獒 卷六 第一百零六章、自我惩罚

华文庸 收藏 41 72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438/][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438/[/size][/URL] 多吉大叔没说话,他年纪大了,骨头又硬,这一跤可摔得不轻,不像格桑小屁孩,摔一跤,拍拍屁股爬起来,又是活蹦乱跳的到处跑。 屋子里很沉寂,格桑给我包扎伤口,多吉大叔就点着了一袋烟,一边抽烟,一边死死地盯着大黑看,他也不骂她,也不指责,也没有找个什么东西抽她,就是那样死死地盯着看,这是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438/




多吉大叔没说话,他年纪大了,骨头又硬,这一跤可摔得不轻,不像格桑小屁孩,摔一跤,拍拍屁股爬起来,又是活蹦乱跳的到处跑。


屋子里很沉寂,格桑给我包扎伤口,多吉大叔就点着了一袋烟,一边抽烟,一边死死地盯着大黑看,他也不骂她,也不指责,也没有找个什么东西抽她,就是那样死死地盯着看,这是多吉大叔惩罚大黑的最严厉的一种方式。


一只好獒是不能打的,也不屑于主人的责打,那对它们来说毫无意义,因为真正的獒,它的心是属于主人的,可以与主人心灵相通,它们在做错事的时候,倒宁愿主人能狠狠地打一顿来出气,也不能忍受主人无声的责骂。


因为獒能感应主人的心情,主人那种无声的责怪和失望的眼神是獒们最无法接受的,会令它们觉得做了件对不起主人的天大的错事,而对不起自己的主人或是不忠于自己的主人,则是獒的家族中令所有其它獒都不屑和不耻的事情。


大黑也认识到自己做错了事,她知道多吉大叔在用眼神责骂她,她显得很难过,虽然还是高昂着头,但是眼神却有些闪躲,不敢看多吉大叔,两只小眼睛左闪右闪的,格格拱着找她母亲玩,大黑也没有理她。


大黑呆呆地坐了一会,忽然走过来,想舔我的手示好,多吉大叔瞪了她一眼,大黑又急忙退了回去,有些伤心地盯着多吉大叔看,一个老人和一只獒,在无声地用眼神交流。


大黑有点委屈,她想说些什么,但是又苦于无法用言语来表达,就用两只前爪在地上刨了两下,望了我一眼,又伸出舌头,舔了下自己的鼻子,但是却不敢再向我靠近。


我再也看不下去大黑那种伤心、委屈又很无辜的眼神,像个可怜的孩子一样,眼泪汪汪的,只是大黑一直都很坚强,在受了委屈的时候,她也是高昂着头,没有一滴眼泪,只是眼神看起来有些闪躲,不敢正视多吉大叔和我。


多么懂事又通人性的一只獒!我不忍心再看大黑受这种精神上的折磨,就喊大黑:大黑,过来。


大黑看了我一眼,想过来,但是又不敢,屁股挪了一挪,坐在原地没敢动,又盯着多吉大叔看,眼神左瞄右瞄,闪闪躲躲的。


我就说:大叔,算啦!难得今天有个好天气,大黑也只是和我闹着玩,虽然有点闪失,但是又没有伤到要害,再说主要责任在我身上,是我逗她玩的,不关大黑的事。


多吉大叔咳了一下,揉了揉自己的腿,敲掉旱烟锅子里的烟灰,说:她自己干的事,她自己心里清楚,该怎么罚她,她自己知道。


多吉大叔说完这段话,就没有再理大黑,走出去看圈里的羊们,羊们见出了好天气,都有点想出去撒欢的意思,毕竟在圈里关得久了,吃干草吃得羊们身上的毛都稀了。


大黑见主人走出了屋,就大着胆子,凑过来,用头拱拱我的手,把我手背上流的血舔干净,然后面对着我坐下,用一种很无辜的眼神看着我,好像是在请求我的原谅。


看见大黑很委屈,我也觉得心里难受,就摸摸她的头,说:放心,我没事的,这点小伤算什么?以前受伤比这还重呢,再说了,以前你还救过我的命,就这么玩闹一下,就是伤得再重点,我也不会怪你,来,抱一抱。


大黑好像能听懂我的话似的,把头往我怀里拱,我伸出双臂去,抱了抱她,我感觉此时的大黑,就像个委屈又无助的孩子,用头蹭着我的胸口,我觉得很温暖,说不出的感动,抱着,不肯放开。


格桑整理好药箱,说:看着吧,你被大黑咬成这样,这可是阿爸给大黑定的规矩中犯下的一个大错,大黑今晚要被罚了。


罚?罚什么?我疑惑地问,我不知道,多吉大叔还给大黑订下了规矩,一只獒能明白主人所订的又是哪些规矩吗?别的獒也许不会懂,但我相信大黑懂,而且也一直恪守着,只是今天和我玩得太开心,一不小心才犯了错。


晚上,我的预感被证实了,我发现,与大黑这么久的相处以来,我越来越能感应大黑的心情,晚上的时候,大黑没有出去捕食,多吉大叔和格桑也没给大黑弄吃的,我还以为他们是忘了,就跑去切了几块肉,拌上盐巴和面粉。


大黑不肯吃,用嘴巴把自己的饭盆子拱得远远的,但是我知道她想吃,因为到后来饿不住的时候,她肚子里在咕噜咕噜地叫,大黑拿眼瞟了一下肉盆,吞了口口水,然后一狠心,掉转身子,把屁股对着肉盆,再也不去多看一眼。


四只小獒的乳齿都长全了,闻到肉味,就争着往肉盆里跳,扑进去抢肉吃,格桑把肉盆子端开,说:小獒现在还不能吃太多的肉,会拉肚子的。


半夜,多吉大叔和格桑都睡下了,我想着大黑还在饿肚子,就从床上爬起来,偷偷地端来了肉盆,送到大黑的身边,大黑只是拱我的手,和我亲热,但是却连看也没看肉盆一眼。


我小声地说:大黑,吃吧,我知道你饿。


大黑舔我的手,不吭声,也不吃肉,反而用嘴把肉盆子往外拱,我知道大黑这是在惩罚自己所犯下的错,即使我不会责怪她,但是她却无法原谅自己,她也愿意接受主人的征罚,饿一天肚子。


即便是人,在接受惩罚的时候,还不能保证是不是会偷奸耍滑地钻空子,可大黑却没有,严格地按主人的规矩来征罚自己,没有人约束她,也没有人系上她的嘴,可她就是不肯吃肉,连水都喝得很少。


我被大黑这种做法深深地触动了,人都无法完全保证做到的事情,一只獒却可以毫无条件地去尊守,这和我以前刚进部队时打架闹事不服管又溜号的做法相比,令我汗颜,我有点无地自容。


我知道大黑今晚是不会吃一点东西的了,只好把肉盆子拿开,然后陪着她等天亮,大黑受罚,我也不忍心,主要的错都在我身上,我又怎么能一个人去睡,却让大黑饿着肚子熬这孤独的夜?


这一夜特别的漫长,大黑挨着我趴着,到天亮的时候,我睡着了,大黑舔我的脸的时候,才把我弄醒,今天的天气还算比较晴朗,太子和王子大胆地跑到门口,试探着往外走,竟然跑到雪地里去玩耍,滚得满身都是雪。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4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才叫游戏:仅13天风靡全球场面堪比战争大片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