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虎”殇》第一章山雨欲来风满楼

一 “北进”、难拒



一九三一年九月十八日,小日本鬼子侵占了沈阳“北大营”。“九.一八”事变爆发。日本侵略者几乎未花多大力气占领了中国的东北。不久,日本侵略者扶植附庸、傀儡,伪满洲国成立。动北成了日本侵华的基地 ,进攻苏联的桥头堡。一九三六年十一月二十五日,日本国全权代表武者小路子爵,与法西斯的国全权代表、外交部长里宾特洛扑签定《德日反共协议》(密约),德、日、意轴心呼之欲出。

一九三七年,日寇故技又演,蓄意挑衅,“七.七”事变又起。未几,华北大片土地沦丧。日寇又如法炮制,在其策划和导演下,汉奸政权和组织如“冀东防共自治委员会”,“蒙疆自治政府”等等先后相继成立。

针对“七.七”事变,蒋先生在庐山之牯岭发表“只有抗战”到底的声明,中国掀起了全面的抗日战争。值此国家、民族进入生死存亡的关键时课,有爱国心的中国人民,纷纷拿起了武器,与日本侵略者作拼死的争抗。在东北地区,抗日战士们早以驰骋在这片黑土地上,桦树林里,和日本侵略者战斗在白山黑水之间,进行着殊死的较量,歼敌无数。

毋庸讳言,在三十年代初、中期,在东北抗击日本侵略者的武装斗争中,如号称“金枪”李杜部,还有王德林等部的某些武装战士,在和小日本鬼子战斗中失利,有的就越过中苏边境,进入苏联的远东地区。苏联政府处于自身的政策考虑,对这些流散在其领土上的中国武装人员,进行了收容和安置。先编为中国营,后扩充为中国团,再后又招了一些华人,设为“中国旅”。该旅人员仍是中国国籍。虽然不足一千五百人枪,却编入远东苏军的正式作战序列。该旅驻海参崴附近。同时,苏联政府对中国的抗日战争也有教大的军事和经济援助。

这时,于日本军界巨魁之中,在侵略的战略方向上发生了分歧,分成“南进派”和“北进派”。“南进派”实力强劲;“北进派”以关东军为主,也不可小窥。一九三六年六月,日本关东军和苏军与黑龙江乾岔子岛发生小归摸冲突,日军击沉苏军一艘炮艇。而苏军由于正经理着三十年代“大清系洗”所带来的阵疼,采取了克制态度。小日本鬼子气焰更为嚣张。一九三八年七月,由日寇挑起,日、苏两国军队在张鼓峰地区发生了大规模的武装冲突。素军花费了巨大的人力、物力,先败后胜,双方签定停战协定。但是,不久有关东军司令官植天谦吉陆军大将签署的,由关东军内少壮派参谋门撰写的一发报告,呈达到陆军省和参谋本部案头。该《报告》没有什么外交词语,十分直白狂妄。说:苏军在“大清洗”中,“..........校级、将级被处决、流放者达二万余人。帅十损其七,将十折其六,校十去其五。现上尉任团长、少校任师长者比比皆是。........(苏军)素质低下,训练废弛,武器低劣,士气不振。........大日本帝国皇军一个师团可敌彼五个师,且可成横扫只势。.......为逼迫其终止对支那之军援,为消除其在蒙古之影响,为解除其对满洲国、蒙疆自治政府之威胁,大日本帝国皇军必须以军事存在之手段,控制(苏军)后贝加尔湖地区。(以便)东摄海参崴,西向与友邦之军队会师。......”

一九三九年五月十一日,蒙古国第二十四国境警备队武装保护牧民涉过哈拉哈河,到河东地区呼伦贝尔草原放牧,伪满洲国兴安北警备军骑兵哨所之士兵立即开枪射击,并飞马追赶,击死蒙古国军警、牧民数名,抢掠牛、羊、马等数百头。尔后,双方在次摩擦不断,战争有升级之趋势。

这对日寇“北进派”来说是一个大好机会,他们想籍此挑起事端,予以“北进”。关东军立即派出第二十三师团之骑兵联队,向哈拉哈河以东蒙古军占领的高低进行攻击,并授权可越境追击。日军深入到哈拉哈河西岸蒙古境内之现乔巴山城东约二百公里处。

斯大林觉察到日本侵略者的战略意图,根据《苏蒙互助协定》,他命令驻蒙苏军迅速开进出事地点,将日骑兵联队逐回哈拉哈河以东满洲国境内约八十公里处。这把日本关东军司令官植田谦吉大将气得捶胸顿足。他命令日本关东军进行增援,除出动二十三师团全部兵力外,还有第五、第二、第七三个师团,关东军的全部炮兵部队,约十万人枪。他任命关东军副司令官获州立兵中将为前敌司令部司令官,统一指挥各部队。伪满洲国也来献媚凑热闹,出动连个师伪军开赴前线,与小日本鬼子协同作战。苏联方面也不甘示弱,斯大林于五月二十一日任命著名战蒋格.康.朱可夫为驻蒙苏军统帅,兼第一集团适龄。又令后贝尔加湖军区和远东苏军进入临战状态,随时准备出动。于是,在现内蒙古自治区之新巴拉虎坐旗(阿穆古郎)南部的诺门罕布德地区约几百平方公里的土地上,日军在甘珠尔庙、阿穆古郎、将军庙喇嘛庙一线掘壕以待,且虎视耽耽。苏军则背靠哈拉哈河于东岸七、八十公里处,扼险而拒,严阵以待。日、苏两军形成对峙局面,其两军前哨阵地最近处相距不足五公里,呈相互胶着态势。眼下,这里是貔貅云集,熊罢遍地,真的是黑云压城,山雨欲来,一场大战一触即发。

一九三九年六月二十九日,日本参谋部防作战训令:“......地面战斗行动,大致应以贝加尔湖以东地区为界限,必要时可向贝加尔湖以北地区饲机攻击。植田谦吉陆军大将为行令之最后判定者。”这意味着日本侵略者变相地批准了关东军的 《报告》,且对关东军司令官植田大将授予这次“诺门罕战役”的全权,并暗示日军可入侵到苏军的后贝加尔湖地区。而驻蒙苏军方面,格.康.朱可夫于诺门罕布尔德稍西处设置了三道防线,还在拉哈拉河蒙古段西岸至乔巴山城的广袤草原上,屯下了重兵,又布置了一个马蹄形埋伏口袋。

在这之前,格.康.朱可夫于五月二十九日乘军机密飞海参崴,商得苏联远东军区司令同意,于“中国旅”中精选了二百来名战士和下级军官,组成了一支代号叫“长白虎”的小分队。这入选“长白虎”小分队的人员都是能征惯战之士,个个身手不凡,单兵作战能力特强,且对小日本鬼子都有血海深仇,誓不两立。

格.康.朱可夫对“长白虎”小分队下达三条命令:一、潜入中国境内,搜集、刺探关东军的军事情报,尤其是在诺门罕布德前线的日军军事情报;二、或单兵作战,或分分合合,灵活激动,对诺,门罕布尔德及附近日军的后勤基地、军械弹药、交通道路等等进行袭扰和破坏,拖住日军的后腿;三、在可能的条件下,争取当地的抗日武装,对日军协同作战。特别提到,对活动于中、蒙边境新伯洛克地区的好“高山虎”部抗日武装力量,尽量争取联合。

于是,这二百多“条”“长白虎”就这样被放出“笼”了。为了确保“潜入”的成功,他们有的单独一人,有的二人一伙,三、四个一股,从东起晖春县的中苏边界,西至新伯洛克、尚迪好来、克尔伦等地的中蒙边境,在这几百公里的边境线上,“长白虎”们分了几使个点进行越境,进入中国境内。据史料偶有的披露,这些“长白虎”们决大数血溅国境线两侧的茫茫荒野,既无棺材收殓,只能暴尸荒野,也无黄土坟墓,青冢长眠,让人凭吊,只有泪洒西风。但是,也有一些“长白虎”与日、伪军经过了你死我活的搏斗,来到了这中、蒙边境地区,留下了惊天地、泣鬼神的故事,在抵抗日本侵略者之宏伟画卷上涂上了浓墨重彩一笔。





今天有幸 将 野火 先生 的文笔抄录于网上,供大家欣赏,次书一共288页。好象是在内地无销售,呵呵!本人是野火一个朋友故得之此书。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