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塌地陷 第二章 征战母大陆 第三十三节 京城平乱(一)

美丽的马蹄声 收藏 0 0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750/


且说乔桥回到安置可怡的屋中,叫可人等三人都换了御林军装束,准备随自己一道去闯东王府,留下可芳一人照料可怡。

乔桥领着姑娘们,携了那只凰鸟出门,会同乌恒调给的二十名卫士,一起向东王府进发。那二十名卫士也都一色御林军装束。

行到一处僻静的街角,乔桥招呼两名卫队长下马,蹲在地上议事。

乔桥对卫队长甲道:“你带卫队直趋东王府正门,声称齐将军有要事派你当面禀报木腾。如门卫不允,则要闹出点动静,以吸引王府中卫士们的注意。然切记不可闹得太大,如惊动木腾出门,门边卫士集得太多,便不好下手了。”

卫队长甲点头表示明白。乔桥又对卫队长乙道:“你带我属下三位姑娘,悄悄潜至王府南面墙角无人处隐伏,待我接应。据齐泰将军所言,王府南面值哨卫士较别处少些。待我接应时,听我学鸟鸣之声,你四人便将绳索扔上墙头,而后上墙潜入王府。”

待所有人都明白了如何行动后,乔桥骑上凰鸟。那鸟儿振翅而起,带着乔桥向王府方向飞去。

卫士们见乔桥骑鸟而飞,虽惊却也不怪。这太平国多产凤凰,像乔桥所携的那般大的巨鸟,虽不多,京中偶尔也能见到。骑凤凰而飞的事,在太平国当然极少,却也并非是见所未见闻所未闻的怪事。

这夜刚好无月,一块一块的黑云散布于空中,天光很是暗淡。这正好给了乔桥最好的掩护。

那凰鸟驮着乔桥,无声地降落在东襄王府最高层建筑的屋顶上。乔桥下了鸟背,对凰鸟做了个手势,那鸟儿便又无声地飞回去了。

乔桥伏在屋顶上,想三位姑娘及乌恒手下卫士们到达王府应还有一段时间,便决定先探明一下木腾现具体在什么位置。他俯瞰王府四面的建筑群落,按脑中所记齐泰描述的所有建筑的方位,确定了木腾常处理公事的那幢房子的位置。

确定了位置,乔桥便向那座房子的屋顶爬去。乔桥并不擅长轻声功夫,无法在屋顶悄无声息地行走,只好手脚并用,在瓦面上爬行。好在他经过21世纪的特种军事训练,屋顶上爬行倒是比较拿手。他在屋顶上爬起来和在地面上爬行并无多大区别,既快且稳,又没什么声响。

乔桥在心中默算着,爬到那间房子的屋顶,大约花了十五分钟。

那座房子及其四周,灯火通明。正门口有一些人进进出出,显出很繁忙的样子。乔桥看看王府别的地方,都没有这里人多,没有这里的忙碌景象。乔桥想,这一定就是那木腾处理公事、坐镇指挥今夜行动的地方了。

乔桥轻轻地揭开两片瓦,向下窥探。这一看,乔桥的眼睛一亮,心中着实有些吃惊。

从陈设上看,这像是一间很大的书房。靠东面的壁边,立着一长排书架,架内摆满了黄卷。那书架做工十分考究,每一扇门上都有精细的镂空雕花装饰,每一个转角处都用金属薄片包住,那些薄片在烛光的照射下闪着光泽。从光泽的莹润度看,那些薄片不是铜片,而应是黄金铸成。北面靠墙处,有一张蒙着虎皮的高大坐椅。坐椅前是一张很宽大的书案,古朴而又气派。案上放着笔墨砚台,书案与砚台都乌黑发亮。再看四面墙壁,其装饰都非常精致豪华。地上铺着猩红色的地毯。整个房间以红黄色调为主,在四角四柱高大红烛的照射下,显得金碧辉煌,堂皇华丽。

乔桥想,仅看这间房,这太平国的建筑与工艺水平之高便可见一斑。

此时,在书案之旁,站着一位身着紫袍的年轻人。紫袍上绘着两条飞动的小龙,这大概是表示此人“王”的身份。这年轻人瘦高瘦高的,目光有神,显得极是精明强干。乔桥拿齐泰讲述的样子和眼前的这人对比,断定这就是那位木小王爷木腾。

既已探明木腾的所在,乔桥便欲离开。正要起身,却见一人匆匆走进房中,跪下对木腾禀道:“禀小王爷,西面传来消息,西木王在鬼哭峡损失五百余骑,逃出峡谷。然至此刻,仍无西王回返京城的消息。各路哨探尚在继续打探之中。”

听得西木王三字,乔桥又伏好不动,欲要听个明白。

只见那木腾绕着书案慢慢走着,眉头紧锁,思索着什么。一会儿,他停下脚步,对仍半跪在地上的那人道:“王爷回京,现已到何处?”

那人道:“禀小王爷,王爷半月前率军离开东港城,现已在途中,距京城尚有一日路程。”

木腾点点头,又道:“你速着人办两件事,一,请东南西北门各军统领即刻来我处议事;二,着一骑快马兼程去迎王爷,请王爷率骑军先行速速回京。”

那人答应一声,起身出门去了。乔桥心中暗叫糟糕,那西门御林军统领齐泰已率军去了西王府,这里派人去请,请不到事情就要败露。自己这边得加紧行动!得赶紧去接应那卫队长和可人他们进来。

乔桥返身向南边爬去。爬到离南面围墙最近的屋顶上,乔桥站起身来,看看左右无人,一纵身,跃上了围墙墙头。

围墙之下是一条深而窄的小巷子,此时黑漆漆的,什么也看不见。

乔桥对着墙下学了三声鸟叫。

一会儿,围墙下人影绰绰,来到乔桥隐身的墙头之下。乔桥挥了挥手,下面便抛上四根绳索来。乔桥将绳索一一在墙头的突出部位系牢,再一挥手,四条黑影便捷如猿猴般溜了上来。

乔桥带着四人跃下墙头,专拣黑暗无人处行走,悄悄向木腾所在的那幢房子模去。

到得离那房子约五十步远处,瞅准四周无人,五人便转出暗处,走到大道上,装着有紧急事情的样子,匆匆向那间房子的正门行去。因他们都是一身御林军装束,途中有时遇到有人,也只看他们几眼,并不过问,以为他们是来禀报事情的。

来到正门口,乔桥拿眼四处观察,见门口共有五名卫士,两边各两名,居中一名。另外,门口两边的黑暗处似乎还有不下六名卫士在隐藏埋伏。

见了乔桥五人,居中的那名值哨卫士将他们拦住。乔桥对那值哨兵一抱拳,道:“我奉齐泰将军之命,有关于西木王的紧急军情要面禀小王爷。”

那卫士目光锐利,盯着乔桥等几人仔细看了一遍,道:“几位面生得很,平日里我似未曾见过几位啊。”

乔桥笑道:“小的只是齐泰将军手下一名小校,哪如大人这般有福,能常随小王爷左右。大人不认得小的,小的可常见大人随着小王爷出入,那风光真让小的羡慕。”

乔桥一通信口胡诌,说得那卫士眉开眼笑,道:“你这人倒会说话。你请吧,这几位倒要在门外候着。还有,你的剑可得交与我。”

乔桥向四人打了个眼色,对那卫士笑道:“这个自然。”说着,将身上铜剑解下,递了过去。那卫士接了剑,便领着乔桥向门内走去。

进得屋来,见那木腾正坐在虎皮椅上,提笔在书案上铺开的黄绢上写着什么。那卫士示意乔桥在离木腾五步远的地方停下,自己则走到木腾面前,报道:“禀小王爷,这名小校说有紧急军情面禀小王爷。”

木腾“哦”了一声,抬起头来。那卫士便手中握剑,站到书案一旁,看样子是为木腾护驾。

木腾打量了乔桥几眼,道:“你有何紧急军情,快快说来!”

乔桥单腿跪下,道:“禀小王爷,是有关西木王的事,具体何事小的也不知晓。齐泰将军有密函要我面呈小王爷。”说着,乔桥将手伸进内衣里面,装出掏信件的样子。

木腾眼睛一亮,站起身来,道:“是有关西木王的么?快快呈了上来!”

木腾的话音刚落,乔桥突地长身而起,倏地拔出了手枪,真指木腾,沉声喝道:“二位站着别动,将双手举起。哪位稍动,我便杀了哪位!”

那卫士见变故突起,一下子愣住了。木腾吃惊之下张大了嘴,也怔住了。

不过只是片刻,那木腾突地哈哈大笑起来,看着乔桥道:“你是刺客?就凭你手中那黑不溜湫的东西,就想将我杀了?这未免也太小看我木腾了。我看西王是老糊涂了,派了你这么个糊涂家伙来当刺客!”

木腾如此反应,轮到乔桥发怔了。不过,片刻之间他便醒悟过来。他是忘了自己身处什么时代了。一进入“执行任务”的角色,他便自然而然地使出了21世纪那一套。可眼前这两个人,根本不识得枪为何物,更不知枪的厉害,当然也不明白被人用枪指着的危险。

一醒悟,乔桥立即决定,要在木腾发声叫人之前镇住木腾。于是他又沉声喝道:“小王爷,你最好信我!别说这五步之遥,就是再退开十步,我一样顷刻间取你性命。只是我不欲杀小王爷,只好让这位卫士大人倒霉了。”

乔桥说完,倏地往后退出几步,抬手朝着那书案边的卫士就是一枪。那一枪正中卫士的眉心,卫士叫都未来得及叫一声,便仰天倒在地上,寂然不动。那木腾见乔桥手中武器有这等声势威力,真正地呆住了,全身僵直。

且说门外,那卫队长及可人等几位姑娘,正等得心中忐忑,忽听得屋内枪响,知道乔桥已经动手。趁着门口卫士们被枪声惊住之际,都发一声喊,一齐拔剑出手。因为措手不及,有三名卫士当场被刺翻在地。四人趁机朝屋内闯了进去。

四人刚进屋,便见乔桥已制服了木腾,将木腾双手反绑,押了出来。

五人凭着木腾这道护身符,闯过东王府一道又一道大门和关卡。东王府的卫士和兵丁因投鼠忌器,只好眼睁睁看着乔桥他们闯关过卡。

到得东王府大门,见门口聚集了许多卫士兵丁。原来乌恒手下的另一名卫队长正领着十八名卫士和东王府的人对峙争执。

乔桥大喝一声:“都给我让开,否则我杀了木小王爷!”

听得喝声,全场一下子鸦雀无声。东王府的人愕然回头,见他们的小王爷果然被绑,只好乖乖地让开大门。

那名卫队长大喜,忙牵了马过来,叫乔桥等人上马,同时把木腾也强行拖到自己的马上。

乔桥对众人道:“快,速去皇宫!”

欲知后事如何,请看下章。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