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刃——我的黑道生涯之学生时代 血刃——我的黑道生涯之学生时代 二十五 有钱花的日子真是幸福

梅戈 收藏 1 36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696/][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696/[/size][/URL] 二十五 有钱花的日子真是幸福 看到哥儿们们背的书包,我问甄三:“从这里去钢厂料堆远不远?” 甄三道:“不远,骑车最多也就二十分钟,然后去废品站也是二十分钟,如果事情顺利,咱们五点半以前肯定又能回到这里,那时大人多半还没下班回来!”这甄三真是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696/


二十五 有钱花的日子真是幸福


看到哥儿们们背的书包,我问甄三:“从这里去钢厂料堆远不远?”

甄三道:“不远,骑车最多也就二十分钟,然后去废品站也是二十分钟,如果事情顺利,咱们五点半以前肯定又能回到这里,那时大人多半还没下班回来!”这甄三真是精明,一下子就猜到我问他话的意思,看来这小子也是有意接近我们。

我瞧了他一眼,有些不放心:“你有那么大的把握?”

甄三点点头:“我向毛主席保证,我们哥儿俩做这事也有一段日子了,时间都拿捏的差不多,只要在料堆不耽误太长时间,五点半以前回来肯定是没问题!”

看他连向毛主席保证的话都说出来了,我完全相信了他,我马上向许彬问道:“你家里没什么人吧?如果没有人,咱们把书包里的东西都放你们家去,等事情办完再去你家拿!”

许彬心里早等的心急火燎,我的话一完他马上道:“没人,去吧!”说完他就有些迫不及待,骑上车带上曹海就向自己家里骑。我让刑力强骑车带上甄三,一大帮人就去了许彬家。


从许彬家出来,甄三带着我们就去了北蓟钢厂。到了那里一看,那跟山似的废料堆就在北蓟钢厂的西北角,虽然周围有围墙围着,可围墙上却有好几处缺口,时不时有人从缺口处跳出来到我们所在的公路边乘坐公共汽车,甄三这时走到我身边向东北方向指着道:“从我们现在这儿到前面路口向右一拐,骑车最多六七分钟,那边还有一个小门,那里也住着不少居民,所以从那里进出的人很多,因为绕脚,很多人就是穿过这个料堆去那边,他们过这边也是这么走,顺着马路走很好找到那小门,一会儿我先带几个人进去,趁着没人看守的机会就先弄点儿铁出来,然后咱们在北边那门旁边会合,我看如果进去十几个人,这一次最少也能弄小二百斤铁,卖个十七八块钱绝对不成问题!”说着话,甄三的眼里闪着一丝贪婪。

我没理会他的贪婪,点点头问他:“进去以后有什么需要注意的吗?”

甄三这时又有些小心地说道:“你跟哥儿几个说一声,进去的人首先要分批走,三四个,四五个人一拨,遇见人别慌张,就是出那个小门时也没事,虽然有人看着,却没人问的,还有弄铁时一定要看好周围有人没有,没人时再拿,而且要拿大小适中的,不能在一处拿太多!”

对于此人的精明谨慎,我真的从心里感到佩服,等他把话说完,我怕站在外围的人没听清,又把他们叫过来重复了一遍,看时间已经又耽误了几分钟,我对所有不骑车的兄弟说道:“一会儿你们跟着甄三进去,除了刚才他和我说的话要记住以外,更注意别走迷了路,一定要看着前面的人,走在前面的人有拐弯时要等看见了后面的人再走。大家记住了没有?”

我这些兴奋不已、跃跃欲试的兄弟们全都笑着答了一句:“记住了!”

我向他们把手一挥:“大家小心些,遇事别慌张,我们去那边小门等你们!”

这帮哥儿们愉快地应了一声是,刑力强还是有些担心他们,就主动提出和他们一起进去,我觉得有他这么一个人跟着进去也好,就点头同意了。

看着他们先后跳进围墙,我和宋建国这些人就骑着车顺着马路奔了甄三说的那小门。

那小门果然很好找,在甄三说的路口向右一拐,我们很快就找到了那个小门,门口有一个老头儿在坐着值班,可他只顾自顾自地喝茶,和来往熟识的人打招呼,对其余的事则是不闻不问,看到这情况我不由得就是一喜,冲宋建国他们小声说道:“走,咱们去那边等!”

宋建国几个点点头,我们就又骑起车去了小门东边一百多米的地方等刑力强他们。

时间不过才又过了五六分钟,甄三带头从小门里走出来,看他的样子,事情进行的肯定很顺利,我向宋建国一使眼色,宋建国立刻打了一个很响的唿哨,甄三听见唿哨,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慢慢走了过来,我再看跟在他身后的那些哥儿们,每个人的书包都是鼓鼓、沉甸甸的,而且每个人的脸上都挂着压抑不住、高兴的神情。

等他们全走了过来,我让许彬点了点人,是一个都不少。

甄三笑着问道:“永哥,这事办的还行吧?”

我也为马上就拥有一大笔钱而感到高兴,心里也是止不住的激动,就也笑着向他点了点头,甄三马上又讨好地建议道:“剩下的哥儿们们再走一趟,这一次就足了!”

对于他这个提议,我几乎马上就要同意了,可转念一想:“怎么能这么贪心?事情应当见好就收,太贪心就会吃大亏的!”所以我那念头只是一闪,立刻否定道:“这就不少了,咱们还是见好就收,马上把铁卖了大家去分钱吧!时间别耽误太多!”

甄三见我没同意他的建议,马上改口跟风道:“是,是,是,时间是不早了!”

我冲弟兄们一挥手,对甄三命令道:“带我们去废品站卖铁去!”

甄三又是一脸讨好的笑,跳上许彬骑的车,我们一行人就奔了废品收购站。

卖铁更是出奇的顺利,等回到了许彬家,我给了甄三一块钱,他是死活推脱不要,我也没太死乞白赖,看他说什么都不要这一块钱,就把兜里抽剩下的半盒牡丹烟给了他。这下甄三接受了,看着许彬家的挂钟马上就是五点半,我数了数手里的钱,又数了数那些哥儿们弟兄,正好每人可以分八毛钱,然后还剩两毛多,我立刻把钱给大家分了,并叮嘱他们别让家里人发现,最后等大家把书本都收拾进书包以后,我把那两毛钱给了小豆子,让他明天上学时买包烟带去。看着我这么分配,刑力强、许彬等人都很满意,我怕许彬家里人回来看见这么多人会疑心,就喊着让大家回家,刑力强叫着我道:“韩永,我骑车送你回去!”

我点点头,边下楼边问宋建国:“你也回去吗”

宋建国笑道:“本想今天去你家看看,可现在看时间是来不及了,我看再有机会吧!”

我说了声也好。一帮人说说笑笑到了楼下,开锁的开锁,说话的说话,我对他们说道:“顺道的搭伴走,路上互相照应着点儿,回家更别忘了写作业!嘴也记着严着些。”

小豆子、曹海他们答应着,我又再一次向甄三表示感谢,甄三笑着道:“永哥看得起我,以后有用着哥儿们的地方尽管说话,哥儿们肯定尽力!”

我也笑着道:“有弄钱的道儿想着我们点儿,我们不会白了你!”

甄三点着头道:“兄弟明白,兄弟明白!”

我和许彬又说了声再见,一大帮人就骑着车离开了许彬家住的楼。


整整一个夏天,一直延续到入秋,我们这一帮人在甄三的带领指引下,每个星期都去偷些铁来卖,有时偶尔甄三带我们也去偷点儿别的东西,不过量都很少。有了钱的来源,我们不但抽烟有了保证,时不时我们还去饭馆吃顿饭,这样日子让我们过的很是惬意。

而在学校里我又恢复成了一个好学生,这其中最主要的原因是没人再惹我,另外班主任也换了人,淘气归淘气,我的学习成绩却一直保持在前几名,这让新班主任对我的印象颇好,尤其这位教授语文的班主任,对我写的作文很是欣赏,在她担任班主任的这一年的时间里,我的作文一直是做班里的范文讲解的,而对这位班主任,我也是极其尊敬的。又因为在学校里我一直没再和别人打架,学校里的老师对我的印象也就好转了,等到快放寒假的时候,经我申请,班主任的力挺,我那个处分被撤销了,为此,父亲阴了一年多的脸也随之转晴了。

这一年的冬天,我的心情实在的好,整个下半年没人再和我找茬打架,在周围这十多所学校里,混混玩主儿们见了对我都是客客气气,就连社会上那些流氓痞子,见了我也是韩永长、韩永短,没有一个人敢和我说不好听的话。另外因为已经进入北方农村的冬闲,村里的伙伴们和我一起玩的时间也多了,他们因为手里没什么钱,我就把卖铁分来的钱匀给他们一些,不过偷铁卖这事我始终没和任何人讲,我怕人多嘴杂,谁不小心就给说了出去,那样就坏了。卖铁分来的钱虽然不多,可大家一起抽烟聊天,彼此的感情、友谊始终是如火如荼。

就在放寒假的第三天下午,我和大海、小明子、刑力强、宋建国等七八个人正围在我家我住的小南屋的火炉边烤火抽烟聊天,许彬和甄三带着一个戴眼镜的年轻人找了来,看见屋里人太多,许彬就站在门口笑着和大家打了一个招呼,屋里人也纷纷招呼他们进去取暖,许彬却一脚门里,一脚门外地叫着我道:“韩永,你出来一下,我们找你有点儿事商量!”

我一看是他们俩带来的人,估计说话有些不太方便,就笑着走出屋。

甄三见我出来就指着我对那个戴眼镜的年轻人介绍道:“这就是我对你提起的韩永,永哥,在咱们这一带叫的很响的,没有什么摆不平的事,外面的兄弟都很给永哥面子的!”

眼镜听罢介绍赶紧走上来伸出手亲热地喊道:“永哥!”随后未等我说话就又继续接着道:“我没到这里来之前就听甄三提起过你,所以这次来,我和甄三说一定要来看看你!”

我知道眼睛说的都是场面话,向他一笑,点了点头,甄三跟着对我介绍道:“永哥,这是我一个朋友,从外面飘过来,想在咱们这一带混一阵,有点儿事他很想让你给他帮帮忙!”

我看外面还有些冷,就让着他们几个:“走,到屋里说去!”领着他们仨,我们就去了父母住的北屋正房,这四间房,我父母住两间,一间作客厅,另一间放的就是一些杂物。进了北屋的客厅,我给三个人都让了座,然后向甄三问道:“什么事?”

甄三咧着嘴笑道:“我这哥儿们是靠趴柜台生活的,一个人做活不太方便,所以他来咱们这里后需要找两三个帮手,我没那能力,只好过来找永哥,希望永哥给分派几个人!”

我瞧了瞧许彬,许彬也正瞧着我,这时眼镜从怀里抽出一条烟走上来递给我:“永哥,这是一点儿小意思,如果以后我的忙你们能帮的话,我是时常有孝敬的!”

我冲他摆了摆手,意思是不要他的烟,眼镜笑着道:“就是永哥不愿意派人给我帮这个忙,我给永哥上条烟也是应当的,希望永哥不要拒绝我的心意!”

这眼镜很会说话,可我是不愿意无功受禄,对于他的事,我是想想一想,然后再做决定,可眼下眼镜却这么说,弄的我有些不好意思,所以我马上笑着道:“我不是那意思,只是不知道我的哥儿们能不能配合好你!你毕竟是飘着需要吃饭的!”

眼镜看我无意拒绝他,就把香烟放到我面前的桌子上笑着道:“其实我那活儿很简单,只是需要有两三个人帮着我打下掩护,人多了这活儿还干不了,怕引人注意!”

我再次看了看在一旁坐着抽烟的许彬,许彬见状马上站起来表态道:“韩永,听眼镜这么说,这事不是很困能,如果你同意,我愿意带两个人给眼镜帮忙!”

(未完待续)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