种奸污”。王唯铭先生在《喝酒的女人们》里也曾作过如此地感慨,至于他所说的“在KTV包房中的她们则稍微无耻一点稍微心机一点稍微赤裸裸一点了,她们委曲求全地匍匐在地,一对眼睛则直截了打探着那些脑满肠肥的家伙,为了他们某些灯红酒绿的要求甘愿‘舍身就义杀身成'则几乎有着‘三陪小姐'之嫌了”,这与本文无关,在此姑且不谈。


话说转来,喝茶的女人不仅让人觉得可爱,而且懂得爱惜自己。因为她们知道,强烈的酒精与呛人的烟味,对于她们娇嫩的食道实在是过于凶猛了,那与其说是一种刺激,不如说是一种摧残。只要稍微有点头脑,还算能够冷静的女人,谁又愿意那样糟蹋青春,作贱美好而无视自己呢?


记得前些时候,有传媒竞相报道广州女人热衷喝茶,占据茶楼“半壁江山”。看罢消息,我便在想:如此这般低位,大众化,对于自命不凡的都市女郎,是否太没品位,太没档次了?如今回想起来,自我感到好笑,没准她们看中的,不是美酒的口感甜腻而是清茶的气息芬芳。


难怪“半边天”,要上“大茶楼”。“舌根未得天真味,鼻观先通圣妙香”。以元人刘秉忠诗句看来,喝茶的女人或许只是为了社会压力的释放与心理重负的宣泄。不过,套用东汉医学家华佗“苦茶久饮,可以益思”之说,女人喝茶又何尝不能“淡茶常饮,可以清心”呢?


清清爽爽,做个女人,这大概就是女人喝茶的潜在原因,抑或根本目的所在吧!




5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