钻入刘伯承“口袋阵” 国民党“王牌鼻祖”寿终

在数百万国民党军中,第十八军当数“王牌鼻祖”。它诞生于1930年8月,是国民党“五大王牌军”中建军最早、军史最长、实力最雄厚、影响最大的一支老牌劲旅。它成名于军阀混战,壮大于“围剿”红军,建功于抗战烽火,兵败于淮海战场。


十八军最兴盛时期兵力达8个师,抗战时期全部换装为美械装备,美国军人当教官,采取美式训练方法。十八军的训练口号是:“在战场上发射10000发没效的子弹,不如在操场上拿9000发演习,以期在战场上能发射1000发有效的子弹。”


十八军首任军长陈诚在部队中推行“人事公开、经济公开、意见公开”的“三大公开”方针,颇得军心。


十八军先后产生了陈诚、罗卓英、黄维、胡琏、杨伯涛、李延年、周至柔、罗广文等5个一级上将、4个参谋总长、2位海军总司令、1个空军总司令、1个联勤总司令、20多个军长,是国民党军界中势力最大的一个军事集团,被人们视为国民党军“王中王”。


中原大战一举成名


“勇敢神速,出奇制胜,力挫顽逆,居功甚伟。”这是中原大战后,蒋介石对陈诚麾下十一师的赞扬。接着,蒋介石又宣布第十一师扩编为第十八军,并发给20万元奖金,陈诚晋升为十八军军长兼十一师师长。从此,国民党第一支“王牌”主力——十八军诞生。


中原大战使十一师一鸣惊人,那么十一师在中原大战中都发挥了什么作用呢?


1930年5月9日,由于蒋介石排斥、消灭异己的政策激怒了冯玉祥、阎锡山、李宗仁等各路军阀,一场在中国现代史上规模最大、持续时间最长的军阀大战终于爆发了。冯玉祥、阎锡山公开通电反蒋,李宗仁、白崇禧、张发奎、石友三等各派军阀纷纷参加反蒋联军,倒蒋的70万大军开进中原和湖南。蒋介石率50万大军迎战,要与反蒋派一决雌雄。


国民党军第十一师在师长陈诚的率领下,充当了中原大战的“马前卒”。


马牧集是陇海铁路附近的一个毫不起眼的小镇,驻守着晋军杨效欧部1个整师,国民党军十一师参加中原大战的第一枪就在这里打响。战斗开始后,十一师集中全师的山炮、野炮猛轰晋军阵地,步兵奋勇冲锋,很快突破晋军防线,打得晋军溃不成军。首战告捷,陈诚得意,蒋介石大喜。


曲阜解围,是十一师中原大战立下的又一奇功。阎锡山见蒋军主力与西北军打得难解难分,遂率兵渡过黄河,攻占济南、泰安,围攻曲阜,切断了津浦铁路。徐州震动!南京危急!蒋介石即令陈诚率十一师前去解围。


兵贵神速,陈诚率十一师以强行军速度赶到曲阜后,立即将9个团的兵力布置成锥形,像锥子一样插入阎军李生达第四军阵地中“大闹天宫”。曲阜城内的蒋军也乘机往外冲。在内外夹击下,阎军全面崩溃,主力被歼灭殆尽。陈诚乘胜追击,锐不可当,直逼济南。蒋介石欣喜若狂。


中原大战的最后一仗是攻打郑州。十一师猛打猛冲,又立了大功。


蒋介石激动无比,称赞十一师:“马牧集开战守之端,曲阜挽垂危之局,郑州结胜利之果。”从此,在中原大战中一举成名的十八军,成为最受蒋介石宠爱的“王牌”主力军。


三战苏区有失有得


中原大战后,蒋介石腾出手来于1930年11月5日向中央苏区发起了第一次“围剿”。然而,出师不利,第一次“围剿”很快失败了。


1931年3月,蒋介石又发动了第二次“围剿”,同样以失败告终。


在两次“围剿”失败后,蒋介石决定动用他的“王牌军”第十八军,发动第三次“围剿”。他对陈诚说:“辞修啊辞修,这次就看你的了!党国存亡,在此一举!”


1931年7月5日,陈诚统领十八军进入苏区。7月5日,占领黎川;7月6日,挺进大洋源;7月13日,攻占广昌;7月19日,占领宁都。陈诚得意忘形,蒋介石心花怒放。


然而,他们高兴得太早了。这是毛泽东采用的避实击虚的运动战。


8月5日,十八军在富田遭到红军主力攻击。尔后,红军主力又突然消失,十八军无所适从,屡遭戏弄,接连扑空。“肥的拖瘦了,瘦的拖死了”,也未能找到红军主力,直到第三次“围剿”失败,十八军仍无建树。


1933年2月,蒋介石在第四次“围剿”中,又动用“王牌”十八军。然而,这次十八军凶多吉少了。


蛟湖、霍源一仗,十八军的两个师在两天内被红军打得所剩无几。


草台冈之战,十八军的主力师第十一师被红军歼灭了5个团,占全师兵力的2/3,师长肖乾负伤,3个团长阵亡。此后,师长肖乾羞愧难当,主动辞职。蒋介石大怒,给陈诚降一级,记大过一次。十八军遭到有史以来最惨重的损失。


然而,“王牌军”毕竟与众不同,它借王明“左”倾错误之机,很快东山再起。


1933年9月,蒋介石调集50万大军对中央苏区发动第五次“围剿”,十八军被编入第三路军第五纵队,作为向苏区进攻的“刀尖”。


第五次反“围剿”时,毛泽东已离开了红军的领导岗位,在王明“左”倾错误的指挥下,红军采取“以卵击石”的战法,堡垒对堡垒,阵地对阵地,得不偿失。


十八军则吸取以往的教训,不再孤军深入,而是以4个师组成密集的重兵集团,轮番冲击红军阵地,飞机、重炮猛烈轰击,然后,步兵连续攻击,不给红军喘息的机会。


硝石之战,经过五昼夜血战,红军付出重大伤亡,被迫撤出硝石。十八军初战告捷。


此后,十八军采取铁板战术,接连得手,先后占领黎川、建宁、三坑等地。在广昌之战中,十八军以1万人的代价使红军伤亡5500多人。在一系列的恶战中,十八军虽付出了巨大代价,但攻占了许多战略要地,达到了消耗红军主力的战略目的。蒋介石对十八军重振雄风十分欣赏,将对红军作战有功的十八军第二任军长罗卓英晋升为陆军中将。


浴血抗战打出威名


十八军在抗战中建立的头功是在淞沪战场上。


1937年8月9日,淞沪会战爆发。


8月20日,十八军的九十八师、十一师、十四师、六十七师4个精锐主力师全部投入淞沪战场。


8月21日,日军第十一师团从多津渡出发,23日在川沙口登陆,直扑中国军队侧后方重镇罗店。


第十八军在罗店与日军展开拉锯战,使得日军第十一师团陷入了进退两难的苦战状态。


焦头烂额的日本上海派遣军司令官松井石根大将这才知道了十八军的厉害。8月31日,他向国内报告说:“罗店方面使用了中国军中最精锐的陈诚指挥的第十一、第十四师。因此判断我军的兵力最小限度要5个师团,当前最重要的是紧急派遣待机中的第十四师团及天谷支队神速到达。”


面对日军源源不断的增援,第十八军毫不畏惧。他们一次又一次地将增援的日军包围起来,日军又一次次地将他们反包围。双方阵地犬牙交错,敌中有我,我中有敌,形同“夹心饼”。十八军与日军展开近战肉搏,反复冲杀,罗店阵地一再易手,双方伤亡惨重。十八军所辖的十一师、六十七师、十四师,伤亡均超过半数,有不少团、营打光了三四次又补充了三四次,有时营长、连长一天要换好几轮。但十八军没有一支部队擅自放弃阵地后退,也没有一个士兵临阵脱逃。


淞沪抗战后,十八军又先后参加了鄂西会战、湘西决战,屡建奇功。在湘西会战中,十八军与其他部队密切协作,共击毙日军12498人,击伤23307人。


战后,国民党军委会论功行赏,十八军十一师因在山门阻击战中表现出色,获得武功状一轴。十八军数十名官兵获得“宝鼎云麾”勋章以及美国政府颁发的银星、自由勋章,还有大批官兵得到了晋级。湘西决战,使十八军走上了辉煌的顶峰。


钻入刘伯承布下的“口袋阵”


1945年8月15日,日本宣布无条件投降后,十八军追随蒋介石积极反共,从辉煌的顶峰开始衰落,一步步走向“淮海坟场”。


1946年夏,按照国民党“整军会议”精神,第十八军改编为整编第十一师,辖第十一、第十八、第一一八3个整编旅,胡琏任师长。


1946年6月,蒋介石背信弃义进攻中原解放区,挑起全面内战。胡琏奉命率部开赴内战前线,进攻解放军。他狂妄声称:“国民党美械装备的一个团可以打共产党军队两个团。”


1948年整编第十一师又恢复十八军的建制,下辖三个师,军长胡琏。后来杨伯涛接任军长。


1948年11月6日,淮海战役拉开序幕,也为十八军敲响了丧钟。


11月7日,黄百韬兵团的5个军10万余人被刘邓、陈粟指挥的中原、华东两大野战军合围在碾庄。蒋介石急令黄维为司令的十二兵团前去解围。十二兵团由十八军、十军、十四军、八十五军及1个快速纵队组成,骨干力量是十八军,共12万人。


铁流滚滚,马达轰鸣。黄维率12万大军迅速开往碾庄。


然而,出师不利。黄维兵团在蒙城一带遭到中原野战军第一、二、六纵队的顽强阻击。战斗一开始,就进行得十分激烈。


黄维兵团来势汹汹,接连突破了由地方部队和中野一纵二十旅组成的洪河、沙河、颍河防线,直逼蒙城。


黄维命令手中的“王牌”第十八军强渡涡河,进攻蒙城。


十八军军长杨伯涛把任务交给了最精锐的第十一师。在强大的炮火掩护下,十八军第十一师向中野一纵、二纵驻守的阵地黄家,发动了疯狂的进攻。


中野第一、第二纵队在司令员杨勇、陈再道和政委苏振华、王维纲的指挥下,从第一线到第二线阵地,与十一师反复争夺。第四、第八团的营、连干部全体上阵拼刺刀。有的连队干部打光了,由卫生员、通讯员指挥战士继续作战。打到后来,连第四团团长晋士林、政委郑鲁也亲自上阵,英勇战死在阻击阵地上。


这一仗持续了两天两夜,黄家一带片瓦无存,土地都被炮弹翻耕了一遍。


第十八军终于撕开了中野一纵、二纵的防线,攻克了黄家和蒙城,接着又向板桥集发起猛攻。


结果又是一场苦战、血战。


黄维用飞机、坦克、重炮将板桥集化成了一片火海,一片焦土。


解放军经过顽强阻击后,主动撤出了阵地。黄维兴高采烈地挥师疾进,于11月23日渡过了北淝河,直扑浍河南岸的南坪集。


驻守南坪集的是名将陈赓统帅的中原野战军第四纵队。黄维对这位黄埔一期的老同学不敢轻视,再次起用了手中“王牌”十八军。


黄维以第十八军一一八师担任主攻任务,并把快速纵队全部的坦克和军属榴弹炮营统统调到了第一线,配属给一一八师使用。


11月23日8时,十八军一一八师开始向南坪集发动进攻。师长尹钟岳在快速纵队20多辆坦克的掩护下,亲自率领第三五二、三五三、三五四团强渡浍河。他们用火焰喷射器、机枪、冲锋枪向解放军猛烈扫射,企图杀出一条通往宿县的血路。第十八军军长杨伯涛也亲自督阵。


陈赓的四纵顽强据守阵地,寸土必争,寸步不让,哪怕是拖着断体残肢,也会在十八军官兵冲上阵地时拉响身上最后一颗手榴弹。从早上8时打到黄昏日落,十八军在解放军主动撤走后,才踩着同伴的尸体和鲜血踏上了这片仍然在燃烧着的土地。


黄维又一次心花怒放。


然而,他高兴得太早了。刘伯承早为黄维布下“口袋阵”。11月22日,黄百韬的第七兵团已在碾庄地区被陈毅、粟裕的华东野战军等7个主力纵队全歼。现在刘伯承、邓小平指挥的中原野战军全部集结完毕,正在这一带张开一个巨大的“口袋”,只等黄维往里边钻。


杨勇和陈再道率领的一、二纵队诱敌深入,在蒙城地区使黄维上了当;陈赓率领的第四纵队,又在双堆集使黄维上了当。


双堆集战场,突然安静下来。直到这时,黄维才发现情况不妙,他的四周都有解放军在活动,前面的宿县和背后的蒙城都有解放军主力集结,十二兵团已完全进入刘伯承的“口袋阵”。


几乎疯狂的“蹂躏战术”


11月25日,经过连日来的进攻,中原野战军7个纵队将黄维兵团12万人马,合围在以双堆集为中心,东西20里、南北15里的包围圈,令敌插翅难逃。


双堆集是一个有100多户人家的平原集镇,因镇旁有两个古老的土堆而得名。黄维的十二兵团就被围困在以双堆集为核心,包括10多个小村庄在内的一块狭小的圆形地域中。


被围之初,黄维并不感到惊慌。他对十二兵团的战斗力还是有信心的。特别是十八军这张“王牌”,建制基本完好,锐气未减。黄维认为,只要蒋介石批准他突围,凭着十二兵团的战斗力,就是铜墙铁壁,也能撞开一个缺口,杀出一条血路来。然而,蒋介石的想法却与他南辕北辙。


蒋介石得知黄维兵团被围后,立即派顾祝同飞到双堆集上空,命令黄维不要轻举妄动,要死守待援。


黄维随即下令各部挖掘战壕,埋设地雷,修筑明碉暗堡,拉上铁丝网,转入了阵地防御战。


从11月29日起,中原野战军从四面八方向黄维兵团发动强攻,炮火映红了夜空,杀声惊天动地。第十二兵团凭借强大的火力、坚固的工事,在坦克和火炮的支援下,多次顶住了解放军的冲击。其中第十八军表现得最为凶悍,哪里有阵地被突破,十八军就冲到哪里反击,堵缺口。他们用炮火组成一堵堵“火墙”,用机枪洒下一片片弹雨,阻挡解放军后续部队跟进。同时,对突入阵地内的解放军,十八军则用坦克碾,用火焰喷射器烧,用轻重机枪、冲锋枪扫,用火箭炮、枪榴弹、手榴弹、迫击炮炸,还与解放军展开白刃拼杀。


中原野战军急攻了几天,进展不大。中央军委及时来电指示:“对于战斗力顽强之敌,依靠急袭手段是不能消灭的。必须采取割裂、侦察、近迫作业,集中兵力、火力和步炮协同诸项手段,才能歼灭。”


解放军很快就改变了战术,将急袭作战改为攻歼战。各纵队不再急于发起猛烈冲锋,而是实行大规模的土工作业,挖掘前进。在一望无际的淮北平原上,几天之内就奇迹般地出现了许多条纵横交错、像蜘蛛网一样密集的交通壕和掩体工事。一道道长龙似的壕沟一直延伸到了国民党军阵地前沿。平坦的地面上再也见不到人影,解放军全部转入“地下”,隐蔽在壕沟和掩体中。这一下,黄维兵团的“火海战术”完全失灵了。炮弹、炸弹对于隐蔽在壕沟和掩体中的解放军没有多大的杀伤力,而解放军却可以把冲锋的出发点设在敌人的阵地前沿,不慌不忙地集中兵力、火力,利用黑夜发起猛烈冲锋。


黄维不甘心坐以待毙,等着挨打。他决定以攻为守,争取主动,以小规模突击打乱解放军的作战部署,破坏解放军的攻击准备,不让解放军轻轻松松地挖战壕靠近十二兵团的阵地。


在黄维的指挥下,国民党空军白天不停地派出飞机对解放军阵地进行轰炸扫射。十二兵团每天也派出1至3个主力团和10至20辆坦克,在几十门重榴弹炮、山炮、野炮和迫击炮掩护下,向解放军占领的据点和村庄发起反扑。每到一处,他们就用坦克碾平、压塌解放军挖掘的壕沟,用炸药炸掉解放军修筑的工事。他们还到处乱挖,寻找群众埋藏的食物。凡是可以吃可以用的东西统统搬走,甚至连屋顶上的茅草都搬得精光。然后将整个村子彻底炸平、烧焦,以免被解放军利用。黄维把这种战术称为“蹂躏战术”。


然而,不管黄维采取什么样的战术,也挽救不了覆灭的下场。


十八军“老虎团”的覆灭


12月5日下午4时30分,人民解放军向十二兵团发起了总攻。


滚雷般的炮声将双堆集震得摇摇晃晃,20万解放军从东、西、南三个方向怒潮般地卷向十二兵团的阵地。十二兵团的末日终于来临了。


但是黄维不甘心灭亡,蒋介石的“王牌”十八军也不甘心失败。


12月9日,中原野战军第六纵四十六团和华东野战军七纵五十七团并肩攻入了大王庄。


他们没有料到,在这里竟遇上了一块整个淮海战役中最难啃的硬骨头——第十八军第一一八师第三十三团。三十三团是十八军中一支赫赫有名的精锐之师,号称“老虎团”。该团全部由战斗经验丰富的老兵组成,作战时异常凶狠顽强,是第十八军的精华。由于大王庄是双堆集的南大门,因此十二兵团副司令胡琏对它十分重视,特意将这只“恶虎”放出来争夺这个要点。


战斗从早上8时一直打到晚上8时,整个大王庄成了尸山血海。


时任中原野战军第六纵队四十六团一营教导员的左三星,在几十年后回忆起这场惊心动魄的残酷厮杀时,仍激动无比:


大王庄原来是个有四五十户人家的村庄,由于双方不停地炮击,已是一片废墟了。战斗一开始,我们就觉得不大对头,这股敌人很凶,不仅成堆地上,单个也上;有炮上,没炮也上;枪打得很准,拼刺刀也行。这一仗可就打出水平来了,真够劲!以后我才晓得,上来的是十八军三十三团,有名的“老虎团”,打日本人、打中国人都不含糊!


他们有坦克,开始他们占些优势,冲到了庄前。我们就下决心要把他们赶远些。我们利用断墙、壕沟进行阻击,打退了他们的15次冲锋。“老虎团”不是纸老虎呀,确实能打。不说别的,从我这个方向一直打进去,跟我的通信员等我打到双堆集时已经死了8个,换了8个通信员啦!就我还没死。


……


敌人又打炮了,我们一看,三十三团还真经打,又拥上来黑压压的一大片敌人,鬼喊鬼叫地冲锋。我想,这回要与阵地共存亡了。没想到华野的部队又增援上来了。好整齐的队伍,一个个小伙子白净清秀,正副班长一律的卡宾枪、冲锋枪。150多人迅速占领了有利地形,阻击敌人。原来,我们也没有部队派了,华野七纵首长为了守住大王庄,就把纵队警卫连调上来了。


这回敌人不太经打,很快垮下去了。原来三十三团也打光了,这回上来的全是汽车兵、后勤兵,连伙夫、马夫都上阵了。警卫连撤下来时,150人就剩下了17人了,好漂亮的小伙子哟!


大王庄之战,打得天昏地暗,日月无光。国共双方都付出了极惨重的代价:解放军中原野战军和华东野战军的2个团都遭受了严重损失,其中3个营基本打光了,只剩下了营长或教导员。


国民党军“老虎团”也全部拼光了,只剩下身负重伤的团长孙竹筠逃了回去。


黄维得知“老虎团”覆灭后,气得摔碎了电话机。他下令从十八军十一师抽调1个团,连同一一八师所有能用的兵力,向大王庄反扑。十八军集中了全军的山炮、榴弹炮,连同八十五军的野炮营,倾尽全部弹药轰击大王庄。大王庄再次淹没在烟尘火海中。国共两支精锐部队在枪林弹雨中冲来扑去,逐房逐屋、一墙一沟地反复争夺。经过几小时血战,国民党军仍被解放军赶出了大王庄。


驻守小王庄的敌八十五军1个团,看到大王庄之战的惨烈场面后,全都吓瘫了。团长放下望远镜说:“弟兄们,莫打了,咱们投降吧!”下面的官兵二话没说,当晚就向华东野战军七纵缴械投降了。


在“老虎团”血战大王庄的同时,十八军一一八师另一支凶悍的部队——号称“青年团”的第三五三团,也在张围子地区与解放军展开了拉锯战,两军处于胶着状态。


为了阻止解放军,胡琏丧心病狂,不顾一切了。他命令道:“给我炮击,炸平!炸平张围子!”一阵铺天盖地的炮火笼罩了整个张围子村,正在厮杀的国共两党的精锐之师,全部被这钢铁与火焰组成的旋风吞没了。


十八军寿终淮海


12月12日,解放军终于攻到了黄维兵团司令部的后门口尖谷堆。


十八军军长杨伯涛亲自坐镇指挥,调来十八军一一八师的最后1个主力团——三五四团镇守尖谷堆。


华东野战军则由第七纵队六十一团、六十二团负责主攻尖谷堆。七纵司令员成钧也亲自上前沿坐镇指挥。


经过一天一夜的拉锯战,尖谷堆周围200米之内已被尸体覆盖了一层。


尖谷堆上原有的坚固工事早已被炮火削平。一一八师三五四团只得临时用尸体垒起一道长达150多米的弧形“围墙”。


几天之内,一一八师三五四团的团长居然换了3次。前两任团长都是因为丢失了阵地不敢去见杨伯涛而自杀身亡的。


杨伯涛照样声色俱厉地对第三任团长廖汉庭吼道:“丢了尖谷堆,你就别来见我!”


然而,在解放军的猛烈攻势下,这位新上任的廖团长仍然顶不住。他在电话中向杨伯涛大声呼救:“敌人全上来了!敌人全上来了!共军用人海战术,我顶不住了。快!快来炮火,敌人太多了!”


此时,杨伯涛用肉眼也看见了尖谷堆即将被解放军的人潮所吞没。他现在手中已无兵可调。迟疑了片刻后,他想起了胡琏的密令:使用毒气。他咬牙切齿地命令道:“特种弹!打!给我8:57 2006-10-12狠狠地打!”


一团团白烟在尖谷堆西南冉冉升起,尖谷堆顿时沉寂下来,解放军的人潮消失了。但没过多久,解放军再次发起进攻。他们用尿湿的毛巾做成了简易防毒面具,掩住口鼻,继续冲锋。这一次,杨伯涛的毒气弹也失灵了。十八军三五四团终于被解放军全歼了,团长廖汉庭被俘,尖谷堆也失守了。黄维兵团此时已完全陷入绝境。


12月15日,绝望沮丧的黄维下达了“四面开弓,全线反扑,觅缝钻隙,冲出重围”的突围命令。


十二兵团顿时像一群炸了窝的马蜂,乱哄哄地如鸟兽散。


黄维和胡琏各自登上一辆坦克,在坦克营的掩护下,夺路而逃。


昔日威风凛凛,不可一世的“王牌”主力十八军,此时也成了没头苍蝇。第一一八师早已打光了,第十一师也散了架。军长杨伯涛跳水逃命,结果还是被解放军俘获。副军长王岳、第十一师师长王元直、第一一八师师长尹钟岳以及副师长夏建勋、潘琦等均先后被解放军俘虏,十二兵团司令黄维也成为阶下囚。十八军的全部美式装备都成了解放军的战利品。


十二兵团的12万人马,除胡琏等几位军官侥幸逃脱外,全部被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