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地凸击 第一章 陷入重围 2、左耳中弹

菊月箫人 收藏 31 67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842.html


2

苍苍茫茫的群山仿佛很艰难地托着一轮将要垂落下来的太阳。天空很低,太阳白得像一张面膜,天空也是白的。

一线山梁蜿蜒穿梭在白色的天空之中。沉寂的缅北森林里,枪声,炮声,喊杀声此起彼伏。

负责殿后的中国驻印军一营且战且退,被数倍于自己的日军呈扇形紧紧钳住,割离在大龙河的东岸。包围圈内,一营苦战多时,伤亡很大。包围圈急剧缩小,2000米,1500米,1000米......

“呀吱给给——”龟田正熊朝山岭方向挥舞着军刀,呲咧着大板牙,狼性十足,嗷嗷直叫,恨不得喉咙再大一些,——尽管已如公鸡打鸣一样了。从枪声的疏密程度他自负地断定敌方最多只是一个营的兵力。消灭他们,对于一个上千人的日军联队来说无异于鹰抓小鸡,瓮中捉鳖,是十拿九稳的事。

“呀吱给给——”龟田正熊再一次拉抻脖子,像公鸡打鸣一般。

惨白的太阳像面条放进开水里,无力松软地缓缓下滑。

“狗杂种,老子让你叫!”身材高瘦的战士卫中华嘴里骂道,一边迅速侧靠在一棵大树上,举起三八大盖,袖口破烂,悬着几缕布条。乜眼,瞄准。“狗杂种,老子让你叫!”——射击!子弹出膛,打开满腔怒火发泄的闸门。只听见“嗷”的一声,龟田正熊仰面翻倒。几个日本士兵被这声尖叫吸引过来,子弹嗖嗖呼啸,其中一个被流弹撂倒,另外两个顾不上开枪追击敌军,拖着“膏药旗枪”匍匐前进,朝大佐倒下的地方亡命爬来。

三八大盖这种步枪,射击精确,射程远,但是由于口径小,穿透力较强。子弹很快穿透肉体,穿透处伤口光滑。如果不是射中要害,一般难以使被击者致命。

龟田正熊被击中的部位是左耳。只见他双手捂着左耳,指缝间鲜血直流,周遭的草被他滚得像打湿了雨水的头发一样服服帖帖。疼痛和愤怒扭曲了他整个脸,鼻子,眼睛和嘴痛苦地凝扭成一团,咬牙切齿地吼叫着,八嘎——八嘎——

自入缅作战以来,他哪里遭到过这样顽强有力的抵抗?“帝国勇士”的神威哪遭到如此挑衅?想想我大日本帝国勇士自出征开战以来 ,在太平洋战争初期,登陆菲律宾,占领香港; 马尼拉、吉隆坡、新加坡相继拿下,7万美、菲守军放下武器,8万新加坡英军向我帝国3万勇士投降;空袭仰光随即占领,尔后大举入侵缅甸,一路势如破竹,顺风顺水,没碰上咯牙的硬骨!骄横狂妄,不可一世的龟田正熊越想越不是滋味,不由得恼羞成怒,犬吠狼嚎一般八嘎八嘎地吼叫不停。

两个士兵终于爬拢。

一个士兵慌忙扶起在地上打滚的龟田正熊,用左手抬着他的头,斜躺在他身边。另一个士兵麻利的掏出纱布在龟田正熊的头上缠了几圈,系紧。血,不一会就洇湿了纱布,渗出成圆圆的一圈,活脱脱一个“膏药旗”。

龟田正熊忍痛猫起身来,扒开枝丫,举着望远镜观察敌情。越往上树林越茂密,根本看不到敌军的身影,只能从反击的零乱枪声中分析到,敌军已向山梁方向攀爬。

“嗦嘎——大大的好!”龟田正熊慢慢地用力捏拢左拳,露出阴冷狠毒的笑。

一线山梁的背面就是悬崖峭壁,悬崖峭壁的下面就是波涛汹涌的大龙河。大龙河西岸就是我军驻地——于邦,哈哈,龟田正熊好像注射了兴奋剂,耳痛似乎忘了,耳伤带来的恼羞成怒也消失得干干净净,取而代之的是猫对走投无路的老鼠,猎人对逼上悬崖的猎物的那一份志得意满胜券在握的的满足感,兴奋感;戏玩猎物于股掌之间,然后一把捏死,报一枪之仇的淋漓尽致的复仇的快感。

龟田正熊感觉这种愿望依稀飘渺仿佛又触手可及,只要把敌军逼上那道山梁,然后以数倍于敌军的优势兵力铁壁合围,毫无疑问,胜利是大大的。

“呀吱给给——”头缠纱布的龟田正熊歇斯底里的吼叫声像一支强心针给部队注入了一剂强心剂,极大的刺醒了士兵们蛰伏的豺狼野性。挑着膏药旗的日军士兵嗷嗷直叫,紧紧尾追退向山岭的一营。

包围圈越缩越小,900米,800米,700米......

膏药旗越聚越密,枪声越来越紧。

枪林弹雨。真的是枪林!真的是弹雨!

丛莽密林。莽莽榛榛,密密麻麻,隐天蔽日,阳光很难透过树叶直射地面。将近黄昏,树林中光线更加昏暗,百步之外谁也难看不见谁。脚底是又滑又尖的山石,藤萝,草蔓,荆棘。跑的人跑不快,追的人追不上。两支军队进入密林之后做起了捉迷藏的游戏。

4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