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地凸击 第一章 陷入重围 6、枪声尖叫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842.html


6

站在榕树下看触地的气根长成的无数树干状板根,真正像一道道树干的瀑布从偌大的树冠丛中垂下来,每一根板根的表面走纹凸凹有感,恰似两头在用力拧扭着的布条,充满力道,让人觉得结实坚固,遒劲有力。

全营战士就都依托榕树的有利位置隐蔽好自己,把子弹上得足足的,只等鬼子前来“报到”,用钢枪铁弹遣送他们去“皇道乐土”。

鲍大胜隐蔽在榕树的一个大杈上,粗大的枝干张开着像一把撑开后倒立的大伞。

“哎——大胜,我说,鬼子会不会发现我们啊?”靠在他旁边的李定有些担心地说。

“发现?我倒没想这个,我只想等鬼子钻到树底下,就来它几梭子。”鲍大胜端着冲锋枪朝树下瞄着,一边调整射击角度。

“我从来没打过这样的仗呢!”李定用力地扭了扭脖子,充满期待地说,“骑在敌人的头顶上打仗,那感觉肯定很不错!”

“就是!即使他妈的发现我们了,那又能怎么样?他只晓得我们在树上,又看不见我们,反倒是我们能清清楚楚地看到他们。再说,等他们发现我们了,他们的脑袋早就搬家了。”

大胜的话更鼓足了李定的信心。

“那就等于是用枪口顶着鬼子的脑门打了!这次,够狗日的小鬼子们喝一壶了!”

“那还用说!这就叫绝处逢生!”

“狗日的小日本,这次让你们知道做强盗的下场!”李定憋足了劲,压低声音狠狠地说。

“别说话了!你听——”

那边的悬崖上,日本鬼子吵吵嚷嚷,叽叽哇哇的胡乱叫着,接着就听见唏哩哗啦的脚步声朝榕树走来。

“来吧——”

三个,五个,八个,十个......

日本兵端着枪,猫着腰,左寻右找,东张西望。这里捅捅,那里看看。

奇了!怪了!中国人哪里去了?上了天?入了地?

日本兵满脸狐疑。

二十个,三十个,四十个......还有两个挂洋刀的家伙。

他们找不到中国部队,中国驻印军的士兵们可把他们看得清清楚楚。

“怎么还不下命令?”李定心里像有无数的蚂蚁在爬,那个痒啊——

树下,日本兵继续增多到大致一百来人。

差不多够一餐了!只听见游营长一声令下:“打——!”

突突突突……哒哒哒哒哒……乓勾儿……乓勾儿……各种武器一齐开火,像急风,像骤雨,树底下顿时炸开了锅。

枪声,惊醒了沉寂的森林。树冠顶上百鸟惊飞,树冠深处游猴乱啼。树底下的日本鬼子还没弄清是怎么一回事儿,就天灵盖跑气,脑袋开了花,一命呜呼。剩下没被打中的三十来个鬼子叽叽哇哇连滚带爬亡命地从榕树下逃了出去。

李定心想:“妈的,什么‘丛林之王’?小鬼子怎么也这么不经打,我还没过足瘾,咋就跑了呢?”他死死地盯住榕树下敌人的尸体,全神贯注,眼珠一动不动。

“哎哎哎,我说,不用那么紧张,把眼睛瞪得跟牛蛋蛋那样大,敌人短时间内不会再来的。”鲍大胜用胳膊肘碰碰身边的李定说。

“你怎么知道?”尽管他们都参加过仁安羌大捷战斗,没有多少实战经历的李定毕竟比不上老兵的战场经验丰富。

“怎么知道?凭感觉嘛!”鲍大胜肯定地说。

“凭感觉?切!别吹牛了,我可不想一不留神被鬼子勾了‘簿子’。我还没感受过女人呢!”李定一本正经,不像是在说笑。

“妈的,这时候你还想着女人,你的小命不晓得几时就没了,还女人?”鲍大胜显出不屑一顾的神情,咧了咧嘴,露出几颗白白的牙齿。“搁平时,你狗日的,一定是个色鬼!”

“别这么损我,连长,要不是这该死的战争——我功课很好的,一定能考上西南联大!”

“哟嗬,还有这码子事?小样,还真没看出来呢!”说完,鲍大胜嘴角上翘揶揄地笑了。

“是啊!”李定根本就没注意鲍大胜的表情自顾自地说:“我原来在云南一中读书,因为功课好,特引人注意,三年级时跟一个清秀的女生相处得很融洽,她说她的父亲是一个开明的商人,为了她能上好学几乎竭尽所能。我和她相互鼓励,下决心一定要考上西南联大,将来好报效国家。不料1941年日军轰炸昆明,她和家人全部都被炸死。我的家人也没有幸免,仅有我侥幸存活……”说到这,李定神色凄然,无限哀痛,眼里噙满泪水。

“哦——原来是这样啊……”李定的话勾起了鲍大胜对往事的回忆。1938年武汉会战,兵荒马乱的,多少人背井离乡。那时自己同家人在逃难途中走散,随后孤身一人辗转南北,颠沛流离,来到贵州都匀,正赶上孙立人在贵州的都均训练缉私总队,于是入伍参军当了兵,成了新38师中的一员。至今骨肉相离,亲人下落,了无音讯。他何尝不想找个人倾诉一下自己的怨,自己的屈呢?可他知道,现在还不是放纵感情的时候,只有用自己的一腔热血来报答身后的亲人,决不能脆弱!决不能退让!

“别扯淡了!吃点东西吧,我觉得有点饿了呢!”鲍大胜压抑着自己的伤痛异常平静地说。

两人无语,各自摸出坚硬干涩的压缩饼干,不断地咀嚼着,然后再艰难地慢慢咽下,偶尔用湿润的舌头舔一舔干燥的嘴唇上粘着的一层细细的饼干粉末……

“小日本,我日你妈!”不知是谁带着哭腔,哽咽地骂了一句,声音有些嘶哑。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