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年来,随着我国舰船工业技术水平的发展,一批比较先进的新型作战舰艇陆续下水服役。如果将建国初我国仿制的一批苏联舰艇称为第一代的话,那么自新世纪以来建成服役的这~批当属我国海军第三代主力舰艇。它们中的每一艘初现于世人面前时,无疑都是当时最为耀眼的明星。其中,受争议最多、外界猜测也最多的,便是022型隐身导弹艇。究其原因,笔者以为,最重要的一点就是其他第三代主力舰艇身上都或多或少地反映着国外新一代舰艇发展的趋势,而唯独022还依然残留有上一代落后舰艇的影子。而且作为我国第三代主力舰艇中第一个有意出口的成员,022还曾出现在著名的阿布扎比防务展上。


那么,在我国海军舰艇装备体系中,022型隐身导弹艇的定位着眼点在哪里?在实战中该艇将如何应用?为何在国内大批装备该艇的同时又将其推向国外军火市场?显然,至今仍有很多谜团笼罩着022。


我国导弹艇发展回顾


1950年8月召开的中国人民解放军海军建军会议上,首次确定了海军在建国初期的建设方针,即从长期建设着眼、由当前情况出发,建设一支现代化、富有攻击能力的近海轻型海上战斗力量。在这一方针指导下,我人民海军的兵种组成确定为以海军航空兵部队、潜艇部队和快艇部队为主,其他兵种部队相应发展。这就是我人民海军创立之初著名的“空、潜、快”发展战略。其中,作为水面舰只的主力,快艇成为当时我国舰船工业主要的发展方向之一。其实,就中国作为一个海洋大国的实际情况而言,快艇部队远远担负不起海军主力的角色。但是限于当时我国技术水平十分薄弱、人员素质普遍不高且面临敌对势力大规模海上登陆的威胁,大力发展快艇部队便是唯一且明智的选择。


1959年,根据“二四”协定,苏联向我国转让了6623和6621型导弹艇,国内随即展开仿制工作。6623是我国自行建造的第一型导弹艇,仅建造2艘,1964年8月交付海军,并于次年成功进行导弹发射试验。6621钢质导弹艇的仿制工作于1960年展开,期间攻克了发动机、导弹及发射装置的多项技术难关,于1975年定型并交付部队,代号021。此后,在6623基础上进行改进的024型导弹艇研制工作也于1966年展开。在排除了“文革”干扰后,该艇在1975年2月正式定型。由此,我国第一代主力导弹艇——021“黄蜂”级和024“河谷”级开始大批量装备部队。就在这两型导弹艇交付的前一年,即1974年1月19日,我南海舰队6艘舰艇于西沙群岛同南越海军爆发海战。此战,我军击沉南越“怒涛”号扫雷舰、击伤另外3艘驱逐舰。如果021和024型导弹艇能够提前几年装备部队并参战,那么仅装备火炮的4艘南越军舰恐怕都将有来无回。


021和024型导弹艇装备部队后,尽管不断进行改进,但限于其研制原型为苏联上世纪60年代初期型号,已远远落后于时代的发展。而且前文提到的西沙海战已经使我国海军意识到远海作战的局限性。为此,20世纪80年代初,我国开始着手研制新一代导弹艇,其研制要求突出了适航性好、续航力强及自动化程度高等特点,并放宽了对航速的要求。鉴于当时大量装备的037型猎潜艇经过实用证明是一型优秀的海上平台,我国决定在其基础上研制新型导弹艇。这便是037IG“红星”和037II“红箭”级导弹护卫艇。


关于037IG和037II导弹护卫艇,笔者以为必须注意和分析到其技术细节之外的两个重要信息。只有把握住这两个信息,才能够对我国导弹艇发展以及022的出现做出比较合理的解释。


首先,037IG和037II虽然是我国研发的第二代轻型导弹舰艇,但是它们并非021和024的替代者。通常我们所讲的新老更替基本上都属于同一类型的武器,比如新一代052B取代“旅大”级驱逐舰以及054取代“江湖”级护卫舰等。037IG、037II与021、024相比,并不属于同一类型的舰艇。前者可以看作是巡逻艇与导弹艇的结合体,装备有比较完备的雷达及电子战系统,突出续航力和适航性,可执行远海巡逻、警戒及护航任务,因此被称为导弹护卫艇;后者就是单纯的高速反舰导弹艇,没有比较完备的雷达系统,突出高速航行能力,基本上无法远海出击作战。另外,我国真正意义上的导弹艇编号应为02X,如021、024以及半途夭折的023;而037IG和037 II均延续猎潜艇的编号,这说明海军装备体系中并未把后两者当作真正意义的导弹艇。


其次,笔者以为,037 IG和037 II代表的多用途化和通用化实际上已经顺应国际轻型导弹舰艇的发展潮流。这里我们可以用瑞典导弹艇的发展举例:战后至今,瑞典共发展了“诺尔彻平”级、“卡帕伦”级、“斯德哥尔摩”级和“哥德堡”级四级导弹艇。从最初在鱼雷艇基础上发展的“诺尔彻平”级到堪称世界导弹艇典范之一的“哥德堡”级,其吨位不断加大、航速逐渐降低而多用途化能力迅速增强。就“哥德堡”级而言,除了没有隐身能力及无法搭载直升机外,其导弹、火炮、反潜鱼雷、声呐、雷达及电子战装备与“维斯比”级相比并不逊色。因此,“哥德堡”级所体现的也是“维斯比”级代表的多用途导弹护卫舰艇发展方向。


我国导弹艇从021、024到037IG、037II,也属于从单纯反舰导弹艇到多用途导弹护卫艇的转变,只是后两者在多用途化上尚不完备,不具备反潜和防空能力。如果在其基础上进一步发展,相信今日我国海军装备序列中应该会出现类似瑞典“维斯比”级的近海隐身轻型多用途导弹护卫舰。笔者认为,在将来可能爆发的渡海作战中,这种具有反舰、防空、反潜甚至扫雷等多种能力的舰艇可担负登陆舰队护航任务,对付诸如AH一1W“超级眼镜蛇”武装直升机、AT_3攻击机、“锦江”及“光华六号”导弹艇、“海龙”级潜艇等武器装备的威胁,且没有“杀鸡用牛刀”的浪费。


现在问题又出现了,既然021和024的继任者不是037IG和037II,又是谁呢?037IG和037II已经代表了世界新一代轻型导弹舰艇的发展潮流,为何我国没有沿着这条道路走下去?


透视真实的022


在侦破案件中,侦探或警官最常用的一个办法就是“排除法”,即尽可能列出事件的所有可能性,然后利用证据一一排除,最后那个无论如何也排除不了的可能性——不管它看上去有多么的“不可能”——应该就是事件的真实面目。现在我们分析022型导弹艇也可以采用这个方法,用来解答前文中的诸多问题。


身份之谜 首先,我们需要解答的问题是:谁是02l和024的继任者?显然,答案就是本文的主角——022型隐身导弹艇。无论从技术特征上还是编号上,都明确证明了这一点。那么,我国为何没有继续沿着037IG和037II的发展思路研制类似瑞典“维斯比”那样的舰艇?笔者分析有以下几点:


首先,国情不同。正如前文所说,瑞典等北欧三国的地理环境及国力决定了其海军只能以轻型舰艇为主,主要针对浅海作战。我国虽然海岸线亦漫长曲折,但还有着广袤的远海需要保卫,并且随着经济和科技的发展,我国足以建造并维持一支以大中型舰艇为主的水面舰队。因此,类似“维斯比”那样的小吨位舰艇注定无法成为我军水面舰只的主力装备。


其次,时代不同。037 IG是上世纪80年代初开始研制的。当时我国刚刚从“十年浩劫”中逐渐恢复过来,现役大中型舰艇,如“旅大”和“江湖”、“江南”技术性能已明显落后,保养状况亦不佳。因此,037IG作为一型较为先进(以当时国内技术水平而言)且平台成熟、建造成本可以承受的轻型导弹舰艇,较好满足了海军的装备需要。从这一点上讲,037IG带有明显的应急色彩。此后,继承037IG设计理念几乎全新研制的037 II也随着驻港部队走人世人的眼中。该艇是专门为装备海军驻港部队研制的,属于特例。改革开放以来,我国国力迅速增强、工业技术水平也有长足进步,一批新型大中型舰艇如“旅沪”、“江卫”等陆续下水,037IG的应急角色已逐渐消退。因此,该系列导弹护卫艇没有进一步发展下去。


最后,分工不同。前文提到,021、024与037IG、037II是两种不同类型的舰艇,这里便涉及到舰种的分工问题。北欧三国的“维斯比”、“哈米纳”与“盾牌星座”均是反舰、防空、反潜乃至水雷战的多面手,一艘舰艇承担了多艘不同种类舰艇的角色。这显然与这些国家舰队规模小、注重舰艇精良而不过多注重数量有关。我国海军规模较大、舰种分工十分明确,反舰导弹艇、火炮巡逻艇、猎潜艇、扫雷艇、猎雷艇等艇种一应俱全。因此,即使把“维斯比”放到我国海军,其在整个装备体系中的定位必然很尴尬。另外,我国海域辽阔,需要相当数量的舰艇执行海上任务,如果大量装备按照“维斯比”标准建造的轻型多用途舰艇,恐怕军方也承受不起。


按照严格意义的舰种定义,037IG和037II应属于巡逻艇,也就是说022才是继021和024之后我国第二代真正意义的导弹艇。037 IG和037 II在完成应急使命后,由于海军装备体系中没有为其留下充裕的一席之地,也就不可能出现后来者。022则是为了填补021和024大量退役后留下的装备体系空白而建造的,因此才会如雨后春笋般建造了数十艘。 技术之谜 现在,我们已经揭开了罩在022身上的第一层面纱,但随之而来


的便是第二层:022难道是“新瓶装旧酒”的尴尬产物?时代发展了,我国海军为何依然固守原有装备体系而不惜重金打造一支“二代黄蜂”舰队?


如果单从021和024继任者这一角色来看,022确实很像“新瓶装旧酒”的产物。但是继续分析下去,就会发现事实并没有这么简单。下面,笔者将采用“排除法”揭开这第二层面纱。


第一种可能性:022是与021、024一样的反舰导弹艇,很可能用于打击航母编队。如果仅从022型隐身导弹艇的“杀手锏”色彩考虑,提出这一可能性也不无道理。在冷战时期,面临美苏强大航母编队的威胁,快艇集群是当时我国海军最主要的抗击手段之一。我国海军将4~8艘导弹快艇与1艘中型驱逐舰编组,组成一个“饱和攻击”集群。一旦与美苏爆发海上冲突,在海军航空兵的掩护下,由空中支援机群纠缠住敌方的舰载机群,数个这样的“饱和攻击”集群从不同方向高速逼近敌方水面舰队,伺机发射反舰导弹。


以上这种作战模式针对上世纪80年代以前的美国航母编队也许有效。在此之前,美国海军的主力战舰,如“弗吉尼亚”级核动力导弹巡洋舰、“斯普鲁恩斯”级导弹驱逐舰以及“佩里”级护卫舰均不具备抵御反舰导弹“饱和攻击”的能力。加之当时美国海军舰载机分工繁杂,对付多个方向上的“饱和攻击”集群有可能力不从心。自上世纪80年代后,随着“提康德罗加”级巡洋舰和“阿利‘伯克”驱逐舰等“宙斯盾”舰的下水服役,美国海军舰队抵御反舰导弹“饱和攻击”的能力大大增强,F/A—18战斗攻击机家族的服役更使其在防空和反舰、反导等方面游刃有余。如今,如果还要采取导弹快艇集群与大中型水面舰艇结合的方式,配合海军航空兵打击美军航母编队,必然收效甚微。以典型的美军双航母编队为例,其拥有约120架“大黄蜂”系列战机;执行反舰任务时,其中70余架F/A一1 8C/D战机前出至700公里,配合各种对海精确制导弹药可对任何一支水面舰队实施毁灭性打击;余下50余架F/A一18E/F战机可为攻击机群提供掩护、拦截空中机群,同时也具有相当的对地对海攻击能力。况且美军航母编队在面对具有强大空中机群及海上舰队的国家时,离岸距离不会小于300海里(约555公里)。如此远的作战海域,对于022这种排水量不到300吨导弹艇,确实是对其续航力的极大挑战。


目前,随着我国海军航空兵装备不断更新,“飞豹”A、苏一30MKK和轰6改进型战机的服役,我军空舰打击能力已有长足提高。在这种情况下,与其研制一种较为传统的隐身导弹艇,还不如发展新型空舰导弹的作战效能更高。我国现在已经拥有一个仅次于俄罗斯的庞大反舰导弹家族,从老式的“上游”、“海鹰”系列,到绝对主力“鹰击”8、“鹰击”6系列,再到新锐“鹰击”7、俄制“日炙”以及“鹰击”91、 “鹰击”12,可谓高中低、亚音速超音速尽全。在这种情况下,再去发展一种高度隐身海上轻型平台以增强我国水面舰队的反舰实力,实属画蛇添足。因此,笔者认为022并不是一艘专门的反舰导弹艇,甚至其作战目标都有可能不以大中型水面舰艇为主。


第二种可能性:022可作为中国版’的“濒海战斗舰”,以对付敌对大国的濒海舰队。022型导弹艇陆续下水之际,也正值美国新概念的“濒海战斗舰”试验舰下水之时。由此,一些国外军事专家认为022也属于“濒海战斗舰”范畴,甚至专门针对美国“濒海战斗舰”研制的。对此,笔者并不赞同。美国提出的“濒海战斗舰”从设计上更接近“维斯比”,笔者甚至认为其就是放大版、主要针对敌国近海海域的“维斯比”。022和“维斯比”相比,除了都采用隐身设计和喷水推进外,并无太多相同之处。而且022型导弹艇吨位小、武器单一且电子设备不完善,也不符合“濒海战斗舰”的概念。


分析到这里已经排除了022型导弹艇“身份”的两种可能性,加上已经被排除的三种类型:多用途护卫艇、近海巡逻艇和特战艇,再结合我们已经得出的结论,那么答案不言自明:022应是目前世界上唯一一种专门用于发射多种大型导弹的隐身化轻型海上平台。笔者以为,从配备的导弹武器上可以很好地反映出022既用途专一又多用途化的特点。所谓“用途专一”,是指022并不能发射所有的海基导弹,比如该艇的固定式导弹发射架很显然无法适应舰空导弹的发射要求;而“多用途化”又表明022具备除发射舰空导弹之外其他海基导弹的能力,如反舰导弹、反潜导弹和海基巡航导弹。其中,最能体现022“杀手锏”身份的,当属海基巡航导弹。因此,笔者认为不妨将022定义为“轻型隐身化海基巡航导弹发射平台”更为恰当。


近期已经有022发射“鹰击”8系列反舰导弹的图片出现在媒体上,笔者以为,这恰好印证了该艇的多用途化能力,并不能由此证明其就是为发射反舰导弹而生。以022这种小艇而言,先装备成熟的舰舰导弹以尽快形成战斗力,待海基巡航导弹成熟后再逐步换装,也可谓是明智之举,其他大中型舰只则不具备类似的优势。况且从目前我国海军的远程对陆攻击能力上看,以巡航导弹为代表的精确打击基本是空白。022的出现应该能够填补这一空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