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枪王天下 第一卷 第五章 绝地反击

西北洗胡沙 收藏 11 81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830/][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830/[/size][/URL] 第五章 绝地反击 “快拉绊马索”阵前一位军官大叫道。 由于匈奴骑兵突然出现,时间太仓促,很多绊马索没有设置成,不过仍有数道绊马索成功拉出。匈奴骑兵前锋数十骑被绊马索绊倒,马失前蹄,马上的骑手都被重重的甩到地上,等待他们的是铁血禁卫军的长枪和快刀。但是更多的匈奴骑兵冲进战阵,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830/


第五章 绝地反击

“快拉绊马索”阵前一位军官大叫道。

由于匈奴骑兵突然出现,时间太仓促,很多绊马索没有设置成,不过仍有数道绊马索成功拉出。匈奴骑兵前锋数十骑被绊马索绊倒,马失前蹄,马上的骑手都被重重的甩到地上,等待他们的是铁血禁卫军的长枪和快刀。但是更多的匈奴骑兵冲进战阵,禁卫军自是呈品字形迎战,由于匈奴骑兵来势汹汹,马的冲劲将数个躲避不及的撞飞,禁卫军士兵也被冲进来的匈奴骑兵斩瓜切菜似的放倒了数十个。不过等匈奴骑兵狂冲后被阻隔在阵中时,已经失去机动力,这时禁卫军的鱼鳞阵开始发挥作用了,长枪兵枪戳马上将,快刀手刀砍马下腿,突入战阵中的匈奴骑兵陷入绝境,纷纷被杀,禁卫军也趁机稳住阵脚继续迎战。

这时凌松宇也舞枪拍马从战阵中杀出,铁枪接连闪动,把数名匈奴骑兵洞喉后,将枪身抖动,枪头红缨飘舞,晃出道道横如扇面的枪影,枪影过处匈奴骑兵纷纷坠马。一时间阵内士气大振,骑马的都舞刀弄枪跟在凌松宇身后两翼与匈奴骑兵交手,两条腿的也都结阵往前冲,竟然硬生生地将匈奴骑兵队伍逼退。正是形势一片大好的时候,这支匈奴骑兵队伍左后方四五里地又有千余匈奴骑兵冲过来,原来左路设伏的匈奴骑兵部队见有援军来,正准备按左大都尉事前布置的发案撤退时,见右路部队突然发难于是也跟着杀了上来。

王恪绕到战阵侧翼后,方才处理左臂箭伤,还好本身有铠甲保护,消去箭的大部分力道,箭头没有入骨,王恪受的只是皮肉伤,简单包扎后虽然还有些疼痛,但已无大碍。王恪正待拍马杀敌时,看到步兵战阵左前方数里地有众多匈奴骑兵增援过来,他不怕匈奴骑兵从正前方冲过来,因为正前方的禁卫军步兵已经和匈奴骑兵处于胶战状态,匈奴骑兵从正前方冲过来将受到自己人马的阻拦,就难以机动,无法实施有效的冲击了,他最怕匈奴骑兵从侧翼横冲直撞进来,将鱼鳞阵冲散。现在虎贲旅左营都监已死,他这个副都监就要担起指挥全营的重任了,所以他连声大叫:“鱼鳞阵最后面的弟兄赶快在战阵左翼布置绊马索,速度要快!所有的弓箭手都集中到左翼,准备迎战左翼匈奴骑兵!”

和凌松宇交战的匈奴右路军指挥官已是叫苦不迭,原来他以为可以迅速解决战斗,却没想到自己的部队冲锋的势头竟然被遏制,虽然给予对方两三百人的杀伤,但是己方伤亡也不下此数。他见不远处凌松宇在自己带的队伍中如入无人之境,不由的怒气中烧,待将马下一名铁血禁卫军步卒砍翻后,便扬马直奔凌松宇而来。

凌松宇正被五名匈奴骑兵军官围住,凌松宇不慌不忙,双臂运劲,一声怒吼,将铁枪旋扫成圈,凡是和霸王枪相磕的兵器都一并崩上了天去,凌松宇马前的两名军官还没从虎口撕裂的疼痛中醒来,就被霸王枪洞喉而死,剩下的3名军官中有一名还有武器,以为凌松宇背后门户大开,就把刀照他背后砍来,其余两位武器被震飞,虎口尽裂,已然失去战斗力,就想拨马躲开凌松宇这个杀神,然而他们的想法都落空了,凌松宇马前的两名军官洞喉后,将长枪往马后猛扫,三名匈奴军官便如断线纸鸢一样被扫飞。

这当儿匈奴右路军指挥官拍马赶到,抡起大刀就往凌松宇面们砍来,这指挥官武艺不弱,下劈的刀虽又快又沉,不过还是被凌松宇给用枪身架住,由于自己苦战良久,内力甚为消耗,架住后只觉双臂发麻,胸口热血翻涌。匈奴指挥官见一招未得手,便将马刀顺着枪身向凌松宇的右手横扫过来,意图使凌松宇弃枪护手,然而凌松宇弃枪的不是右手,而是左臂使劲,往枪身右手方向用力,然后使左手撤离枪身,同时右手握枪回抽,匈奴指挥官的马刀横扫的快,凌松宇握枪回抽更快。匈奴指挥官原以为马刀横扫的招式会让凌松宇弃枪护手,所以招数用老了,身随刀走,待见凌松宇只是握枪回抽,枪头却是对着自己,顿感不妙,待要回刀,然而劈出的刀过于势沉,竟然来不及收回。高手过招看的就是谁能抓住稍纵即逝的机会,凌松宇见匈奴指挥官露出破绽,左手重新搭上霸王枪的枪身,又是一声大吼,将全身之力运于双手之上,将枪头破空生风般地平刺出去,端的是快若闪电,匈奴指挥官眼睁睁地看着铁枪穿透重甲没入自己体内,霸王枪上的力道依然不减,枪尖破体而出。

周遭的匈奴骑兵见指挥官身死人手,不少人已经萌生退意,然而更多的骑兵见后面有自己人过来增援,依然死战不退。铁血禁卫军这边本来士气就不弱,现在看到匈奴指挥官被抢挑身亡,士气更是大涨,大家个个奋勇杀敌。

当匈奴左路援军赶上来时,右路军的匈奴骑兵已经伤亡过半,呈现败退的态势。如王恪所想从正前方赶来的匈奴骑兵对战局影响不大,但是从战阵左翼冲过来的五六百骑兵给禁卫军造成不小的麻烦。绊马索布置的很快,只是将先前就摆好的移动下位置而已,弓箭手也已结集待命,本来弓箭手就不足百人,先前就折损过半,现在就剩下三十余人,但是有总比没有好,王恪将战阵后面的步兵都集中在战阵左翼,为了让弓箭手达到持续伤害的效果,他把弓箭手小分队置于步兵防御线后面,以减少不必要的伤亡。匈奴援军很快就和禁卫军交战在一起,虽然战阵左翼冲过来的匈奴骑兵只有五六百人,但是步兵方阵主力都在前面交战,左翼的步兵还不到三百人,如不是王恪布置的弓箭手小分队躲在步兵后面见缝插针般地射击,左翼防线早就被冲垮了,绕是如此左翼步兵战的很吃力。王恪吃了一箭有些后怕,就躲在步兵的后面,担当弓箭手小队长的角色,虽然左臂受伤,但是倒没影响他射箭的准确性,箭无虚发,待箭壶里没有弓箭时,匈奴骑兵已经被他射翻十余人。

鏖战良久,虎贲旅左营生力军还有七百多人,其中五百多人和前方的匈奴骑兵对阵,左翼的禁卫军在五六百骑兵的攻击下已经只剩下不到两百人,其时匈奴骑兵还有近千人,一开始冲出的匈奴右路军连同指挥官在内已经折损七八百人,后到的左路军也伤亡两百多人,匈奴人虽然伤亡比禁卫军大,但是人数依然占优势,尤其是在左翼匈奴骑兵两倍于禁卫军,禁卫军左翼的防线岌岌可危。待王恪弃弓舞枪拍马冲向左翼匈奴骑兵,弓箭手小分队也大都无箭可射,就也将弓扔掉,从地上拾起战死同伴的武器,跟在王恪后面加入防御战线里,暂时顶住了左翼匈奴骑兵攻势。

在前方苦战的凌松宇已觉气力不如以前,拼杀半天,体力耗损甚多,而舞枪横扫太废体力,遂以枪挑为主,匈奴骑兵连连有人被他挑落马下。原先跟凌松宇杀上来的三十多骑手,现在只剩下他手下的队长徐叙明及其他三四名骑手,如不是他们身旁夹杂着禁卫军步兵,早被匈奴骑兵洪流淹没,徐叙明早已数处受伤,但还是拼着一口气继续厮杀。纵使凌松宇频频挑杀,但是匈奴骑兵仍源源不断地补充上来,禁卫军这边的步兵虽然仍在努力支撑,但许多人是带伤作战,凌松宇明白一旦己方士气低落会迅速被击溃的,就重新抖擞精神迎敌。

却说振威旅都尉祁广轩得知匈奴埋伏的骑兵和禁卫军援军在里后门五六里地交手后,他认为匈奴主力部队在前门,后门部队不是太多,于是决定派兵增援。雁门关有一百多骑兵,虽然部分是用作通信用得,但是身手也不弱于普通骑兵,待把城中骑兵凑得一百五十余骑后,祁广轩命令他们出城后就不要回来,要回来也要和援军主力部队一起回来,以防被匈奴人乘乱抢关。

雁门关骑兵分队是由振威旅都监龙解率领的,虽然知道要死战一场,但是没有半点犹豫,毅然率众人出关冲向匈奴部队。雁门关骑兵分队与匈奴骑兵相接触已经离凌松宇他们与匈奴骑兵交手半个时辰了,振威旅都监龙解带的骑兵不多,但是都是生力军,一个快速冲锋就将匈奴骑兵后队冲散,“鱼鳞阵”前方的匈奴骑兵刚刚还和禁卫军打得不分上下,但是后队抵挡不住雁门关骑兵分队冲锋的势头,造成队伍大乱,首先溃散,当真是兵败如山倒,,士气一落,都争先恐后地往雁门关前门方向逃跑。却说“鱼鳞阵”左翼的匈奴部队本来还占上风,见旁边的友军逃跑,也不敢恋战,连忙撤退,不过没有次序的撤退和溃逃并无二样,到处都是逃跑的匈奴骑兵。片刻前凌松宇、王恪还担心虎贲旅左营能不能再苦撑下去,而现在雁门关骑兵分队宛如及时雨,来的正是时候,给予匈奴骑兵致命一击,给虎贲旅左营绝地反击创造机会。

匈奴骑兵来也匆匆、去也匆匆,虎贲旅左营将士绝地反击大都是由凌松宇等寥寥有马可骑的人完成的,步兵毕竟是两条腿,跑不过匈奴骑兵四条腿的,只能望马兴叹,所以这绝地反击也是大失水准,但是能够击退匈奴人马已经是勉为其难了,竟然还能绝地反击,这是出乎大家意料的,打败匈奴骑兵后,虎贲旅左营将士都相拥而泣。

此次遭遇战双方都伤亡惨重。虎贲旅左营都监遇袭身亡,三名都头,十二名哨官力战而死,士卒阵亡达六百余人,剩下的大都负伤在身,凌松宇最后气力不济,身法移动不太迅速时,后背吃了一着,还好有铠甲护住,仅是皮外伤而已,而手下的队长徐叙明则没有这么幸运,全身上下被创十余处,好在都不是致命伤,无性命之忧,饶是如此左营将士还是获得斩首一千一百余级的战绩,由于禁卫军伤亡惨重,又是同仇敌忾,凡是匈奴骑兵坠马的,无论受伤轻重,统统都沦为禁卫军的刀下鬼,所以虎贲旅左营俘虏记录竟然为零。

凌松宇和雁门关骑兵分队追击匈奴逃兵约两里地后又返回原来战斗过的地方,稍微打扫战场后,其时虎贲旅左营已经不堪再战,为防止匈奴骑兵主力卷土重来,王恪遂命令部队后撤与援军主力部队汇合。因为祁广轩叮嘱过龙解小心为上,所以他率领雁门关骑兵分队随王恪部一起行动,向正前往雁门关的主力部队靠拢。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