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上朝只收税,明朝万历皇帝真有那么糟糕吗

大唐万户侯 收藏 5 3792
导读:明万历帝朱翊钧,常被称作万历帝,是个素来被人们众中一声评为最差的皇帝,历史学家们说他在张居正死后,三十多年不见大臣,不阅不批奏章,不顾一切的推行矿税恶政,酒色财色俱全的不可救药的混蛋。《明史》中评说:“明之亡实亡于万历。”   万历帝绝不是个好皇帝,但是,对于他的批评是不是都合适?他有没有糟糕到那种程度?   一,关于酒色财气   在万历十七年有一个叫雒于仁的官员给万历帝上疏,指责皇帝酒色财气样样具全。有人认为雒于仁的指责的事实属实,万历帝确实是个不可救药的混蛋。   对于这个皇帝的

明万历帝朱翊钧,常被称作万历帝,是个素来被人们众中一声评为最差的皇帝,历史学家们说他在张居正死后,三十多年不见大臣,不阅不批奏章,不顾一切的推行矿税恶政,酒色财色俱全的不可救药的混蛋。《明史》中评说:“明之亡实亡于万历。”


万历帝绝不是个好皇帝,但是,对于他的批评是不是都合适?他有没有糟糕到那种程度?


一,关于酒色财气


在万历十七年有一个叫雒于仁的官员给万历帝上疏,指责皇帝酒色财气样样具全。有人认为雒于仁的指责的事实属实,万历帝确实是个不可救药的混蛋。


对于这个皇帝的私生活,现代已经很难说清了,也就无法对雒于仁的指责作详细评论。不过,有些事还是可用推理方式加以判断的。比如说到“色”,皇帝占有多个女人好象是天经地义的,万历帝也不例外,但是,有趣的是万历帝只宠爱一个女人,即郑妃,直到她五十多岁也未变,临终遗言还要封她为皇后。说这样是好色,和其他皇帝比起来未免有些勉强。还有些指责有些怪异,如雒于仁指责万历帝宠爱十个漂亮的小太监,这样的事难说有没有,但是很难归之于“色”。没法想象一个好色之徒会宠爱没有性腺的、不男不女的中性人。看来雒于仁缺少必要的生理方面知识,宠爱太监的皇帝当然有,但是和色无关。


更明显的是“气”。万历帝实际上应属那种没有气性的人,象雒于仁这样指责他“酗酒”、“恋色”、“贪财”、“尚气”,不论属实与否,都可能使一个人大怒,一个皇帝发起气来会有什么后果,是不难想象的,但是,最后雒于仁只是被罢官而已。在万历朝,臣子直斥或讽剌皇帝或他的爱宠郑妃的奏章相当多,漕运总督李三才说他:“溺志货财”,工科给事中王德完说他:“鱼肉蚕食(百姓)”,户科给事中田大益痛斥:“陛下驱率虎狼,飞而食人”,御史马经伦说他“失人君之职”,等等,万历帝没有因此而杀一个人。这样要是算作爱使气,还有不使气的皇帝吗?在中国历史上能找出几个有这样肚量的皇帝?至少明、清是一个也没有。


雒于仁是大理寺的评事,是个非常低的小官。大理寺是管监狱的中央机构,其中官员按职位高低有卿、少卿、大理丞、大理正、大理司直,下边才是大理评事,为八品官。这样低职务的官员是很难真正获得皇帝的私生活信息的。


虽然我们没有证据可以说雒于仁的批评中的事实通通是假的,但是,也实在没有理由相信他批评的都是符合实际的。


二,万历帝不理朝政


大约从十七年开始直到死去约三十年,万历帝就不愿意上朝听政和处理政务,官员们很难看到皇帝的影子,甚至连最高阶的大学士也会很长时间看不到皇帝。不论是当时还是后人,这都是最为诟病的毛病。万历帝是不是真正完全不理朝政?像矿税这样他想干的事,他当然是要管的,此外,很多正事,他也绝不是不管,举例如下:


1,查一下《明史·万历帝本纪》,从记载说他不理朝政的万历十七年开始,几乎每年都在赈灾的记载,只有万历四十五年有“有司请赈不报”的记载,可见其它年份所有这些赈灾都是他亲批的。所以,不论万历帝见不见臣下,对于赈灾这样的事,还不能说他吊以轻心。


2,因他对许多有关奏折不批复,造成许多官位空缺,这也是被后人批评的最严重的问题之一,认为这是使皇朝不能正常运转的极荒唐的事。但是,如查一下历史记载,就发现,与边防军事有关的官员一个也不缺,在明朝任命高级将领的权力在皇帝,军队中高官都是万历帝亲自任命的。可见万历帝绝不是让官员任意空缺,大概是他认为有些官员职务根本就没有用吧。


3,在万历中期,有所谓的三大役,即平宁夏哱拜(鞑靼裔,有蒙古为外援)造反,派兵去朝鲜把日本侵略军赶走,平贵州杨应龙反等,都需调大军进行战争,特别是援朝抗日,先后进行七年,先战,讲和,又战,直到胜利,所耗军费极巨,所有这些,必得皇帝亲自批准决策。平宁夏哱拜造反有大功及抗日前期的主帅李如松,此人颇能打仗,可能有文化低性格粗暴之类毛病,所以弹劾他的奏章甚多,但万历帝不为所动,坚持任用他。此人忠勇,能身先士卒,打了不少胜仗,后在和鞑靼作战中伏力战而死。皇帝用谁,当然得由大臣推荐,但李如松及其它一些前线指挥将领的任命确是万历帝自己敲定的。


多说一句,不要以为抗日援朝是多管闲事。当时日本掌权的丰田秀吉,扬言要打到北京,消灭明朝呢,进攻朝鲜只是为一个跳板。有些日本人不但专会作蛇吞象的梦,而且真以为能吞,真还去吞。但愿以后他们别再作这样的梦了。有人批评万历帝的三大役是自我眩耀,太不着边际了,难道要对外国侵略采用不抵抗政策?


4,在万历后期,努尔哈赤崛起,在松山打败明军主帅杨镐,东北地区人心不稳一片混乱,众臣齐聚紫禁城文华门请万历帝上朝和臣子们商讨对。万历帝不理(这素来是人们所特别诟病之处),他所做的是任命熊廷弼为主帅,对于熊廷弼上的奏章都是立即阅读,且是“悉报允”“帝从之”立即批发。熊廷弼只用了几个月的时间,就令“守备大固”,局势好转。其实,不懂军事的皇帝和大臣们能讨论出个什么?任用一个能干的大将,且能用人不疑,这才是正道。若不是熊廷弼在熹宗时被东林党人排挤,被阉党害死,抗清的局势不会那么快就恶化。


学者们批评万历帝当皇帝如在梦幻之中。柏杨说的更直接:“宫门紧闭,人们无法进去,奏章投进去如同投进死人坟墓,得不到任何回音。……如火如荼的民变兵变,遍地的诟骂声和反抗暴政革命,明万历帝都无动于衷,明政府现在已经成了一个断头的僵尸。”并不全符合事实,有些过分了。万历帝对军国大事还是管的,而且管的水平在明朝后期的皇帝中不能说是最差的。


为什么万历帝不愿见朝臣?没法断言,可能原因之一是他特别烦官员们进言。许多官员所拼命力争的事,现在看来真有些无聊。例如所谓“国本”之争,即立太子之争。自从万历帝的宠妃郑氏生了儿子(后来的福王朱常洵),大臣们就不断上奏章坚持立长子朱常洛(即后来只当一个月皇帝即死去的光宗)为太子,十五年后,终于成了太子,这时又开始为福王朱常洵应离开京城到他封地去而斗争,又争了十多年。其实,开始争立太子时,朱常洛才四岁,朱常洵还是婴儿,根本无法辨清贤愚优劣。何况从后来的事看,朱常洛及其后裔当皇帝,明朝也不过二十几年就亡了,如果换个人当皇帝,能不能好点或更坏点,谁也无法说。据记载,福王朱常洵也不是好鸟,不过,万历帝喜欢他。臣子们非要立万历帝不喜欢的儿子,反对立他喜爱的儿子,他心中会爽快吗?所以,只好烦的不得了。既然烦,就不见,眼不见心不烦。


另一个原因可能和党争有关。当时除了著名的东林党人,文章写的好,但不论是边疆军事还是社会问题,都处理不好;倒是一旦有权,凡和自己不一派的,不论清红皂白一律打击,也狠的如狼一般,不讲道理。和东林党不一派的那些人,被东林党人按籍贯指为浙党、楚党、齐党等,和东林党人间相互攻讦皆不遗余力。要想制止这样的党争,非得有点魄力和韧劲不可,万历帝没有这些,他只有烦这些事的能力,所以,不见吧,眼不见心不烦。


此外也有人考证说万历帝健康状况极差,这是客观原因,但也不应不上朝吧。


有人说万历帝不上朝是因为他吸毒,这就有些玄了。罂粟传入中国很早,但只用于药物。中国最早记载吸毒成瘾的事出现在十八世纪台湾,比万历帝晚二百多年。如果万历帝确吸食鸦片有瘾,以此为乐,太监们不会不学,贵戚高官们也会引为时尚,但这些都没出现,官员吸食鸦片成风是在十九世纪前半期,是三百多年后的事。


万历帝绝不是一个好皇帝,他不但应该关心处理像抗日、抗清(后金)这样的军国大事,而且应该肃整当时极严重的贪污;应该整顿吏治,压制当时极严重的党争;对于臣下的批评应该重视,不同意的应反驳,不应不闻不问;……。这样不见朝臣,不理那些他不愿看的奏章,只能使这些恶习和不正之见越来越严重。


三,矿税恶政


开矿收税是万历帝的一大恶政。从万历二十四年起,他派太监到不少省份去监督开矿,并收矿税。太监怎懂如何开矿?据记载他们无恶不作,极其能事以骚扰地方。例如,在太监看着谁家有钱,就说他的祖坟,或住宅下面有矿,不送大量钱财来就要开挖等等。其它恶行就不一一举出,这造成多处民变,甚至兵变。其成果是从二十四年开始派矿使至三十三年结束的十年中,这些太监们共为万历帝搜刮到三百多万两白银(当时朝廷岁入为三百到四百多万两间),至于太监们中饱私囊有多少,就没法说了,不过,绝少不了。


为什么要开矿和收矿税?乃因财政紧张。万历中期以后需大量花钱的事可列如下:


万历二十年,平宁夏哱拜造反,用银200万两;


万历二十一年起,抗日援朝,先后七年,用银700万两;


万历二十四年,坤宁宫大火延及乾清宫;


万历二十五年,皇极、建极、中极三大殿(即后来的太和、保和、中和三大殿)火灾。


万历二十七年,平贵州杨应龙造反,用银300万两;


战争花不少钱,重修宫殿也需要大量金钱。万历帝开矿收矿税就是为弄钱。


随着经济发展,开矿确可能是一大财源,当时所开的主要是金、银、铜、铁、铅、汞、硃砂等矿。如果开矿增加财政收入,比增加田亩税,加重盘剥可怜的农民恐怕要好一点。开矿及矿税中太监榨取的对象主要应是富人,所以,虽然闹的很凶,似人人自危,但并未酿成贫民大造反。


万历帝最大的问题是不该以太监为矿使,任他们胡为。但是,当万历帝想开矿收矿税时,所有的官员们,不管是中央的,还是地方的,不管是哪一派的,都一律反对。万历帝不派太监派什么人?


当初明太祖朱元璋就是反对开矿的,后来的康熙、雍正也是反对开矿的。康熙曾在二十二年下令停止开矿,说“开矿无益”,雍正时,有地方官提出开矿,他“均不准行或严旨切责”。这些“英明的”皇帝为什么都反对开矿?是不是他们都有先见之明,知道生产力的发展的后果必将是打破皇帝独裁统治的樊笼?


写此文绝无为万历帝翻案之意,他不是合格的皇帝,明朝的灭亡,他确应负些责任。不过,对历史人物的评价,应该实事求是。清朝皇帝为了证明自己侵入中原的合理性,极尽能事给明朝抹黑,在清朝皇帝直接控制下编纂的《明史》在这方面起了大作用。空前严酷的文字狱,使文人们不敢说真话,特别是有关明朝的真话。今天仍有些学者们对于清统治者的说法仍奉为金科玉律,不加分析,不但不愿越雷池半步,而且还随之进一步涂黑,这就没有必要了。




9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