倾世皇妃 [第二卷]金杯潋滟晓寒妆 第六章

zhenaisusu 收藏 0 24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783/][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783/[/size][/URL] 疏影横斜惜晚露,百卉千花含风露,繁霜滋晓淡月知。 当我停住步伐举目而望之时,我竟在不知不觉走到长生殿宫门外。如今先帝已故,此处已是一片凄凉,连个守卫都没有,我踌躇着望着此处,考虑着要不要进去。或许……   想到此处,我不禁伤感,脚也克制不住地走了进去。使劲儿推开朱门,走了进去。如今的长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783/


疏影横斜惜晚露,百卉千花含风露,繁霜滋晓淡月知。

当我停住步伐举目而望之时,我竟在不知不觉走到长生殿宫门外。如今先帝已故,此处已是一片凄凉,连个守卫都没有,我踌躇着望着此处,考虑着要不要进去。或许……

想到此处,我不禁伤感,脚也克制不住地走了进去。使劲儿推开朱门,走了进去。如今的长生殿已物似人非,可惜了这片香雪海,再无人欣赏了吗?漫步进这片雪海林,却看见林中还有一人,不是祈殒还能是谁?我没有想到,四年前在这个梅林初次遇见他,四年后又再次在此遇见他,真的很巧。

“驿外断桥边,寂寞开无主。已是黄昏独自愁,更著风和雨。”他轻吟着陆游的《咏梅》,我朝他走去,顺势将此诗后半节接了下来,“无意苦争春,一任群芳妒。零落成泥碾作尘,只有香如故。”

我的声音引得他猛然回头,“潘……”声音却戛然而止,尴尬地望着我。我笑望着他,“只有香如故,说的很不错呢。”

“你的声音很像……我的一个……朋友。”他解释着,仿佛怕我会误会些什么。

“你那位朋友,是谁?”我若有所思地问了句,我的声音他还记得呢。

“在一场意外中死了,你知道她真的很像我的母亲,真的,很像……”他的声音越来越小,小到我根本听不见。

我莞尔一笑,他竟然还沉浸在母亲死亡的伤痛中,“你的母亲,她一定很美吧,像梅花一样,想必为品性高洁之人吧?”

“对,很美很美,也正因为她的美,被人害死了。”他的声音突然夹杂过一丝恨意,也惊了我,袁夫人是被人害死的?不是难产而死吗?

我谨慎地问:“被谁害死的?”

我见他双手握拳,“杜芷希!”几乎是咬牙切齿地吐出这三个字。

杜芷希,祈佑的母后?怎么会是她?我还想开口问,却霍然禁口,不能再问下去,否则会被他怀疑的。那么,要找真相,只有我自己去寻找了。

他过了许久才平复自己的心情,“我都不知道为什么会与你说这么多话,或许……是你的声音太像她了吧。你叫什么名字?”

“雪海。”

“香雪海?”他的眼睛一亮,猛将双手握紧我的双肩,微疼。我蹙了蹙娥眉,他才意识到自己的失态,不自然地笑了,“我太激动了。”

“那你的名字呢?”虽然知道他的名字,但是我的身份是雪海,我与他只是陌生人而已。

他侧头想了想才脱口而出,“殒,你叫我殒吧。”我点点头,心中也了然,他不想我知道他的身份,那我就当做不知道吧。

“为什么要叫殒呢?”

“因为我出生那一日,母亲就薨逝,父……亲就为我取名为殒,以此来铭记我的母亲。”

笑语渐渐飘散在梅林,无限蔓延至最深处……
































与祈殒聊了两个时辰他才离开,也正因为与他轻松的闲聊让我紧绷紊乱的心开始平复,可以安心地理清所有的问题。我在一处庭院折下一枝桂花,芬芳扑鼻,轻轻地把玩着陷入沉思。以我认识的祈佑来看,他不可能会因为我而弑父的,绝对不可能!唯一可以解释的就是还有另一个不可告人的隐情。想到祈星的那句,“我现在只有一个疑问,父皇为什么要放你一条生路,不干脆杀了你?”同时也点醒了我,为什么要放我?难道也有着不可告人的秘密?

我现在是不是该去找云珠将事情问清楚呢,或者,我该将自己的身份告知于她,这样她才会将事情的真相坦诚相告。可是,我到底该不该去,这样对云珠是好事还是坏事?

我一直徘徊在翩舞阁外不知该不该进去,干脆移到一旁的梧桐小树下倚靠而坐,举头而望即将破晓的天际,想将今夜发生的事全部理清。

若真如南月所说,先皇真是她下毒害死的,那么她的病能拖近一年,可见她的生命已危在旦夕。我已经隐约可以猜到韩太后在太后殿与云珠说了些什么,定是他们已经发现祈星在着手查这件事,为了自保,想将云珠推出去,让她一人将此事承担下来。那么先帝的死韩太后与韩冥也有份?为什么他们要联手害先帝,她恨的人只有那位已被关在冷宫的杜皇后不是吗?

我一定要云珠将真相亲口告诉我,下定决心后睡意突然袭上心头。我暗暗地对自己说,小睡两个时辰,待云珠醒来之后,我就将自己是潘玉的事实告诉她。一想到这儿,我就安心地闭上了眼帘。

也不知自己睡了多久,只感觉有许多争吵声传入耳边,我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睛,望着明媚的骄阳射在我的脸上,一阵更大的争吵声由翩舞阁内传来,难道云珠出事了?

我睡意全无,猛然从地上爬起,也未整衣着,立刻冲了进去。正阁内的情形让我完全怔住了,皇后、静夫人、邓夫人、陆昭仪四人同坐正副四椅,而云珠则是瘫软地跪在地上。守在门外的南月见我欲冲进去,立刻拦下我,“这不是你能插手的事。”

“发生什么事了?”为什么连皇后都来了,是找麻烦的吗?

“昨日有人给了静夫人一封匿名信,揭发云珠是乱臣之后。”南月很平静地说,拦住我的那只手依旧没有放下。

我冷冷地瞪着她,只有祈星知道云珠的身份,那么匿名信定是他送过去的,“皇上呢?”

“不要指望皇上了,皇上将处置云珠的权力交给了皇后娘娘,今日云珠在劫难逃。”她轻蔑地一笑,笑得很张狂,“当今皇上真是无情呀……为了自保竟要云珠独自承受这些。”

我静静地听着她说,目光却始终凝视着正阁内始终一语不发跪着的云珠,她娇弱的背影如此孤寂。我也明白昨日祈佑为何要下旨册封云珠为夫人,他的目的只为引起后宫妃嫔的不满与妒嫉,让她们加快速度要将云珠铲除,才有了现在的一幕。

“云珠,你最好老实交代,你进宫的目的为何,是谁派你来皇宫的?”杜莞的声音娇腻严肃,不失魄力。

云珠低着头,什么都不说,静静地盯着地面。静夫人却从椅子上起身至她身边,单手掐住她的下颚将她的头狠狠地抬起,目光凛然,“你以为不说话,我们就拿你没办法?”她回望了杜莞一眼,“皇后娘娘,您看……”

她沉思了一会儿,“静夫人,本宫把处置她的权力给你。”

静夫人奇怪地望了她一眼,沉默了片刻,“来人,给我打,打到她说为止。”她的话才落音,几名侍卫就拿着长棍冲了进来,看来是早有准备。我用力想挥开南月的手,她却死死地拽着不放,“王爷有交代,绝对不能让你进去。”

“如果我一定要进去呢?”我将一直放在云珠身上的目光投向南月,死死地盯着她不放。

她紧拽我的手又加了几分力道,“那么我现在就会揭穿你的身份。”

“随便你……”我现在只有一个念头,我要到云珠身边去,以她现在的身子来看,根本承受不住那些板子,我不能让她在临死前还要受这样残酷的刑罚。

“你不怕你的身份揭穿后,皇上的地位会因你的身份而受到威胁?他包藏沈询之女,又包藏夏国公主……”她压低了自己的声音对我提醒,彻底浇灭了我心中的怒火,只能愤怒地瞪着她,却又无可奈何。

“王爷也是为你好,他其实……”她开口想为祈星开脱些什么,却被我打断,“是呀,他对我可真好,利用我害云珠,利用我想打击祈佑,利用我想登上皇位。他对我的好,我一辈子都会记住的。还有你,南月!”

她苦涩一笑,“谢谢你记住我。”

我的目光投向已被侍卫按趴在地的云珠,静夫人无奈地俯视着她,“给你最后一次交代的机会。”

“云珠……没有什么可说。”她的声音很虚弱,却夹杂着坚定。我紧握双拳,她对祈佑的心真如此坚韧不移,始终不悔吗?可是祈佑给她的是什么,那是抛弃啊。云珠你怎么从不为自己想想,四年前你抛下自己对祈佑的爱。成全了我与他,四年后好不容易可以得到祈佑的疼惜,而今,你却为了他,独自承受所有的责任。

“给我打。”静夫人一声令下,两名侍卫就举起长棍狠狠地打在云珠的臀上、背上、腿上。我闭上眼帘,不敢再看这么残忍的场面。可是一声声强忍下的闷哼却传入我的耳中,有冰凉的泪水由我紧闭着的眼眶溢了出来。我一片空白的脑海中倏然闪过与云珠曾经的一幕幕。

“只求今生能伴在姑娘与主子身边,别无所求。”

你的愿望仅仅只有这么简单,却始终无法实现。

“为了从火海中将我生命中最重要的人救出,可惜,徒劳。”

明明知道里面的大火随时会要了你的命,你却依旧不作考虑地冲进去救我,只因为我是你最重要的人吗?

“皇上,您就看在……臣妾曾冒死冲进火海救姑娘的份上,您恕了她的不敬之罪……”

为了救一个奴才,你不惜将曾经的恩情拿出来恳求祈佑,你到底是怎样一个女子呀,你从来都没有为自己考虑过吗?

我缓缓地睁开双目,突然挥开南月的手,许是她没有料到我会突然甩开她。我很容易地越过她冲进阁内,飞身扑到云珠身上,将她牢牢地护在我身下。没有人料到会有一个人突然冲了出来,两棍子丝毫不留情地打在我背上,可是我没有感觉到疼,我只是想保护云珠。

侍卫见此情形突然将动作停住,错愕地望着我们,我望着云珠死灰般的脸,血缓缓由她口中吐出,染红了地面,好大一片。我颤抖地伸出手抚摸着奄奄一息的她:“珠儿……”我轻唤一声。

她蓦然睁大双目,用不可置信的目光盯着我,张着唇想说话,“你……你……”却支支吾吾地说不出一个字,我知道她已经体力耗尽,是用最后一丝气力硬撑着自己的神智。我也知道她想说什么,我用力点头,轻附在她耳边用只有我们俩能听见的声音说着:“珠儿,你听清楚,我就是潘玉,我没有死,我一直在你身边。”

她的目光愈发光彩,死灰般的脸上渐露笑容,用力撑起身子,只对我说了三个字:“对不起。”

我万万没有想到,她得知我的身份后,只有“对不起”这三个字,她竟然对我说对不起。我知道她怕我怪她做了祈佑的女人,可我怎么会怪她呢?我怎么会……

“好一个主仆情深。”静夫人不屑地轻哼,优雅地拿起桌案上的茶水轻抿一小口。

“把这个奴才拖开,继续打。”说话的是一脸淡漠的妍贵人。

我一听到她的话,立刻跪到地上猛磕头求她们能放过云珠,“求求各位娘娘不要再折磨我的主子了,她已经快不行了,求你们让她安乐地去吧……求你们了!”

“你是什么东西,敢在我们面前为她求情?”邓夫人从椅子上起身,怒斥我一声,并没有因我的恳求而动容。

我猛然怔住,木然地听着她们口中无情的话语,以及那无情漠然的目光,也许现在的情形只有“世态炎凉”四个字可以形容。如今的云珠已经伤成这样,她们还不肯放过她吗?

“统摄六宫是本宫的职责,决不能允许逆臣之女蒙骗皇上,祸乱后宫。况且,本宫执掌金印紫绶,掌握这三千佳丽的生杀大权。她既然做错了事,就该受到应有的惩罚。”一直沉默的杜莞终于开口说话了,说得如此冠冕堂皇,义正词严。

我冷笑,她们会这样对待云珠,还不是怕皇上对她的宠爱日复一日影响到她们的地位,欲除之而后快。说白了,都是为了私心。她们有哪一位是真心为这个皇室操心,为祈佑着想?我的目光静静地扫过杜莞、温静若、邓夫人、陆昭仪,今天所发生之事,我会一生铭记。

那一日,骄阳妩媚多姿,枫叶四散飘零,心飞逐鸟灭,在侍卫将我拖出去之后,云珠只挨了两板子就咽下了最后一口气。我的眼泪始终徘徊在眼眶内,倔犟地不肯流下,怔忪地望着四位娘娘傲然地离去,口中还念叨着。

“真没想到,才挨三十几板就死了。”

“死了活该,逆臣之女还想一朝得宠,贵宠六宫。”

“还亏了静夫人提早揭发这小贱人的真实身份。”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女白领玩的军事游戏:输了要扒衣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