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842.html


1、

1944年5月。

缅北胡康河谷。于邦,太白家一线。

中国驻印军某指挥部。

“啊,上帝!上帝!我叫你们撤退你不肯撤,现在我们都要同归于尽了,上帝啊!摆在我们眼前的只有一条路,那就是投降!投降!投降——知道吗?”面对日军凌厉的攻势美军联络官斯诺莱可吓得歇斯底里,手在空中胡乱挥舞着,朝着营长游有志乱叫乱嚷。

营长游有志愤然大怒:“什么?投降?放屁!老子宁死也不投降!”

“天哪!史迪威将军,你看你都训练了一支什么部队啊?居然不服从美军联络官的指挥!我决定马上向史迪威将军发电,让他来处置你——撤你的职,遣送你回国!”斯诺莱可想到史迪威这一把“尚方宝剑”,无可奈何之后又底气十足地说。

“你知不知道中国有句话叫做‘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况且现在战斗未见分晓,理应坚守待援!即使战斗到最后的一兵一卒,我军也决意与阵地共存亡!

“中国人多……当然可以这么做!我们美国人可不这么打仗……我将电告史迪威将军,他将会指出你的指挥是多么愚蠢!”斯诺莱可接近发疯,完全顾不得风度和教养,手舞足蹈,哆嗦着嘴唇,口沫飞溅,焦躁地来回蹦着。

斯诺莱克中校的话极大地刺痛了游有志。“你给老子住嘴!”他啪地一掌拍在桌子上,多日积蓄的怨气排山倒海而来:“如果不是因史迪威的参谋长波特纳研判日军兵力有误,——认为于邦的敌人只是少数日军军官指挥的不足100人的雇佣缅兵和当地土民编成的部队——我军会孤军深入吗?现在好了,没有重炮,连团属迫击炮连也没有被允许前往。”

游有志有根有据的反驳让斯诺莱可无地自容,无话可说。

“如果不是……如果不是史迪威纸上谈兵,瞎指挥新200师死守一座没有坚固防御工事的同古,退一步说要是最后能根据具体战况尽早下令突围的话,新200师会败走野人山?官兵会伤亡过半?戴安澜师长会英年早逝,魂播异域?这个责任,谁来负?”游有志缓了缓语气:“好了,斯诺莱可先生,现在不是谈论功过是非的时候……现在是反攻阶段,最重要的是掩护团部突围!趁早丢掉幻想,从你的字典里扣掉‘投降’那两个字。就是死,你也要陪着,懂吗?”游有志冷冷地盯住斯诺莱可那张因害怕和愤怒而表情复杂的脸用不容置疑的语气说。

最后一句话让斯诺莱可浑身一冷,像结了一层冰,满脸浆着恐慌和不安,随后醒过神来耸耸肩无卡奈何地说:“哦——上帝!既然这样,听天由命吧!”

轰隆轰隆的炮声又响起来了,细土沙沙地落在摊开的军用地图上。

斯诺莱可不停地在胸前画着十字架,祈祷着上帝能给自己带来什么化险为夷的福音。

“报告游营长,总部来电。”通讯连连长常畅将刚获悉的电文递给游有志。

游营长紧拧眉头,越往下看脸色越凝重。

“你看看吧!斯诺莱可先生。”游营长把电文戳到斯诺莱可跟前:“你看看,你看看……”

“天哪,驻守于邦的竟然是整整的一个日军联队!”斯诺莱可脸色惨白如纸,满脸恐慌和迷茫,仿佛自言自语,“那围困我部的日军兵力会有多少啊?……不行,不行!我不能……我不能跟你们一起冒险,我得……想办法……”他边说边迅速地脱下外套,手忙脚乱地解开白衬衫的纽扣。

“你要干什么?”游营长指着斯诺莱克中校厉声问道。

“听我命令!——放下武器……投降吧!”斯诺克来的语气由歇斯底里的强硬又瞬间软化为近乎哀求,在斯诺莱克中校的心中保全性命才是大事。

“不成功,便成仁。老子决不投降,你也休想!警卫连,保护斯诺莱可长官,通令全营弟兄,团部已经成功突围——跟着我——撤!”

警卫连连长景击光走到身材高大的斯诺莱可跟前说:“请吧!斯诺莱可长官。”

敌军的炮弹裹挟着风拖着一条长长的尾巴呼啸而来,轰隆隆的爆炸,腾起一团团浓烟。阵地上狼藉一片:没有主人的枪支,随处可见的弹壳,血迹斑斑的尸体——大腿,脚掌,胳膊……

此时的斯诺莱可全身颤抖,脸色发白,摇了摇头,不知是说还是哭了一声:“游营长啊——”然后满脸无奈,沮丧,不由自主地在胸前画着十字架,不断祈祷着:“哦,上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