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使命 第一部 第五十八章 两女有事

而山 收藏 1 12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550/][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550/[/size][/URL] 每天忙不完的公事,每天层出不穷的紧急情况,林逸重新主政三个多月以来,还没有休过一天公假,满脸疲倦的他拖着酸痛的身子回到家里,意外地发现夏红与肖晶也回家了。 虽然林逸也很少碰到肖晶,但从马紫芳的口中还是知道肖晶三天两头会回来一趟,能看到她并不奇怪,但夏红却是一个月也难来南单街九号这边一次的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550/



每天忙不完的公事,每天层出不穷的紧急情况,林逸重新主政三个多月以来,还没有休过一天公假,满脸疲倦的他拖着酸痛的身子回到家里,意外地发现夏红与肖晶也回家了。

虽然林逸也很少碰到肖晶,但从马紫芳的口中还是知道肖晶三天两头会回来一趟,能看到她并不奇怪,但夏红却是一个月也难来南单街九号这边一次的啊?

马紫芳陪着夏红与肖晶坐在大厅,夏红与肖晶两人表情各异,夏红阴沉着脸,肖晶却一脸的焦虑担忧。三人见到林逸回来,夏红双眼精光乍现即逝,肖晶眼里闪过一种悸动,马紫芳则笑靥如花地迎上去。

林逸递给马紫芳手中的公文包,然后咧嘴而笑:“来了啊!”他走到夏红那边的椅子坐下。

没有人理他,夏红与肖晶两人站起来走了出去,林逸无味地苦笑,马紫芳挨近他,笑说:“不要以为你是国家主席,便什么人都得恭敬你,尝到没人理的滋味了吧!”

林逸根本不介意,清洌的双眼炯炯望着马紫芳:“只要小姐你理我就够了!”

马紫芳脸上荡漾着幸福的甜笑:“那么依浓姐姐呢?丽娜姐姐呢?”

林逸尴尬一笑,他把话说大了。马紫芳最喜欢听林逸那二十一世纪版本的情话,也不真计较林逸话的可信度。

“小姐!夏红与肖晶是不是找我有什么事?”林逸闭目而问,颇为享受。

“什么都逃不过林哥哥的眼睛!”马紫芳在轻轻地为他按摩头部。

“是什么事?”林逸随意地问。

“这事你自己去问,我不说!”马紫芳如玉般的手渐渐用力,手上根根青筋现凸,林逸很是舒服。

“欧!”见马紫芳不便说,他已猜到几分。这时,夏红与肖晶两人一起进来,夏红端着一盆洗脸水,肖晶端着一杯泡有上好龙井的茶。

夏红与肖晶在外是女强人,众人眼中不可高攀的几大公司的总裁,也是令人不敢直望的大美女,有谁见过她们做这种侍候人的事?又有谁有资格让她们做这种事?就连她们的丈夫杨诚志和马陵也没有,反过来,可能还要细心地侍候她们呢!

夏红与肖晶两人把手中的东西硬硬地送到林逸的跟前,又硬硬地坐回座位。

“林哥哥好福气呢!有两大美艳欲滴的美女服侍你!”马紫芳取笑。

“我可消受不起这种福气!”林逸暗忖,他站起来,伏下身,打湿脸,拧干毛巾,擦把着脸。

“说吧!有什么事!”把毛巾扔入脸盆中,他的脸上还冒着腾腾热气。

夏红走过来,蹲在林逸的跟前收拾,她的眼爱恨交加的盯着林逸的脚尖,不知觉间手巾的水掉出了盆外。

“林主席!可否让杨诚志与马陵撤出哈尔滨城?”肖晶忍不住先说了,她从不叫林逸为姐夫。

林逸早知是此事,夏红故作不在意般,可她收拾的动作慢了许多。林逸扫一眼夏红,站起来背对众人,望向大门外,凝视西落的残阳,神情庄正道:“杨诚志与马陵是人民军的将领,他们都有自己的岗位,他们应该站在人民最需要的地方!他们的存在,对前线浴血奋战的普通士兵是一个极大的鼓舞!”

夏红站起来,冷冰冰道:“为什么是他们,而不是别人?”

林逸倏地转身,凛然道:“为什么是别人,而不是他们?”

夏红恨恨瞪一眼林逸,不再说话,端着脸盆独自出去了,外面传来一阵“哗”地泼水声。

林逸的威严不说面前肖晶这种小姑娘不敢正视,便是政务院总理潘文华这种级别的人见到都心颤,没有人敢对林逸使脸色,可能只有夏红。

肖晶双眼含泪,扑向一旁同样心紧地马紫芳:“芳姐!”

马紫芳看不过眼,刚想开口说法,林逸截然道:“我累了!我想休息了!”他这是为马紫芳好,抢先堵住她的嘴,免得她说出的话,自己又不给她面子,伤了她!

晚饭,夏红与肖晶去了胡英清那边,马紫芳陪着林逸吃过饭后,也去了那边。

东北战场,哈尔滨前线。第三集团军司令杨诚志上将身着一身干净的迷彩服,头戴钢盔,腰间别着一把着小巧的LZ—001指挥官手枪,样子看起来既威风又潇洒。哈尔滨血战七八天了,他依然保持这种既干净又整洁的形象,一直维护着他人民军四大美男子之一的形象不受损。他每到一个地方视察工事或慰问官兵,都能给基层部队带来巨大的英勇战斗的力量,这与他那整洁完美的形象不无关系。

“胡参谋!今天对岸给我们送来多少东西?”杨诚志从挂在墙上的地图上移开眼光。

“今天成功船渡过来的物资仅有一百一十箱手雷,二百箱子弹,八十箱干粮。”第三集团军司令部高级作战参谋胡里晨报告。

“这么少?”还不够一个师一天的消耗,杨诚志又想发作,但还是强忍了下来,“没有炮弹吗?”

“没有!”胡里晨摇摇头。炮弹体积大,重量重,在目前这种松花江江面遭敌封锁的情况下,运输极为不便,黑龙江方面军司令部考虑到这些问题,觉得还是首先保证哈尔滨前线部队步兵武器的供应要紧。

杨诚志把桌子拍得“啪啪”作响,“他们就不能送点炮弹过来吗?”他在刚才的凝神苦思中,已构思出一个反击计划,可现在没有火炮的支援,一切都给了泡影。冷静下来后,继续问:“空军方面的投空情况怎么样?”

胡里晨道:“今天的空投还没有进行,可能还需晚点。”

杨诚志摇摇头,把希望系于空投,是白痴的表现。随着哈尔滨城外围防御阵地日渐缩小,空投的效果亦日渐减小。

“给我接方面军司令部!”杨诚志还在考虑着他的反击计划。

“司令!电话线路已被炸断!”胡里晨小心翼翼望一眼还在上火的杨诚志,迟疑道。

杨诚志把手中的笔扔到桌上,沉声问:“怎么回事?”

胡里晨解释:“一个小时前,俄军占领了城东十里的毛公山,发现了我过江电话线。”

杨诚志阴沉着脸:“给我发电报,要求方面军司令部给我们运送部分炮弹过来!”

“是!”胡里晨立正,接着问:“司令员!鉴于我部弹药紧缺,与敌对击阵地战伤亡过大,部分将领建议部队退入城中,与敌展开巷战!”

杨诚志毫不犹豫否定:“不行!现在还不到最后关头,还不是退入城中与敌展开巷战的时候!”他知道上面死令要求守住哈尔滨,目的不是为了保住哈尔滨城,而是为了拖缓时间,虽然他也不知这个时间的拖缓到底有什么用?既然是为了拖缓时间,便是不计伤亡代价的了,他还知道守哈尔滨城的决定一定是林逸下达的。

胡里晨对近段时间的一系作战感到不可理解,但他作为一个参谋只能建议,而不能决定,他尽着自己的本份道:“司令!前面各部队支撑太困难,他们纷纷要求增援,要求把各军的特种兵营投入战斗!”

杨诚志还是不容否定:“不行!特种兵营绝对不能投入阵地战,他们是我们万不得已的情况下,展开巷战的最后法宝!”

胡里晨为难:“退不让退,兵无援兵,这样前线部队很难做啊!”

杨诚志白一眼:“谁说不让退了?这要视情况而定,该退时还是可以退的!援兵也可以给,但绝对不是特种兵!”他踱几步,陷入沉思,坚决道:“谁都可以退,但城西双堆集的第36师不可以退!”

胡里晨晕厥,要求撤进城叫喊最大的便是第36师,要求援兵最紧急的也是第36师。双堆集是俄军最迫切想夺下的地方,那里离哈尔滨城只有三里,占据此处可以直接威胁哈尔滨城松花江旁的渡口,这里是哈尔滨城与南岸联系的唯一点,是哈尔滨城人民军守军的生命点。

胡里晨叹道:“司令!马陵师长一天来电话二十次要求增援,要求弹药,司令部作战室里的人都被他骂遍了!”

杨诚志不由火起:“不是昨天才给他增兵一个营吗?”

胡里晨道:“双堆集每日遭到俄军疯狂的进攻,那个营早被打光了!”

“马陵这仗怎么打的?俄军怎么变得这么厉害了?”杨诚志盛怒。

胡里晨暗忖:“人家马师长直到现在还能守住双堆集未退,已很不错了。”嘴里解释:“主要还是我人民军弹药缺乏,当然,俄军不要命地进攻也是主要原因,俄军这两天时间里在双堆集损失的部队不下于五千人。”

杨诚志指示:“让第九军派兵增援第36师,务必确保双堆集在我军手中。”

胡里晨道:“除特种兵营外,第九军已无任何预备队可调!”而特种兵营则正是马陵梦寐以求的东西。

“让第九军把军警卫部队增援上去。”杨诚志果断。

胡里晨摇摇头,杨诚志惊讶:“第九军军警卫部队也没有了?”接着毫不犹豫道:“那就把集团军司令部的警卫营调上去吧!”集团军司令部并没有任何直属作战部队,因为人民军集团军级建制的设置,只是为了统筹与协调几个军的协同作战,人民军最大的作战单位实质为军级。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