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842.html


8

当吴巨扳开趴在灌木丛中的一个鬼子尸体时,他惊呆了!这是瘦骨嶙峋的老脸,整个干瘪的老脸上布满了密如杂草的髭须,紧闭的嘴角残留着殷红的血迹,右手握着枪托,四肢摊开,像用几节瘦竹简单拼凑的伶仃的“大”字,吴巨注意到他的左手的指节似乎微微地痉挛了几下,莫非他正挣扎在奔赴“皇天乐土”的路上?惨不忍睹!就让他慢慢地走吧,给他点时间邀上自己的同伴,一起去天国接受诅咒忏悔来生。吴巨这样想,他跟自己没有什么区别,除了领章, 服装的颜色,款式和小日本那叽里呱啦该死的语言。此时的吴巨强烈的感觉到他面对的是一个人,一个快要停止呼吸最后一口气的濒临死亡的人。他跟自己非亲非故,既不是自己的哥兄老弟,也不是自己的邻里街坊;既不是同学,也不是战友。一个人,说没就没了......很是奇怪,悲悯之情像一股涓涓的溪流不知不觉涌进茫茫的沙漠,慢慢渗透,找不到出路,正如吴巨找不到自己为什么会有这种情绪的原因。这种情绪很危险!他是敌人,是战场上与自己短兵相接生死对决的敌人。娃娃,马虎不得!

吴巨弯下腰,伸出左手取下了鬼子腰间的手雷揣进空空的子弹袋中,就在他又去拿枪的一刹那,吴巨突然一个趔趄扑到在地。原来鬼子是装死,当他看到有人从树上下来的时候,就扣动扳机开枪射击,只听到一声空想,子弹没了。没有办法,大腿受伤,跑不快。鬼子们逃命没顾得上他,他索性就从近旁的尸体上揩了一把血抹在脸上,将计就计匍匐在灌木丛中装死,想等到天黑摸清树上的情况后再做打算,没想到对手敢冒这么大的风险,马上就来清扫战场,更没想到这个矮胖墩吴巨居然也贪恋这支空步枪。

吴巨还没醒过神来,鬼子已经骑在他的背上,左手摁住吴巨的脖子,右手扯脱他的头盔,扬起干硬如石的拳头竭尽全力的捶下去。吴巨的脑袋轰隆一下,只觉得眼前黑云一片。他本能的蜷弓起右脚艰难地向上用力拱动,鬼子的双脚离了地,两只手死死地抓住吴巨的衣领,鬼子的肚皮顶着吴巨的背包,不受力,并且鬼子身子轻,禁不住吴巨的拱动,于是滑落下来,仰翻在地。吴巨饿狼一样扑过去,两腿跨住鬼子腰部,扳起他受伤的大腿往上拗,吴巨的背包服服帖帖压在鬼子的面部,包里刚装入的盒子炮硬硬的,踏踏实实地压在鬼子的鼻子上。只听见吴巨背下的鬼子呜噜呜噜叫,双手胡乱地抓摸着厚厚的落叶。

“呀——呀——呀——”吴巨完全忘记了背下的是什么东西,只是一味地抱住那只腿用力地扳——扳——扳——扳——等战士们闻声赶来时,吴巨背下的瘦猴子鬼子早已窒息而死。

吴巨捡起头盔戴上,一脚踢在鬼子的头上, “你妈那个B!老子差点在你这瘦猴子的阴沟里翻船。”

吴巨重重地咳一声嗽,啐出一口唾沫,正好落在瘦猴子鬼子压扁的鼻尖上。

敌人的凶残毒辣,阴险狡诈和顽劣,通过这次血淋淋的教训,吴巨更加清楚地认识到了。

鼻子上挂剃刀——多危险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