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亿元分红背后的农村危局

百草止水 收藏 18 7014
导读:     真的没想到,具有“华东第一村”称号的上海市旗忠村,拿出一亿元给农民分红,使得每户农民得到28万元的红利,居然另有特别的隐情。原来啊,村里有个会计无意丢了账本,有个农民捡到后猛然发现,村干部们的奖金、分红居然多得吓人。接着众村民争相转阅账本,大家义愤填膺,找村里要说法不果,于是开始群起上访。为了堵住农民们的嘴,村里临时起意拿出一亿元分红,以平息众怒。百草止水才明白,这亿元分红敢情就是封口费,农民暂时得了好处,自然就不能再走上访路线。   旗忠村的效益不错啊,能拿出一亿来分红,而且村干部们



真的没想到,具有“华东第一村”称号的上海市旗忠村,拿出一亿元给农民分红,使得每户农民得到28万元的红利,居然另有特别的隐情。原来啊,村里有个会计无意丢了账本,有个农民捡到后猛然发现,村干部们的奖金、分红居然多得吓人。接着众村民争相转阅账本,大家义愤填膺,找村里要说法不果,于是开始群起上访。为了堵住农民们的嘴,村里临时起意拿出一亿元分红,以平息众怒。百草止水才明白,这亿元分红敢情就是封口费,农民暂时得了好处,自然就不能再走上访路线。


旗忠村的效益不错啊,能拿出一亿来分红,而且村干部们的奖金和分红多得让村民受到了惊吓,这至少在全国农村还是空前的大新闻。然而媒体的进一步深挖发现,这一亿分红也不是旗忠村的经营红利,几乎完全是卖地所得。2000年后旗忠村周边7个半村的共13000亩土地,统一以旗忠村的名义被征用,建成高尔夫球场、网球馆和高档别墅区,收益巨大。按照2005年旗忠村旗龙置业转让股份的价格看,一亩地的收益为100万以上,13000亩土地的总收益应该高于130亿。从130亿中拿出1亿来堵村民的口,而且周边7个半村的村民不在享受之列,村干部们的算盘还是打得很精的,那剩下的129亿自然岂不是……


显而易见,即便这样,堵村民的口也是很困难的。但村干部有村干部的办法,那就是钱发到农民手里,但必须留下把柄让村干部攥着。于是旗忠村的村民一户户地前去领款,每户领款时必须打借条,也就是说这是村民借钱而非分红。村民当然不愿意,但村干部有话说,宣称是为了帮助村民避税,而且该款只借不还。话虽如此,但村民们清楚,目的是不让村民再去上访,如擅自上访自然就要以真实借款论处。农民都是现实的,他们都领了钱,也不再上访,但旗忠村的内幕还是经由以互联网为主的媒体在全国迅速扩散,旗忠村用28万元进行封口的目的最终还是破产。


更让百草止水惊讶的是,旗忠村征卖的13000亩土地,其中有9000多亩为基本农田。按照1999年实施的《土地管理法》规定,35公顷以上的基本农田(耕地)、70公顷以上的非基本农田的征用,必须由国务院批准,事实上这9000多亩基本农田的征用却是地方政府职能部门私自审批完成的。这就意味着在旗忠村卖地事件中,不仅旗忠村在违法,所有参与审批的地方职能部门也在犯罪,既有渎职也有滥权和越权。


整个事件来看,以旗忠村卖地为中心的腐败极其严重。且不说村干部私自为自己进行分红是集体贪污和分赃,单说说旗忠村卖地过程就匪夷所思。按照规定,这13000亩土地应该采取公开招标的方式,可实际采取的却是邀请招标。公开招标的价格一般是邀请招标的三倍,这其中的巨额差价到哪里去了呢?显而易见,应邀招标的公司要降低很多成本,但这样的好处不是白拿的,至少还要从中拿出一大部分来疏通关节,这些关节就是包括村干部在内的上上下下的官僚。自1994年起14年从未向村民进行村务公开的旗忠村,隐藏着众多的不为村民所知的事实。旗忠村自1990年以来,先后注册成立了众多公司,然后又接二连三地歇业或倒闭,所有这些公司的盈利和财务状况村民一概不知,只有村委成员和这些企业的核心干部才知道内情,其中村民捡到的账本中分红数额高达436万元的某关闭企业的负责人早就移民澳大利亚。


旗忠村的混乱说明,中国最基层的权力体系早就异化,农村权力的民主建设已经徒有其名。农村民主选举本来选举的就是村委会成员,但农村的权力却掌握在村支部的手里,村支书或书记的选举与老百姓无关,基本上是在乡镇政府的领导下进行,况且即便农民选举的村干部的最终任命和免职也要经过乡镇的同意。不管村支部还是村委会,村里的大政方针最终还是乡镇和县里说了算,尤其是在征用土地的问题上县乡村三级干部几乎就是狼狈为奸。中国众多的农村往往都是家族群落,被选举出来的村干部基本上都出自大户人家,大家族垄断农村权力也就司空见惯。对旗忠村来说,卖地操作是村干部和上面的国家干部们联手操作的,受益的是他们,吃亏的是广大村民。即便村民们得到些补偿,村干部甚至最终被迫分给每户28万元,但农民的所得毕竟有限,而且永久失去了土地。忍无可忍的村民要求公开村务,但被无情拒绝。接着他们又想行驶民主权力罢免村干部,但又被乡镇拒绝。百草止水不禁要问,旗忠村的村民难道真的就无计可施了吗?


不止是权力体系的混乱,农村土地制度的混乱才是农村乱局的根源。农村土地虽说是集体所有制,但农民本身并不掌握土地的控制权。真正控制农村土地的,第一个就是国家,第二个是县乡两级政府,第三个就是以村支部和村委为主的农村干部,这三级权力机构才是农村的真正地主,而农民们只是为这些地主们打工的长工。以前农村土地的承包周期没有长时间固定时,控制农村土地承包权的村干部从中非法发了大财。当中央政策将农民承包权予以长期化,征地和卖地又成了县乡两级政府和村干部们获取非法财富的主要来源。旗忠村的混乱就源自征地和卖地,因为靠近大都市上海,它的土地就很值钱,所以众多的贪官、奸商就打起了罪恶的主意。除了靠近城市的土地被征用而价值不菲外,远离城市的土地也会因为修路、建工厂而被征用,这些地方的土地被征用时,旗忠村的丑恶一幕就会到处上演,这样的事在全国基本上都是一样的。


近来,中央出台了农村土地使用权自由流转的政策,但这种政策只能治标不能治本。第一,它未能从根本上动摇县乡两级政府和农村干部对农村土地的控制权,所以一旦出现征卖土地的事情,农民照样任人宰割。第二,它未能从根本上改变农民的长工身份,只不过能依法将他对土地的承包权予以转包和抵押罢了。第三,女儿出嫁和子女因故户籍转移,依据农村土地所有制政策,他们不仅无权继续合法拥有土地,也无权继承长辈遗留下来的土地,从而从根本上剥夺了农民对土地的感情。综合以上三点认识,百草止水认为,农村土地使用权自由流转政策毫无新意,它不能解决农村面临的现实问题,更不能从根本上解放农村生产力。除非农村土地私有化,所有的问题才能迎刃而解!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62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连女白领都喜欢玩的军事游戏,进入试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