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起来!为祖国捍卫尊严!>(转贴)

<站起来!为祖国捍卫尊严!>



天堂乞讨者速写


天堂乞讨者速写


二OO七年夏,我在苏州火车站卖了几天自制的珍珠奶茶,生意难以维持生计,还突然间失恋了,为了“创业”,每天用自行车载着一泡沫箱子的珍珠奶茶在苏州穿梭,跟打游击战似的,去火车站是因为那里城管管的松,旅客坐公交需要零钱,我准备足零钱就可以做生意了,珍珠奶茶只不过是个载体。


火车站出口的公交站点有一群专门乞讨的人,是几名45岁左右的妇女带着五六名孩子,根据旁敲侧击的寻问和她们的口音,是西北地区人。


平时,她们不出马,只管强迫那些孩子去抱着旅客的腿,有时候还用方言恶狠狠地说:“腿抱紧!”当那些可怜的孩子在好玩的天性来临时,都会被那些利欲熏心的妇女送去响亮的一巴掌,或者歪着嘴狠狠地掐上一把,嘴里还咕哝着:“看我把你狗日的打死了!”之类威胁的方言。


孩子们先是痛得受不了,然后又麻木地傻笑了,接着又一把鼻涕一把泪地向人乞讨。


我出于同情,有时候替孩子们挡一下,那些妇女不吭声,只是用凶恶的眼神紧盯着孩子们,似乎能把孩子们吃了!孩子们怯生生地只好顺势抱身旁的某一条腿,被抱的人有时候看到了刚才的一幕,便瞪大了眼睛盯着孩子,孩子僵持不过大人,便无聊地去抱另一个人,还没抱到,人家都跑了。只好对青年女性下手,用上狠招——拽短裙,被拽的女青年吓得尖叫,孩子们还旁视周围人并“胜利”地傻笑着,女青年怕他们的手弄脏了自己的短裙或者美腿,极不情愿地递给他(她)1元。若是给5角的硬币或纸币还不要,继续抱着,直到要到1元为止,多了不嫌,反正你为了脱身。


“呵呵,起步价还1块呢。”一位帅哥乐呵呵地笑着。


当然,无辜的孩子们也会遇到像那些妇女一样的女人或男人,他们有的凶恶生硬地用眼神赶走这些孩子,有的干脆用力地甩掉孩子,有的则使出像钳子一般的手捏住孩子的胳膊或者小小的脏手,孩子一痛就放手了,无奈地寻觅下一个“猎物”。那些妇女看到了也不会去同情。


孩子们乞讨到几块或者十几块钱时,就要回去上交,要是发现私藏在衣角等地方或者“长时间”不交的话,肯定少不了挨打,还不给吃饭。当然,他们的食物有的是早晨“上班”时带的,挂在火车站出租车道旁的栏杆上,有的食物是向行人乞讨的,或者是有的行人受不了孩子们的死缠滥打,不愿给钱,顺手把正吃着的东西塞给他们,求得一条“活道”。


孩子们接过吃的也不敢自己吃,先是瞟一眼那些妇女,如果她们不注意,就迅速地咬上一口,囫囵吞枣似的咽一口,再回到那些妇女身边交差。由她们在那里划分,坐享其成。孩子们继续跌打滚爬似的乞讨。那些妇女也不望告诫孩子们,钱比食物更重要。


只有在目测到大款或者老外时,她们会亲自上阵,或者教唆着孩子们去把腿抱死,抱紧,去丢苏州的脸,中国人的脸。


但是,大款和老外既然能到那个程度,他们是有相当修养的,不会感性地给他们钱,理性而有涵养地看着,反而使孩子们或者那些妇女“落寞”而归。大不了旁边那位涉世未深的年轻小姐或先生掏出一元或者五元给他们,孩子们便凯旋而归,换来的是妇女们的表扬与他们刚才的嗟来之食。旁边则是红男绿女在阳光下茫然或者漠然地看着,或近或远。有的则是扫上一眼天堂的一幕,习以为常,见怪不怪了。


大多数情况下,这些男孩女孩们是含着泪花乞讨的,他们天真善良的心灵已被扭曲,眼睛与脸庞上尽是天性与恶俗斗争的痕迹,每天,也有城管从身旁经过。


站起来!为祖国捍卫尊严!


站起来!为祖国捍卫尊严!


——一位无名的伟大的中国先生


半个月的生意里,有件事对我影响颇深,对于一名作者,我有责任铭记。


中午,艳阳下,一名乞讨的小男孩抱着一名外国高个子青年的腿,那位青年不给,立即有位过路的先生走上前。


“松手!我给你钱!”那位先生认真地看着小男孩,让他松开手。


小男孩松开了手,但还是跪在地上,好像已经习惯了,无知而不知所措地看着那几名妇女。外国青年感觉裤管一松就头也不回地走了,好像有急事,或者本来走路比较快。


小男孩松手和外国青年转身的一刹那,我被这位中国先生捍卫尊严的举动感动,于是走得更近了些。


这位中国先生四十来岁,一米七五左右的身材,方面,五官分明,双目有神,双唇有信,威严中流露出责任感。


“站起来!站起来我再给你!”只见这位中国先生用命令与拯救的语气边说边把那枚1元的硬币拿出来,小孩子跪着用手去接硬币,这位中国先生反而把这枚闪亮的硬币往上移,孩子伸手也够不着。


小孩这才站起来,中国先生立即将硬币接到孩子的手里。在这一帧的前面,我的心跳加速,血液澎湃,又有些瞬间凝结。


眨眼间,那位先生不动声色,头也不回地走了。小男孩无知的回到那几名妇女的身边。


一切都是那么快,一切都在午后的阳光下,反应也跟不上!因为反应来源于习惯,习惯与教育和环境有关。


自行车道对过,公交站牌背面那几名慵懒地坐着的妇女眼里,透着一种恶毒与胜利。


07年夏构思,2008年5月11日作于西安市某角落。6月6日凌晨纪实并修改。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