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419/



第二日,和煦的太阳飘然而至,满山满野都是春意盎然,微风轻轻吹拂,蒲圻河边的柳树枝儿随风而动。

吴军有条不紊地在动着,齐良一旁静静地观看胡国柱排兵布阵,片刻后,一个整整齐齐的方块阵形排布完毕,一匹健马飞奔而出,奔向清军大营百步远的地方射出一支挂着信笺的利箭,显是在向清军下战书。

不一会儿,清军营门大开,一队队清军鱼贯而出,齐良便想为何不趁此时清军立足未稳,布阵混乱之时发起攻击?瞧一眼旁边的胡国柱本想问问,终还是忍下,以免显得自己无知。他自己的猜测则是可能古人带有一种英雄气概,一种礼让的风度吧,更可能的应是这时的远程攻击武器够不着,如果突然发起进攻的话,你一动人家就缩回去不跟你干了。

清军很快列阵完毕,两军的将领立在前头,齐良有意思地瞧着这古时的阵仗,难道真的会像后世电视里放的那样来个阵前将对将单挑?看看两边各自一个硕大的方阵旌旗招展,车鼓挂锣,不由又想呆会混战起来时这些敲锣打鼓、扛旗呐喊的人怎么办?他们会参加战斗吗?对方会杀他们吗?

锣鼓声响,旌旗挥舞,两军开始移动,至相距千米时又默契地停了下来。

“世子!呆会作战时,你退后!”胡国柱面色严峻,双眼射出冷冷的凶光,大战就要开始了。

不将对将单挑了?齐良有点意外也有点失望,想也是谁那么傻去硬碰硬找死?还有这单骑奔至中央挑战还不被万箭齐射成了活靶子?

远古时代这种仗前叫阵单挑或许还有,随着作战理念的改变及武器的发展单挑的事渐少矣,除非双方约定好了。

一切为了打赢,这是硬道理。齐良淡淡问:“将军准备发动了吗?”

胡国柱峻脸点头,这位久经沙场的老将在此时此刻也不免紧张。

齐良抬眼望向前方,突抿嘴笑道:“我可令清军不战而溃退!”

胡国柱疑惑,不相信问:“世子有此等本事?”

齐良笑说:“将军让将士们且听我指挥就是!”

胡国柱迟疑着,他担心齐良乱来,这可是生死相搏不是闹着玩的。

齐良瞟一眼又道:“将军让骑兵部队单列出来,呆会清军逃时,让他们即刻出击专追着清军的帅旗打!”

胡国柱见齐良笑谈自如很有把握的样子,姑且信道:“请世子下令!”

齐良回头对身边的亲卫吩咐:“传令下去,让大家跟着我做!”他要过一个亲兵的刀与盾,大叫一声:“活捉朱满!”然后用刀在盾上“当当当”地敲三声。

亲卫队跟着他做:“活捉朱满!”敲三声响。

齐良再叫:“活捉朱满!”又三声响,这会有更多人跟着做,三四遍之后,吴军所有的人都跟着做,有节奏的叫喊声响彻云霄,令人耳聩。

清军阵营出现小小骚动,立在前面的朱满吓得脸惨青,结结巴巴道:“我们回撤吧!”他根本不愿出战,是那布察哈报仇心切。

“大帅!此等雕虫小技何惧之有?看我擒得吴贼首级来见你!”副都统布察哈厉声喝阻,不待朱满准允,已打马而出。

那一边,齐良瞧见清军奔出一将,喝道:“把他射下!”

鲁辉湘奔出搭弓即射,齐良也不看结果抽出佩剑,只顾大吼:“清贼中箭了,活捉朱满,杀!”

所有的人跟着叫道:“活捉朱满,杀!”

“快快撤退!快快撤退!”朱满坐在马匹上直发抖,再也忍受不住,调转了马头。清军前军一动,整个阵容立时骚乱,部分人已开始回逃。

我哪有中箭?不是好好的吗?布察哈疑惑中带着愤恨,“嘿!嘿!嘿!”待他想阻击部队后退时,已根本来不及,他气得吐血。

胡国柱瞧得仔细,见清军旌旗一动,马上下令:“追击!”骑兵部队首先奔出,朱满不敢回大营,直接往咸宁城逃了。那临时大营造得简单,选的地形亦平坦无险可守,经不起冲击。

朱满大军还余有一支蒙古骑兵,合着祥石山谷逃回的骑兵共计二千人,布察哈率此支骑兵部队断后迎上关宁铁骑且战且退为朱满挣得一点逃跑时间,齐良令部队紧追不舍。

追出十里,胡国柱赶来劝道:“世子!穷冠莫追,恐前面清军有埋伏!”

只要穷追不舍清军那来的时间设伏?齐良不屑反问:“胆小如鼠的朱满还敢停下设伏?只怕他只恨他娘少给他生了两腿能跑多快跑多快了!”毫不犹豫命令:“续继追!”

追至中午,胡国柱豆汗如雨,大灌一口水后,问:“世子!可否打灶做点饭吃了后再追?”

齐良坚定的摇摇头:“我们在追,清军在逃,我们不吃饭,清军也不能吃饭,追上再说!”他骑着马要稍好些,士兵们可苦了,有的士兵跑断了腿,有的士兵跑得脚抽筋,甚至有的士兵跑得休克,他虽怜悯士兵们,但为了胜利他只能硬着心肠,这样辛苦的成绩是一路上拾得物资无数,捉得俘虏无数。

追出三十里,步兵只是在走而不是在跑了,但齐良命令就是爬也要往前爬。

齐良总是不按常理出牌,自认足智多谋的胡国柱自叹不如,特别仅凭几声大吼即令敌匪夷所思地溃退,他直到现在都不相信这是真的。联想到士兵们述说的世子召雷神退敌的传说,难道世子真是天神下凡?摇摇头,睃一眼又一个手脚抽筋倒在地上痉挛打滚的士兵,叹一声:“唉!由着他去吧!”目前取得的战果令他无话可说。

傍晚时分,朱满狼狈逃入咸宁城,身后跟着的将士不足二千人,气急败坏骂道:“娘的!碰到一个疯子,哪有这样追人的?”留下五百部队驻守咸宁城,一刻不敢呆即往武昌府逃去,如再不逃待吴军上来围住咸宁城就是长双翅膀也逃不走了。

吴军衔尾追至咸宁城下,齐良终于下令:“停止追击!”

这一声气急带着嘶哑的声音无疑是跑得麻木了的士兵们听到的世界上最动听的声音,犹如仙曲般,许多士兵不管是草地还是土坪,不管是石堆还是水沟倒地即躺下,此时,就是有条狗在舔他们的脸他们也懒得再动一动了。

齐良令吴军把咸宁城团团围住,第二日开始攻城,仅半天咸宁城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