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奇的"呼吸税"(转贴)

gdxwzz 收藏 0 14

11月19日,在广州举行的中国森林城市论坛上,一位叫蒋有绪的中科院院士居然突发奇想,称政府应对企业甚至排放二氧化碳的市民征收生态税,即“可以考虑让市民每个月买20块钱的生态基金”。(据11月20日《新民晚报》)因为市民“排放”二氧化碳是通过呼吸方式进行的,于是这个征税品种亦可称之为“呼吸税”。院士此高论一出,媒体一片哗然,网上更是对该院士充满了愤怒的斥骂和诅咒。


我认为,蒋某(恕我不忍再称他为“蒋院士”)提出建议开征“呼吸税”之类的新税种,实在是离谱得可以、无聊得可以。古今中外历史上最残暴的朝代、最无耻的军阀土匪,横征暴敛的程度再厉害,也没以老百姓要喘气、呼吸的借口征过税、收过捐的,蒋某身为院士,竟然在科学研讨的名义之下,向人民的政府提出这样的馊主意,实在令人匪夷所思,绝对地有损于院士这一清誉。所以,蒋某挨骂、挨诅咒也就理所当然,但不知他能否在网民的骂声中清醒过来?


“呼吸税”之馊主意所以要遭恶评,在于它传递了两个危险的信号。一是它把破坏生态的罪责“摊派”到了全体普通市民头上,而不是正确地分清是非、找出大量排放二氧化碳破坏生态的主要责任者。试问:普通市民呼吸能“排放”多少二氧化碳?事实上,对生态破坏最严重的是二氧化碳高排放量的污染型企业(包括所有国家)、各种机动车辆的尾气、西方国家所发动的现代化战争行动等,而决不是我们的市民。蒋某人对普通市民开征每月20元的“呼吸税”,其实就把真正需解决的二氧化碳排放的罪魁祸首放跑了,这是本末倒置。退一万步说,就算蒋某人的“呼吸税”是正常人思路,那么,收了税后,市民们的二氧化碳“排放”问题就解决了吗?譬如交通违章,惩罚是为了抑制违章,照蒋某人思路,便可以推定为只要交每月多少钱违章税,不就可以任意违章了?蒋某人征收“呼吸税”,对市民“减排”二氧化碳有意义吗?还有,再请问蒋某人:这每月20元的“呼吸税”收去后,派什么用场?让政府如何去“治理”市民的二氧化碳“减排”呢?中科院院士的这种“献策”,有一点点科学味道吗?


二是蒋某人要提议开征“呼吸税”,内心本质是一种反人类潜意识,他认为是人的呼吸排放了二氧化碳,所以生态环境才不好的,所以要对每个人摊派“生态基金”。如果此理伦能成立,“呼吸税”开征,不就意味着人类(还有哺乳类动物)根本都不应该生存在这地球上吗?而这种对人类潜意识的仇视,假如被新法西斯主义用来作为“理论”基础,则新法西斯分子便可以找到用非自然手段“减少”市民甚至村民、“落后”部落、“劣等”族群或民族“排放”二氧化碳的“理论根据”。我们的院士先生,你要警惕呢!在历史上,科学家被战争贩子、法西斯分子所利用,并非没有先例,希特勒搞法西斯主义,他身边不就有个“哲学家”提供“理论依据”吗?


当然,我并不相信蒋某提出开征“呼吸税”就是对市民呼吸的仇视,相信他主观上也决不会反人类,他只是思想方法偏了,于是产生了是市民吸呼“排放”二氧化碳影响生态的错误推理,是一种朦胧的潜意识。所以,我们只需指出他思想方法上的危险性就行,不必把他“上纲上线”到反人类的罪名。


有些自然科学家由于思维方式特殊,再加上长年累月搞科研,他们考虑问题或提出的意见、建议会很怪,在正常人看来,觉得不可思议或“神经错乱”,以致大闹笑话,例如爱因斯坦、陈景润、霍金等都被人误解过。蒋某人若是个好科学家,可能也会有怪思维、怪思路,若是如此,公众就应该谅解他,不应谩骂和羞辱他。当然,政府有关部门也不必在国计民生问题上对这一类科学家言听计从,而是让他们安心搞科研为好。例如:让陈景润一类科学家对外交、国防问题“献计”,行吗?当然,若蒋某不是爱因斯坦、陈景润式的科学家,那就是中科院的悲哀了,你们不选袁隆平为院士,选了其他有损于院士称号的人当院士,中科院对得起全国人民吗?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