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只是士兵 第一部 吴王争霸 第三卷 翱翔 第十五节 废太子,捉孙陵

北宋杨六郎 收藏 0 16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686/][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686/[/size][/URL] 闪电在宫殿的上空肆意的劈下,丝毫不顾及屋内几个宫女的抱怨,它瞬间照亮了宫殿的一角,照亮了王后憔悴的面容,短短十多天,曾经艳丽照人的吴国王后已经好像苍老了10岁,她突然急促的咳嗽了起来,她在迷茫中喊道:“大王,大王,您在哪里呀?”几个宫女急忙从殿门跑了过来,其中一个年龄较大的女官吩咐一个宫女赶快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686/

闪电在宫殿的上空肆意的劈下,丝毫不顾及屋内几个宫女的抱怨,它瞬间照亮了宫殿的一角,照亮了王后憔悴的面容,短短十多天,曾经艳丽照人的吴国王后已经好像苍老了10岁,她突然急促的咳嗽了起来,她在迷茫中喊道:“大王,大王,您在哪里呀?”几个宫女急忙从殿门跑了过来,其中一个年龄较大的女官吩咐一个宫女赶快去请大王过来。

她们小心翼翼的点起蜡烛,擦拭着王后嘴边流出的唾液,动作是那样的温柔,那样的轻巧,女官怜爱的注视着王后憔悴的容貌,心中酸痛,泪水流了出来,她是跟随王后多年的贴身侍婢了,从小和王后一起长大,情同姐妹,自从王后嫁入宫中就没有外嫁,一直陪伴着王后,如今见到王后才短短几天就仿佛从30多岁老到了40多岁,如何不心痛。

吴王接到宫女的通报后,也带领着几个贴身太监赶了过来,吴王来到了王后的身边,体贴的握住了王后冰凉的小手,王后看见了吴王,紧张的神情放松了许多,她断断续续的说道:“臣妾刚才做梦梦到大王要杀掉那两个逆子,臣妾一紧张,就醒了过来,臣妾服侍大王20多年,给大王生下了这两个孩子,也算对得起你们孙家了,大王不管发生什么事,都不要杀掉他们呀,他们可是你我的亲生骨肉呀,做母亲的最痛爱孩子了,做父亲的也应该好好照顾孩子呀。我们就这两个孩子,难道您忍心让臣妾死不瞑目吗?”眼睛死死的盯住吴王,说的真情流露,让一边的女官泪流满面,吴王叹了一口气:“好吧,王后既然如此为这两个畜牲求情,那我那就网开一面,免他们一死吧,还请王后精心安养,早日恢复健康。”王后闻言,紧锁的眉头松开了,她的脸色也突然由黄变白,这几日因为憔悴出现的皱纹突然都自动消失了,原本一张接近五十岁的妇女脸庞变成了一张三十岁明慧俊俏的少妇脸庞,浑身浮现出一层半透明的薄雾状光芒,几个太监和宫女吃惊的后退几步,一股醉人心脾的香味在宫中弥漫,女官吃惊的发现这香气来自于王后身上,吴王紧紧握住了王后的小手,两行泪水悄然涌出了眼眶,他长叹了一声:“该走的始终都留不住呀,荷花出淤泥,风尘始不染,留香薰四方,我亦随香去。荷花仙子,终于你我情缘至此呀。”

微风从殿门外轻轻的飞了过来,围绕着王后的身边打起转来,王后的身体渐渐变得完全透明,最后消失不见了,但那股浓郁清香的气息还始终留在宫殿之内,女官和太监宫女们都跪了下来,这种奇异的现象她们从来没有见过,吴王却看得见,王后在无数的荷花簇拥下缓缓地升起,穿越了房梁和屋顶,升的越来越高,越来越高,消失不见了,吴王的目光久久的凝视着天空,此刻的吴王的确是真情流露。

“世子孙和,对于此次建业不火有失察之责,废掉世子之位,贬为越王,即刻回自己的封地,无诏不得入京。鲁王孙熊,此次建业大火有失察之责,废掉鲁王之位,贬为鲁公,即刻回自己的封地,无诏不得入京。”这一份诏书一下子废掉了世子,贬鲁王为鲁公,虽然看上去处罚太重,实际上就算是杀掉他们哥俩也不为过。

“凌阳侯孙陵,伙同甘宁等人纵火烧毁建业,死伤民众过万,各地官府发现孙陵一党,立刻捉拿归案,革去孙陵、甘宁一切爵位,家产全部充公。”

甘宁和几个飞虎队在吴国边境读着这份诏书的内容,甘宁还读的阴阳顿挫,搞得几个飞虎队员和他挤鼻弄眼的,好在这种偏远地方根本没有人认识甘宁,所以他们顺利的出了吴国的边境,快马加鞭向着交州进发。

人生的路有好几条,选择了这一条就不会走另外一条,所以,甘宁和刘巴还有魏延走了两条不同的道路,也就没有相遇,所以刘巴和魏延也就没有帮助甘宁他们和山贼的战斗。

山贼,顾名思义是藏身在山脉里的盗贼,其实他们应该是强盗,而不是贼,所以叫做山盗更加恰当,但是念起来不如山贼气势逼人。

从山脉中熟练得操纵马匹奔驰而下,既没有激起很大的烟雾,也没有响亮的马蹄声,可见这些山贼都是一些善骑马者。

他们把甘宁等6、7个人和马围了起来,他们哈哈大笑着,仿佛甘宁等人落入了他们的圈套中,如果是一群狼包围了几头狮子,那也许还能够和狮子放手一搏,但甘宁看来,他们不过就是一些家猫。

山贼们握着长短不一的武器,咧开满脸胡子的大嘴,把黑黑的牙齿露在外面,嘲笑着眼前即将到手的猎物,山贼首领却不太满意,他们本来不想抢劫这种身带武器的旅人,最适合的目标是那些运满货物的商队,或者那些看起来比较容易对付的女人和老人,而眼前这几个旅人,虽然身材不是很魁梧,但是看起来身上散发着一种无形的东西,在他死得时候,他终于想起来这是什么东西了,是杀气,是杀了无数人而修成的杀气。

“把所有的财产都交出来,我们就绕你们一命。”

“你们想要守着你们的财产死去的话就留着好了,在我们‘暗石山贼’的手底下,从来没有人可以逃脱。”

甘宁饶有兴趣的看着包围他们的山贼,虽然人数上山贼占了10:1的绝对优势,但是甘宁根本没有考虑自己战败的可能性。

“那,谁先来送死?”甘宁懒懒洋洋的说道。

山贼们面面相觑,他们还从来没有见过如此狂妄的猎物。呼啸的山风从他们背后袭来,让他们不由得各自打了几个冷战,山贼首领一声怒吼:“给我杀了他们。”山贼们舞着自己的武器从四面冲了上来,甘宁满不在乎的看着他们冲杀过来,他相信自己的部下有实力自保,他的大刀在半空中怒吼,山贼们的脑袋和肢体四处乱飞,身躯被斩成两截,鲜血如雨雾般的在空中洒落,每一次的惨叫声都意味着一个山贼失去了生命,反射着光芒的大刀无情的吸收着山贼的生命力,将他们一一斩落于马下,山贼们虽然也有着优越于常人的体力和武技,但是在甘宁的面前,他们只有被杀,增强血腥气息的资格。

就算没有甘宁,但只是他的几个部下,也不是山贼们能够对付的,他们的武技也压倒性的超过了山贼们,他们的刀法和技巧犹如寒冬的阳光一样强烈耀眼。

彼此的战斗开始就必须要分出胜负,首领不可能让自己的同伴一直处于被杀戮的姿态,他自恃武勇超群,自己催动战马冲下了山坡,直接来到了甘宁的面前。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