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地凸击 第一章 陷入重围 7、打扫战场

菊月箫人 收藏 25 20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842.html


7

游有志坐在横枝上,用卡宾枪枪托重重的敲了几下树枝,树枝像敏感的神经把信息传给了树上的战士。这些战士都曾经在印度的蓝姆伽接受过美军教官的热带丛林作战的各种训练,这时更是准确地领会了这种特殊的联络方式,不一会儿,战士们就迅速靠拢在游营长周围。

“游营长,现在我么怎么办?有什么更好的办法摆脱这种危险的处境吗?”郭子庭扯起衣角在脸上揩了一把,抹亮的鹰钩鼻尖和没抹到的地方,黑白两种颜色非常分明。

连长周聪拉了一下郭子庭,摆摆头,朝他努努嘴。

游有志站起来,转身环视了一周。听取了并登记了各连汇报的兵力情况,全营官兵共208人。榕树之战我方无一伤亡。

“弟兄们,虽然这次我军无一伤亡,但是我们现在已经身陷绝境,这是铁的事实,大家都知道的。敌人吃了亏,肯定不会善罢甘休,最要紧的是我们的枪支弹药和食物无法得到及时的补给,只要解决了这两个问题,我们就可以依托大榕树的有利地势跟敌人僵持对峙,等待援军的到来。”游有志语气很坚定,右手张开的五指好像在空中地切割着什么,说完捏成拳头在树枝上用力一捶,接着转身又用犀利的目光环视了一周。

周围的战士对游营长的话参悟不透,窃窃私语议论开来。

“身陷绝境,哪来的食物跟弹药的补给啊!”

“是啊!我们已经到了山穷水尽,只有决战,为国捐躯了。”

“管他的呢,此一时,彼一时,水到门前慢开沟。”

……

游有志清醒的认识到,陷入前无进路,后有追兵,战则存,不战则亡的死地时,就要坚决奋战,殊死拼争。常言道,狭路相逢勇者胜。到死地,就要表现出与敌人死战到底的决心。因为将士的心理是,陷入了包围,就会奋力抵抗,在迫不得已的情况下,便会拼死奋争,深陷绝境,就会听从指挥。打仗,靠的是士气,打的就是决心,在将士们远离祖国,深入异国腹地的时候尤其如此。

“现在,我命令,雷鸣带领三连战士下树清点战果,清点对象:枪支弹药和食物。动作要快,不可在树下滞留太久!其余将士继续隐蔽,掩护三连打扫战场。弟兄们,行动吧!”

战士们领命而去。

“游,那样做,恐怕不合适吧!万一敌人又组织兵力攻上来,三连将士可是凶多吉少,两军遭遇,树上的火力根本不能发挥最大的作用。”等三连战士下到树下,在树干分叉下面凹陷处斜卧着的斯诺莱可扭头对游有志平和地说。

他俩相距两尺不到,游有志就半跪在从斯诺莱可斜卧的凹陷处分叉出来的一颗枝桠与另一颗枝桠相交相扭的地方。

“也只有如此了。”游有志的心底话似乎只能跟斯诺莱可一个人说,语气里透出对刚才斯诺莱可没有在战士面前说出他的疑惑而当众质疑自己的抉择的一份莫名奇妙的感激。是不是感激,游有志自己也搞不清楚,他隐约地感觉到斯诺莱可刚说的那句话里释放出来的善意,理解?“当断不断,反受其乱,在某种情况下,打仗,就是冒险,就是赌博!”游有志全神贯注盯着树下,似乎是对斯诺莱可说,似乎又是自言自语,话语有些游离不定,没有目标。

“喏,只有——用中国的话讲,叫什么?——死马当作活马医。我会尽早地联系史迪威将军,请求总部空中支援的。”一直焦躁不安的斯诺莱可想到反攻以来美军掌握了缅甸制空权的这一优势,惶恐的心仿佛找到了依托的支柱,像一只疲于奔命飞翔的鸟,向往着这巨大的精神支柱,在自己憧憬的天空里,缓缓地敛翅飞翔。

雷鸣带领着三连的战士下了树。

大榕树下相对开阔空旷,少了许多荆棘藤蔓,这与榕树偌大的树冠像一把撑开的巨伞罩着有很大的关系——阳光很难透过枝桠编织着的一层层密密麻麻的叶子直射地面。没了阳光的沐浴,树下的植物自然不能茁壮成长,有的只是一些矮小的灌木丛和一层层厚厚的枯枝落叶,踩上去,软绵绵的,脚穿美军棕色双扣环战斗靴的雷鸣觉得踩在上面一抛一抛的很不带劲。

树下,日军的尸首横七竖八。矮小的灌木树叶上醒目地洒有殷红的血水,还在滴……

“雷连长,你看,那儿有一把军刀!”匡正义指着离榕树主根不远的地方抑制不住惊喜。

“看来这一网,还网着了大鱼?”雷鸣顺着匡正义手指的方向看过去。

一具日军尸首俯晾在榕树凸出地面的板根上,脑袋耷拉,悬空,挂着眼镜,两手紧握着拔出一半的军刀。

匡正义三步并作两步走过去,用脚蹬翻尸体,看到的是一张血迹模糊的脸,这名鬼子是头部中弹,左边镜片被打碎,子弹是穿过眼镜镜片击中他的。匡正义颇费了些力气掰开他握紧军刀的手。奶奶的,还由得你舍不得?你早知今日,何必当初呢?现在你可以放心的去你妈的皇道乐土了!匡正义抽出军刀,把大拇指挨在刀刃上刮了刮,感觉挺锋利,然后摘下刀套,把刀插好递给雷鸣。

“看来还真是网到了一条大鱼!”雷鸣抽出刀打量了片刻,心里情不自禁地赞叹:这真是一把好刀,刀身很窄,刀刃锋利,波浪形的刀纹清晰可见,刀鞘及护手的外形精美。“刀剑本身并没有错啊, 错的永远是这些滥用刀剑屠杀我中华无辜平民百姓的罪恶之手,这把刀,就是他们的罪证!——弟兄们,迅速打扫战场!”雷鸣挎好刀,提醒战士们说。

“连长,这还有一个文件包。”匡正义趁雷鸣打量军刀说话的时候取下鬼子腰间的文件包和盒子炮,飞快地把盒子炮藏进自己背上的帆布背包。他早就想有一把盒子炮了,这种事手枪威力大、动作可靠、使用方便。按他的级别——一个普通士兵是享受不到这份待遇的。

“打开看看!”

“这是军用地图吧?”匡正义拿不准折了几折的纸里面到底画有什么。

雷鸣展开一看,红,蓝,黄几种颜色赫然分明,地名,河流,高山,敌我两军态势一目了然。

“你小子,运气不错,赶上了立功的机会哦,这果然是一张军用地图,比列尺很大,图案很清晰,游营长一定会喜欢的。到时我在他面前给你美言几句,呵呵,给你记个功”雷鸣折叠好地图,在匡正义胸口擂了一拳。

“别呀!连长,缴获的战利品都交得你了,还要挨打,这太不公平了吧!”

“不公平?你全都交了?”

“全都交了啊,你不都看见了吗?”

“我看见?我看见什么啦?我看见你往背上的杂物袋塞东西了,让我看看!”雷鸣还没说完就伸手要摸匡正义背上的袋子。

匡正义一转身,雷鸣没有摸到。“连长,我再去别的地方看看,啊——?”匡正义边说边退,脸上挂着一丝狡黠的笑。

“你个小毛贼,有机会再找你算账!”雷鸣绷着脸,佯装生气地的说。

6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2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这游戏竟让你如此无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