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461.html


洞海城已经远远地被甩在身后,看着那片渐渐沉寂下枪炮之声的城市,慌乱撤出城内的法军第1伞兵轻骑兵团的官兵们无一不是沮丧到了极点。

沿着1号公路,道路上挤满了各种各样的法制装甲车辆,只不过涂装的识别徽记不同罢了。

尽管在最初介入这场战争中来的时候,法国人还多少有些顾忌,起码当第1伞兵轻骑兵团最初从西贡登陆、驻兰斯香槟-第112空军基地的第30飞行联队- EC1/30瓦卢瓦中队飞抵新山一基地的时候,所有的装甲车和飞机都被改涂上了‘越人阵’的徽标。

那个时候,这些法国军队只是幽灵一样存在着,或者是以军事顾问的形式公然露面。而世人所知道的只是欧盟介入到了这场战争中来了,却并不知道法国人所介入到的深度。

然而随着战事的发展,尤其是中国介入到北方战事中来之后,法国人似乎也就没有了什么顾忌。越来越多的是在显示自己在这片土地上的真实存在。也许爱丽舍宫真的是很疯狂。

然而这个时候,对于‘越人阵’第15步兵师和11eBP-第1伞兵轻骑兵团来说,他们并没有什么差别。也许真就只是那些装甲战车上的识别徽记不同罢了吧。在风雨之中,这些艰难而行的部队都同样是丢魂落魄之态。没有什么本质上的不同,他们都是溃败的军队。

皮埃尔中士的心情是糟糕透了。看着窗外的雨水,他怎么也不敢相信短短几个小时之后,强大的第1伞兵轻骑兵团就是成了现在这般狼狈模样,谁也不敢相信这是真的。

‘潘哈德VBL’轮式装甲侦察车颠簸而行着,看来道路的情况很是糟糕。这也难怪,这样大的风雨,而且之前的战火又在一定程度上对公路基础设施造成了破坏。皮埃尔怎么也搞不明白,那些中国人是怎么样顶着狂风暴雨行军的。但愿他们夺取洞海之后,不要尾随追来。

整个1号公路上挤满了各种各样的车辆,相互之前倾轧的部队拥挤成一堆,所有人都在想着逃跑。一向是对法国军队恭恭敬敬的‘越人阵’武装此时也是管不了这么多了,他们如同一股浊浪样的,将法国人退却的道路冲挤得乱糟糟的。谁都想着逃命,这个时候谁顾得了谁。

“上帝啊,还好这样的天气里中国人的飞机不会出动,要不然,这绝对是个灾难。”皮埃尔中士喃喃着说道。他仿佛看到了1991年伊拉克军队的那条‘死亡公路’。

轰,一声爆炸让乱成一团的车队顿时安静下来,打头的一辆AML-90 型4×4轮式战车在火光之中被气浪高高掀翻而起,腾云驾雾般的被抛飞出去。咣当,重重摔在路边的战车残骸让所有人都恍然醒过神来。“怎么回事?”电台里一片询问情况的叫嚣之声。

“也许……是……触……雷了。”沙沙作响的通讯频道里传来了断断续续的回答之声。对于1号公路上的地雷,法国人和‘越人阵’士兵一点也不感到奇怪。

自从战争爆发之后,法军和‘越人阵’部队大举北进以来,占领区内就没有缺少过抵抗行为。各种针对巡逻队、补给车辆的袭击事件层出不穷。别说地雷了,各种各样的IED(Improvised Explosive Device)路边炸弹是接连不断。尤其是南北大动脉的1号公路上更是如此。

“打开无线电干扰,告诉那些该死的杂种越南人,如果他们不能断后掩护,那么就让他们独自去应对那些中国人好了。”电台里,接替团指挥的军官粗野的骂道。

轰,又是一声巨大的爆炸,在法国人尚且没有醒过神来的时候,咣当,又是一阵巨大的爆炸。刺耳的尖啸从天空之中传来,带着撕裂破帛样的怪叫,是那样的令人心惊胆颤。

“炮击!”一些反映比较迅速的立即呼喊起来。有人开始在混乱之中匆忙跳下车。

咣咣咣,巨大的爆炸此起彼伏,如同惊雷样的从这片战地之上滚过。到处都是升腾而起的火球。四下里满是横飞的弹片和无数跳跃的火光,整个公路之上一塌糊涂。

“中国人的伏击。”有人惊慌失措的喊起来。雨幕之中,成群的中国战车正从两翼钻了出来。

从一开始,中国军队就没有打算放过洞海城内的‘越人阵’第15步兵师和法军第1伞兵轻骑兵团。虽然尽快拔除洞海这个钉子,打开进逼顺化的通路是‘中南半岛联合作战指挥部’的作战意图,可是这并不等于是说,第85机动步兵师就打算放过这些敌军了。

253团在正面上的进攻,直不过是这场布局种的小小一个环节罢了。为得就是要将法国人和‘越人阵’第15师驱赶出城区,从而为歼灭这两股敌军创造条件。

如果从一开始就关紧大门,那么困兽之斗的‘越人阵’第15师和法军第1伞兵轻骑兵团肯定会固守城内,拼命地负隅顽抗,做一场你死我活的城市巷战。这样一来,对于85师来说,那便是大大的不妙了。因为且不说城市攻坚战会是有多大的伤亡代价,单是在洞海所耽搁的时间,便是什么也无法弥补的。搞不好,还会将这个绳索打成一个死结。

当初之所以顶着风雨南下,便是要给洞海之敌一个措手不及,达到战役部署的突然性。但是要是想一味的打成一场歼灭战,那么这种情势对于谁来说,都不是一件好事。

围三缺一,面对着这样的情势,85师选择了一条最为简单的方法。围其三面,放开城南方向。这样一来,大可避免‘越人阵’第15师和法军第1伞兵轻骑兵团坚守洞海城。

只要给予敌人以还有生路的感觉,那么也就达到了‘围三缺一、虚留生路’这一兵家谋略的真谛。253团主攻,这轻重缓急是被萧扬拿捏得恰到好处。打狠了,敌人来不及南撤,不得不困守城内,另图打算;而打轻了,非但不能让敌人被打得个鸡飞狗跳,反倒是会丧失了突然性,让‘越人阵’第15师和法军第1伞兵轻骑兵团有充足的时间醒过神来。

所以在炮兵火力刚开始的时候,打击的目标便是选定了‘越人阵’第15师的炮兵部队和法军第1伞兵轻骑兵团的团指挥部,打掉了这两个重要目标,方才能够使得洞海之敌丧失战斗的意志性和统筹指挥的协调性。从而迫使敌人不得不向南逃撤。

而在253团发起攻击之前,第254团、255团却早已经在洞海城南20多公里处埋伏了下来。数千中国士兵和数以百辆的装甲战车静静地潜伏在风雨之中,张开了一个巨大的口袋,延绵了近3公里,悄然等待着从洞海溃退下来的的‘越人阵’和法军部队的到来。

攻击的信号便是事先架设在路边的智能反坦克雷。当打头的那辆AML-90 型4×4轮式战车被爆炸的火光给点燃的时候,攻击便也是开始了。各团炮兵连的PLL-05型6×6轮式自行迫榴炮同时按照早就已经计算好的标尺装填入射击诸元。悲剧在这一刻便也对于‘越人阵’第15师和法军第1伞兵轻骑兵团注定下来了。

漫天都是飞射而下的炮火,一辆辆BK1070型8×8轮式120毫米自行突击炮咆哮着冲出风雨,接连喷射而出的脱壳穿甲弹带着破风而来的热度,在一阵阵刺耳的贯甲声中,将那些慌忙驶下公路的法制装甲车辆给掀翻得到处都是,爆炸、火光还有浓烟。中国人的大炮可不会去管这些战车上涂装的是法国人的三色同心圆,还是‘越人阵’的军徽。

“离开公路,快离开公路。”一把抓起手边的FAMAS FELIN自动步枪,皮埃尔中士跳下‘潘哈德VBL’。轰,一声巨响,气浪将他掀翻而倒,前面数十米处,一辆AMX-10P履带式步兵战车在火光之中熊熊燃烧了起来。火光之中,几个浑身是火的人影在挣扎而跑着。

“上帝啊,这是屠杀!”一个满面惊慌表情的士兵尖叫着从皮埃尔的身边跑过。可是他没有能够跑出几步,一梭子横扫过来的次口径穿甲弹便是飞舞着洞穿了他的身体。

皮埃尔眼睁睁地看着这个士兵在弹雨之中四分五裂,成为了一片飞洒的血肉。没有人能够找全他的肢体和身躯。“上帝啊,我可不想这样。”有人哀嚎着哭泣起来。恐惧到处弥散着。

“退回去,该死的,退回去。”两辆AMX-32B2轻型坦克还在不知死活的开过来。皮埃尔连忙的冲上去,挥着手示意这两辆装甲车退回去。然而他的努力是那样的不堪。看着从远处飞射而来的几颗‘流星’,中士再也不去理会这两辆自己找死的坦克了。自顾自的扑倒在路边。

轰,轰,连续的两声爆炸,这两辆AMX-32B2轻型坦克同时地燃烧起来。中国人的反坦克火箭弹可不是吃素的。望着燃烧成一团的战车,皮埃尔中士愣了好半天,方才醒过神。

“走,走,我们必须离开这里。”中士挥着手,示意围在他身边的十几个士兵退回去。

“我们往哪里走?”有人问道。横扫过来的两股中国军队正在向这边压迫过来。

“往洞海方向走,我们往回走。”皮埃尔中士犹豫了一会儿。他要赌一把,也许往回走,离开中国人的包围圈,方才有一线生机。向前走是肯定不行的了,顺化的方向肯定是被堵死了。

然而从远处渐渐涌来的一群溃兵却是让皮埃尔中士的心凉到了底。“那是后卫部队!”有人惊呼到。的确那是后卫掩护的部队,在席卷了洞海城之后,253团紧随而来,直接压进。从而在野外,完全的对‘越人阵’第15师和法军第1伞兵轻骑兵团形成了合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