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军洛:中国有重蹈日本覆辙的危险

qingyujun001 收藏 0 101
导读: 今天,中国高层推出规模达4万亿人民币投资计划来扩大内需与应对中国经济下滑。虽然,本人前一阵是呼吁应尽快推出6万亿 — 8万亿人币救市计划。尽管目的都是一致的,但不同的投入方向,必然是不同的结果或结局。今天中国高层的救市方向,是大力向中低收入家庭与农业补助扶持和大力扩大国内公共基础建设。大力向中低收入家庭与农业补助扶持是经济成长的重要手段。而今天大力扩大国内公共基础建设的战略,说明“股市不救市”论的人在今天中国的长期垄断地位,也说明中国正在向1990年的日本人一样的政策出台的后果,是中国经济面临一场结

今天,中国高层推出规模达4万亿人民币投资计划来扩大内需与应对中国经济下滑。虽然,本人前一阵是呼吁应尽快推出6万亿 — 8万亿人币救市计划。尽管目的都是一致的,但不同的投入方向,必然是不同的结果或结局。今天中国高层的救市方向,是大力向中低收入家庭与农业补助扶持和大力扩大国内公共基础建设。大力向中低收入家庭与农业补助扶持是经济成长的重要手段。而今天大力扩大国内公共基础建设的战略,说明“股市不救市”论的人在今天中国的长期垄断地位,也说明中国正在向1990年的日本人一样的政策出台的后果,是中国经济面临一场结构性崩盘的局面的根源。


1990年日本股市崩盘后,日本经济学界大力鼓吹扩大国内基础建设,日本政府推出巨量投资扩大日本国内道路与桥梁建设。同时,在1990年日本人应美国人要求,禁止日本银行购买日本上市公司股份,禁示日本上市公司之间交叉持股等。并且,美国与英国迅速推出国际体系清算新标准《巴塞尔协议》,规定全球交易体系中的银行自有资金比率必须达到8%,而当时美国与英国银行的比率是在6%,日本银行是在3% — 4%。可见美国与英国银行为完成《巴塞尔协议》的标准是并不太困难。而对日本银行来说,尤其是在日本股市崩盘环境下,日本银行与日本制造业的任务与负担是非常沉重。而这时日本政府推出的巨量救市资金,却听从美国人建议是主要投入国内道路与桥梁基础建设。这种政府承包市场基础建设的行为,必然是高消耗,低效率的结果。所以日本银行与日本制造业只是表面获得短暂回升,而结果是再次迅速恶化。最终,反而导致日本政府债务骤增,政府支出大量挤占私人资本生存空间,企业效率、银行效率、政府效率反而是加剧恶化。日本经济是在日本政府巨额扩建国内道路与桥梁和外部的国际清算新标准中,走上了至今20年的衰退之路。


本人2007年6、7月份提出的是2008年中国经济增长重挫、出口重挫与中国股市跌到2000点。请大家注意,今天中国经济政策产生的问题,全部是翻版1989年日本经济错误。1989年美国经济与今天一样是陷入严重衰退。而日本中央银行、日本经济界与日本媒体一致谈论是反通货膨胀。在1987年 — 1989年,日本中央银行在美国经济陷入严重衰退的大背景下,强力紧缩日本国内货币基数。日本股市在1990年一年内跌幅高达60%。而同样在2007年6、7月份中国中央银行、中国经济界与中国媒体在美国次级债加速恶化的大背景中一致高谈的也是反通货膨胀。所以,2008年中国股市的崩盘是一个常识问题与人为灾难重演。我们的经济政策在重演日本1989年日本股票崩盘前夜的经济政策。而同样日本经济在1990年遭重挫与美国经济陷入衰退背景下,日本政府是推出巨量扩大国内道路与桥梁建设,使大量政府支出挤占私人资本空间,最终日本经济是20年大衰退。而今天1990年后的日本经济政策,又翻版到2008年的中国经济政策上。所以本人是下定义,二年内中国将走上日本大衰退之路的道理是不是常识。


“不救中国股市论”的人的政策,无非是扩大政府支出的结果。在2000年中国“中国股市是赌场”的言论的垄断力,让中国股市陷入五年熊市。结果政府支出扩大,大量房产商、大量私人煤炭主、大量低效率水泥厂、大量低效率钢铁厂、大量低端制造商成了中国经济增长主力。中国今天严重陷入高能耗、高污染与今天全球经济的生态与知识型模式严重形成对比。今天“不救中国股市论”者无非是让政府在水泥、铝、钢铁在中国大地上再多多堆集起来。而我们的外部环境是,奥巴马与欧洲全力推进世界新能源框架。如果我们把这些大量水泥与钢铁工程在中国大地上全面开工时,全球粮食随着奥巴马先生与欧洲的政策出现飞涨。而随着美元巨额赤字下,美元出现再重大贬值,石油与黄金及全球重要商品未来又会再出现飞涨。未来我们这些中国大地上刚开工的水泥与钢铁工程,成本是会大量上升,中国政府债务必定出现不可挽救增长。那么到时我们所面对的问题将和1991年 — 1993年的日本人一样艰难。


现在,你只要曾经生活在1989年 — 1991年这段日本,你会发现1989年 — 1991年美国人提出日本人不能让日本银行购买日本上市公司,日本上市公司之间不准交叉持股,是美国人主演日本股市不救市言论与行动。而今天中国股市同样像1990年日本股市崩盘后,美国人并没有提出中国不救市的言论。但中国大量能控制我们高层与媒体的经济学家们是大力呼吁“中国股市不救市论”。那么这群呼吁“中国股市不救市论”的经济学家们,知不知未来全球粮食、黄金、石油与美元怎么走?当我们中国大力刚扩建国内道路与桥梁后,如果美元再发生重大贬值,那无疑是整个大跃进的再版。所以,今天问题是“中国股市不救市论”的经济学家们的知识水平是不是应该先上一堂1989年 — 1991年的日本经济发展史的一课后,再谈,否则无知是会再毁了一代人和一个经济体的。


中国今天应该尽快推出巨量救市行动。但是必须是建立3万亿人民币中国股市托盘基金,建立几万亿人民币中国重要企业购买基金,建立政府支出成本大力削减向中低收入家庭与中小企业转移和补贴,建立大农业构建,建立企业合并与融资扶持体系,建立新能源与太空能源战略。这些建立的重要手段的提供是政府大力削减成本,大力向大市场与小政府转型。建立以社会福利与企业效率,政府小市场与环境优先的模式转变。所以请问大家今天的西方主要工业化国家的救市规模也是巨量,那这些西方主要工业化国家为什么不大力推进国内基础道路与桥梁建设呢?因为只有效率的提高,才是唯一挽救的方法。你就是把北京环线建到唐山,把上海高架建到金茂头上,北京与上海还是塞车。只有政府的小市场、资本市场的大市场、社会福利的完善、社会环境的优先,才会出现市场效率,才会让北京与上海塞车好转。1989年 — 1991年日本经济活生生的教训,而我们今天却当重要正确方向。


2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