功勋 第七卷 马来半岛 第十六章节 奇兵(上)

月亮下的船 收藏 27 9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461/][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461/[/size][/URL] [内容简介] 疯狂而下的大雨漫天浇下,风嘶吼着,在天空中呜呜的吹着。法国陆军第11 伞兵旅(11eBP)-第1伞兵轻骑兵团的士兵们宁可选择躲在睡袋里渡过这个清晨,也不愿走出室外。 外面的雨实在是下得太大了,疯狂的雨水就仿佛是从天空中浇灌下来似的,漫天而下。让-皮埃尔中士慵懒地伸了个懒腰,他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461.html


疯狂而下的大雨漫天浇下,风嘶吼着,在天空中呜呜的吹着。法国陆军第11 伞兵旅(11eBP)-第1伞兵轻骑兵团的士兵们宁可选择躲在睡袋里渡过这个清晨,也不愿走出室外。

外面的雨实在是下得太大了,疯狂的雨水就仿佛是从天空中浇灌下来似的,漫天而下。让-皮埃尔中士慵懒地伸了个懒腰,他实在是累坏了。缩身在睡袋里的皮埃尔翻了个身,看着窗外滂沱而下的大雨实在是懒得再动上一动。风尖啸着、空洞地发出阵阵的嘶嚎。

这场战争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是一个尽头,皮埃尔中士茫然地看着外面。筝河口之战的悲剧已经传出了,第22陆战步兵大队和西班牙皇家陆军-机动军所属Brunete重装机械师-工程营全军覆没的消息让整个洞海城都笼罩在一片阴影之中。

没有人想会落得第22陆战步兵大队或是西班牙的Brunete重装机械师-工程营那样的下场。一天之前,整个第1伞兵轻骑兵团便是准备着撤出洞海城,向顺化方向退却。

然而台风带来的降雨影响却是使得第1伞兵轻骑兵团暂时放弃了退往顺化的计划。毕竟风雨太大了。没有人想顶着这样大的风雨去赶路,而且道路的情况肯定也会因为天气的原因而糟糕透顶的,部队就便是撤出去,也会因为行动不便而走不了的。

然而让法国人没有想到的是,当他们以为着这样糟糕的天气同样也会给中国人带来巨大的麻烦,让他们暂时无法南进的时候,沿着1号公路,中国陆军第85机动步兵师的万余大军正兵分两路,直扑洞海而来。而驻守在洞海城内的法国人和‘越人阵’武装都并不知晓

窗外的雨稀里哗啦的下着,风,飕飕地从树梢上掠过。看着那浇淋在玻璃窗上的雨水,让-皮埃尔中士却是怎么也提不起一丝的精神来。团指挥部已经下达了命令,雨停之后,立即向南退却,在顺化一线与岘港方向的部队完成会合。

雨,的确是下得很大,大得几乎是从天空之中倾盆倒下一样。皮埃尔中士无奈地叹息了一声。一连串糟糕透顶的消息让整个洞海城就仿佛这糟糕的天气一样,灰蒙蒙而又看不到阳光。

几个醉醺醺的士兵依偎在墙角,满地都是狼藉,空酒瓶、烟蒂还有吃剩下的食物,屋子里弥散这一股令人作呕的味道。三五个士兵聚在一起,低声谈论着战争,聊着各自的往事。皮埃尔搞不清他们为什么总是有那样说不完的话语,也许战争会让人变得琐碎不已吧。

熏天的臭气让皮埃尔中士感到了一股作呕的感觉,这真是糟糕透了。门-咣当-被踹开,两个喝得醉醺醺的士兵勾肩搭背地抱成一团,闯了进来。风还有弥散的雨丝掺杂着冲了进来,屋子里的人一阵气急败坏的叫骂。砰,不知道谁将个酒瓶丢砸了出去。

“上帝啊,看看这些蠢货都干了些什么?”有人怒不可遏的冲了上去。

很快一场斗殴便是开始了,士兵们相互吵闹着,挥动着他们手里一起多能够挥动的物品,相互之间扭打在了一起。酒瓶咣当的破碎而开,叫骂声、吵闹声混在在风雨声中。

“哦,上帝啊”皮埃尔中士并没有去拉开斗殴着、扭打成一团的士兵,而是自顾自的往睡袋里缩了缩身子。他实在是懒得去顾及这样的事情了。在洞海,这样的斗殴事情哪天没有发生。

就便是有军官们弹压又怎么样?谁能够去保证自己不会如同第22陆战步兵大队那样,说倒霉便是倒霉了。真要是稀里糊涂之间便是成了中国人的猎物,那还能怎么样呢?

闲得无聊的士兵们,除了打架还能有其他别的事情吗?再说了,在如此的压力之下,人难免总是会火气大一点。军官们对此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要别把事情闹得难以收拾便是了。

皮埃尔中士就这样缩在自己的睡袋里,和一众见怪不怪的士兵一样,懒懒地看着扭打成一团的人群,谁会闲得发慌,去制止一场本就没有什么狗屎理由的斗殴呢。

一声刺耳的尖啸从天而落,紧接着是一声巨大的爆炸声。“上帝啊,是炮击!”刚刚还是乱成一团的人群立马安静了下来,所有人都不约而同的抱头趴卧在地。

轰,一声巨响,紧接着窗外升腾起一团袅绕的烟火。玻璃-咣当-咣当-的破碎满地。

“该死的,我受伤了,我受伤了!”有人被碎落下来的玻璃给划伤了,满脸是血着呼叫着医护兵“谁能够来帮帮我,上帝啊。看在上帝的份上。”受伤者哀嚎着。

皮埃尔中士蜷缩着身子,动也不敢动,任凭着炮弹拖着刺耳的尖啸从头顶之上划过。

“该死的,我们必须离开这里。要是房子被击中了,我们可就完蛋了。”有人吼道。

“我们必须离开这里。”吵闹着的人群混乱着冲出房子,争先恐后的奔入雨幕中。

皮埃尔中士迅速地爬起身来,跟随着慌急急的人群冲出房子。轰,轰,轰,爆炸声接连不断,四下里一片慌乱,炮弹成群地从头顶划过,如同九天之上划过的流星样,接连而下。

“上帝啊,这是怎么回事?”蜷缩在风雨之中的法国士兵们抱着头,惊慌不安着。

“该死的,是中国人的进攻吗?”皮埃尔中士顾不得满地的泥水,趴在地上。身旁的一名留着胡须的士兵嘟囔着问道“该死的,谁能够告诉我,是不是中国人进攻了?”

“我不知道,该死的,我不知道。”皮埃尔中士懒得去回答。这样猛烈的炮火,除了中国的进攻之外,还能是什么。几乎每一枚掉落下来的炮弹都是大口径的重炮。该死的,游击队会有这样的大口径重炮吗?这个蠢货,难道他连这个基本的都不知道吗?

轰,一声巨响,不远处的一栋房屋轰然地在炮火之中化成了一片瓦砾,烟尘在雨幕之中腾起,碎瓦四下飞腾着,到处都是一片狼藉之景。整栋房屋转眼便是成了一堆废墟。

“该死的,炮火近了。”皮埃尔中士惊慌着挪了挪身子。“上帝啊。千万不要击中这里。”

在法国人惊慌不安的目光之中,一排炮弹咣然落下,四下里顿时如同处于在鼓面上一样,疯狂的筛抖起来。大地都如同惊捶般的震颤着,到处都是冲涌而起的浓烟。

气浪掺夹着热焰扑面而来,掀翻得几辆停在路边的装甲车到处横飞,皮埃尔中士一缩身,一个橡胶轮胎-嗖-的下从脑袋上擦飞过去。惊得皮埃尔中士一身冷汗。就连雨水浇淋在身上的那股子寒冷都不觉得了。“上帝啊,我还不想死在这里。”皮埃尔中士喃喃自语到。

轰,又是一枚炮弹落在更近的地方,几个法军士兵被气浪给卷飞起来,在烟火之中被撕扯成了漫天的碎片。“上帝啊!”看着那被撕碎的尸体残骸和飞洒在雨雾中的鲜血,趴在地上的法国士兵们惊呼着。所有人都被吓坏了,战争,残酷的战争,血腥,而又充满着死亡。

“该死的,我们不能就这样坐以待毙!”爬起身,跳进一个弹坑内的皮埃尔中士喊道。

“是中国人吗?他们的炮兵阵地在哪里?”一群法军士兵们惊慌失措的喊道“该死的,那些越南猴子在干什么,他们不是有炮兵团吗?他们为什么不反击,不去做抵抗。”

几辆‘潘哈德VBL’轮式装甲侦察车急匆匆地开始发动起来,三五个士兵抢忙的爬起身来,跳上车。没有能够挤进车内的士兵也是嘈乱着试图爬上车顶。所有人都想尽快的逃离此地,逃得越远越好。谁知道接下来,下一发炮弹不会落在自己的身旁。

咻-带着刺耳的怪啸,如同撕裂破帛样的尖声在头顶传来,皮埃尔中士一缩头“该死的,快离开那里,快离开那里。”中士很是急切的挥着手。很显然,那几辆VBL要倒霉了。

轰,一声巨大的爆炸,迎面而来的气浪一下子便是将皮埃尔掀翻了起来,重重地摔在了路边。

满头都是晕乎乎的感觉,耳朵里也是阵阵的嗡鸣,整个人如同踩在一团海绵之上。挣扎着从泥水之中爬起身来,皮埃尔中士摇了摇头,耳边阵阵遥远的呼喊之声,眼前一片模糊。

“该死的,我这是怎么了。”好不容易稍稍恢复了些听觉,皮埃尔踉踉跄跄着爬走了两步。

火光之中,几辆‘潘哈德VBL’轮式装甲侦察车剧烈地燃烧着,满地都是破烂的战车残骸。地上、墙面上都是放射状喷射的鲜血和淋漓的碎肉,残缺不全的尸体躺倒满地。车辆的残骸之中几具黑炭一动不动。受伤者在满地打滚着,哀嚎着。一片瘆人之景。

“上帝啊!”看着眼前的一幕,皮埃尔已经感觉不到身旁正冲上前去的身影,而是一个劲地、发疯样的、发出尖声的怪叫“医护兵,医护兵,这里需要……需要救援。”

炮弹接连从天空中破风而下,穿透了层层雨幕,在地面之上炸开。整个洞海城内一片浓烟烈火。烟柱冲天而起,又被风给扯散。房屋在炮火之中轰然地被夷平,街道在火光之中被挖掘出一个个诺大的弹坑。人们的呼喊还哭嚎很快便是被湮灭在其中。风雨之声,隆隆炮火。

洞海在这一刻成为了一片战火翻腾之地,生命在这一时成为了钢铁下的屈服者。

城北的郊外,一门门火炮继续地发出排山倒海样的怒吼。而飞射出的弹丸则是不断的将钢铁和浓烟烈火一起播撒下来,丝毫不理会城市里那些哭嚎奔逃躲避战火的人们。

皮埃尔中士站起身,摇摇晃晃的沿着一片狼藉的街道向着团指挥部的方向走去。第1伞兵骑兵团必须立刻南撤,向顺化方向退去,可是这个时候,中士却根本无法找到自己的连指挥部。也许在团指挥部那里会能够得到命令吧。中士想到。街面上到处都是慌乱不已的人群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