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鬼子都不留 正文 第一章 离奇失踪

yantianlai252012 收藏 41 105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847/][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847/[/size][/URL] “嘟......” “嘟......” 2008年9月18日凌晨2:00,一阵急促的警报声在北京某特种部队的驻地骤然响起。 几乎在警报响起的同时,一个个矫健的身影从作战值班中队值班室跃出,紧张的气氛很快弥漫了这个小小的军营,但一切却又显得紧张而有条不紊,可以看得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847.html


“嘟......”

“嘟......”

2008年9月18日凌晨2:00,一阵急促的警报声在北京某特种部队的驻地骤然响起。

几乎在警报响起的同时,一个个矫健的身影从作战值班中队值班室跃出,紧张的气氛很快弥漫了这个小小的军营,但一切却又显得紧张而有条不紊,可以看得出这是一支训练有素的队伍,似乎他们对这种情况已经司空见惯了。

没有人高声说话,只有简短的命令声和回令声隐隐传出“一小队?”“报告:一队准备就绪”“二小队?”“报告:二队准备就绪。”“三小队?”“报告:三队准备就绪。”

“顺序登车出发,车上简报!”

从警报响起到这时,仅仅两分钟。

几注雪亮的光柱“刷”将大院照亮,并排的三辆汽车已经大开车灯在队列身后准备就绪,车门已经打开,在车前整齐列队的则是三排黑魆魖的身影,黑色的作战服、黑色的作战靴、黑色的枪、黑色的头套。

站在队列前面的一个人,显然是这支部队的部队长,几乎同样的穿着,只有小小的区别是,他没有戴头套,而且作战服上的军衔赫然是中校,一支仅三十多人的小部队的部队长赫然是中校军衔,就足以让人吃惊了。

说话间,所有人员已经登车,就在最后一个人刚上车、车门还没有来得及关好的时候,车辆已经在轰鸣声中窜出了大院,院子里重新恢复了安静,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唯有门口岗位上的哨兵依旧一动不动地站在那里,手中56式步枪的刺刀在幽暗的灯光下发出瘆人的白光,平添了一股肃杀之气。

凌晨2:00的北京依然繁华,路灯和无处不在的霓虹将犄角旮旯都照得如同白昼,随处可见仍旧在走来走去的男男女女,大街上各种各样的车辆也依旧来来往往。但是,无论是行人还是来往的车辆,都没有注意到从大院里开出来的那几辆车,可以理解,因为车辆没有任何能够让人好奇或遐想的军用或警用的标志、警灯,也没有象港台警匪电影中那样超速横冲直窜,一切看起来和其它车辆没有任何区别。

二十分钟后,车辆的身后已经越来越暗,再也看不到路灯和其它来往车辆,这几辆车的速度也是越来越快象抽足了四号的瘾君子一样,突然兴奋起来,屁股上吐着欢快的白烟,一头向北京石景山扎去。

第一辆,副驾驶上坐着的部队长轻轻打开面前的微型电视,拿起通讯器,发出命令。“各队检查装备!”“一队检查完毕,正常。”“二队检查完毕,正常。”“三队检查完毕,正常。”

“现在任务简报,大家打开电视看屏幕。”

“你们看到的是位于石景山郊区的一个化工企业,这家企业名义上是一个民用化工产品生产企业,但实际上是一个专门研制生产火箭和导弹发射用固体燃料的军工企业,现在其库存刚研制和生产的新型燃料有1600吨。两个小时前,一伙不明武装人员,利用公司保安管理上的漏洞,突入该化工企业,窜到该公司的实验室,绑架了值班员工以及加班科研人员多人,当地公安部门请求我们协助处理。这是刚才收到的情报,后续情报马上会传过来。”

随着车辆的前进,情况也越来越清楚了,不明武装人员是“东突”恐怖分子,他们买通了该化工企业的一个保安人员突入该企业,前期仅仅是想引爆化工产品制造恐怖事件后就撤走。当但他们知道所生产的竟然是火箭用固体燃料时,就象拣到了金元宝的叫花子,不想走了,却提出了很多条件,声称如果政府不能满足他们的条件,他们就炸毁库存燃料。

“东突”分子提出的条件是:

1.释放在北京奥运会期间因试图在北京制造恐怖事件而被逮捕的“东突”三号人物买买提.阿希力以及其它15名东突武装人员,用来交换他们绑架的16名人质;

2.给他们准备2000万美金现金;

3.要求召集记者在现场进行直播,他们将发表演说,并且点名必须有美国、英国、德国、土耳其等国记者到场;

4.他们要两架直升飞机,把阿希力等人与他们自己送往美国大使馆,他们要申请避难。到美国大使馆以后,他们才会释放人质。

5.所有要求三个小时内必须完成,超过三个小时开始杀害人质,每五分钟杀一个,最后炸毁燃料库。

“我们的任务就是解救人质、尽可能消灭这些垃圾,绝对不能让燃料库爆炸,否则,未来30年内,周围50公里方位内将成为不毛之地。”部队长张重用凝重的口气说。

“真他妈的狂妄,不知道自己有几斤几两!”

“妈的,干掉这些垃圾,一个不留!”

“白痴,哪个国家会答应这样的条件?”

......

听完情况介绍后,通讯器中传出了一阵叫骂声和嘲笑声。

“妈的,不要吵了,有劲待会儿使。这是卫星提供的画面,恐怖分子在库房门口两侧各有一个防守点,屋顶三个,从画面看其中一个应该是狙击手。通过公安同志用技术手段侦查,库房内部还有五名恐怖分子,三人看管人质,两人专门负责炸毁燃料储存罐。”

“为保密起见,我们不与地方上的同志见面。现在,我命令:一小队......二小队......三小队......”

五分钟后,车辆到达现场,情况已经很清楚,处突方案已经在来的路上制订完成并且通过无线网络发到了现场总指挥手中并得到批准,毕竟处理这样的恐怖事件,“野狼”是国内最专业的。

任务的执行过程,紧张而又危险,但对于这样一支专门处理这一类突发事件的“野狼”特种部队来说,仅仅五分钟,没有碰到任何棘手问题,恐怖事件就解决了,10名恐怖分子除一名专门负责炸毁燃料罐的恐怖分子昏倒在自己安装的炸弹前面外,全部被击毙。

但在任务结束,要收队的时候,却出现了一个重要问题,第一小队的一名特战队员也昏倒在恐怖分子安装的另一个炸弹旁边,他的侧面躺着脑袋已经被打成烂西瓜样的一名恐怖分子,而这个小队的队长,严骏少校却不见了。

现场,严骏少校的所有佩戴武器,包括95式突击步枪、92式手枪、虎牙格斗军刀、手铐甚至所有佩戴的金属材料的东西包括皮带扣非常集中地洒落在昏倒的突击队员身侧5米远的地方,(枪里少了两颗子弹,后来从烂西瓜脑袋里找到了),而严骏少校却不见了,神秘地失踪了。

外出执行任务的“野狼”特种部队二中队回到驻地时已经天亮了,武警部队和公安人员仔细搜查了化工企业周围五公里方圆的所有地方,在仍旧没有找到严骏少校任何踪迹的情况下,部队不得不返回驻地。闻讯而来的“野狼”特种部队大队长刘克诚上校仔细听取了二中队中队长张重中校的任务执行情况汇报。

昏迷的恐怖分子醒来后,除了傻笑什么也不记得了,只是嘴里不停地说着一个词“神光”。

昏迷的特战队员醒来后,倒是没有疯,但他交代的最后他看到的情形反而让所有人都认为他比那个疯了的恐怖分子更需要进精神病院治疗,但是经过专家会诊后却一致认为他除了受到了一点点刺激外,一切正常。对最后时刻发生的事情,他是这么说的“燃料罐在燃料库的最里面,按照任务划分,队长负责距离冲击线较远的那个恐怖分子,我负责较近的这个。当我们冲过去时,已经有点晚了,两个恐怖分子听到外面的动静,知道出了问题,便不顾一切的把手伸向了起爆器,妄图引爆燃料罐。队长一个点射,击毙了比较近的那个恐怖分子。而另一个恐怖分子的手已经按上了起爆器,然后,我就看到队长冲到了那个炸弹跟前,然后我就看到那个炸弹突然爆炸了,出现了一个白色的光球,但没有爆炸的声音。而队长就在那个光球里面。然后,我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最后检查的结果是,炸弹确实爆炸了,那个昏迷的恐怖分子的手也确实按在起爆器上,但爆炸却没有造成任何破坏,就连距离炸点仅一步之遥的恐怖分子也是毫发无损。在仓库里执行任务的特战队员以及人质,也确实在当时看到有白光射出,象闪电一样耀眼。

刘克诚上校最后下达了继续查找的命令后,而自己调来了严骏少校的绝密档案,仔细查看。二中队长张重中校带领着二中队全体战士换上武警的制服(包括昏迷醒来的那个战士),再次配合公安人员和武警官兵到现场去寻找线索,去寻找自己失踪的战友。

严骏,男,28岁,其祖父曾是中国人民解放军高级干部,曾在共和国1955年授衔时被授予少将军衔,参加过二万五千里长征、抗日战争、抗美援朝战争;其父亲是中国人民解放军现役军人,陆军某部队少将参谋长。严骏本人18岁入伍,入伍三年经过严格的训练和残酷的选拔后,于21岁时进入“野狼”特种大队,一年后进入著名的***陆军学院特种指挥专业学习,毕业后回到原部队,短短三年时间,参加了多次秘密处突任务,荣立个人一等功两次、个人二等功四次、个人三等功七次,其所率领的作战小队也多次荣立战功,军衔也从少尉很快晋升为少校。已经被列为大队长重点培养对象。

4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4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