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的主旋律 (一)南岭学院的传说 (一)南岭学院的传说

微笑的大鹰 收藏 1 9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846/][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846/[/size][/URL] 南岭学院坐落在阳明山的山顶,是一所历史悠久的院校,校园内风景优美,校园的北边是学院的正门,很古老的院门。现在一般的学校都已经采用全自动化的铁门了,南岭继承了老一辈的传统,还是以前的门板,两块用三十六快长方形拼成的樟树木材门板,带便庄重威严的黑色油漆,门上是一块匾额,上面藏进有力的四个大字:南岭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846/


南岭学院坐落在阳明山的山顶,是一所历史悠久的院校,校园内风景优美,校园的北边是学院的正门,很古老的院门。现在一般的学校都已经采用全自动化的铁门了,南岭继承了老一辈的传统,还是以前的门板,两块用三十六快长方形拼成的樟树木材门板,带便庄重威严的黑色油漆,门上是一块匾额,上面藏进有力的四个大字:南岭学院!一进校门,进入眼帘的,就是古老的楼群,朱红色的瓦,青灰色的砖墙,尽显出它们的年代和坚固。东面是操场,平时学生们活动和课外学习的地方。教学楼的后面是一个长廊,长廊的后面就是学生宿舍了,西南边是男生宿舍,东南边是女生宿舍,两栋宿舍楼中间是食堂。就是这样一所古老而又淳朴的学校,在未来的一年里,发生了巨大的变化……

历来各大学校就有自己的传说,南岭也不例外。是的,南岭的历史很久远,有那么一个两个的传说是不足为奇的,不过,这却是每个只要是南岭的学生,就都很向往的传说。是什么让学院的学什么如此向往呢,原来,南岭学院本并不是现在这个样子的,它最早是一间私塾,南岭的第一任院长,就是南岭的创始人,他是一名书生,姓谢名文轩,他家是书香门第,从小就被家里教育要是非分明,对人要有礼貌,对于邪恶不能低头,并且对女子要温柔。而他对于官场上的勾心斗角,很不屑,为了不被世俗沾染,他毅然的带着一家妻小,来到这个风景秀丽,空气清新的深山中,建立了这么一个学校,过着平稳的日子,一切的改变,应该是在谢文轩40岁时,家中来了一个借宿的修行和尚,这个和尚很年轻长的眉清目秀,这个谢文轩平时就对佛学有那么一点研究,现在家中来了一个高僧,他很高兴,希望和尚能在家中多住几日,和尚也不推辞,就在谢家住下了,每天,谢文轩教完书,会到家就和和尚一起探讨佛经,就这样,和尚在谢家住了差不多已经快半年了,这天谢文轩和平时一样,来到和尚住的客房去讨教佛经。

[大师,你今天怎么有点不专心?是不是有什么心事啊?]正在看经书的谢文轩,抬头无意中看到和尚并没有和往常一样在仔细的阅读经文,而是时不时的向窗外看,很好奇,就问道。

[谢施主你有所不知啊,贫僧并非有什么心事,而是因为施主……]和尚见谢文轩先开口问了,本不想说的,可是出家人怎能见死不救呢?于是便把自己发现的事情,一五一十的告知了谢文轩。[施主,你不知道,你每天去私塾教书,我在家智能光打坐修禅,这本是很正常的,只是,就在前天,中午休息时,我和往常一样去院子后面的竹林散步,呼吸新鲜空气,这本是文雅之事,却想不到……]和尚说到一半停了下来,摇了摇头又继续道:[却想不到会遇见此等龌龊之事。]

[大师,你可否说明白些,您是遇见了什么事?]谢文轩觉得自己的心里面有种很不舒服的感觉,感觉有什么很严重的事情发生了。而且,这种感觉不是一两天了。

[施主,我想你心里已经比我还清楚发生 什么吧?现在我什么都不说,今晚我会在竹林那里等你。]说完,和尚就出去了,连晚饭都没有回来吃。

这就更让谢文轩心里七上八下的乱了方寸。好不容易到了晚上,谢文轩等到自己的妻儿都睡下了,才一个人偷偷的来到竹林,到竹林时,和尚已经等在那里了。[大师,我已按照约定来了,现在,你可以把你知道的相告了吧。]谢文轩很不安的说道。

[施主,不要着急,在说之前,我先问你几个问题。]和尚似乎在卖关子,看来他不会很轻易的把事情告诉谢文轩的。[施主,你平时对人平等,从不攀权富贵,对不对?]和尚的问题很奇怪,也很无聊,谢文轩是什么样的人,这是大家总所周知的,他是个烂好人,宁愿自己挨饿,也要帮助那些可怜的流亡人。

[大师,你问这个做什么?这些问题和我们接下来要说的事情有关系吗?]谢文轩搞不懂了,自己是一个怎样的人跟和尚要说的事有关系吗?应该是没有吧,和尚在神秘什么?

[施主,你相信我的话,就请你回答贫僧刚才的问题。]和尚真的很执着。

[我谢文轩是个怎样的人,这种问题不怎么好回答。]谢文轩是个斯文人,对自己平时的所作所为是很在乎的,[大师,我的为人,只要问问这里的村民就知道了,我谢文轩虽不是英雄、伟人,但自认为行得正,平生没做过亏心事。大师,你的问题我已经回答了,现在你可以告诉我你发现的事了吧。]谢文轩虽说是个读书人,但人的耐心是有限度的。

[施主,不瞒你说,这件事关系到你和你的家人的生命安危。不是贫僧危言耸听,这几日贫僧都会到这里来收信鸽,我的师傅也就是广元寺的现任住持,他写信要我回去,说是有大事宣布,哦,说跑题了。]和尚似乎有意在拖时间。

[大师,没关系的,请你继续说下去。]谢文轩嘴上虽说没什么,但其实心里是很着急的。

[施主,这片竹林里总是传出有人吵架的声音,刚开始我以为是村民发生了口角,这是人之常情,可怪就怪在这种现象连续发生了,都是我在傍晚来此喂鸽子时发生的。]和尚终于说到了正题。

[大事,那你可否听到他们争吵什么呢?]谢文轩对和尚说的这件事并不是很相信。

[听不清楚,但有两个字去很清晰,诅咒!]和尚此时脸上的表情很诡异。

[诅咒?]谢文轩心里突然有种不祥的预感,似乎有什么可怕的事情就要发生了。[大事,你刚才说你要回寺院了,是吗?]

[是的,谢施主,这段时间多谢你们的照顾,贫僧没明日就要启程了。]和尚双手合十向谢文轩施礼后就回房休息了。

谢文轩目送和尚那个走远,自己才慢慢的组回自己的寝室。关上房门正要上床休息的谢文轩发现妻子醒了,[婉儿,怎么起来了,不再睡会了?]说完把自己的娇妻搂入怀里,[婉儿,自从你嫁于我,就没有过上一天的好日子,委屈你了。]

温顺的躺在自己丈夫怀里的婉儿听到丈夫如此说,赶忙抬头柔声道:[夫君,不要这样说,婉儿自嫁进谢家,相夫教子,过的很幸福,夫君,只要能在你的身边,婉儿怎么样都开心的。]

[婉儿!]

第二天谢文轩带着妻小送别和尚。和尚临走前特意单独嘱咐谢文轩要注意竹林,千万不要随意踏入,最好是把那片竹林给封起来。谢文轩并未在意,只是应允会照办的。

自和尚走后两个月,谢文轩一家和往常一样过着安稳的日子,并未发生什么奇怪或不好的事情,谢文轩也就把和尚说的事情忘到了脑后,也没有听和尚的劝告把竹林封起来,知道一天,私塾的 一个学生,在和其他朋友玩耍时误入竹林,直到晚上也不见其回来,谢文轩得知后,只道是孩子贪玩,可能迷路了,也没有想到和尚的劝告,而后带着几个家丁和学生进入竹林寻找失踪的书院学生。

[瑾书~]

整片竹林里充满了大家寻找失踪的学生着急的呼喊。只是寻找的结果并不如人意,直到半夜,大家也没有找到那名被大家称为[瑾书]的学生。无奈之下,谢文轩只好让大家先回去休息,自己也回到家中。

见到寻人回来的谢文轩,婉儿马上迎上前,询问结果,谢文轩只是无奈的摇了摇头,什么也没说,径自回到书房,一个人关起门来独自思考这件事情。

那片竹林,是学生平日里课余时间嘻戏时常去的地方,自谢文轩在这里教书以来,从未出过状况,为何今日会发生学生失踪的事情?不管怎样,明天白天再仔细的搜一下,总之,活要见人,死要见尸。[哎~为什么会这样?]谢文轩无奈的自问。就在谢文轩打算回寝室时,无意间看到书桌上的佛经,突然想到和尚临走前对自己说的怪事和劝告。

[天呢!这不是真的!]光想想,谢文轩就冒了一身的冷汗。太诡异了,为什么在和尚离开两个月后才发生……[不不不,不要乱想,这只是个意外,跟和尚说的那件事根本就没有任何的关系。]一番自我安慰后,谢文轩吹灭书房的灯,往寝室走去,只是他不那个没有发现,在他吹灭蜡烛的瞬间,他的身后有一个黑影一闪而过……

到了第二天,谢文轩停下了私塾的教学,让学生们在自己的房间温习,自己则带着家丁和几个热效能的村民一起再次进入竹林,寻找失踪的瑾书。

天色已近黄昏,大家还是没有进展,就在大家发丧气要回去时,一个村民发现了一只鞋子,经过检查,是南岭学院为学生统一定制的,看到鞋子,大家是喜忧参半,喜的是瑾书可能就在附近,忧的是找到的,也可能是一具冰冷的尸体。

虽然谢文轩抱持着乐观的心态,但是事实总是残酷的,不到半刻钟,人们就在一堆草丛环绕的竹林处找到了瑾书的尸体。

[谢先生,,这……]村民将谢文轩团团围住,寻求他的意见。然而谢文轩也是第一次遇到这种事,一时也拿不定主意,只好先把瑾书的尸体抬出竹林,放置在南岭书院的大堂屋里,请了和尚来超度,在南岭山上找了处好地方安葬了。瑾书是个孤儿,是谢文轩在去市集时遇到的,可以说,瑾书是谢文轩和婉儿一手带大的。现在发生这种事,他们夫妻俩是最伤心的,尤其是谢文轩的小女儿——谢莹莹!谢莹莹和瑾书是从小一起长大的,瑾书虽说是个孤儿,却在谢文轩的调教下,明事理,斯文有礼。谢莹莹小小年纪就生的美若天仙,完全继承了她母亲婉儿的美貌。从小就玩在一起的两人,时间久了,暗生情愫。这些,谢文轩都看在眼里,他本想等到两人年纪到了,就帮他们成婚,谁知道却发生了如此之事。

[爹,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为什么瑾哥会……]谢莹莹话没说完就已经哭成个泪人儿了。

[莹莹……]看着伤心欲绝的女儿,谢文轩不知道要怎么解释,因为连他自己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因为这件事发生的太突然了,一点预兆也没有。倒是因为此事,让谢文轩对和尚所说的傍晚竹林会有嗯吵架的声音这件事开始留心了。

到了晚上,等到婉儿睡着后,谢文轩独自来到竹林,想听听看到底和尚说的吵架声和所谓的诅咒是什么。可惜一直到半夜都没听到什么人吵架的声音,只有风吹竹叶的沙沙声。

[什么都没有,和尚骗人。]谢文轩有点生气,自己白白守在竹林大半夜,结果什么都没有,就在谢文轩发和尚牢骚的时候,好像突然想到什么,[和尚好像说过,他是在接近傍晚时来竹林听到的,那自己岂不是来的太晚了?]想通后的谢文轩心情有稍好一些,于是决定回房休息,翌日傍晚再来。在谢文轩离开后,他原来站的地方,出现了一个黑影,转瞬即逝……

翌日傍晚谢文轩再次来到竹林,并在那之后的三天内封了竹林,并立下家规和院规:凡是入读南岭书院的学生和谢家的子孙,一律不准擅自进入竹林,违者以逐出家门、院门处置。

没有人知道那晚谢文轩在竹林遇到了什么,这将永远是个谜……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