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逐 一 15鱼与熊掌

追逐马甲 收藏 0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808/][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808/[/size][/URL] 15 鱼与熊掌   百鸟齐鸣。它们兴奋的大合唱,吵醒了泰德。   眼睛还没有睁开,他的嘴角就绽开了微笑,伸手向两边摸了摸,他一个鲤鱼打挺,坐了起来。   “她没了?难道昨晚是一场梦?”   的确,巨大的卧室内只有他一个人,哪里有女人的影子?他吸吸鼻子,空气中,一缕淡淡的清香,依旧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808/


15

鱼与熊掌


百鸟齐鸣。它们兴奋的大合唱,吵醒了泰德。

眼睛还没有睁开,他的嘴角就绽开了微笑,伸手向两边摸了摸,他一个鲤鱼打挺,坐了起来。

“她没了?难道昨晚是一场梦?”

的确,巨大的卧室内只有他一个人,哪里有女人的影子?他吸吸鼻子,空气中,一缕淡淡的清香,依旧醉人。这太熟悉的香水气息使他确认,几个小时前,他搂抱着入眠的,是实实在在的夏娃。

果然,他发现床头上的丝绸睡袍不见了。嗯,肯定是让夏娃给借走了。

裸体跑进浴室,匆匆披上浴袍,他冲到空旷的走廊中。隐约听到女人说话的声音,似乎来自楼下的厨房。

急忙冲下楼梯。在底层,他把脚步放轻,提醒自己,悠着点,别表现得慌慌张张。

透过巨大的玻璃窗,灿烂的春光涌入,洒在摆满鲜花的巨大厨房。面对朝阳,泰德眯着双眼,他发现夏娃和布朗太太两个人正背对着他,叽叽喳喳地说着话,同时在炉前手忙脚乱。

停在室内花树的后面,泰德把身子隐了起来,侧耳倾听她们的谈话。

“怎么瘦成这副模样了?真难为你了,受了不少苦吧?”布朗太太的口气中带着嗔怪。

“主要还是我睡不好觉呀!苏珊,你不知道,亨利死后,他把这个毛病传给我了。”

两个女人一个英伦调,一个美国声,犹如女声二重唱。

“那你昨天晚上睡踏实了吗?”

“感谢上帝!很久没有睡这么香甜了,连梦都没顾得上做。就是嘛,好容易回到了自己的家,我现在真是放松,舒服。”夏娃伸了一个懒腰后,继续在平底锅中翻烙饼。

然后,她降低声音询问苏珊:“泰德这个人怎么样,好不好呀?他可是很会做饭的,昨天吃了他的煎鱼,我都想要嫁给他了。”

夏娃的声音低沉,苏珊的声音洪亮,泰德知道窃听不够绅士,可他的确想知道苏珊对他的评价。

“嗯,这个东方男人可是非常有意思的。随和,不爱讲话,脸上表情不多,不喜欢社交。他倒是能放手,把庄园的日常事物都交给我们夫妇俩了。他不喜欢我做的饭菜。嘿,倒好,这些天,他包下了我们几个人的中餐。每天他都换着样子做,摆在桌上的东西琳琅满目,净是我在中国餐馆没有见过的。”

“好吃吗?” 夏娃插话。

“大多数都可以,也有特棒的。我们不喜欢的,他还一个劲儿的道歉:说是很久没进厨房了,需要一个重新熟悉的过程。再说,他认为我们作为西方人,对有些中国口味,是无论如何不能接受的。哎,你可没看他的手多快,动作多麻利,他可以让这四个炉子同时开火,在很短时间内,做出色香味齐全的四菜一汤。”

夏娃贪吃着盘中的奶油鸡蛋饼,“我最喜欢吃中国饭了。其实中餐的大厨们都是男人。我提个建议,咱们今天的重逢晚餐,就请他做了。”

苏珊回头环顾,一眼看到了静悄悄站立的泰德:“哎呀,先生,吓死我了!你怎么在偷听我们的悄悄话呀?”

见他阴沉沉地不回答,苏珊赶紧改变了口气,“谢谢你昨晚收留了夏娃。这可怜的孩子,现在能回到美国来有多好!你赶紧过来吃饭吧。夏娃一大早就嚷着,要做她最拿手的早餐,声称要报答你呢。”

然后她又指使夏娃,“你也坐下来陪他吃吧,我一个人就能干完了。估计一会儿大卫也会进来,他鼻子尖,多远的香味也能闻到。他和我一样,也一直怀念着你这超薄的奶油鸡蛋饼呢。”

夏娃冲泰德羞涩地微笑着,与昨天那满不在乎的她,判若两人。两人对视,她又向他做了一个鬼脸,然后收敛起笑容,一副正经的贵族淑女样子。可她身穿的是泰德的宽大睡袍,像是芭比娃娃被人成心搞了恶作剧,滑稽至极。泰德不知如何才好,于是决定表现谨慎,他老老实实地坐下,由着苏珊为夏娃和他摆好了早餐。

待大卫加入了他们,便没有泰德插话的空当了。

布朗夫妇花了许多时间,询问夏娃父亲的健康情况。原来,夏娃的爸爸是英国世袭的贵族子爵,现在是85岁的高龄。他患有严重的老年痴呆症五年了,而且每况愈下。由于夏娃是独生女,感谢英国在1963年的新法律,她现在是家族爵位的合法继承人。

早餐后,布朗夫妇分别向泰德报告:今天要来清洁公司,做室内一年一度的开春扫除。而外面呢,装修公司有一队人马,要动工修理冬天冻裂的水池喷泉。

心里有气,泰德暗骂:“这些下人真能添乱。今天这个日子非同寻常,我可不想把家里弄得像公园一样,人来人往地烦人。现在我需要的是时间和精力,因为要摆平夏娃和丽丽的关系,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我从前就是这样关照苏珊和大卫的。”见泰德阴沉着脸,夏娃插了话,“谁都不希望经常被打扰,所以我的观点,就是有乱就要凑在一起乱。”她把泰德拉到一边,接着说:“这个家太大,杂事也多,你凡事操心顾得过来吗?劝你就放心把这个房子交给苏珊和大卫吧。以前亨利和我倚靠着他们,没他们不行。你也应该信任他们。”

泰德想反驳,又觉得没有什么意义,他只好就坡下驴,强颜欢笑,放任布朗夫妇各自忙各自的活计去了。

丽丽今晚就要回来,而这里夏娃已经在指手画脚了。泰德感到有些黔驴技穷,因为直到现在,他愣没想出可以让丽丽接受夏娃的妙计。他明白,这两个女人在一个屋檐下一碰面,好戏就会唱起来,而他,现在没有心思听戏。

布朗夫妇的身影一消失,夏娃便扑过来缠在了泰德的身上,搂着他的脖子开始撒娇:“好好的人,愁眉苦脸的干什么?我今天已经有了计划,我们开汽艇去湖上兜风,中午上对岸拜访我的一对英国朋友,好不好呀?”

“不好。”泰德还是不了解夏娃,虽然对她的好奇心越来越浓,但他不想舍命陪美女,他不愿把自己暴露给太多的本地人。

“你要不去,我就一个人去了。你等我,晚上回来陪你睡觉。”夏娃心急嘴快,“其实我今天也不想出去,可我昨天把行李寄放在米勒夫妇家了。现在告诉你,就是他们把我从机场接来的,而且我们约好了,要尽早回去取东西。”

她扯了扯身上的睡袍,“再说,我总不能老是偷你的衣服穿呀。”

他那件银兰蓝的绸睡袍,此时非常的不老实,企图挣脱夏娃的身体,把她弄得敞胸露腿的。泰德一时又是情不自禁。夏娃那总是介于贤淑和放荡之间的挑逗模样,此时又对他起了作用,让他真舍不得就这么放她一个人出门。再说,如果她回来的时间不对,丽丽已经守在家中,凭着丽丽的聪明,她一眼就能看出他和夏娃之间,已经发生了一夜情,那就抓瞎了。这可如何是好呢?

凭直觉,泰德知道夏娃见多识广,也有大家风范。他决定把自己有妻子丽丽的事情向夏娃摊牌(唉,其实也是假的,办假护照时才有的,但这个不能告诉夏娃),也许夏娃不在乎,会照样和他来往,继续做爱呢。

“那我上楼换衣服去了。”

泰德不动。他望着夏娃扭来扭去越走越远的背影,长长地叹了口气,“人既然决定要隐居,怎么还能贪婪?也许我应该放走夏娃,老老实实地和丽丽过日子。可是,如果要生许多孩子,还是与夏娃生出的后代好啊。混血的孩子们漂亮聪明,说不定还能继承夏娃家的英国爵位呢?”

“分给丽丽一笔钱,放她去纽约闯荡,也许正中她下怀呢。”泰德来回踱着方步,心思混乱;居然想不出一个妙计。他只好嘲讽自己,连连地摇着头,“小时候什么也没有,最大的愿望就是能吃一顿红烧肉。本以为到了美国天天吃红烧鱼就安定终生了,哪想到天上会掉馅饼,白送给我一个红发碧眼的贵族小姐,还主动地投怀送抱。艳遇不可多得,来之不应放弃。唉,怎么办呢……”

这时夏娃从楼上冲了下来,又换上了她昨天的行头,衣裙的确皱皱巴巴了,但她的妆化得非常认真,嘴唇鲜红,满脸妖娆,像极了好莱坞的大牌影星妮可。

不由分说,夏娃拉着他就往外面走,“我现在就是不想离开你,咱们还是一起去吧。我刚打完电话,他们会以烤羊腿招待我们呢。”然后她又停步,冷不丁亲吻起他来,“我不容许你再冷清安静,因为没有你,我已经不行了!”

泰德由着她摆布,感觉着她的如痴如醉,心中突然觉得好笑,“贵族小姐又怎么样?饥渴到如此模样?如果说我是无奈之人,她可比我更为可怜。人生真是如梦,不能及时行乐的人,不是傻瓜,还能叫什么?”他咬牙一跺脚,从夏娃的搂抱中挣脱出来,“好!我陪你过去,但你要答应我,我们不能停留太久。”

他打算在路上向夏娃交代丽丽的身份,然后看她的反应,再采取下一步的行动。

这次下山,泰德是不能再跑了。身边有个唠唠叨叨的女人,他不知道是幸运还是累赘。看来夏娃的心情真好,她一惊一乍,指给他看林中她所熟悉的景致:一尺长的特大北美啄木鸟夫妇,正在大树上为小宝宝的出生,共同忙碌着做窝;毛茸茸的浣熊幼崽们,已经在妈妈的身后列队行走了,个个憨厚可爱;一朵美丽的红色野蘑菇上面,有一对金色的蝴蝶,正在长久地交尾……

夏娃停下不想走了。她脚下踩着的,正是那该死的四阶石梯。拉着泰德的手,她的神情变得严肃起来,“知道我为什么喜欢你吗?”

“因为你想占领并夺回这个城堡?”他知道昨晚他俩只是发情,真正的较量今天开始。

她莞尔一笑,“城堡还是次要的,我太喜欢你的宝贝命根子了,好像是我见到过的最棒的。”

“真的?那你告诉我,你总共见到过多少个?怎么就把我的轻易评为了第一?”

见他乖乖地上了钩,夏娃开始卖起了关子,“反正最好的是感觉到的,和比较没有关系。”

“那你是说,我比亨利强。到底强多少?”

“嘻嘻。我和亨利订婚的时候,性,不是我首先考虑的问题。女人要结婚,最忌讳的就是嫁给花花公子。所以呀,选了大我十五岁的老亨利,因为在那时,我以为他是一个最安全牢靠的对象。”

她的脸色开始阴沉,“看来命运还真不是人可以选择的。到头来,我不仅什么也没有得到,反而失去了太多,差点死掉。也许,这是对我从小幸运的抵消吧。心理医生们可是一直这么劝我的,我也只好这么认命了。”

她就势在石阶上坐下,同时把泰德也拉了下来,“现在告诉我你的故事吧。你的女人,能满足你吗?”

泰德似乎明白了她问话的意思,但还是拿不准如何回答她,于是装傻,“我不知道你说的是谁,什么女人?”

“丽丽呀,你别瞒着我了,苏珊全都告诉我了。”

编一个什么样的瞎话对付她,泰德还没想好呢,灵机一动,他这样回答她:“我是在你们英国人的殖民地香港出生长大的。英国人可从来就没有想过要满足香港人,同样的,女人不想满足男人,我们就是企求,也是没有用的。”

夏娃厉声打断他:“请回答我的问题,这个丽丽,我不管你和她是什么关系,能否满足你的生理和心理需要?”

“当然不能,你也不能,没有女人能满足我。” 泰德的声音里,充满着恼怒。

“要是我愿意努力满足你呢?” 她换上了一副新的面孔,此时万般娇媚。

“我可以考虑给你一个试用期。” 他说得有些咬牙切齿。

“那就好,这是我们的协定。我们是应该有一个试用期。至于你和丽丽俩人的事情,请你自己解决,不要来烦我。”

说完她俯下身子,让他又忘记了自己的名字。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才叫游戏:仅13天风靡全球场面堪比战争大片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