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色山茶花 第三章 紧急调遣 第九节 战士的歌

cnkhtd163 收藏 2 124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631.html


其实王肖京在路上就看到了附近有这么一大片白色的山茶花,此时的王肖京正走到这一片白色的山茶花前,没想到在这大山里面竟然有那么一大片山茶花,看来这毕定是那一个搴子里的人种的,此时为阳历的一月份,也正是山茶花怒放时候,山茶花的花香把王肖京的鼻子给迷住了,芳香而又浓郁,即有茶香的味道又有茶花的浓味,王肖京闭上了自己的眼睛,深深的吸了一口气。

好长时间没有闻到山花花的味道了,自从那几年前离开云N后就再也没有回到了这里,也没有闻到的山茶花的香味,他不是不想回来,平时他在很多的时候都很想回到这一片自己曾经战斗过的地方来看一看,看一看这个地方的变化,来看一看牺牲在这片土地上战友们,但是他一至没有勇气回来,也没有精力回来,这么多年自从随部队回调北方后,一至在为自己的事业而奋斗,以至于这么长时间都没有回来看一看,这一点王肖京的心中有亏。

此时的这片山茶花丛已站了好多兵,都是围观这南国独有鲜花。

“班副,这是什么花啊?好看极了,咱们北方现在还是冰天雪地呢,而这里竟然是鲜花盛开,你看这花雪白雪白的花儿,好看极了,还有这味儿,你闻一闻香极了。”李乐看到山茶花兴奋向张大海问道,并且伸出了手想采一朵。

“不知道!爱什么花什么花去,管我鸟事!唉!别动,要是人家农民种的,你可是赔的。”张大海根本就没有要回答的意思,他还为在车上和刘飞吵架的事生着气呢。

“老蒋你知道不知道啊!”李乐一看情况不对,就把伸出去的手缩了回来,然后就转身问在一边闻花香的蒋辉。

“我也不清楚,不过我闻着有一股茶香的味道,可能就是茶花吧,我也是第一次见,不一定啊!唉!班长你认不认识这是什么花?”蒋辉笑着说道。

一边透气的程雪青回头看了一看蒋辉,他根本就没有注意到这片是什么花,他的嘴里还抽着一支烟呢,是刚才从张大海那儿要的,现在他是真的有了烟瘾了,张大海不给他烟他就去要,现在他那里闻得到花香味啊,“可能是吧,我也没见过。”说完他又转身坐到了地上,继续抽他的烟。

“没错,这种雪白的花就是山茶花,这种山茶花是白色的,还有红色的黄色的,这种花很是好看,成熟了之后就采下来做茶叶。”蒋辉回头一看,这个人正是他们一营的营长闫为民,身后还有马洪、汪洋、孔建国等人,闫为民在南疆参过战认的山茶花。

此时,一个洪亮的歌声从不远的另一边传了过来,是一个战士唱的。

再见吧!妈妈!再见吧!妈妈!

军号已吹响,钢枪已擦亮。

行装已背好,部队要出发。

你不要悄悄地流泪,

你不要把儿牵挂,

当我从战场上凯旋归来,

再来看望亲爱的妈妈。

当我从战场上凯旋归来,

再来看望幸福的妈妈。

啊,啊,

再为妈妈擦去泪花!


再见吧!妈妈!

看山茶含苞欲放,

怎能让豺狼践踏。

假如我在战斗中光荣牺牲,

你会看到盛开的茶花。

假如我在战斗中光荣牺牲,

你会看到美丽的茶花。

啊!啊!

妈妈!

兵们和军官们都不约再同的望向了那个传来歌声的方向,唱歌的人是二营的东北籍战士林玉军,就是那位在厕所吃花生的人,别看林玉军这个人在这一点上做的有点儿不雅,但是歌唱得还真不错,这个时候的林玉军正站在山茶花花丛的边上唱着歌。

“《再见吧!妈妈!》这可是一首79年对Y反击战的老歌了,没想到他竟然会唱,这是二营的兵吧!”闫为民听到后说道。

“现在会唱这首歌的人可不多了,是啊!”汪洋也在一边说道。

王肖京也听到了歌声,是啊,时间过得真是太快了,一晃那么多年都过去了,当年对Y作战打响之后,一曲《再见吧,妈妈》唱遍了全国,这首歌主要描写的是战士与母亲。老山作战以后,先是升起了《十五的月亮》,这首歌主要描写得是军人与妻子,继而扬荡起《血染的风采》,这首歌主要描写的是军人与恋人,87——88年度,战区最为流行一首男女声二重唱《两地书,母子情》,这首歌主要描写得是战士与母亲,往事一下子涌上了王肖京的心头,当年他和他的战友就是唱着这首歌走上的战场,多么有感染力的歌啊,从歌词到曲调都很贴切于当时的情况,王肖京也忍不住的低声跟着唱了起来。

“好了好了!停!你显着你小子了,你个不知深浅的新兵娃,别唱了!”一个操着山西口音的军官对着林玉军叫嚷了起来,这个人正是林玉军的排长,五排长祖思明,他感觉那么多的人都看到他的兵那么无组织的乱唱,有点不像样子,尤其是他看到团长王肖京也向这边观望,再者说了这首歌也不知道这小子从那儿淘来的,在部队已经有好几年没有唱过了,当然他要是知道王肖京心中现在的想法,估计就不会阻止林玉军的歌声了。

“这个小鬼你过来一下!”王肖京向着林玉军说道。

“叫我!是我吗?首长!”林玉军向着王肖京的方向问道,他不相信王肖京是在叫他。

“你个憨娃,团长叫你呢,还不快过去。”一边的祖排倒是有点急了。

“是!”在确认了首长叫的是自己后,林玉军一个健步的就跑了出去,直奔王肖京的方向。

“首长好!”林玉军一个立索的立正,打了一个漂亮的军礼,后面的祖思明排长也跟着跑到了。

“团长,这是一个新兵,啥都不懂,嘴里胡唱八唱的,团长可别生气。”王肖京还没有说话呢,这个祖排长倒是抢先把话给说了,他怕团长责怪他们不应当唱这首歌,但是祖思明说完就后悔了,因为他看到团长的眼睛里没有一丝的愤怒,相反而一种喜悦,但是他的话又出了口,收回来是不可能的了。

“不是那个意思,你误会了小同志!”王肖京笑着说道,其实这个时候的王肖京也不知道怎么搞得叫林玉军来干什么,但是他就是有这个想法,想和这个唱这首歌的战士说说话,可能是这首歌勾起了他的回忆进而引起的他想和他说说话的想法吧。

“你叫什么名字?”王肖京问道。

“报告首长!我叫林玉军!”林玉军很干脆的回答道,不亏是新兵连的新兵代表,口材和语气把握得很到位。

“你是怎么会唱这首歌的?从那里学来的。”王肖京问道。

“我是在中学时从相声里听到的,感觉听着很不错,后来就找了音乐磁带就跟着学,慢慢的就学会了,刚才看到这种山茶花,就想起了这首歌,于是就所性唱了起来,唱的不好,首长别见怪。”林玉军回答道。

“是这样啊。”说到这里王肖京笑了一笑,看来这首歌在现在可不是流行的曲子,当今社会上那些情爱歌曲可是占了很大的比例,在部队中流行的军歌或是部队题材的曲子也不是很流行,都不如社会上的那些流行歌曲红的利害,对于这些社会上的流行歌曲,王肖京的态度是一个字"烦!"从歌词到曲调一点意义都没有,除了爱情好像这个世界上就没有别的什么了,但是你还别说你还真不服不行,人家的歌曲就是有人听,你部队里的曲子虽说很有劲,但是到了社会上确就是行不通,除了在部队还有些市场,但是出了部队就不行了,管你什么精典的曲子,就是两字“老土”。

“好吧!没别的事,回去休息吧!”王肖京笑着说道。林玉军和祖排敬了个军礼后转身走了。

“这首歌倒是真得很合适于现在的这个时间,虽说有点老,但是很有生活。”闫为不知道什么时候来到了王肖京的身后,王肖京一回身,闫为民、汪洋和马洪几个人一起敬了军礼,王肖京也回敬军礼。

“小闫啊,是啊,当年这首歌可是很流行的,不光在战区,在部队,连社会上也很流行,可惜啊时过境行啊,好长时间没有听到过了。”王肖京感叹道。

“团长,这才是我们战士的歌,我们自己的歌,用不了多少时间我想就能再一次的流行起来,没准还会有别的新歌呢,呵呵!”说到这里闫为民笑了一笑。

“但愿如此吧!”王肖京笑道。

团部参谋伍一安飞快的跑了过来,见到王肖京一个军礼,“团长!政委叫您马上到车厢里开会,李主任说有重要的作战任务。”

“什么?有作战任务,谁下的命令。”王肖京一听有作战任务当时吃了一惊,自己和部队刚刚到达南方,屁股还没有坐热就有作战任务,是不是太急了,部队还没有休整,现在的战士们都很辛苦,这样上战场是不是有点太早了。闫为民和马洪他们听到这个消息也是吃了一惊,但是这些人都没有表露出来,包括王肖京。

“政委也没有交待清楚,不过好像他的确不知道,李主任说等先头部队指挥部的全体成员到齐后才下达命令,刚才听说是军长打来的电话。”伍一安回答道。

听完这些话,王肖京马上转身向车厢急走过去。

闫为民和汪洋还有马洪留在了这片山茶花前,听到有作战任务的人都有一种不安的情绪,包括参过战的闫为民等人,因为以现在的部队状况,真得很不合适马上就投入战斗,尤其是一些新兵,还没有做好上战场的准备,战场对于他们来说还完全是一个陌生的环境,一但进入战场那就是你死我活的争斗,新兵们包括没有参过战的老兵们能不能适应呢,答案当然是不适应,这样伤亡肯定会很大,谁都是父母生的血肉之躯,到了战场上子弹可不长眼睛,从那个方向都有可能射来,不能拿战士们的生命开玩笑。

闫为民的脸一下子拉了一个老长。

“老闫,你感觉会是什么作战任务呢?”一边的汪洋低声的对闫为民问道。

“不知道,这种事情没有命令谁又能猜得到呢。”闫为民的确也猜不到是什么任务,不好回答。

“你看会不会是一些警戒,或是押运之类的任务。”汪洋继续试探的问道,他没有参过战,只能盼着这位参过战的营长能有主意。

“我想不会,这类的任务一般边防部队的兄弟们就干了,不会让我们这些从内地调来的野战部队干,你听出来意思吗,好像是整个团都参加的作战任务,是什么任务让一个团参加呢。”闫为民也在思索着是什么任务。

“不会直接开进Y南去冲击Y军的阵地吧!”汪洋说到里有点担心起来。“可是边防部队有很多人啊,要是真要打击Y军的话,也是他们打头阵啊,我们刚刚从北方调来,对南方的情况和气候都不适应,让我们打不可能吧。”

“也很难说,你出发前几天看内参了吗?我记得有一点,那就是边防军的边防部队现在已经都布置到了国境线上了,以云N边防军的编制,那兵力就紧张了一点儿了,要不然也不会把我们这些北方部队急调到南方来,火车上的形势就能看出来,上面很急啊!”闫为民吐了一口在嗓子眼的浓痰,“如果要是真让我们去执行作战任务的话,我想可能就是阵地战或是攻坚战,因为我们对此地的防务不熟,不可能让我们上国境线上接下那一支对地形很熟的部队,让他们去打,只有我们,我们也是最合适的。”闫为民说着说着,他也感觉这个作战任务就是真刀真枪的去干。

“吴浩!”闫为民说完就叫营部的通信员吴浩,他想给营里的军官们提前开一个会,讲一下战场上的注意事项,打仗没有不死人的,能少伤亡一个就少伤亡一个。

“到!”吴浩刚把自己的那一双长了毛的棉鞋晒上,他的那双脚正在南方的湿润的气候中享受着小风呢,冷不经闫为民一叫,立马就站了起来,也忘记了自己是光着脚的,就三步并做两步的跑来了,吴浩是山D兵,和蒋辉、李乐是一年兵,由于生性很憨厚一下子就让闫为民看中了,闫为民就是喜欢憨厚的兵,下连后的吴浩在四连还没有呆上一个月呢就给调到营部当通信员了。

“你马上通知全连的军官到我这里来开会,咦!你小子的鞋呢,光着脚干什么,赤脚大仙啊!”闫为民看到吴浩的样子笑了起来。

“嗯嗯嗯,,,,,,营长俺是汗脚,这几天可把俺给闷坏了,鞋俺是刚刚晒上,就,,,,,,营长俺去执行任务了。”吴浩说着说着就不好意思的脸红了,头也低了下去,说完就转头跑去通知去了。

“唉!小吴,你也先穿上鞋啊,小心扎了脚丫子!哈哈哈!妈了个B的真有意思!”马洪豪爽的笑道。

看着吴浩光着脚跑远的样子,闫为民也笑了起来,这个兵真是憨实,也正是这种兵才组成了我们这支部他的中坚力量。


山茶花介绍

山茶花,别名玉茗花、耐冬、曼陀罗等。属山茶科,常绿灌木或小乔木,高可达3一4米。树干平滑无毛。叶卵形或椭圆形,边缘有细锯齿,革质,表面亮绿色。花单生成对生于叶腋或枝顶,花瓣近于圆形,变种重瓣花瓣可达50-60片,花的颜色,红、白、黄、紫均有。花期因品种不同而不同,从十月至翌年四月间都有花开放。蒴果圆形,秋末成熟,但大多数重瓣花不能结果。 山茶花原产于我国长江流域和西南各地。性喜温暖、空气湿润、半阴半阳的环境,多分布于热带及亚热带。 山茶花为我国著名观赏花卉,已有一千多年的栽培历史,品种极多。除栽培观赏外,其木材细致可作雕刻;花供药用,有收敛止血之功效;种子可榨油。 山茶花名列云南八大名花之首,为昆明市市花。 在云南最为著名的山茶有安宁关庄清泰庵的“九心十八瓣”茶花,晋城盘龙寺药师殿的“松子鳞”和“狮子头”丽江玉峰寺的“万朵茶”,腾冲的“红花”油茶,以及思茅镇沅有2700多年历史的古茶树王。

18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