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如何才能有效地遏制贪污腐败?

游_龙 收藏 34 3356
导读: 反贪污反腐败已经是老生常谈的问题了,政府谈,百姓谈,媒体谈,可腐败依旧,而且呈愈发严重的态势。中国政府一直采取高压政策,可仍有四千名贪官携款外逃,这些人大部分不懂外语,靠黑金来买房子出租过活。美国、加拿大等西方国家的百万美元落地绿卡政策,成了腐败分子的‘天堂’门槛,而人民的血汗钱则成了敲门砖。拒不加入国际反腐败条约的美国,奉行在国际上一贯不得人心的双重标准的目的,正是为了获得‘外财’来输血。争取有效的国际合作,是打击腐败逃生的形式。有人说。搞民主选举可以反贪污,呵呵,这简直是赌博。中国试行民主选举的
近期热点 换一换

反贪污反腐败已经是老生常谈的问题了,政府谈,百姓谈,媒体谈,可腐败依旧,而且呈愈发严重的态势。中国政府一直采取高压政策,可仍有四千名贪官携款外逃,这些人大部分不懂外语,靠黑金来买房子出租过活。美国、加拿大等西方国家的百万美元落地绿卡政策,成了腐败分子的‘天堂’门槛,而人民的血汗钱则成了敲门砖。拒不加入国际反腐败条约的美国,奉行在国际上一贯不得人心的双重标准的目的,正是为了获得‘外财’来输血。争取有效的国际合作,是打击腐败逃生的形式。有人说。搞民主选举可以反贪污,呵呵,这简直是赌博。中国试行民主选举的地方普遍存在的贿选,就是因为‘三年清知府,十万雪花银’的升官发财梦的诱惑。选举,只是民主的壳子,只能有可能对候选人优胜略汰或对政治势力轮替权力,而对于制约权力毫无用处。在权力不受民主决策和民主监督情况下搞选举,那很容易造成‘李登辉换陈水扁’式的轮番贪腐。

求人不如求己,怎么有效地防范和查处腐败呢?政府职能的转换则是核心问题,民主决策和民主监督才是根本途径。权力滋生腐败,要想完全制约腐败,是不可能的。但制约权力,让权力的使用公开公正公平,透明化,受全民监督,就会根本性的遏制腐败的蔓延。我们的政府机构设置了很多反腐败部门,有纪委、检察院反贪局等,但是比较尴尬的是同级地方并不能实行有效管理。地方纪委管不了一把手甚至二把手,检察院也归地方党委和政府领导,如何管上级?要想让反腐败机构完全发挥作用,机构改革势在必行。湖南郴州市委书记、纪委书记、市长组织部长等150多名官员的集体贪污案,就说明了现行监督体制的弊病。那个不愿意回国的温州区长,为什么直到出国了才开始查呢?如果纪委和检察院反贪局合并成为国家调查局,由中央政府统一领导,考核选拔优秀干部任职,把地方的管辖权收回,接受全民的举报和监督。这样,贪官们会有一怕,因为贪污者的头上有了一把利剑。

完善制度是反腐败战役得胜的根本性保障,官员财产和政府帐目的审计,要彻底和完全,更要常态化。等人家跑了再去抓,得先问问自己原来为什么不查或者是为什么没查到!面对体制的漏洞,不能不亡羊补牢。对于涉及人民切身利益的问题,举行民主决策方式来决定,还要让人民监督执行。比如,拆迁问题,土地使用权转让问题,环境污染问题,火车票实名制问题,能源问题,通讯资费问题,行政收费问题,供暖问题等等。民主决策和民主监督的制度化推进,会大大减少群体性冲突事件的发生,因为当事人有了决策和监督权。就环境污染这一事例来说,2005年就有5.1万起群体性冲突事件。癌症村的增加让处在高耗能高污染工厂周边的人们时刻恐惧于自己的健康和生命,而地方政府要的是经济增长的政绩和税收补充开支。如果制度跟进迅速,民主决策,对执行者该查的查,该审计的审计,让权钱交易,非法征地等彻底曝光在人民的监督之下,贪污腐败就会受到根本性的遏制。

打击内部关系网也是抑制贪污腐败的途径之一,特别是县乡村三级,严密而又固定的关系网,水泼不进,针扎不进。比如,新毕业的大学生即便校门再高,不表示表示也不一定能进县里的某个局任职,也要被挂起,而对应的则是关系网中的内部子弟亲戚可以自由选择。于是公平得不到推崇而贿赂盛行,已经成了公开的秘密。很多村支书和村主任可以代行村民代表大会的权力,先斩后奏甚至斩了也不奏,而村民为了求他们办事反倒要陪笑脸还要送礼。县乡村三级政府的合谋如果是谋取私利,官官相护,那是非常可怕的,这关乎9亿农民。打破关系网也就撤掉了保护伞,让贪污分子单兵作战,其‘威力’便会发生本质性变化。17届三中全会提出要到2020年实现人大代表基层选举化,是不是会有所改观呢?

对于基层的民主,必须发扬并制度保障。但是,选举是不能解决问题的,民主决策和民主监督才是民主的实质。无论是任命还是选举得来的权力,只要不受民主决策和民主监督的制约,那就制不住贪污腐败。基层涉及民生的政策让老百姓自己决定并监督执行,贪污的难度就会加大很多,何况众目睽睽下,敢伸手的有几个?在城市中的居住小区,竟然有近90%还没有成立业主委员会,有的业委会还竟然是开发商成立的,如何来维护广大业主的权益?物业公司于是变成了‘村委会’,可以公然自定收费价格,侵吞停车费等业主利益,于是冲突不断,屡见不鲜。我们的基层政府却被动地坐在办公室里守株待兔式办公,全然没有主动协助的意愿和行动。

转变基层政府职能和行业管理部门的工作方式是当务之急,比如,村委会和村支书,只适合让他们做主持人和召集人,一切村务均由村民代表大会来决定。而我们的政府的职能部门,则要制定工作职责而让他们动起来,不能被动式服务,等事态扩大到不可收拾了再来不得不收拾。质量检验,工商检查等等行业管理部门,要按照实际工作效果来考核绩效。比如三鹿奶粉事件,质检部门都是干什么吃的?赔偿,处罚,换人,换机制。亡羊补牢,意犹未晚。养鲫鱼的喂避孕药,养猪的喂瘦肉精,还有层出不穷的掺杂使假现象都是监管部门监管不利的佐证。市场经济不是道德经济,需要严格而周到的监管,天网恢恢,疏而不漏。政府职能的转换是个老问题更是个大问题,人民的满意才是检验标准。

全世界各国官员都有不同成度的贪污腐败行为,民主决策和民主监督制度完善的就少,而不完善的就多。比如号称民主国家的印度,只注重选举,然而非甘地或尼赫鲁的遗老遗少根本选不上,贪污腐败比中国多,而经济发展比中国慢。中国的总体制度是个好制度,但处于发展中国家的我国,很多行业和细微层次的制度还很不完善,亟待改善而且刻不容缓。只要各级政府变‘关起门来办事’为‘打开门办事’,公开公正公平地使用人民赋予的权力并接受人民的监督,那政府形象就会深入民心。暗箱操作的贪污腐败也就没有了生存的土壤,人民自然会满意。笔者认为,群众路线是反贪污反腐败的根本保障,13亿双雪亮的眼睛才是最厉害的杀手锏!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19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