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新四军皖南事变揭密与教训[版主已阅]

飞鹰兵团司令 收藏 5 1243
导读:在我军的历史上从来没有像新四军那样一支在发展壮大的道路上充满曲折与坎坷的部队。他们用鲜血奋斗出了新中国,他们的故事惊天地泣鬼神。从1937年10月建军到1947年1月撤消建制他们在10年中总共歼日伪军31万余人,抗击和牵制了16万日军,23万伪军,作战2.2万余次。反顽自卫作战3千余次,歼国民党顽固派军14万余人。数次的东征北伐,不段开拓根据地。1941年的皖南事变更使新四军陷入了更大的困境,当他们没有被打垮,仍旧重整虎威再次为我们抗战胜利为全中国的胜利贡献了全部。他们领导人的命运也是充满了崎岖。军长叶挺在

在我军的历史上从来没有像新四军那样一支在发展壮大的道路上充满曲折与坎坷的部队。他们用鲜血奋斗出了新中国,他们的故事惊天地泣鬼神。从1937年10月建军到1947年1月撤消建制他们在10年中总共歼日伪军31万余人,抗击和牵制了16万日军,23万伪军,作战2.2万余次。反顽自卫作战3千余次,歼国民党顽固派军14万余人。数次的东征北伐,不段开拓根据地。1941年的皖南事变更使新四军陷入了更大的困境,当他们没有被打垮,仍旧重整虎威再次为我们抗战胜利为全中国的胜利贡献了全部。他们领导人的命运也是充满了崎岖。军长叶挺在皖南事变后被国民党扣留1946年4月8日飞机失事遇难,副军长项英、副参谋长周子昆被叛徒副官杀害,政治部主任袁国平1941年在突围中牺牲,四支队司令员高敬亭1939年6月,被错杀于安徽省肥东县青龙场(1975年11月,毛泽东主席亲自批示,重审高案,1977年4,月,中国人民解放军总政治部为他干反,追认为革命烈士)。豫东地方党武装第6支队司令彭雪枫1944年9月11日在河南夏邑八里庄指挥作战时牺牲。这些在中国的历史上都是少见的。

说到皖南事变我想我们不禁都会问一句为什么会造成那样的残局?我想解析其中是原因不为乎就是两个方面:一个是外部,国民党方面。另一个就是内部,领导人的突围路线选定。新四军是1937年成立的,主要是由南方各地区没有参加长征的红军和游击队改编而来。根据中共中央的抗日战争战略方针,新四句主要是在大江南北河湖港汊地区,广泛发动群众,开展游击战争,打击日伪军,创建华中抗日根据地。注意是在华中(皖西、皖南、皖东、苏南等),其活动中心一直就是以南京为中心的,这样一颗定时炸弹放在人家的首都附近谁睡觉会安稳?所以新四军皖南事变的发生似乎在一开始就是注定的。这是外部的,也是客观的。皖南事变发生以后其撤出皖南北渡长江主要有三条路线:一是由云岭想东北进入苏南通过敌占区再北渡长江,这条路沿途设有我军的兵站,又有一定的群众基础。二由云岭向东北经铜陵、繁昌北渡长江到达无为。这是一条沟通军部与江北四、五支队及江北指挥部的联系的常用交通线。这条路最大的优点是路程近,而且是皖南军部和江北指挥部经常往来的路线。以上两条路线虽有国民党和日伪军的封锁但就此突围如遇危险可得到就近部队的策应。三是“绕道”的路线。即由云岭南下茂林、三溪入宁国转广德、郎溪到溧阳,然后渡江北上。令人惋惜的是最后选择的正的第三条“绝路”。如此的选择是与领导人的分歧,斗争有重大关系的。叶挺倾向于前两条。但由于项英的独断专行和当时的军事行动规定,最终的突围路线是按照项英提出的方案走的。由于转移时间和转移路线都是在受到党中央批评之后临时决定的,因而全军的序列编组和政治动员也都显得很乱。这时我皖南部队共有9000余人,编成三个纵队,分三路开进。新四军前进到茂林地区时,已经进入国民党顽军袋形包围圈之内。叶挺主张付出一些代价突破在前堵截的星潭顽军防线,项英一直犹豫不决,在形势十分危急的情况下,新四军领导层为讨论是否攻打星潭的会议一直从下午3时开到夜间10时,长达7个小时,得不出结论,使新四军失去了突围的最后时机。这就是皖南事变中令人惊诧的“七小时紧急会议”。叶挺终于忍无可忍,气愤地对项英、袁国平、周子昆说:“现在我们陷入了重重包围,不打一场恶仗不花一些代价,是冲不出包围圈的。时间就是胜利。不能总是犹豫不定,总是没有决心。你们的意见到底怎么样?请快说出来。我的态度是,错误的决定我也服从。现在请项副军长作决定吧,你决定怎么办就怎么办。” 最终,项英没有同意叶挺攻打星潭的主张,决定部队重新由原路折回,改向西南前进,使得已经取得一线转机的新四军陷入绝境。这个错误的教训的深刻的,造成就多名领导的牺牲,新死军也差点退出了历史舞台。

听到项英的死讯后,已被关押在江西上饶集中营的叶挺对探狱的朋友说:“项英也是一有志气有才干的英雄。他的重大失误不是与我合作不好,而是对中共中央一再要他提高政治警惕性的指示置若罔闻,竟然完全按国民党顽军设计的陷阱走,最后铸成大错。” 叶挺1946年经党中央营救出狱后,不幸罹难于“四八”空难。

皖南事变,以皖南新四军惨败的沉痛代价,已经成为历史,我们谁也无法再改变它,可是,由此而产生的教训却是非常深刻的,大局当前,个人的利益和个人思想,应绝对服从整体大局的利益和思想,一个普通人要这样做,一个高级指挥员乃至一个至高无上的统帅也应该这样做,这才是一个共产党的大公无私的坦荡胸怀,可是要做到这一点很不容易。皖南事变后,在我党的历史上又发生的其它问题中,甚至一些给国家给民族带来严重灾难的事件中,依然有好多的原因是个人感情和个人利益超越民族感情和国家利益的结果,好在我们党一直坚持着实事求是的原则,在不断地纠正和克服着这些问题,并努力着,防止这样问题的发生,前车之鉴,后事之师,共产党是我国的执政党,目前他正领导着全国人民进行着史无前列的改革发展和经济建设,每一个共产党员都应该牢记党的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思想,一切工作,一切言行都应该服从,服务于全国发展的大局,尤其是那些身居高位的领导者和决策者,更应该牢记这一点,不要让历史的悲剧重现。还有值得一提的是事变发生后,新四军被围困皖南山中时,项英出于个人的某种思想又擅自离队,放弃了对部队的指挥,部队改由叶挺指挥,而叶挺没有指挥山地突围作战的经验,盲目的打攻坚战和阵地战,又导致了新四军的极大伤亡,假若由擅长游击战的项英来指挥部队突围的话,新四军还会取得有利的战机反败为胜或是减少损失。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周恩来和叶挺、项英留影


本文内容于 2008-11-24 18:22:34 被霹雳系列编辑

2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