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837/


护士燕子裹着军大衣把身体靠在车厢的角落上,她不时的把手放在嘴边呵着热气。方天勇打心眼里感激这名女兵护士,除了她对自己精心的照料外,还有就是每当看到她乌黑的头发,与大大的眼睛,就会让他想起远在鲁西北大平原上的荷花姑娘。荷花与方天勇同岁,当初方天勇跟随着姐姐一起嫁到马婆村时,那里的孩子没人愿意与他玩儿,是漂亮文静的荷花,伴他走过了快乐的童年。

“你在看什么?”燕子看到方天勇的眼睛看着自己发呆,便呵着热气问了一句。

方天勇忙回过神儿来,把目光从燕子的身上移开,说:“噢,我……我没看什么。”荷花在方天勇的心里,就象是一朵开在田野中的小花,永远是那样的安静绽放。每次看到他,总是甜甜的一笑,酒窝在白净的脸上也会陷的很深。而这位叫燕子的女兵,剪短的秀发与一对可爱的虎牙,眉宇间透出一股英气。

燕子看方天勇把目光从自己身上移开后,便闭上了眼睛。燕子怕伤口发炎引起发烧,忙从药箱里找出体温计,走过来给方天勇试体温。

黄国强转回看来,看了看说:“燕子,你到下一站停车时,还是回到前边的车厢去吧,这里太冷。”

燕子把体温计放好,说:“我是护士,我的病人在哪里,我就要跟他一起在哪里。你们都不怕冷,我怎么会怕冷呢。”

方天勇也再次把眼睁开,说:“是呀,燕子护士,你还是走吧,我已经没事了,再说,这车厢里……一个女同志……”

“呵……”燕子用银铃般的嗓音爽朗的笑了笑,说:“一个女同志怎么了,我也是军人。你的意思看到这么多战友躺在这里,怕我胆小害怕是吧。呵……怎么会呢,如果是别人我也许会害怕,可是他们都是我的战友,在这里躺着的每一个战友,最后都是我给处理的,我尽量的都把他们擦洗干净,他们都是为国捐躯,都是好样的,只是……都很年青。”燕子说到最后,话语里又流露出了一丝伤感和惋惜。

方天勇听燕子这样说,心里又对这个女兵多了一份敬重。燕子又来到方天勇的身边,从他的怀里抽出了体温计,对着灯光认真的看着。这时方天勇从燕子的身上,闻到了一股与荷花身上一样的香味儿。方天勇忽然感觉到,刚刚走下战场的自己,现在更加的思念与渴望。思念着远方的荷花,渴望着姐姐能来陪伴。

“你的体温现在很正常,没有事的。你的身体素质好,伤口也会好的快一些的。”燕子把体温计收起来说。

黄国强长出了一口气,调整了一下情绪,说:“燕子,入伍整一年,现在也是小老兵了,我看你的业务很熟练呀。”

“也不行呀,呵……一般吧,还要慢慢的学习。”燕子说着话,又裹上大衣缩到了车厢角上。

黄国强看了一眼方天勇,说:“你们两个是同年兵,都很幸运呀,当兵一年整就遇上了战场实习的机会。”

燕子听说方天勇与她是同年兵,马上变的热情起来,说:“呀,我们是同年兵呀,我还以为你是老兵呢,呵……早知道我们是一年的,我也就不用对你这样的客气了。”

方天勇听燕子这样说,他的嘴角露出一丝谈谈的笑意,但是没有说话。燕子张嘴又想说什么,就在这时一声巨响伟来,巨大的冲击波让火车剧烈的晃动。还没等大家反应过来,火车便发出尖利的鸣叫,进行了紧急刹车,在巨大的惯性作用下,原本缩在车厢角落里的燕子,一下子扑倒在方天勇的身上。一只手正好按在方天勇前胸被穿透的伤口上,疼的方天勇大叫了一声,并又咬紧了牙关。黄国强双手死死的抓住了车厢上的把手,才没有让惯性推倒。

火车车轮在钢轨上拖着前行,磨擦的火星四溅。在滑行出很长的一段距离后,火车总算是停下了。

黄国强看火车停下了,马上拉开车门想往下跳。刚想伸腿他又马上停下了,从腰里拔出手枪拉上枪栓,然后递给了燕子。燕子慌忙从方天勇的身上爬起来,抬手扶正了军帽,这时看到了黄国强递过来的手枪。

“这把枪你拿着,保险我已经打开了,现在什么情况我还不知道,现在我要下去看一看。”黄国强说着话,把枪放到了燕子的手里。然后他用一条腿跳起身,把车厢顶上的马灯给熄灭,接着他飞快的拉上枪栓,走到车厢门口很小心的往外看了看,纵身就跳了下去。

燕子把方天勇从担架上扶起,让他依靠在自己的怀里。同时另一只手把手枪举起对着车厢口。由于灯光熄灭,车厢里一片黑暗,车门外白茫茫的雪光虽然映耀的很亮,但是什么也看不清楚。

寒风继续呼啸,不时的雪花扑进车厢里。方天勇看到燕子举枪的手有些发抖,便说:“你,还是把枪给我吧,你这拿针管的手不适合拿枪。”

“哼!你不要以为你是侦察连的兵,就在这里小看人好不好。你以为我们成天拿针就没有军事训练了。我手枪射击打过89环呢。”燕子有些不服气的说。

方天勇也哼了一声,说:“89环有什么可炫耀的,这在我们连及格都达不到,还是把枪给我吧。”

“你……哼,现在伤好点了,就开始逞能了是吧。有什么了不起的,枪给你就给你,我倒要看看,你还能不能举动枪。”燕子说着话把枪放到了方天勇的手里。方天勇接过枪,没有象燕子那样端举着,而是很放松的把胳膊,平放到了担架上。

燕子看方天勇没有举起胳膊,忙说:“看了吧,连手枪都举不动,还在这里说什么89环都不及格,我看你是把话说大了。我看,还是我拿着枪吧。”

方天勇淡淡的说:“不用,枪在我的手里很安全,你就放心吧。不会走火更不会错杀,一会儿出现什么问题,再把枪给你也不晚。”

燕子感觉也不能发生什么事,就再没有说什么。寒风吹拂的更猛了,燕子把身上的大衣,往方天勇身上盖了盖,并怕方天勇寒冷,而把他搂在自己的怀里。此时方天勇没有因为燕子与自己的近距离,心里再想过家乡之类的事情,现在他全身的神经都处于高度紧张状态,虽然还不知道前方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是他有种预感,此时此刻应该做好突发事件的应对。

火车两侧传来了脚步与拉枪栓拉动的声音,方天勇知道这是战友们都已经下车,进行紧急戒备。

“你说能会发生什么事呢?”燕子轻声说。

方天勇张嘴刚想回答燕子,忽然一个缕长长毛发和一个圆黑的物体,从车厢门口上方慢慢低垂下来。方天勇剑眉挑动猛然抬起胳膊,对着那个不明物体就是一枪。

“砰!”

一颗金黄色的弹壳从枪膛里蹦跳出来,撞击到车厢门栓上而发出清脆的响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