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逐 一 纽约:外逃

追逐马甲 收藏 13 18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808/][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808/[/size][/URL] 纽约:外逃   泰德把嘴张得老大,用食指挨个儿地敲打着洁白发亮的牙齿,然后,闭上嘴巴,扬起眉梢,对着镜子仔细端详着自己,心里不禁泛起一阵得意。瞧,矮鼻子高了,双下巴掉了,眼袋子没了,脸上的痦子消失了……这张干净的面庞比他二十年前在大学做帅哥时,似乎更有魅力。看来有钱不仅可以使鬼推磨,还能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808/


纽约:外逃


泰德把嘴张得老大,用食指挨个儿地敲打着洁白发亮的牙齿,然后,闭上嘴巴,扬起眉梢,对着镜子仔细端详着自己,心里不禁泛起一阵得意。瞧,矮鼻子高了,双下巴掉了,眼袋子没了,脸上的痦子消失了……这张干净的面庞比他二十年前在大学做帅哥时,似乎更有魅力。看来有钱不仅可以使鬼推磨,还能够彻底改变人的形象。

他喜欢泰德这个英文名字,现在他就是要泰然自若。手舞足蹈地晃动着高大的身子,泰德得意洋洋。凸出的啤酒肚子,是他特意留的,他琢磨着:美国这么大,来回转它几圈,还怕不久的将来,恢复不到他原来的运动员体型?

转过身来,泰德嘿嘿一笑。纽约真是神奇。他们是昨天半夜下的飞机,他和丽丽在机场巨大的信息玻璃板上,几次点击,便订到了第五大道上这个高级浪漫套间。

楼下是曼哈顿中城的第五大道,这里是全球最奢侈的品牌商业街。世界各国的名媛绅士们,来到纽约,必来这里进行购物的朝圣,因为他们相信,此处没有买不到的东西。

泰德饶有兴趣地观望着这个车水马龙的繁忙地段。每个赶路的人,在他看来都像是在追赶着自己看不见的尾巴,一个个陷于其中,不知不觉。但不管是走路的,还是驾车的,没有一个人仰头注意他。好,他巴不得自己变成一个隐身人,饱览人间万事,但谁也别想碰他一根毫毛。

虽然隔着一条大街,他还是看清了对面商店的阳台上,那长长的花盆中开放的鲜花。天赐良机,他和丽丽来得正是时候,因为四月的美国充满着盎然春意。

泰德轻轻地打开了卧室的房门,定睛于巨大的四柱国王水床。这是丽丽吗?泰德突然对熟睡的她有了陌生之感。

鼻子,一定是由于她的高鼻梁。

四年前他们第一次相见时,他最先喜欢上的就是她那上翘着的小巧鼻子。当她那两片性感的嘴唇说个不停的时候,幸亏有着文静鼻子的陪衬,才使她除了美丽之外,又添上了清纯可爱。

泰德在床沿坐了下来,开始抚摸丽丽修长的手指。一点点沿着她的臂膀向上,他的手在她那颀长的脖子上挤攥了两下,下滑到她沉甸甸的乳房上,不由自主,他停了下来。

关于这对乳房,他们曾经商量了好久。这次下决心重造,两个人都想开了:什么真的、假的,美的就是好的。

丽丽在梦中呻吟了起来。泰德知道自己不能抵御这天籁之音,解开浴袍,重回床笫……当他们满身大汗、精疲力竭时,丽丽钻进他的怀里,又睡了过去。

搂着她,泰德望着对面墙上的油画,陷入沉思。洛德·莱顿是英国维多利亚时期最有声望的学院派画家。这幅“陶醉”正是泰德现在的心理写照:英俊的男人面对着无际的田园美景,在悠闲地吹着长笛。他的身后,不是一个,而是两个女人,半敞着酥胸,含情脉脉,同时在欣赏着一个“他”。

门铃的响声把泰德惊得从床上一个打挺跳了下来,他手忙脚乱地寻找浴袍。丽丽被吵醒后,也是惊慌失措。泰德轻轻地走到门前,小声问道:“是谁?有事情吗?”

“早晨好!先生。对不起,我送来了你们的早餐。”

“请你放在门外吧!谢谢。”

心跳恢复了正常,泰德静等了两分钟之后,打开了门。精美的四轮小车上,琳琅满目,不仅早餐丰盛,而且餐具漂亮。

昨晚,从香港起飞,他们两人都没有胃口吃东西。一路上,你看着我,我望着你,心里念的是阿弥陀佛、上帝保佑,泰德和丽丽虔诚地祈祷着能够顺利进入美国。

在纽约肯尼迪机场下了飞机,两个人都有些虚弱无力,肩并肩倚靠在对方的身上。泰德的手心里全是汗,丽丽的手掌冰凉。二人排在美国永久居住者的大牌子下面,诚惶诚恐,脚步沉重,一寸一寸移向命运的裁决。

终于来到了一本正经的边检官面前,泰德掐着丽丽的手指,扮演着英文不好的丈夫,一副无可奈何的尴尬神情。丽丽和颜悦色地回答着那位大块头美国佬的问题,她表情贤淑,轻言细语,态度诚恳。看来这边防检也少见这么美丽得体的东方女人,他的双眼有些发直。虽然一直板着胖嘟嘟的圆脸,但他的大壳帽却频频地上下乱动。他没有为难她,放他们过关了!

现在已近纽约的中午,眼望着面前的西式早餐,两个人自然是当仁不让。丽丽大口喝着牛奶,泰德捧着咖啡不放手。然后他们同时举杯:干杯!美国。干杯!自由。

拿起了镶金大盘中漂亮的奶黄面包,他一口咬下去,发现是玉米做的。她在摆弄着一个椭圆形的白色美食,用刀切开才知道是打到水里的整鸡蛋。幸亏有厚厚的英国咸肉,还有他们共同喜欢的油煎野蘑菇……

肚子填饱了,泰德询问丽丽:“我的免费女人,告诉我,你对我们在美国的第一天,有什么特别的打算?”

丽丽扑哧一笑,“怎么,现在你逃出来了,我也变成免费的啦!”

昨晚他们在机场排队等到的出租司机,恰巧也是大陆人。那人性格开朗,一路上没话找话地净开玩笑。

“有个大陆观光团到纽约,想看自由女神,逢人便问:Where is the free woman?纽约人大笑:伙计,纽约没有免费的东西,这里的女人比世界上任何地方都昂贵!”

泰德被逗得捧腹大笑,忍不住搂着丽丽向司机炫耀,“我对自由女神无所谓的。她就是我的自由女神,而且还是免费的。”

司机羡慕地点着头,他转换了话题,“说实在的,咱中国人怎么吃,怎么长,也赶不上老美高大,但咱们可以和比他们英俊。我在纽约好歹也混十年了,这回是第一次看到你们两口子这么漂亮的同胞。我建议你们俩以后多在美国的大街上逛逛, 给咱中国人增长些自尊心。嘿,这也是爱国的表现嘛!”

他边说边打哈欠。泰德这才明白,司机侃侃聊聊的,实际上是在制止自己犯困。丽丽也开始好奇,在纽约,到底有多少人身兼着两份工?

泰德和丽丽可不是普通人,他们是时代的弄潮儿。他们“退休”了,从此以后再也不必为生计发愁。此时坐在旅馆的情人沙发上,泰德派头十足,“傻丫头,免费的东西才是最好的。人们第一缺的阳光,第二缺的空气,第三缺的水,都是老天爷白白送给的。”说着他把丽丽抱到自己的膝上,“免费的女人价值连城,像你一样,是多少黄金也买不到的。”

丽丽含情脉脉地搂着泰德的脖子,她不得不接受这个事实,她和他有缘分,而且是三生有幸的缘分。自从他们第一次做爱,她就知道自己终于遇到了一个能够满足她,与她合二为一的男人。现在好了,异地他乡,新的挑战又开始了,而她,就喜欢新生事物。

人一轻松,说起话来便乖巧,“我今天哪里也不想去,只想让你搂着我,我们要连轴睡它24个小时,把中国和美国的时差一下子全都倒过来。”

不由分说,她把泰德重新拉回床上。亲亲热热、搂搂抱抱,两个人你一言我一语地随便闲聊着。他们紧张了太长时间,现在好容易可以轻松了。说着笑着,他便不再回答她的问话了。

泰德沉沉的鼾声扰得丽丽一时不能入眠,她开始在水床上翻来覆去。体下大量的水分子被她挤压着,一会儿向东,一会儿向西。她呢,既像小船随波而动,又像浮萍荡漾水中。她似乎感觉到每一朵水花,都在陪着她暗暗微笑。

她曾经害怕泰德和她会一辈子困在香港这个孤岛,满脸红肿,这里一块疤、那里一根线地共度余生。她不怕一阵阵刺骨的疼痛,也不在乎各种药片对她体内新陈代谢的干扰。她担心的是医生靠不住,会把她整成丑八怪。

还是泰德镇静,而且不怀疑王医生的整容技术。手术刚结束时,他们两人的眼睛都不能看东西,脑袋涨得像个大西瓜,什么事情都想不清楚,而且浑身难受得要命。泰德没有陪着她抱怨,他默默无声地忍受着,总是老老实实地守着香港的多频电台,专挑英国新闻、美国单口相声、澳大利亚听众之声这些节目,他在抓紧时间重回英语环境。

当他们的眼睛好容易能够睁开了,没想到最先看到的是对方的狰狞面目。从那时起,丽丽就开始做噩梦。她经常半夜里从床上蹦跳起来,当她发现自己的手脚还可以活动,没有被镣铐锁住时,便会急匆匆赶到窗前,久久地观望着香港码头在月色、灯光下一如既往的忙碌……

丽丽一点也不留恋香港,她甚至厌烦透了这个港币和人民币同时流通的弹丸之地。

泰德心安理得的睡相,再一次提醒丽丽,他们已经是另外两个人了。曾经沧海,而且跨过了浩瀚的太平洋,从此安全,再也没有人能来打搅他们了。摸着他脸上一夜之间新长出的胡子楂,她欣慰于自己对他的全部拥有。再叱咤风云的男人睡熟了,也容易沦为女人的俘虏。仿佛心有灵犀,泰德说起了梦话,而且是英语:“We will be settled in America. For what? Forever!”

丽丽开始感到体内的欲火再一次燃烧,她轻轻地跨到了泰德的身上,沉浸于一厢情愿的柔情之中。她玩弄着他,爱抚着他,心满意足于他的陶醉、失控、喷发……这是纽约,她终于可以重新肆无忌惮、随心所欲了,她感激他把她带到了这里……

不知趴在泰德的身上睡了多久,丽丽被他小心翼翼的翻身弄醒,发现他脸色苍白地向客厅写字台上的电脑奔去。望着他急促地敲击,只见他眉头越皱越紧,难道是有了什么坏消息?

丽丽把双手放在泰德的头上安慰着他,透过他的宽肩膀读着李森的电子信:“表哥,估计你和丽丽现在已经在美国了,向你们祝贺!华中市的情况就像我们预料的一样,一团糟糕。另外向你报告一个坏消息:顾磊越狱了!你们还是要小心谨慎,保重!”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