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逐 一 2戈壁沙漠:越狱

追逐马甲 收藏 14 119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808/][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808/[/size][/URL] 2 戈壁沙漠:越狱   春分过后,日照渐长。夜晚,他居然能在活动工棚中睡个整觉,不再被时时冻醒了。虽然干粮准备得还不充足,但他不愿等,一刻也不能再等了,他必须要越狱。他不能在这里坐穿三十年的大牢。   据他所知,从来没有一个人能成功地逃离出这个采石场。昨天发生的悲惨事件就是明证。山东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808/


2

戈壁沙漠:越狱


春分过后,日照渐长。夜晚,他居然能在活动工棚中睡个整觉,不再被时时冻醒了。虽然干粮准备得还不充足,但他不愿等,一刻也不能再等了,他必须要越狱。他不能在这里坐穿三十年的大牢。

据他所知,从来没有一个人能成功地逃离出这个采石场。昨天发生的悲惨事件就是明证。山东人吴秃子是这里最强壮的刑事犯,越狱了十多天,犯人们都以为他大功告成了。可他还是被拉了回来。惨啊!一堆白骨。白骨上那微微泛红的,是吴秃子的残余生命,他最后血细胞的沉积。

看到这些,更加剧了他马上行动的决心。

犯人们都知道,这个劳改营坐落在戈壁滩的边缘,只有东方靠近绿洲,于是所有的防卫都集中在这一个方向。这个信息是越狱犯们以牺牲生命的代价换来的:逃向东方的犯人们总是会被抓回来,加刑后他们永远垂头丧气,苟延残喘。而逃向南、西、北三个方向的人,结局便不知是好还是坏了。因为狱警们追都懒得追,安静地等十天后,他们的车上总能拖回来死尸。

像吴秃子这样被动物啃得只剩下了白骨,大家还是第一次见到。人人摇头,个个认了命,一旦沦为阶下囚,还是忍了吧。

但他不能忍,因为他必须要出去。他认为自己的智商高于其他所有人,他有能力和狱警们斗一下智。

狱警们向东方追捕他的时候,他其实还没有逃跑,躲在采石场边缘的一个地洞里,老老实实地猫了三天。三天过后,算计着一无所获的狱警们,已经兵分几路去戈壁荒滩收拣他的尸体了,他这才小心翼翼地开始行动,在夜幕狂风的掩护下,向东方奔跑。

跑了一夜,半跑半走了一夜,然后又走了一夜。怎么还是无边无际的戈壁?他开始怀疑自己迷路了。

一点一点积攒起来的剩馒头、干大饼、米饭团、咸菜块……早已经就着那两大罐水吃光了。确切地说,他忍饥挨饿两天两夜了。维持他生命的,是沙漠中一种饱含水分的棍棍草,棍棍草没有养分,却帮了他的大忙。

他不再幻想食物,只希望能见到一条小河,他会把头埋下去,一口气把河水喝光。他开始怀疑自己的头脑是否清醒,因为他好像失去了所有的五脏,只剩下了冒火的嗓子、溃烂的舌头、干裂的嘴唇……他想起了上甘岭的战士们,万分后悔没有把自己的小便收集起来。

这天睡觉,他所做的梦,是被人从船上扔进了大海里。待他的肚子被撑成了大水球,他才清醒过来,用他那唯一的军毯捂严了自己,掉下了几滴眼泪。他马上忍住,用手指把眼泪引进了嘴中。这么咸,这么苦,把他自己都给震惊住了。他不敢再流泪,只用双手徒劳地抓着沙子,像狼一样干号起来。

以后的行走是在毫无知觉中进行的。也就是说,他饿到了极点,渴到了极度,所有的身体器官都关闭住了,只剩下了一个信念:不走一定是死,走可能有生的希望。他是需要继续活下去的。

这天,他见到了海市蜃楼。揉揉眼睛,仔细再看,踉踉跄跄,走近前来。啊,终于看清了,是仙人掌群!有着巨大针刺的仙人掌上,仙人花苞已经形成,仙人果呢,仙人果在哪里?

一路上,像神农尝百草一样,他已经吃了太多的植物。可除了这棍棍草外,其他的东西都是那么的苦涩难咽。

他从口袋里取出改锥——自己从监狱带出来的唯一工具,啪啪撬下了几片仙人掌,再小心把大刺除掉。然后面对这肥大、充水的叶片,他一边祈祷着,一边咬下了一小口。咀嚼着,嗯,苦中带有清香,有点像生苦瓜,解渴啊。当然希望这东西能管饱,同时也败火。双膝跪下,他开始像大熊猫贪吃竹子一样,享受起这仙人掌肥大的叶片来了。看来天无绝人之路,老天怜悯他,在最关键之时,白送了他一顿厚厚实实的绿色食物。

其实他并不知这仙人掌内有否毒素,他的肚子能否承受这大自然的馈赠,他需要的是填饱肚皮,像正常人一样吃喝拉撒。不再多想了,他开始不停地吃呀吃,双手颤抖着,满嘴咀嚼着,心里知道,自己已经返祖成了猿猴。

就在这时,他在这片仙人掌叶片的背面,发现了一个茧苞,好奇地用手剥开。怎么?里面满是小蜘蛛。它们受了惊吓,开始四窜逃逸,可网丝连接着它们,它们被串成了几条线,挂在一起,在他的手上摇曳。想都没想,他把连着线的这些小蜘蛛,一起囫囵吞进嘴里。这是蛋白质,他现在急需蛋白质,哪怕是极微小的一点点。

终于吃饱吃足,他感觉自己要被这绿色给撑死了,便倒头躺在了黄色的沙漠上。突然心生怜悯,他开始咒骂自己残忍,怎么连刚出生的小蜘蛛也要吃?太禽兽了吧?

又想起了李思德,这个家伙才是真正的禽兽!陷害自己的时候,他想的是什么?保他的小命?让所有反对他的人全完蛋?可悲呀,人类生存的本能太可悲了,一个个都是这么自私,而自私的极点,便是图财害命。

……

这样一个人念念叨叨,他继续赶路。或者说,白天休息,晚上走。夜间凉爽,有指路的星星,虽然他的身体越来越弱,但他现在确信了,他没有迷失方向,他是一直向东而去的,只要不停止,他就能走出荒漠,走回人间。

腿如铅,身似桩。这天,他终于倒了下来,心里是多么的不甘心!

他是被疼醒的。发现自己的手臂上,有一只毛茸茸的脑袋。大叫一声,他蹿出了沙坑,跑出了几百米后,这才在大漠的晚霞之中,看清楚了,咬他的是一只又老又丑的动物。

这只野兽并没有追赶他,只是站在原地。它似乎没弄明白,怎么到口的食物,突然自己逃跑了?

这动物的身上有斑点,有斑点的应该是豹吧?可新疆雪豹漂亮啊!他打量着这只骨瘦如柴、满脸沧桑、毛皮肮脏的丑恶东西,判断它不是豺就是狼。就把它定义为狼吧!

突然感觉手上有黏糊糊的东西,他这才注意到手臂上鲜血淋淋。想都没有想,他开始吸吮起自己的鲜血来了。自己的血,甜甜蜜蜜。像什么?像蜂王浆。对,就是蜂王浆,十全大补。

血快吸干了,他才看清楚了这野兽的牙痕。这只奇丑无比的家伙的确有着尖利的牙齿。谢天谢地,它没有去咬他的喉咙。

人和狼在对视。四只眼睛中明显表现出来的,居然都是如饥似渴。他明白了,他们两个谁能把对方干掉,胜利的一方就能存活下来,生和死的意义此时就是这么简单。虽然他那么厌恶它,可他渴望着这只狼的鲜血;他也决不能让它再咬到他。如果败在它的牙中,就像败在李思德的手中一样,他将死不瞑目。

他仅有的武器是那把改锥,还有几颗钉子,它们都被留在了沙坑里。如果能够拿回手中,他有把握打败老狼。不然……他突然想到了吴秃子的骨头,心里一惊,他意识到了,也许这里不仅有一只狼,远处,还有一群狼在潜伏着呢!

顿觉毛骨悚然,头发倒竖。他定了定神,决定拼了,趁着对手只有一只的时候,他要先下手为强。积聚了全身的力量,大声咆哮着,他跌跌撞撞地向着老狼,也是自己刚才睡觉的沙坑的方向,冲去。

老狼着实被吓着了,转身就跑,跑起来还是一瘸一拐的。看到老狼的狼狈不堪,他气不打一处来,张牙舞爪地扑向老狼,一心想把它擒拿抓获,然后生吞活剥,填满自己的肚皮。没想到他心中着急,用劲过猛,一个趔趄,没有稳定住,摔倒在地上,啃了一嘴的沙子。似乎用完了所有的力气,他喘着粗气,头昏脑涨,只感觉浑身热血沸腾,可就是站立不起来。

老狼听到了人摔倒下去的声音,停住不跑了。它发现人倒地了,稍一犹豫,又折了回来。

看到狼龇牙咧嘴地冲着自己过来了,本能地,他一跃而起,开始往他睡过觉的沙坑方向跑。前面,人晃晃悠悠,后面,狼摇摇晃晃。终于,他跌进了沙坑,一把攥住了他的改锥,他想一下子把老狼的两只眼睛同时扎瞎。慢着,还是扬沙子吧!没想到风向对他不利,沙子没有迷住老狼的眼睛,反倒把他自己给弄瞎了,老狼随之扑了上来。

老狼的利爪在他的脸上乱抓,嘴张得大大的,臭气烘烘,在寻找他的喉咙。他紧闭着双眼,一只手顶着老狼的脖子,另一只手用尽了吃奶的劲儿,用改锥在老狼的身上拼命乱扎。他居然能够翻转身来,把老狼压在了身体下。当老狼的挣扎越来越弱的时候,他看到了老狼的身上到处在冒血。他的改锥扎得够狠的,有一下扎进了老狼的心脏。

他知道喝狼血的时候到了,自己不会被渴死了。

喝足了老狼的血,他迫不及待地开始吃肉,以前还真不知道狼肉是所有肉中最香的,而且要生吃,生吃才能吃出肉中的甜味。

终于吃饱喝足了,他躺在沙坑里一动也不想再动。他的眼睛里还有沙子,他决定现在可以哭了,把眼里的沙子全部哭出来吧。哭着哭着,他睡着了。

不知是梦还是幻觉,他认为自己的屁股后面,长出了大扫帚般的狼尾巴,虽然摸不到,但它确实存在。而且他的名字不再是监狱中的“38号”,而是“狼人”。

“狼人”,确切地说是非狼非人。他喜欢这个名字,他感激这只奇丑无比的老狼。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