功勋 第七卷 马来半岛 第十七章节 奇兵(下)

月亮下的船 收藏 30 23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461/][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461/[/size][/URL] [内容简介] 雨水疯狂的浇淋着,站在风雨之中的萧扬一动不动的举着望远镜,眺望着那笼罩在风雨中的洞海城。身后,数十辆的装甲车静静停在一旁。车内满是全副武装的机动步兵。 “让炮兵连继续对外线阵线进行一次清扫!”萧扬头也不回的说道。 远处,十二门PLL-05型6×6轮式自行迫榴炮又一次地发出了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461.html


雨水疯狂的浇淋着,站在风雨之中的萧扬一动不动的举着望远镜,眺望着那笼罩在风雨中的洞海城。身后,数十辆的装甲车静静停在一旁。车内满是全副武装的机动步兵。

“让炮兵连继续对外线阵线进行一次清扫!”萧扬头也不回的说道。

远处,十二门PLL-05型6×6轮式自行迫榴炮又一次地发出了怒吼。高扬而起、斜指着天空的炮管口处一片激腾而起的火光。两辆WZ0002-ZC型8×8轮式装甲侦察车高高升起了‘桅杆’,用其所装载着的侦察雷达和球状探测仪窥探着已然是一片浓烟烈火的城市。

咻咻,伴随着凄厉的怪啸,成群的炮弹从头顶划过,又有狠角色来了。

展开的85师师属炮兵团的那些155毫米自行榴开始了它们的炮火准备。

咣咣咣,接连不断的炮弹从天空之中陨落下去,在一片浓烟烈火的洞海城内炸起冲天而高的火光。“告诉部队,做好准备。”萧扬放下一直举着着的望远镜,回头过来说道。

突然进抵洞海城下的第85机动步兵师显然是让城内的‘越人阵’和法军第1伞兵轻骑兵团有些措手不及。直到这个时候,城内还没有形成有效的指挥,萧扬决定把握住这个时机,立即发起进攻,趁敌人还没有形成有组织的抵抗的时候,一鼓作气,瓦解敌人。

“炮兵连,火力延伸;支援连准备压进;2营主攻!”萧扬下令到。

十余辆BK1070型8×8轮式120毫米自行突击炮轰鸣着碾过遍地的泥泞。一辆辆WZ0001型8×8轮式步兵战车、WZ0002型8×8轮式装甲运输车放下尾舱门,蜂拥冲出战车的机动步兵们在装甲战车的掩护下,开始向洞海城发起进攻。身后,成排的火炮发出震耳欲聋的怒吼。

“中国人开始进攻了。”本就已经慌乱不安的洞海城内更是一片糟糕。人群发疯似的噪杂拥挤着。所有人都在寻找自己的部队,皮埃尔中士也不例外。沿着一片狼藉的街道,正向团指挥部的中士突然发现,整个团指挥部的所在地已经是一片瓦砾。满地都是尸体和受伤者。

“这是怎么回事?”皮埃尔中士拍了拍晕乎乎的脑袋,拉住一个满身都是血迹的医护兵问道。

“炮击,整个团指挥部完全被摧毁了。”医护兵的回答让中士的心顿时如同冰样的寒冷。

由于WZ0002-ZC型装甲侦察车的缘故,全面数字化的253团炮兵连在第一轮炮击之中,便把架设着通讯天线的法军第1伞兵轻骑兵团团指挥部给一锅端了。整个团部几乎没有人活下来。首轮炮击还一并摧毁了‘越人阵’第15师的炮兵阵地。

支援火力与指挥机构被摧毁,在某种程度上使得洞海城内的第1伞兵轻骑兵团和‘越人阵’武装的第15步兵师陷入在一种恐慌和无序之中。有人开始向南逃窜,还有人则是绝望地等待着那些中国人的到来。往南逃跑,顺化?还是岘港?那里的情况同样是一团糟糕吧?

皮埃尔中士不想再继续向南撤退了,这个时候也没有人下达撤退的命令,整个洞海城内的情况是糟糕透了。没有指挥机构,没有军官们的统筹,唯一具有的便是低靡的士气。

远处传来了阵阵密集的枪炮之声,那是中国人进攻了吧。皮埃尔中士悲哀的坐在地上。漫天浇淋下来的雨水将他的身体淋湿而透,战栗着的中士自己也搞不清自己这是恐惧还是寒冷。

“压上去,1营包抄过去。注意,不要卡死包围圈,我们需要的迫使敌人退出洞海。”萧扬顾不得擦去满脸的雨水,刚坐下来就命令说道。由于夺取洞海是主要作战目的,萧扬并不打算将法军第1伞兵轻骑兵团和‘越人阵’第15步兵师团团包围在城内,打一场歼灭战。

如果那样的话,是会在洞海耽搁太多时间的。只有尽快拔出了洞海这个钉子,方才能打开进逼顺化的通路,这才是整个‘联指’的作战意图。而且,如果真是把敌人团团围死了,那谁说得准那些狗崽子会不会狗急跳墙呢。俗话说‘兔子急了还咬人’更别说,他们不是兔子了。

“254、255团那边的情况怎么样?”萧扬问道“我们这边可是都已经顶上去了。”

“已经就位了。就等着我们呢?”岳海波走过来,递给萧扬一根演“现在可是万事俱备,只欠东风了。我们这边赶鸭子可是得赶得利索点。全给他们轰出去。”

“这个我知道的。”萧扬点上火,喷云吐雾着说道“让3营也压上去吧。增加点压力。”

炮弹不断的掉落下来,轰轰轰地炸起冲天而起的火柱,不堪重负的房屋、建筑在阵阵的哀鸣声中轰然倒塌,满地都是被炸死的士兵。雨水发疯似的冲去满地的血污,仿佛是老天不忍看到这人类自相残杀的悲哀之景一样。他要洗刷去那满地的血迹。

一辆辆轮式装甲车从雨幕之中穿透出来,伴随进攻的步兵们踩踏着满地的泥泞,在炮火的掩护下,对着外围的‘越人阵’第15步兵师发起了进攻。和法军第1伞兵轻骑兵团相比,第15步兵师的情况也好不了多少。由于驻屯的位置毗邻城北方向,他们成了最先倒霉的部队。在中国陆军第85师炮兵团的那些155榴的轰击下,部队的损失很大。

师指挥部在第二轮炮击之时便是消失不见了。虽然师部军事主官们没有和法国第1伞兵轻骑兵团的那些军官们一样,被埋葬在瓦砾之下,可是所有的通讯器材都毁得干干净净。加上部队突然遭袭,对敌人的情况又不是十分明了,根本就无从指挥。

“中士,离开这里,快离开这里。中国人已经开始进攻了。”两名端着FAMAS FELIN自动步枪的士兵从街角跑了过来,他们中的其中一人还背着沉重的‘阿皮拉斯’反坦克火箭弹。也许是失去了战斗的意志吧,在中国军队发起进攻的时候,这些法国士兵选择了逃离。看到坐在泥水之中的皮埃尔中士,这两名士兵倒是没有忘记自己的袍泽。

远处的炮火几乎让城北方向成了一片火海,茫然地看着那片烟火之地的皮埃尔中士任由着两名士兵架扶着,向着城南方向逃跑。由于正面方向上,中国军队骤然增加了进攻力度,混乱之中的‘越人阵’第15步兵师44团根本吃不住劲,部队成群的溃退下来。

这种溃退是极其致命的,因为溃退的士兵是根本不会顾及到他们的使命和责任的,和败退不同,溃退是极混乱而又没有组织性的。这种大溃退又使得城内的部队不明就里,也就跟着一窝蜂的向南逃撤,根本就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情况,中国人有多少部队。

在老牛耕地样的粗喘声中,一辆辆WZ0001型8×8轮式步兵战车、WZ0002型8×8轮式装甲运输车碾压过 ‘越人阵’武装的防线。一些路边的房屋之内还有零星的子弹飞射而出,但这种徒劳的抵抗只会找来致命的报复,那些BK1070型轮式120毫米自行突击炮直接转过修长的炮管,将杀爆燃烧弹从窗口砸入,用喷涌而起的火光和气浪将残缺不全的尸体掀飞出来。

倒是有几辆AMX-32B2轻型坦克拼命殿后掩护,连续两枚穿甲弹直接将一辆打头的WZ0001型步兵战车打得分崩瓦解,轰然地成了一团火球。可是没等到这些‘越人阵’战车兵得意上一会儿,反坦克连的那些‘东风铁甲’高机动车便是蜂拥而上。

成群的‘红箭-10’重型反坦克导弹就如同炸窝的蜂群样,乱嗡嗡地直扑向自己的猎物。

几辆AMX-32B2轻型坦克匆忙做着机动闪避,然而这样近的距离上,根本就无法作出什么像样的动作。随着阵阵刺耳的金属贯甲声,一辆辆AMX-32B2坦克顿时在筛抖之中轰然地燃起大火。冲涌而起的气浪将炮塔高高掀飞而起,战车猛然地在火光中瓦解。

这最后的抵抗也被瓦解了,‘越人阵’第15步兵师再也无法能够给予什么撤退掩护了,各支部队一哄而散,相互拥挤着向城南方向退去。而沿着街道,轰鸣而行的中国装甲车已经出现在街头,街角闪烁着中国士兵们掩护前进的身影,洞海已经完了。

“上帝啊,我们必须要离开这里。”法军士兵们乱糟糟地吵骂着,城北方向显然已经是失陷了。已经有许多‘越人阵’的士兵从那里退却下来,听说中国人的装甲部队已经开进了城内。

法国第1伞兵轻骑兵团再也坐不住了,听说城西方向已经出现了中国人的部队,他们正在用他们最拿手的迂回战术,向着洞海城南方向而来。上帝啊,要是被他们断绝了退却的道路,那么第1伞兵轻骑兵团就将会被包围在这里,直至最终被消灭。

看那些掉落下来的炮弹,几乎都是155毫米榴,这是中国陆军师级炮兵单位的标准火力。也就是说,起码有一个师的中国军队兵临洞海城下。上帝啊,暂且不用去管这些中国人是怎么来的,他们是怎么样顶着这样的狂风暴雨行军的。现在只要搞清楚一点,如果不离开这里,将会是怎么样的一种下场。而这一点,不用去搞清楚,谁也明白。

“走,走,走。”将皮埃尔中士架上一辆‘潘哈德VBL’轮式装甲侦察车,两名士兵同时拍着舱门,呼叫驾驶兵开车。现在所有人都只想着逃离这座城市,逃得越远越好。然而谁也不知道,等待着他们的将是什么。

“鸭子出窝了。”看着WZ0002-ZC型8×8轮式装甲侦察车发送回来的图像,萧扬笑着说道。

“让部队继续肃清城内的残敌吧。”岳海波同样是笑着。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